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經過這般瘋狂的摧殘,你再不倒,我們就倒了。

  • Home
  • Blog
  • 經過這般瘋狂的摧殘,你再不倒,我們就倒了。

可是——

古木的身體只是微微顫抖了幾下,仍然如標杆一樣杵在那裡。

「這……這……」

蘇景修嘴都抽歪了。

如此長時間的轟炸,就算是最堅硬的金屬,也應該被轟碎了,他怎麼可以支撐到現在。

呼——

呼——

南宮菱垂著雙臂,半彎著身子,大口喘著氣。

九級武功雖然強勢,但消耗太大,經過半個小時的施展,她體內靈力消耗很多。

而且,這還是第一次長時間,頻繁施展『萬箭齊發』,可謂身心俱憊。

古木抹去嘴角的血漬,眸子中仍然有著瘋狂。

然後冷笑道:「老妖婆,來啊,小爺就這麼站著,我看是你的箭強,還是我的身體硬!」

「……」

南宮菱沒有說話,因為狠話在之前說的太多。

可結果,這小子還站著,雖然受傷了,雖然狼狽不堪,但和自己所想的結果,差了十萬八千里。

一個遍體鱗傷的站著,一個大口喘氣。

局面又陷入僵持。

「南宮菱的靈力消耗太多,已經不能繼續施展下去。」

蘇景修看的出來,經過這種轟炸后,兩人一個身體達到極限,一個靈力耗費不少,可謂勝負未分。

「沒想到古掌教的肉身如此強悍。」

張揚看著渾身是血,卻沒有倒下的古木,佩服不已。

如果換做他自己,施展萬箭齊發,就算活活累死,也傷不了他啊。

「雖然抵過轟擊,但古掌教的狀態很差,對方如果動用武器,且近身搏鬥,仍然有著很大的危險。」

劍萬里皺眉說道,仍然對古木很擔心。

……

南宮菱如果一開始選擇別的手段,比如強勢貼近,以武器或近身戰鬥,古木危矣。

但她沒有這麼做,畢竟是心高氣傲的武聖後期,要殺,就以最凌厲的手段。

可惜,她失策了。

古木的肉身極為強悍,竟是全部擋了過去。

那麼,既然這樣無法殺了他,南宮菱只好調動靈力,同時將自己的佩劍祭出來,然後舉劍向著古木一步步走去。

並陰冷的道:「小子,你的肉身很強,老身不得不佩服,但,殺死你,手段有很多。」

古木站在那裡,仍然一動不動。

他倒是想動,但沒這個能力,畢竟被當做靶子轟擊,肉身再強悍,還是被摧殘的極為嚴重。

如果不是對方靈力消耗太多,再來幾次轟炸,他肯定,自己最終結果是肉身崩碎。

「老妖婆,有種你別用武器,再用破箭轟我,我就這麼站著讓你打。」

古木雖然不能動,但嘴上仍然冷嘲熱諷著。

南宮菱走來,臉色愈發陰沉。

轟都轟不死,還轟什麼!

再說了。

這裡的環境無法調動屬性,得不到補充,她想轟也轟不出來。

一步步逼近,一步步而來。

南宮菱的利劍在靈力加持下,散發出璀璨光芒。

此佩劍乃絕一等,雖然檔次比不上斬妖劍,但此刻的古木肉身破碎不堪,以及達到極限,想要抵抗,根本不可能。

意識到這一點,古木苦澀不已。

然後將目光看向南宮菱,絕望道:「今天死在你手上,我認了,但能不能在死前告訴我,我母親是誰,她在什麼地方,好讓我能夠在臨死前圓了多年的遺憾。」

南宮菱喜歡看這傢伙臉上布滿絕望,因為這樣會讓她很爽。

而且,如果讓一個人死不瞑目,更爽!

所以她冷笑道:「小子,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

「你會的。」

古木艱難抹出自信微笑,道:「我身上有六種真元,如果你告訴我,我可以將它們脫離,來換取毫無遺憾的死去!」

刷!

此言一出。

身在觀戰台的武聖強者紛紛張大了嘴巴!

六種真元!

這可是無法想象的,如果獲得,絕對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蘇景修更是目瞪口呆。

南宮菱聞言,猛地停下腳步,眼中閃過一絲貪婪,她一直想殺這小子,從沒考慮掠奪他身上的六種真元!

古木見她心動,慘笑道:「你要知道,武者可以自爆,我現在雖身負重傷,或許不能對你造成傷害,但引爆真元,還是有能力的,所以你想獲得它們,必須滿足我的遺願!」

南宮菱臉色驟變。

不錯,這小子可以自爆,到那時候真元就會徹底消失。

「別自爆啊!」

「南宮菱,快點滿足他的遺願啊!」

國級勢力的諸多武聖,在心裡呼喊著。

六種真元,這可是最強屬性!

