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絕美??

  • Home
  • Blog
  • 絕美??

「祝賀!」

「乾杯!」

「cheers!」

果然是慶祝的盛會。

「慶祝冬晴擺脫某知名出櫃人士的騷擾!」

「祝賀!」

「乾杯!」

「cheers!」

「謝謝大家,今天只點特色菜和兩個肉,其他菜品老規矩,本人概不負責!」

「啊啊啊啊啊???」正打算麻辣味的烤魚和野山椒味的烤魚一樣來一條的小花不滿地叫喚到,「周扒皮你能不能行了,不管我要吃五花肉牛肉排骨小香腸青蝦和腦花!」

周冬晴遞上點單器:「自費,請便。」

小花憤恨地啜了一口青島啤酒:「哼!」

最終,在歷史的見證下,周冬晴的決定被證明是明智的。

這些人眼大肚皮小,單是特色菜都沒吃完,更別說那多添的兩個肉。

小花吃得撐到了嗓子眼兒:「嗝……這家店……怎麼……這麼厚道?」

分量這麼足。

「「對不起,針對我們宿舍的舍情,我專門定的這家店。」

宿舍全是些吃貨。

小花嘴上鬧得最凶,食量卻不大。

陳靜然只挑自己喜歡的吃,遇到喜歡的菜品能變身大胃王,遇到不喜歡的東西可以連筷子都不動都餓不死。

靳今今每天高強度學習,需要依靠飲食補充大量的能量,因此就算她自己食量一般,也會強迫性地讓自己多吃兩口飯。

謝欣就更別提了,可以從頭到尾一聲不吭地吃到下桌,胃裡似乎長了個無底洞。

這堆人里唯一看上去正常一點的,就是楊梅了。

楊梅面前的骨碟乾乾淨淨,可以看出,這一餐下來,她一口油膩的肉食都沒有碰,吃的全部是食材里搭配起味的素菜。

「楊梅,你這樣不行哦,這不是給咱們寢室拖後腿嘛!」

小花循循善誘。

楊梅這才撈了一塊精瘦的烤牛肉,在白開水裡涮了涮,油給瀝乾淨了才放入嘴中。

陳靜然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梅梅!你這樣吃肉,是沒有靈魂的!!!」

楊梅擺擺手:「牛肉的質感紮實,比外面普通的牛肉口感更好一些。」

「就算這樣,也是沒有靈魂的紮實啊!」

陳靜然惋惜地夾起一片牛肉,給她示範如何吃一塊具有靈魂的牛肉。

楊梅:……

盤裡最終的牛肉就是被楊梅消滅掉的。

回到宿舍。

「給,新買的酵素,睡前吃,今天晚上的熱量全都散光光!」小花挨個床位放送日本瘦身酵素丸。

「這玩意兒有這麼靈?」陳靜然半信半疑地吞了下去。

「沒有,但是可以給你一點心理安慰。我就不吃了,走回來熱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楊梅謝過小花,「酵素我留著下回吃,謝謝。」

一向能吃不胖的謝欣把酵素還給小花:「我想你需要雙份。」

小花:「滾。」 「殺!

一聲嘶吼,冷寒州彷彿受傷的野獸搬手中的劍不要命的對著仇恨天揮出凌厲的劍氣,然而仇恨天卻不把冷寒州的劍氣放在眼裡!瞅准了冷寒州的要害,一掌呼出。

出乎仇恨天意外的是,之前被他一掌擊倒在地的雪兒此時沖了出來,替冷寒州生生接下了這一掌,頓時鮮血噴涌,頹然倒地。

「雪兒!不!!!!「冷寒州悲鳴著一劍逼退了仇恨天!摟著懷裡臉色蒼白的雪兒,心裡疼痛不已,連忙從懷中取出一枚青蓮丹喂雪兒吃下,卻發現雪兒仍氣息奄奄,閉目不醒,嬌美的臉此刻像是一碰就碎的薄冰般脆弱。

總裁難纏,老婆從了吧 「我要你的命!!!」

冷寒州決定豁出去了,居然敢傷了他最重要的人,他要仇恨天死!滔天的恨意籠罩著冷寒州的劍,正是恨海難填里最損耗元氣的一招:有敵無我!

