loader

紀羽也有些奇怪,同樣看向了吳老頭。

  • Home
  • Blog
  • 紀羽也有些奇怪,同樣看向了吳老頭。

「紫布,紫家的人,你能不惹,暫時就別去惹他們了。」吳老頭緩緩說道。

紀羽一陣錯愕……吳老頭怎麼知道他要去惹紫布的?

紫家跟他的仇不是一天兩天了,知道紫布也在,他的確是想要去找他的麻煩,不過是戰將初階,對他來說雖然有些麻煩,但以他現在的實力,配合上血氣的力量,用盡全力的情況下應該也可以讓紫布受些傷害的。

但現在吳老頭似乎在勸自己?

「我……我為什麼要去惹他們,我也不是閑著沒事做。」紀羽有些昧著良心的說道。

但這些又哪裡瞞得過吳老頭?

吳老頭淡淡一笑:「你的眼睛騙不了我,剛剛我說起紫家的時候你身上還發出了幾分濃重的殺氣,我就知道,紫家跟你應該是有些恩怨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看著吳老頭,紀羽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個老頭怎麼會這麼精明?難道剛剛自己的掩飾真的那麼差么?

「你也不用否定了,紫家這個家族向來都是非常的蠻橫的,你跟他們有仇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奇怪,但我還是要告誡你,紫家沒你想的這麼簡單,紫布……同樣不會那麼簡單,在你實力成熟之前,盡量也別去惹他們。」吳老頭看紀羽不說話,便繼續說道。

「那怎麼樣才算成熟?」紀羽忽然問道,他……的確感覺自己有些壓不住對紫家的怒氣。

紫圖雄可是差點就廢了他的!

「當你感覺紫家不能威脅你的時候,你就可以無所顧忌的動手了。」吳老頭緩緩說道。

紀羽陷入了沉思……紫家不能威脅自己的時候?那是什麼時候?他還真的沒有想這麼清楚,但他依稀還是記得啟煉給他說過的,要有靠山!

紫家實在是太強勢了,皇級強者都不知道有多少個,這樣的家族,至少現在的他是撼動不了的。

「我知道!」最後,紀羽點了點頭……

他想要找個靠山,畢竟一個人,力量還是有些不足的。

「呵呵,那便好了,我感覺得出你這孩子不簡單,所以,在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千萬別衝動,一衝動,若是死了,那說什麼都是空的了。」吳老頭呵呵一笑。

萬古神帝 紀羽點了點頭,最近也許是有些順過頭了,沒有感覺到什麼障礙,以至於讓他的自信心有些爆棚了,但紫家……的確不是現在的他能惹的。

「好了,話就先說到這裡吧,明天還要早修,你就去休息吧。」吳老頭此時嘆了口氣,拍了拍紀羽的肩膀,道。

紀羽點頭,轉身便朝著宿舍的方向走去……

一步……兩步……

越走越遠,但就在此時,他腦中忽然有幾分非常不好的感覺,一股恐怖的氣勢似乎要將他徹底磨滅一般。

「誰!」

他兀然一聲大吼。

「嚶!」

一聲冰冷的劍鳴兀然在耳邊響起,一種危機感無限的朝著紀羽逼近。

紀羽神色一凜,身後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就在那把冰冷長劍要碰到自己的時候,他身影忽然變模糊了下來。

「好險……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來殺我?」

看著眼前這忽然出現的黑衣人,紀羽冰冷的問道。

這黑衣人渾身都散發出恐怖的殺氣,很明顯就是沖著他而來,剛剛那一劍若不是意念之力轉得快,他恐怕就已經死了。

最讓他意外的是……黑衣人的修為,竟然是戰將!戰將三階。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恐怖的強敵,他自問可以應付戰將一階的強者,但那也是有些勉強了,若是面對戰將三階的強者……

紀羽沒底!

