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羅蘭點了點頭。參與到這件事情的人當中,他只是個最不起眼的小角色,只要按照上司的命令做事就好,其他的事情也輪不到他來考慮。

  • Home
  • Blog
  • 羅蘭點了點頭。參與到這件事情的人當中,他只是個最不起眼的小角色,只要按照上司的命令做事就好,其他的事情也輪不到他來考慮。

但對羅蘭而言,再次進入王宮的感覺是微妙的,說不出好壞。

透過厚重的窗戶,羅蘭看到一輪巨大的圓月懸挂在空中,正折射出詭異的光芒來。

奧古斯汀的嘴角微微的揚起,面上的表情倒是輕鬆的很,大概他從來就沒有把提立昂放在心上過。而他身邊的少年披著厚重的斗篷,寬大的帽檐壓得低低的,讓人完全看不清面貌,正是月之國的國王。

而羅蘭此時,卻只覺得心跳加快了。

雖然羅蘭早就用烏曜給的陶片,隱藏了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神族的氣息,披風的帽子也已經遮擋住了他的面貌,使得沒人知道他是誰,可羅蘭還是緊張的要窒息了。

羅蘭提著油燈在前面帶路,奧古斯汀則是領著國王一路向宮城后樓的腹地走去。那長長的走廊好像走不完一般,讓羅蘭覺得每走一步路,都好像過了一個世紀。

在這時,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預計好的時間很快就要來臨了。

之前羅蘭曾經偷偷問過奧古斯汀,問他為什麼能那麼確定,提立昂今晚一定會出現。結果奧古斯汀給出的回答是:因為提立昂是夜行的惡魔,所以沐浴在月光下時,他的能力會比往常強上一些。

再加上今天的月亮,是這幾個月來最詭異陰暗的時候,所以現在也是提立昂力量上和奧古斯汀差距最小的時候,因此提立昂一定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終於,三人在一扇厚重的鐵門前停下了腳步。羅蘭用力去推鐵門,卻發現上面早就已經銹跡斑斑。

羅蘭費了老大勁才把它弄開來。

這是一間廢棄的房間,落地窗大開,詭異的月光透過滿是蛛網的窗帘撒入斑駁的地板上,陰冷的有些嚇人。

奧古斯汀踢開周圍雜亂的桌椅,騰開一塊空地讓國王休息。房間正中一個並不起眼的盒子里,裝著的就是神女像的碎片。

終於,奧古斯汀背對著月光緩緩的打開了那個不起眼的盒子。陰冷的夜風灌入屋內,吹散了他那頭殷紅的發,使得他的表情里添了幾分哀傷。

「這是他當年拼盡一切想要得到的東西,可是我卻沒能滿足他……現在它是你的了,陛下……」奧古斯汀對國王說道,他臉上的表情比之前釋然了不少,但眼裡卻多了幾分落寞,不知是否是因為,奧古斯汀又想起了些什麼。

國王緩緩的伸手向碎片靠近,那晶體在月光的照射下,釋放出來的紫光更加的強烈了。

羅蘭覺得自己又覺得有些不舒服起來,就下意識的往後靠了幾步。

「刺啦——」

就在這時,房間里合上的落地窗的玻璃,突然間齊刷刷的向內爆裂,羅蘭一個不防備被巨大的衝擊波震得坐倒在地上。好在他身上的披風夠厚,玻璃渣子並沒有划傷他。

而奧古斯汀則要機敏的多,他早就一把拽過國王把他移到柱子后側的盲區,以防國王受到傷害。

提立昂來了!

這種氣息羅蘭記得,不會有錯的!看來格雷的偽裝並沒有能騙過他!

羅蘭剛要站起身來,突然就有一陣黑風從天而降,直直的往這個房間的陽台衝來,把房間里堆放著的桌椅被卷的天翻地覆!

羅蘭慌亂中就被飛濺的碎片砸中倒地,他一下子就覺得天昏地暗,噁心難受。

罷了,對付提立昂本來也不是我的任務,而且因為那水晶的影響,身體一點勁都使不上來,還是暫時躺地裝死,靜待時機吧!