剛好,我們有六家勢力,一人分一個,總比他自殺,什麼也沒撈到好呀。

真元誘惑是巨大的,況且還是六種呢。

南宮菱冷冷看著,道:「小子,你說話算話?」

這傢伙滑頭的很,她必須要好好考慮,免得上當。

總裁大叔惹不起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古木調動意念,將吞天凝魂鼎內的溶火召喚出來,道:「這是我其中之一的溶火真元,你可以拿去。」(6更) 慕靖西眼疾手快的伸手截住,怒道,「二哥,你瘋了?你想讓我破相去結婚?」

「不會說話就閉嘴!」

扔下文件,慕靖西嘖嘖兩聲,「惱羞成怒了。」

撣了撣煙灰,慕靖西明白,他只是在強撐罷了,若是結婚那天,讓他親眼看到司徒雲舒跟別的男人玩親密遊戲,他一定會瘋狂。

到時候,他會幹出什麼事來,誰也不知道。

就這一點,慕靖西還是了解他的。

現在給他機會,他卻不要,著實讓人納悶。

「二哥,我可說好了,現在機會送送到你面前,是你自己不要的。到時候,可別怪我沒給過你機會。」

慕靖南閉上眼,一語不發。

眉宇間的愁緒,揮散不去。

回到西翼,喬安腳步輕快的上前,抱住他的手臂,「怎麼樣,二哥答應了么?」

慕靖西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二哥拒絕了。」

「怎麼會!」喬安震驚不已,在她看來,這是千載難逢的一個好機會。

二哥答應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拒絕呢?

他難道不知道,雲舒是伴娘之一么?

「二哥不知道雲舒當伴娘么?」

「他知道。」

喬安美眸瞪得溜圓,「那他還拒絕?」

「可能跟二嫂有關。」慕靖西順勢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到沙發上坐下,「你別忘了,前些天二嫂出車禍,是二哥一直在醫院陪著的。誰知道他們兩人發生了什麼事?」

說得也對。

喬安不免嘆息一聲,腦袋靠在他肩上,「那怎麼辦呢?」

「換個人就行了。」她惆悵的模樣,引得慕靖西發笑,揉著她的腦袋,安撫著,「這些事交給我就行,你不用擔心。」

喬安鼓了鼓腮幫子,「我原本是想讓雲舒跟二哥一起……唉……」

最後,慕靖西挑的人選,竟然是……雲舟!

雲舟上次追尾司徒雲舒后,一直沒有露面,被他哥哥雲逸揪走,回家教訓了。

這次來試伴郎服,很慫的,不敢去看司徒雲舒一眼。

「我長得很可怕么?」司徒雲舒在他面前站定。

雲舟連連擺手,「沒有,不可怕不可怕。」

「那你為什麼不看我?」

「不敢看不敢看……」給他膽子他也不敢隨便亂看啊。

總裁只歡不 太古吞噬訣 二少上次沒能親手教訓他,已經心中有怨了,這次要是他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來,就連他親哥也保不住他了哇!

「哥哥!」

雲舟低頭,看到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傢伙,一點也不認生的抱住了他的腿。

從神格開始進化 「小小姐,您……」

小糯米一手抱著他的腿,一手拿著草莓,啊嗚咬了一口,「姨姨這麼漂亮,你為什麼不看姨姨?」

雲舟:「……」

小小姐,您可別害我啊!

等看夠了他緊張忐忑的表情,司徒雲舒才放了他,勾勾手,小糯米一溜煙的跑到她身邊,「走,去看看飯糰。」

「好噠~」

警報解除!

雲舟送了一口氣,這工作,真是太難了!

不一會兒,宋雲遲帶著陸萌也來了,伴娘伴郎今天要來西翼試衣服。

服裝師也在,有不合適的,可以及時修改尺寸。 「雲舟?」宋雲遲眉梢微挑,「你也是伴郎?」

雲舟轉身,笑得一臉狗腿,「宋處長,您也在吶!」

「我還以為會是雲逸當伴郎。」

「嘿嘿,我哥他不是沒時間么,就讓我來頂上了。」

陸萌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嘆,雙手捂臉,「小鮮肉!」

什麼是陽光男孩?

這就是了!

他一笑,感覺全世界都溫柔了下來。

這樣的小鮮肉,啊啊啊……好帥啊!

宋雲遲笑意僵硬在唇角,緩緩低下頭,語氣透著絲絲危險的氣息,「你說什麼?」

陸萌還在花痴中,「嘻嘻。」

「陸萌萌,你敢當著老公的面誇別的男人試試?!」

雲舟一看,局勢不妙,天要亡他啊!

腳底抹油一般,轉身就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