那黑衣人一句話都不說,一劍紀羽朝著紀羽衝去,速度奇快。

紀羽身形急退,但顯然完全沒有黑衣人的快。

就在那把長劍要到自己的咽喉的時候,「嚶!」的一聲又是響起。

一把長劍出現在紀羽的咽喉之前,擋下了黑衣人的攻擊。

「孤峰長劍!」

紀羽面色一喜,孤峰有靈,此時竟然還主動出現保護自己了。

他一手抓起孤峰,朝著那黑衣人猛烈的攻去。

那黑衣人錯愕了一下,原本就差一點得手了,怎麼忽然就出現這該死的劍?

但他的反應非常的快,看著紀羽朝他攻來,他一瞬間便躲過了紀羽的攻擊,再一次攻向紀羽。

到底是誰!

紀羽心中一路狐疑,誰要殺自己?

殺人?剛剛那黑衣人一路殺招,顯然是要自己的命。

一個名字兀然在紀羽腦中響起,紫布!該不會是紫布吧?

但很快他又否定了,他還沒有見過紫布,怎麼可能就被襲擊了呢?

很快他又想到了之前章雨要對付自己,聽吳老頭說,章雨背後也有人……該不會是章雨背後的人吧?

「可惡!」紀羽想到這裡,不由怒哼一聲,他招誰惹誰了?什麼都沒幹就被人盯上了?

黑衣人的實力異常的強大,戰將級別的威壓猛然朝著紀羽襲來。

戰氣瘋狂的聚集起來,一把金黃色的巨劍頓時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紀羽直接釋放了天元九變,九個紀羽同時朝著黑衣人衝去,手中的孤峰長劍皆是帶著火靈變。

「燒!」

紀羽一聲怒吼。

然而那黑衣人的手微微一動,恐怖的力量散發出的劍氣瞬間就將九個紀羽同時打散。

「哼!」

紀羽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陣陣血跡,天元九變被破了,差距有些大了……

要用血煉大陣么?

此時,紀羽腦中忽然有這種想法……

其實在學院之中他還是不大敢明顯的使用血氣的攻擊的,畢竟血氣實在是太特殊了,並不屬於這個時代,若是用出來的話極有可能會被那些老傢伙發現,這樣自己不知道會有什麼更恐怖的麻煩。

他有些猶豫了……

「無限破碎!」

這時,飄血匕首兀然從紀羽手中出現,紀羽縱身一躍,一股破碎的力量猛然朝著黑衣人衝去。

咔擦!咔擦……

那是大叔轟然倒塌的聲音,然而周圍卻是異常的安靜,似乎沒有人察覺到一般。

「孤峰,斬!斬!斬!」

意念之力出體,火靈變匯聚成了一道巨大的火焰囚籠,朝著那黑衣人猛然衝去。

黑衣人一聲不出,但他的反應卻是極快,只見他一手結印,一手揮劍,頓時,周圍竟然出現了無數把利劍。

群劍飛舞,如同擁有靈魂那般,朝著紀羽衝去。

轟!轟!

火焰囚籠難以抵擋,無數把長劍沖向孤峰長劍,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噗!」

又是一口鮮血匆匆紀羽口中噴出。

幾把長劍同時沖向了紀羽。

紀羽神色一變,九天琉璃戰體頓時加持了起來。

但儘管如此,他身上的衣裳瞬間還是變得破破爛爛,身上多出了無數的劍痕。

一個火焰巨盾出現在他的身前,但卻經受不起無數把長劍的攻擊。

「艹!什麼人啊,竟然這麼猛!」

紀羽有些惱了,他得罪了誰嗎?

自己一招一招竟然這麼快就被破開了,這怎麼打?戰將三階的威力竟然會這麼恐怖……

他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那強大得有些變態的力量讓紀羽的承受能力也到達了極限。

丹天戰體的威力慢慢的釋放而出,身上的傷勢也開始慢慢的恢復,只是這樣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

要用血煉大陣了么?