羅蘭這樣想著,最後挑了個稍微隱蔽點的角落趴下,一動不動。

對於提立昂的這種行為,奧古斯汀無疑是惱怒的。他把國王架起站穩后,表情猙獰的回過身來,直面已經在他前面站定的提立昂,不屑的說道:「提立昂,上次在十字牆頂上還沒吸取夠教訓嗎?這次我可不會再像上次那樣,看在是同族的份上放過你!」

提立昂並沒有說話。

此時他的表情非常的淡然,甚至可以說是有些享受。

雖然對提立昂而言,這段時間裡就沒發生過什麼好事。他甚至還在前一天晚上,因為發現了阿基米德對他的謊言而氣的牙痒痒。但因為今晚的這個時機非常的美妙,也就讓提立昂暫時放下了之前的那些不悅。他現在的心情,似乎也相當的不錯。

提立昂伸開雙臂,閉上眼,使得他的整個身體都暴露在月光之下。

「你感受到了嗎?奧古斯汀?」提立昂突然開口道:「今天的月光是那麼的皎潔,我感受到了力量。」說著他突然睜開眼睛,眼神兇惡中帶了几絲狡黠:「哦,我差點忘了,今天好像是你的退化的日子呢,就連這麼美妙的月光無法享受,還真是可惜!」

退化?

什麼意思?

羅蘭一愣,接下來才注意到,雖然現在奧古斯汀看上去依舊是一副非常淡定的樣子,但他的頭髮在月光的照射下,不知怎麼的竟然變成了黑色,就連眼睛都開始褪色,褪成了金黃!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退化嗎?!

奧古斯汀的嘴角微微揚起,眼神里多了幾分凌厲:「你還真是會挑日子,偏偏就選在這樣一個我力量最薄弱的夜晚……可是你覺得憑這個就能贏過我嗎?」

「哼,不是嗎?」提立昂不屑笑道:「能不能贏還要看最終的結果,不是你說了算的。老實說,上次在十字牆頂時,要不是我躲得快,還能剩下個腦袋活下來。那個時候要是再偏一寸打中腦仁,我怕是真的要折在你的手裡了!為了感謝你那個時候的『恩情』,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 原來如此!

怪不得奧古斯汀那麼肯定,提立昂會在今晚行動,原來主要的原因不在提立昂想得到魂晶,而是他已經巴不得,等到奧古斯汀力量最虛弱的時候,去除掉他了!

如果僅僅只是縮小了實力上的差距,還不值得提立昂冒這個險!看來在十字牆上的事件發生以後,這兩個惡魔已經徹底的成為死敵!

提立昂慢悠悠的踱到奧古斯汀的面前,側過眼去瞟了那盒子里的碎片一眼。他嘴覺微微上揚,不緊不慢的笑道:「退化現象可真是好呢,那可是你們人形惡魔獨有的弱點,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退化期間你們的能力只剩下鼎盛時的十分之一……不過這雖然說是弱點,卻不知道讓多少惡魔羨慕的要命……所以今天還真是個好日子呢……我不但能立馬就解決了你,而且還馬上就能變得和你一樣了……」

羅蘭有些愣住了:難道這就是惡魔們爭相奪取這水晶的原因?他以前聽小惡魔提起過,惡魔是一種生下來就確定了等級的物種,一輩子都不會有改變的機會。難道這魂晶具有……升級的能力?

那就怪不得雪倫會說這東西對奧古斯汀沒用了,因為他本來就已經是最高級的人形惡魔!

「是嗎?不過想要奪取這魂晶,還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奧古斯汀輕蔑的笑道,十分迅速的就把那碎片抱在了懷裡。

提立昂看著奧古斯汀,眼神又開始變得兇惡起來:「奧古斯汀你可別忘了!現在的你可遠遠不是我的對手!當年那神女像的破碎你也有份,要是乖乖交出來的話,我興許還能讓你死的不那麼痛苦!但要是你不肯,我不介意讓你再嘗一次當年的滋味!」說著他眼神一轉,目光突然就落到了國王的身上!

奧古斯汀陡然一驚,但也許是力量減弱的緣故,連帶著使得他的反應也變慢了不少,所以對於提立昂對國王的意圖,奧古斯汀的反應明顯慢了一拍!

待到奧古斯汀反應過來以後,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提立昂一個縱身,十分輕鬆的就越到了國王的身後,他尖利的爪子早已向國王斗篷下露出的、白嫩的脖頸襲來!

一切都來不及了!