一劍刺向仇恨天,仇恨天感覺到這一劍威力非凡,眼見躲避不開,仇恨天索性不再試圖先脫身再謀反擊,猛地停下身形力貫雙掌,揮起漫天掌影向著追逐而來的冷寒州罩落過去,招式大開大闔,掌力雄渾浩蕩,彷彿五丁開山,凜凜生威,掌風凌厲呼嘯,恍若魔神一般。

既然招式上一時占不到便宜,索性就直接以雄厚的功力強勢碾壓,仇恨天就不信了,冷寒州小小年紀,縱然是從娘胎就開始練功,功力還能比得上他數十年的苦練不成?

面對仇恨天迅猛而來的鐵掌,冷寒州卻好似一片在風中肆意飛舞的樹葉,隨著鼓盪的掌風,身形翩翩而起,隨著剛烈的掌風向邊上一飄,將仇恨天莫大威勢的掌力化解的輕鬆寫意。手腕一轉,長劍劃出一道流光向著仇恨天橫掃而來。

劍勢先如清風般輕柔,但轉瞬間就變得迅疾凌厲,劍氣橫空,「嗤嗤」作響,絲絲縷縷,綿綿不絕。流光閃逝間,劍鋒始終不離仇恨天的周身要害,就像是一個痴情的女子一般始終痴纏在情郎的身邊。但仇恨天清楚的知道這口劍帶來的不是怨情痴意,而是冰冷的殺機。

仇恨天雙掌齊揮,彷彿兩隻大磨盤,對著冷寒州發動了狂風暴雨般的攻勢,掌出勢若奔雷,迅如閃電,恨不得立時將冷寒州斃於掌下。他自詡天下無敵!今日居然在一個小輩手裡討不著便宜,頓時惱羞成怒!

不過冷寒州也不是善茬,仇恨天的攻勢雖然凌厲,冷寒州卻也絲毫不懼,不但毫不退讓,反而以攻對攻。雖然盡量不與仇恨天硬碰,但劍鋒卻始終不離他的要害左右,只要仇恨天稍露破綻,便會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劍鋒便會襲擊而至,令得仇恨天不敢有絲毫鬆懈。

其實以仇恨天幾十年的修為,無論內力底蘊還是速度反應。其實都在冷寒州之上,原也不至於被冷寒州一口長劍逼成這個樣子。

但冷寒州畢竟是消耗自己的元神壓制回仇恨天的,若不能快速取勝,只能被功力更深厚的仇恨天反殺!況且仇恨天掌法精妙且要比冷寒州手中長劍更強,攻擊範圍更大,往往一變招就能逼得冷寒州轉圜很大距離才能在躲避他的基礎.上再次對仇恨天構成威脅,這就大大的抵消了冷寒州的優勢。

在自己的的優勢被大大削弱之後,冷寒州頓時就落入了下風。畢竟無論是內力還是反應速度,身懷幾十年內力的仇恨天都要比他高出一籌,而且仇恨天精妙絕倫的掌法給了他以莫大的壓力。

此消彼長。 位面宇宙 冷寒州應付艱難,仇恨天頓時威勢大漲,手中掌影揮舞如風,諸般奇妙招數恣意揮灑而出,招式精妙狠絕。

兩手間掌影助攻擊,相輔相成,頓時將冷寒州壓在了下風,原本凌厲璀璨的劍光在漫天掌影的籠罩下都黯淡了下來。

冷寒州雖然被仇恨天逼得連連閃躲,節回節後退,卻是毫不氣餒,振奮精神,將自己的劍法的精妙之處盡數施展出來,竭力應對,身形飄忽迅疾,形如鬼魅,倏忽在前,倏忽在後,一口長劍揮刺如電,招式精奇絕倫,劍光如瀑,劍氣縱橫,璀璨劍光刺眼眩目。

整個人都融於劍光之中,分不出哪裡是劍,哪裡是人,整個人似乎是與劍勢融為了一體,身隨劍走,念出劍至,人劍合一。雖然被仇恨天壓制在下風,一時半刻倒也沒有顯露敗象。

不過時間消耗的越久對冷寒州越不利四終於,冷寒州漸漸變得氣息越來越重,手中的劍勢也變得慢了下來。

仇恨天見冷寒州已經顯露頹勢!一掌拍向冷寒州胸前。

冷寒州劍光轟然破碎,被仇恨天的這一掌擊飛,倒在了雪兒身旁,口中不住吐著鮮血的同時,努力的將呼吸微弱的雪兒摟在自己懷裡。

「就算我大仇未報,但就這樣和你死在一起….也好。」冷寒州失去意識前露出的表情中有遺憾,但更多的是一種含著絕望的渴望。

仇恨天看著即便是挨了他一掌但依舊半跪在地上,劍撐著身體不倒,左手緊緊抱著氣息奄奄昏迷不醒少女的冷寒州,心裡五味參雜。

為什麼即便是殺了他們。自己心裡仍是得不到滿足,反而是一種發泄過後的無力,眼前的兩人論天資絕對是他生平僅見。

若是自己的徒弟該多好呀!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一對戀人吧,那個白衣少女為這少年擋下了那足以致命的一掌,而這少年為了她更是可以連命都不要和他拚命,即便是到了最後也要緊緊抱著少女保護她….