若是說紀羽還能有什麼辦法的話,那就是血煉大陣了。

但看到這變態的攻擊力之後,紀羽忽然感覺到……就算是血煉大陣釋放了出去,他也未必就能從這黑衣人手上逃脫了。

沒錯,是逃脫,他壓根就沒有想過要斬殺這個黑衣人,實力相差實在是太懸殊了,他壓根就不是那黑衣人的對手,別說斬殺了,逃脫他都沒有什麼把握。

他有種憋屈……到底是誰要對付自己?難道就要這樣死掉?莫名其妙的死了,還不知道誰要殺自己,這是很憋屈很沒用的!

「娘的,豁出去了!」

紀羽神色一狠,血煉大陣,用的話還有一分的生機,不用的話就等死!

「不對啊……陣法,艹!差點忘記了還有七星陣,我怎麼可能會死!」

想著血煉大陣,紀羽神色兀然一變,血煉大陣也殺不了這傢伙,只是為了讓自己逃跑而已,但若是逃跑的話……最好用的不是七星陣嗎?

想到這裡,紀羽差點沒一巴掌拍自己的腦袋,怎麼連這個都忘記了?

若是真的被殺死之後,在幽冥界想起自己還有七星陣沒用……那他不就是哭死了?

雖然七星陣有些神秘,但現在是保命的非常時期,暴露了就暴露了吧!

想到這裡,紀羽早一次加持了火靈變的力量,而後雙眼微微閉起。

七星陣……一個小小的亮光忽然從紀羽的額頭之上浮現了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

「敢對我吳立三的人動手,不想活了?」一聲冷哼之聲忽然傳來。

吳立三?紀羽意念之力掃過,臉色頓時大變,急忙將七星陣收了起來。

是吳老頭!這老頭竟然出手了!

那也就證明自己已經安全了,七星陣也就沒有必要暴露出來了。

「老頭,來得真及時!」紀羽臉色一喜,朝著吳老頭吼道。

「嘿嘿,剛剛我就發現有些不對勁,還好來得及時!」吳老頭嘿嘿一笑,旋即一道旋風吹起,強大的力量猛然沖向那黑衣人。

高冷上司強制愛:祕書,你好甜! 吳老頭的到來徹底的打亂了這場戰鬥的局面,原本一邊倒的戰鬥……此時還是一邊倒,但紀羽的劣勢已經完全轉移到黑衣人的身上了。

紀羽沒有出手,而是在安靜的看著吳老頭出手。

他有些意外,沒想到吳老頭竟然是這麼厲害的傢伙。

魂級強者!

這回紀羽就徹底放心了……有魂級強者出手,今晚算是有驚無險了。

吳老頭的戰力非常的強橫,一陣颶風颳起,一瞬間便將那黑衣人的劍全都打散了。

黑衣人也是聰明,見情況不妙,轉身便欲逃跑,這一次已經完全超過了他的預料,原本以為可以順利斬殺紀羽完成任務的,但沒想到竟然又出現一個礙事的老頭!

撤!

他瞬間不再攻擊,而是取出了一個符篆。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紀羽小心!」吳老頭見狀,急忙朝著紀羽大吼一聲。

還沒等紀羽反應過來,一陣劇烈的轟鳴之聲瞬間爆發了,巨大的衝擊力讓吳老頭跟紀羽不得不閉上了眼睛。

「殺不了我就想逃?想太多了吧!」紀羽雖然眼睛暫時不能看見,但他的意念之力卻不受影響。

空間裂縫!

紀羽神色微微一變,那符篆爆炸竟然炸出了空間裂縫?

眼見著那黑衣人要走入空間裂縫了,紀羽也不再思考什麼,而是猛然出手。

血氣瞬間加持在孤峰長劍之上,火靈變的力量同時爆發。

斬!

紀羽怒吼一聲。

孤峰長劍迅速變大,力量更是增長得無比的迅速。

那黑衣人正準備跨入空間裂隙的,但感覺到身後強大的力量之後,先是一驚,而後急忙轉身回防。

怎麼會有人看得到他要做什麼?他此刻也是奇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