提立昂的嘴角揚起,似乎已經在宣示著自己的勝利!

不料,提立昂的嘴角,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始時滲出血來。伴隨著來自提立昂喉嚨深處的一聲悶響,一口鮮血吐出,接著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提立昂的身體開始發抖,他跪倒在地上,抬頭看著國王,驚恐的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而提立昂的脖子上,一把純白而又尖利的匕首從喉結處插入,直出後腦勺,隱隱的散發著白色的光芒!

斗篷寬大的袖口中露出的白手套一塵不染,手指細長。

國王緩緩的除下了他的帽子,一頭銀白的長發暴露在月光下,似乎在閃著光芒,宛如神明一般。哦不,那就是神明。

提立昂抬頭看著丁格尼爾的臉,滿臉的不可置信。他用氣音斷斷續續的說道:「是你?你……不是……不是……已經……」

羅蘭知道提立昂這是把丁格尼爾錯認成了自己。

「綁起來。」丁格尼爾面無表情的說道。

羅蘭愣了好一會兒,才發覺丁格尼爾這是在對自己說話,這才慌慌張張的從地上爬起,把早就準備好的,專門用來困住惡魔的繩索往提立昂的身上套。羅蘭此刻的心跳,卻依然很快。

老實說,雖然羅蘭提前就已經知道,提立昂襲擊「國王」一定不會得手,但那個瞬間,他還是有些慌張了。

羅蘭擔心一個不小心,斗篷下面的那個人就會被抓破喉嚨,因此而喪命。

那個時候羅蘭雖然看不清斗篷下面的人的面貌,但潛意識裡就是不希望他出事。

羅蘭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擔心作為他弟弟的丁格尼爾多一些,還是那個形象所代表的國王更多一些。但說到底,他不希望他們中的任何一個出事。

這時,丁格尼爾已經把插在提立昂脖子上的刀給拔了下來。提立昂跪坐在地上惡狠狠的瞪著奧古斯汀,聲音沙啞的說道:「你這個叛徒!竟然和神族勾結在一起想要除掉我!你是惡魔的恥辱!」

奧古斯汀卻並沒有理會他。

丁格尼爾一把抬起了提立昂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語氣冷漠至極:「惡魔,這魂晶你是從哪裡弄來的?」

提立昂抬頭看著丁格尼爾並沒有說話,而是眯著眼假寐了一會兒。接著他又突然睜開了眼睛,似乎已經發現丁格尼爾並不是羅蘭了。

「神族小鬼,你想知道什麼?」提立昂虛偽的笑了:「想知道直接問我不就行了?何苦弄這麼一出大戲呢?這多見外……只要你願意,我隨時可以和你合作,我比奧古斯汀那傢伙可靠譜多了……」

丁格尼爾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接著他突然抬手狠狠的朝提立昂的臉上揮去,提立昂的臉上瞬間就變得血肉模糊,非常的可怕!

羅蘭有些被丁格尼爾這突如起來的舉動嚇到了。

因為羅蘭印象中的丁格尼爾雖然冷漠不近人情,但一直都是一個翩翩君子的形象,優雅高傲,行為舉止也都十分的從容優雅。 都市透視小神醫 而他現在突然一言不發的就對提立昂出了手,這和平時的丁格尼爾給人的印象實在是太不一樣,似乎還顯得有些急躁。

「說,從哪裡來的?」丁格尼爾又面無表情的問了一遍。

提立昂揚起頭輕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血,冷笑道:「你是說神女像嗎?呵呵……我不知道,這東西是阿基米德弄來的……我不過是和他稍微合作一下罷了,誰知道那個混蛋竟然私藏了碎片,還瞞了我那麼久!虧得我當年還替他做了不少事情……」

所以說,最後的線索還是指向了阿基米德?

丁格尼爾臉上的表情有些深沉,他分明是在分辨提立昂所說的內容的真假。

「這個傢伙就交給你了。」丁格尼爾突然面無表情的對奧古斯汀說道。

奧古斯汀低頭瞟了提立昂一眼,眼神不由得開始變得凌厲起來。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渾身上下透露出一種止不住的殺氣,開始一步一步的向提立昂靠近!

