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總不能打一場就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休息,等恢復最佳狀態再打下一場吧?

  • Home
  • Blog
  • 總不能打一場就可以有足夠的時間休息,等恢復最佳狀態再打下一場吧?

這樣的話,也許人人都敢挑戰堂門戰了。

反正下一場要是明知打不過,那就繼續休息,休息到自已死去的那一天也不去打下一場。

真如此的話,堂門戰早就成為他人的笑柄了。

規矩無情,堂門戰無情。

第五場的對手出現。

三個!

"這是什麼?"

三道巨大的身影出現時,所有人愕然。

如果說這是人族,可是他們每一個身高都達十米有餘,而且有四隻眼睛,讓人看著詭異而且暈眩炫。

但要是說他們是惡魔,可是他們看上去雖然很兇狠,但只是厲氣,並沒有魔氣。

如果說他們是元妖獸幻化為人形也不大可能。現在可是堂門戰第五場,生死大戰,他們除非是想死,不然的話不可能以人類形態對戰而沒有選擇恢複本尊。

不管什麼妖獸,幻化為人形后實力都會大打折扣,遠不如自已的本尊。

當然,大家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他們確實是魔,但跟入侵洪武世界的那些惡魔又不是一夥的。

這三個巨人,是一個巨魔世界中的四目巨魔。

四目巨魔在那個世界幾乎是最弱小的存在。

那個巨魔世界是洪武皇朝某一個大能無意中闖進去的,結果被那個世界的強大存在轟出了那個世界。但那個大能被轟走前用空間寶器收走了不少弱小的四眼魔,希望從他們的身上了解多點那個巨魔世界。

最後這些四眼魔被榨乾知識后就被送到了各地,其中幾個就送到了蠻獸封境。而這三個因為以前試圖逃走,殺死了不少看守的人,於是被罰到這裡當挑戰堂門戰者的對手。

而這三個四目巨魔每一個也都是九重修為,具體實力如何沒有介紹。但所有人都能想象到,他們能放在第五場出現,那實力評估應該是比秦家兄弟還要厲害。

"方昊天,小心啊!"

不少人叫起,為有傷在身的方昊天而擔心。

所有關心方昊天的人都擔心,都在默默或是大聲的給他加油,給他支持。

"原來是個小傢伙。"

三個四目巨魔高臨下看著對面簡直小如螞蟻的方昊天,都極不屑。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方昊天也在看著他們,臉角苦色。

這麼巨大,簡直三座大山,怎麼打?

只能飛起來打!

嗖!

方昊天飛了起來。

轟!

一看到方昊天飛起來,其中一個四目巨魔突然雙手拍出。感覺上就好像人類拍蚊子一樣。

在四目巨魔的眼中,方昊天也許真的只是一隻蚊子。

"厲害!"

又掌一拍出,還沒拍到,方昊天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流涌動,單是這股氣流就要將他碾碎一樣。

"去死吧,小傢伙。"

四目巨魔一臉冷嘲。"殺!"

可是方昊天面對如此強大的四目巨魔,他不但不退,反面突然加速。

方昊天很聰明,他看出這三個四目巨魔很看不起他,根本就不將他放在眼裡,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如此大咧咧的用雙手像拍蚊子一樣拍他。

"天武乾坤!"

"潛龍出淵!"

方昊天陡然加速暴射,從那個四目巨魔的雙臂前衝過去,然後從四目巨魔的喉嚨穿過去。

咻!

方昊天從那個四目巨魔的身後出現。

"好。"

看到方昊天抓住機會,瞬殺一名強大的四目巨魔時,場外一片叫好聲。

"可惡。"

但對另外的兩個四目巨魔來說卻是無比的憤怒,簡直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自已強大的同伴居然就這麼被殺,居然就這麼糊裡糊塗的被殺了。

兩人憤怒,陡然轉身。

轟!

方昊天一出來,便置身於洪滔巨浪當中。另外那兩個四目巨魔反應太神速了,兩者的拳頭在等著他。

"不好……"

方昊天臉色劇變,頓時施展落雪無影步。

砰砰!

四目巨魔的拳頭砸空。

它們的拳勁直接將空氣砸出了兩條"凹"形的弧度,長達數十米,感覺整個堂門戰廣場都在震動。

場外的人甚至都能感覺以投影好像都要炸開一樣。

四目巨魔的拳頭,很可怕,力量很恐怖。

不但如此,四目巨魔的速度也很快。

方昊天剛停下,那兩個四目巨魔就殺到。

"不會吧?"

方昊天見兩個四目巨魔竟然已經到了他的面前,忍不住叫苦。

轟隆!

四目巨魔同時又是一拳砸出。

方昊天有傷在身,剛才雖然利用落雪無影步脫身,但最終還是被這兩個四目巨魔出其不意把握時機的拳勁餘波波及,完全就是傷上加傷。

現在,方昊天體內氣血翻滾的就好像開水一樣,難以抑制,兩邊嘴角的血滲動的厲害。

如此情況下,他更不敢硬接。

退!