既然如此,就讓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吧!就在仇恨天準備一掌揮向冷寒州與雪兒時!一道霸道的掌力向仇恨天襲來,仇恨天眉頭一皺,接下了這掌力!發現這掌力居然不在自己之下!

「誰!」仇恨天怒吼!

只見一名身穿紫衣的健壯男子從天門陣外緩緩走來,男子面容頗為英俊瀟洒,身材高大健壯,奇怪的是男子明明看,上去不過三十多歲卻一頭青絲白髮,看上去詭異而又邪魅。

「你是…..」仇恨天在被困天門陣之前就很少行走江湖了,眼前的邪魅男子絕對不是等閑之輩,從剛剛的一掌來看,此人的功力不在自己之下!

「本尊是極樂穀穀主,單天冥!」紫衣邪魅男子緩緩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居然是極樂穀穀主,單天冥!他怎麼會在這裡! 陳靜然躺在床上,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因為周冬晴爆的料愈加熱烈。

萬一出櫃的真的是謝天宇……

他可真是太不厚道了!

前兩天他還讓她幫忙介紹幾個對胃口的妹子呢,這就扭轉性向了?

這事兒如果要是真的還不好直接問他,可不問吧陳靜然又被憋得睡不著。

於是她匆匆登上遊戲,果不其然地在謝天宇每天傍晚的必經之路上堵到了他。

「朋友,我室友賣的女裝,你同學還喜歡嗎?」

她選了一種最謹慎,最邊緣化,卻也最不聰明的方式問了出來。

屏幕那邊的謝天宇看了一眼正在忙著招惹楊一航的老二,說道:「還是挺喜歡的,但有的看起來不太合適。」

看起來不太合適???

陳靜然抓取關鍵詞水平在此刻爆發出一流選手才能有的狀態。

那什麼誰,果然是在自己宿舍試穿女裝了,要不然謝天宇怎麼會回答「看起來不太合適」?他要是沒有看見,能知道衣服合不合適??

妖孽帝妃不要逃 但這還不是最要緊的一環,謝天宇本人彷彿對室友試穿女裝這件事情……並沒有排斥的感覺,他在談論室友試穿女裝的事情時,彷彿在談論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就像今天天氣不錯這樣。

危險。

謝天宇性向告急危險。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想,倒是你們居然沒有把他的衣服扒下來的衝動嗎,不會辣眼睛?還是說冬晴家的衣服有那麼好看?」

這才是核心內容,這才是有的放矢,這才是靈魂問題。

陳靜然懷著憧憬的心態等待著謝天宇的回答。

來了,真相就要揭曉。

那邊的謝天宇煞有其事地點點頭,辣眼睛是真的辣眼睛,但扒下來……

他怎麼居然沒有想到?

還是說他對老二的忍耐度又提高了?

他忍不住聚精會神地盯著老二看了一分鐘。

「看什麼看,你沒有機會,我喜歡女的。」

老二被他赤裸的眼神看得雞皮疙瘩起了一地,一個蘋果就給他砸了過來。

「哎哎哎,你……」蘋果砸在插座上,碰歪了他的充電線,謝天宇的電腦屏幕猛地一下黑了,「你看準一點砸啊,砸到我沒事,砸到我的遊戲你怎麼賠得起!」

老二忽然作嬌羞狀,「那你看我把自己賠給你可還好?」

謝天宇:……

老二女裝的模樣浮現在他眼前,配合剛才的說話語調和狀態……

謝天宇捂住嘴衝到衛生間乾嘔起來。

那邊的陳靜然看到謝天宇忽然斷線,心想,是她問的問題太難,還是這兩個人之間真的有什麼問題?