提立昂蹲坐在地上,嘴角不由得揚起一絲嘲諷的笑意。他臉上的傷痕已經開始慢慢癒合,但喉嚨上的傷口卻沒什麼大的變化,那是因為刺穿他喉嚨的那把刀里注入了神明的氣息,而這對惡魔造成的傷害,是沒有那麼容易被自我修復的。

綁住提立昂的繩索,不知何時已經被解開了。他站起身來,身邊不知何時已經聚集起一團黑霧,周圍夾雜著許多從宮壁上剝落下來的石塊沙礫,整個宮城開始搖動了起來!

提立昂用沙啞的嗓音對奧古斯汀挑釁道:「就你現在這幅樣子,有能耐解決我?」

「現在的我,自然打不過你。」奧古斯汀黑色的頭髮被風吹散,金色的瞳孔在月光的映襯下彷彿閃著光芒。他抬手默默的理了理自己的手套,臉上揚起了一絲陰險的笑,似是漫不經心的說道:「可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自己動手了?」

聽了奧古斯汀的話,提立昂明顯一愣,接著他的瞳孔開始放大,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表情開始變得猙獰起來。

可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可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在提立昂的腦袋稍微向後偏移,想要看清身後的景象時,一柄細長的劍直接從他後腦勺向右眼框穿出!提立昂的身體開始抽搐起來,抖動愈發劇烈!

丁格尼爾優雅的把劍從提立昂的腦袋上拔出,他的身體就這麼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依舊還在不停地抽搐!

隨著抽搐頻率的加大,提立昂腦袋上的窟窿里不斷往外流出鮮血,怎麼都停不下來!

看來這一次提立昂是真的傷到了大腦,再也恢復不過來了!

過了有三五分鐘,提立昂的身體開始變得僵硬,瞪大的眼睛已再無光澤,身體也漸漸開始碳化。

奧古斯汀蹲下身低頭看了一眼提立昂的屍體,臉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低聲說道:「你終於死了,只可惜不是死在我的手裡。但好賴你也是一方領主,我也不能不顧我們一族的顏面……」說著他猛地一抬手,握緊拳頭狠狠的沖著屍體的臉部砸去!

「等一下。」在這個時候,丁格尼爾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奧古斯汀高高抬起的手臂被放了下來。他站起身來,眼神一顫,面上似乎有些不滿,道:「還有什麼事情?」

在奧古斯汀站直身,看向丁格尼爾卿的那一刻,羅蘭突然看到眼前出現了一片光亮,然後就什麼也看不清了。

羅蘭能感受到氣流在他的面前移動,非常的迅猛!

啪!!!

隨著一聲巨大的聲響,羅蘭感受到房間的牆體傳來了劇烈的震動,屋裡雜亂的桌椅又四散飛濺開來,讓他不由自主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待到波動小下去之後,羅蘭猛地咳嗽了兩聲,好讓自己因揚起的塵埃而有些不舒服的臟器稍微舒服一些。他抬起頭想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卻被眼前所看到的嚇傻了!

他看到牆體上四散濺開了滿目猩紅的血跡!

奧古斯汀的身體直挺挺的嵌在牆壁上,他的臉已經被巨大的衝擊炸裂出了一個大窟窿,大半都不見了!

丁格尼爾的手直直的抵在奧古斯汀的面部,手上似乎還在冒著餘光和熱氣,很明顯奧古斯汀臉上的傷害是他造成的!

此時奧古斯汀的身體已經僵直,唯一還能辨認出的右眼瞳孔散光,似乎在表露著詭異的情緒。 玫瑰前的懺悔 他的胸膛已經不再起伏。

如果說惡魔都一樣,破壞了腦部就無法再生修復創傷,那這是否意味著,奧古斯汀也已經死了?

羅蘭有些不能接受自己所看到的,因為這一幕不在之前的計劃里啊!

羅蘭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丁格尼爾沾滿血跡的臉。丁格尼爾此時的呼吸有些急促,臉色分外的白,這種白和紅搭配在一起顯得更加的觸目驚心!

平心而論,羅蘭對奧古斯汀其實並沒有那麼多的敵意,也在一開始就接受了他和他們之間的同盟關係。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羅蘭暫時是把奧古斯汀當作了同伴的。所以突然看到眼前這麼一幕,羅蘭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了!