當機立斷,方昊天退。

落雪無影會再度施展而出。

嗖嗖!

方昊天退勢如電,同時間,九魂劍陣暴射而出。

"九魂劍陣!"

咻咻!

九魂劍陣在方昊天靈魂的控制下,瘋狂的跟四目巨魔戰了起來。

"先抓緊時間恢復身體再說……"

方昊天用魂劍擋了一會,確定九魂劍陣能擋住對手后才鬆了口氣,然後盤臉坐下,吃下丹藥后運氣調息。

"以氣御劍,御九把劍?果然不同凡響,這個才是他的底牌么?"

"你懂什麼,他這不是以氣御劍,是以魂御劍。方昊天是魂武雙修武者,你還不知道?"

"啊,他是魂武雙修武者?你怎麼知道,是誰跟你說的?"

"是誰我就不記得了。但最近有人說起,一開始沒人信,但就在昨天他是魂武雙修武者的事突然全面傳開。"

"奇怪。他是魂武雙修武者的話,元武堂應該要將他保護起來才對,怎麼就提前泄露了?"

"可能是被別人知道了。"

一看到九把魂劍的出現,頓時一片議論聲。 全城如潮的議論聲中,虛夜月和柳凝雨居然同時想到了一點,都忍不住朝天龍堂的方向望去。

她們那一雙能讓天下男人瘋狂的美眸中此時皆是浮生無盡的厭惡,還有冷厲的殺芒。

此事,自然就是天龍堂的人傳開的。而昨天才突然爆發,很明顯也是天龍堂刻意而為。

只是她們又冷笑。

傳開了又如何?

只要方昊天能挑戰成功,能從堂門戰中活下來,試問蠻獸封境還能有誰是他的對手,又或是說誰還能殺得了他?

她們堅信沒有,因為,她們更堅信方昊天的實力。

但不管怎麼樣,已經無法抑制她們對天龍堂的厭惡,對南宮堂皇的厭惡。

場中,四目巨魔不斷衝擊,要轟殺方昊天。

但是不管它們如何的努力,九魂劍陣都強悍無比的將它們擋了下來。

這讓四目巨魔很憤怒。

四目巨魔本來對方昊天是極度不屑的。

嚴格來說,它們對人類都充滿了不屑。

他們以前見過了太多強大的存在,在他們的那個世界,他們是最弱小的。可是來到了洪武世界后他們發現雖然有比他們強大的存在,但也有很多比他們弱小的。

特別是送到蠻獸封境后,他們發現他們居然是這裡最強大之一,能贏他們的沒幾個。

於是乎它們對人類產生了輕視之心。

它們覺得是自已才是屬於高高在上的生物,以它們的強大,怎麼能被人囚禁起來當玩物,任人使喚,任人研究?

於是它們想恢復自由。

逃!

結果卻被抓了回來。

但它們仍然不甘心,一直想恢復自由。

最終元武堂因為它們的不安份而將它們放進了堂門戰的對手名單中,徹底變成了元武堂用來考核實力的工具。

"可惡!"

兩個四目巨魔跟九魂劍陣越戰越變得很暴燥,很憤怒。

這種打法很憋屈。

對手安安靜靜的在一邊坐著,結果它們只是跟人家的武器打,這算什麼?

轟轟!

四目巨魔瘋狂揮拳,要將九魂劍陣砸散,好讓它們可以衝過去轟殺方昊天。

"我的魂武修為果然也因為天武乾坤劍意而變得強大了許多……"

方昊天雖然在調息,但他用靈魂控制著九魂劍陣,對九魂劍陣的情況自然是一覽無遺。

九魂劍陣的強大,居然超乎了方昊天的想象。居然強大到了足可輕易滅殺像四目巨魔這等強大的存在。

如果方昊天想,現在他就能殺死四目巨魔。

如此一來,戰了五場,最輕鬆的反而是這第五場。

但方昊天不急著殺這兩上四目巨魔,因為他要拖點時間。如果他殺死了對手,這一場就結束,那休息半個時辰下一場就到來。

既然如此,現在他有九魂劍陣替他擋著,他自然先在一旁將身體好好修復再說。

以他身體現在的傷勢,半個時辰時恢復不了多少。九魂劍陣劍招層出無窮。一些眼光毒辣的人很快就看出九魂劍陣的每一把劍施展的劍法並不完全是劍法,其中有刀法,戟法,槍法……等各種武器的法門。

如此一來,對薪火城觀戰的人來說就更加有觀摩價值了。

嚴格來說,是對更多的人有觀摩價值。

十八般武藝,簡直樣樣齊全。

看得人爽,方昊天本人也爽。

"哈哈,這樣更爽。"

在一旁盤坐調息的方昊天現在也變成了觀戰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