沒過一會兒,謝天宇又堅強地上線了。

他上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和陳靜然的私人對話框,說道:「何止是想把他扒乾淨,我還想對他干點別的,微笑。」

比如把老二的腦袋按到馬桶里沖走,節能環保,還省的他看得心煩。

這句話在陳靜然那邊聽起來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干點別的,那不就是冬晴今天給他們說的……強吻么……

「他們……真的……對我還這麼不避諱……」陳靜然小牙輕輕顫抖。

「媽呀謝天宇和他室友是真的,我磕到真的了!!!」 極樂谷主單天冥,老謀深算,性情多變,掌握著久已失傳的命理之術。由於推算出自己活不過四十六歲,為避開這個死劫,他秘密建立了極樂谷,並不停的招攬一些江湖上惡名遠播的人士,醞釀著一場重大的陰謀。

極樂谷門門徒大多性情怪異,陰險毒辣依仗詭秘惡毒的武功橫行江湖,殺人如草芥,是江湖上頗具實力的神秘邪道門派。

這是這單天冥居然從極樂谷來到了這青雲堡,而且雪兒和冷寒州居然沒有察覺,不得不說單天冥的可怕!單天冥掌握著失傳多年的命理之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躲過自己活不過四十六歲的死劫,難道單天冥來到這青雲堡是為了他的某種目的嗎?

不過仇恨天可不管這些,雖然眼前的單天冥功力不弱於他,但他仇恨天有何懼!這極樂穀穀主大老遠孤身一人來這青雲堡,怕是圖謀不軌!仇恨天問道單天冥:「青雲堡建立不過十年,江湖上還不至於有這麼大名氣會讓堂堂極樂穀穀主來這,你到底圖謀什麼?」

啥單天冥邪魅笑著,慢悠悠的語氣彷彿像是和多年不見的老友聊天般,語氣沒有絲毫緊迫。

「仇恨天,你三十年前威震江湖依賴的不僅僅是奇門八卦,煉金之術這些東西,本尊此次前來要的,是你的《恨天訣》!」

「哼!做夢!」仇恨天怒不可遏的看著單天冥,《恨天訣》可是他幾十年所學的集大成之作,連自己的幾個徒弟都沒有傳授,吳真把自己囚禁在這天門陣也是為了圖謀自己的《恨天訣》,如今單天冥居然如此輕描淡寫的說要自己幾十年的心血之作?他以為他是誰呀!

單天冥看著仇恨天擺出了架勢,語氣依舊輕鬆著說:「看來你是不打算交出來了也罷!那就本尊親自來取吧!」說完也擺出架勢,一拳揮向仇恨天!

仇恨天見這一拳氣勢不小,絕非雪兒和冷寒州那種以巧破力的劍法,而是實實在在的,化繁為簡的精妙招式,讓你躲不過去,仇恨天運起功力一掌生生對上了單天冥的拳頭!

仇恨天和單天冥兩人拳掌初次相交,兩股絕大的內力相撞,只聽「轟「一聲,象雷鳴爆炸一般,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直如山洪爆裂,氣勢驚心動魄!

仇恨天一聲斷喝,身形驟然如疾風般飛掠而出,瞬間撲到單天冥的面前,一記掌風對著洪七公迎面轟出,掌出呼嘯,隱隱似有雷聲,聲勢驚人。

「不錯!

單天冥喝了聲彩,不躲不閃,探掌向著仇恨天轟來的掌風了上去。

仇恨天見此情景心中微微一驚,暗道「這是要和我硬碰硬么?也罷,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所謂的極樂穀穀主功力到底有多強!「想到這裡,仇恨天掌上加勁,轟擊更速。

「啵」一聲輕響,單天冥重拳與仇恨天的手掌碰在了一-處,仇恨天預想中那排山倒海般的強大力度並沒有出現,仇恨天只覺得自己好像是轟在了棉花包上,渾不著力,根本沒辦法將澎湃的掌力釋放出來,極是彆扭。

接著忽有一股詭異無比的內力湧出,撞擊在手掌之上,仇恨天只覺手臂一震,原本雄渾猛烈的拳力一-下子就被震散開來,身形也不由自主的倒退而出。

「接招!」仇恨天也是省油的燈,身形一縱再次撲到單天冥的身前,掌影一晃再次向單天冥當胸轟去。

單天冥手掌一探,一記擒拿手就向仇恨天的手腕抓去,卻是要以招破招。仇恨天手臂微微一抖,化出數個掌影,急切間真假難辨,掌風虎虎。

回檔少年時 孰料單天冥手掌不停,陡然向前猛探,卻是徑直向拳影後面的小臂抓落,畢竟拳乃臂出,只要抓住手臂,仇恨天的掌力自然也就像被掐住了七寸的毒蛇,再也難以折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