隨著丁格尼爾的鬆手,奧古斯汀的身體,就那麼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丁格尼爾在一旁處理著身上的血跡,對羅蘭說道:「還愣著做什麼?已經有人覺察到了剛才的震動,馬上就會有人過來。」

羅蘭微微一愣,心裡不知怎麼的就湧上了些許的情緒。他問道:「你為什麼要殺了他?這明明不在計劃之中……」

「你別忘了,他可是個惡魔。」丁格尼爾並沒有回頭看羅蘭,語氣出奇的平靜。

丁格尼爾繼續擦拭著自己身上的血跡,又道:「知道人形惡魔為什麼會有衰退期嗎?就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太過強大,如果沒有龍騎士,人形惡魔幾乎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存在,也很少有人能殺死他們。所以為了維持各個種族間的平衡,控制惡魔數量的穩定,讓其他人也有能解決掉人形惡魔的一個機會,所以世界的法則才讓惡魔演化出這樣的一個階段來。若在平時,即使是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勝他。為了防患於未然,不趁著現在奧古斯汀最虛弱的時候解決他,還要等到什麼時候?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選擇了一個國王作為契約者,這是聖庭絕對不能容忍的。」

「那我們之前和他的約定又算什麼?難道你說過的話就連一個惡魔都不如嗎?」不知怎麼的,聽了丁格尼爾剛剛的那番話,羅蘭覺得自己的心情開始變得有些激動起來,就連語氣中也開始帶著情緒。

不是因為奧古斯汀的死亡,而是因為羅蘭發現他印象中的那個那位龍騎士,和眼前的這個男人之間,似乎已經出現了偏差。自己的弟弟怎麼可以是這樣一個冷漠殘忍,無視諾言的人呢?

興許是覺察到了羅蘭話里的怒氣,丁格尼爾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他轉過身來看了羅蘭一眼,眼神有些凌厲:「我們約定的是把魂晶給他,可沒說不能殺他。我當然會遵守和他之間的約定,讓那碎片和他屍身的灰燼,一起長眠。」丁格尼爾的語氣輕描淡寫,似乎在說一件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可羅蘭卻完全無法接受他這套說辭。

難道這就是他的兄弟?難道這就是羅蘭想要加入的聖庭的真面目嗎?

羅蘭直愣愣的盯著丁格尼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丁格尼爾繼續說道:「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現實。我們聖庭唯一的任務,就是維持整個世界的平衡,守護唯一的法則。只要是為了這一點,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正義的。要是有人想要和我們做對,那麼他的下場就只能是死。」說著,丁格尼爾又凌厲的瞟了羅蘭一眼,道:「你能保證這個惡魔活著,絕對不會壞我們的事?」

羅蘭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微風又起。

從陽台往下看去,一隊又一隊的列兵整齊有序的在往這裡靠近。他們明顯是感受到了剛剛的波動,前來探查情況的。

阿基米德顫顫悠悠的身影,在列兵的擁簇下,緩緩的往一樓的大門移動;國王的神情有些沮喪,也在藍柯的陪同下,從側樓的二樓快速靠近,過不了多久,兩方人馬就會來到這裡!

「我們還不快走嗎?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會被他們發現的!」羅蘭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丁格尼爾卻不緊不慢的擦拭著身上的血跡,用帽子重新遮擋住了他的臉,說道:「剛剛的波動太過巨大,已經驚擾到全城了。況且死在這裡的可是兩個惡魔領主。這麼大的事情,是隱瞞不下去的。更何況,這也不是人類就能夠解決協調的事情,也該是時候讓聖庭出面解決了……」

見丁格尼爾並沒有離去的意思,羅蘭也只好跟著他一起留在原地。 此時的月亮已經洗去了前時的詭異,散發著溫柔銀潤的光來,如絲如漆,非常的神秘。

羅蘭看著這彎月一時有些出神,心裡的急躁不知怎麼的小下去了不少。接著,他突然就發現在那面向月亮的天際,有什麼東西在緩緩的駛來。

那是一條龍,純白耀眼;那裡有一個人,美妙絕倫。

沉默冷峻的美人伏在龍的背上,涼爽的夜風吹拂起那頭美妙的髮絲,在月光下閃著粼粼的波光;軟甲精緻,刺繡燙金。白色的大麾上,那獨屬於聖庭的標緻彷彿在閃耀著光芒。

地上的人們,很快也覺察到了天上的異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