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老子可沒那等閒情逸緻!」

  • Home
  • Blog
  • 老子可沒那等閒情逸緻!」

「好了,諸位,不用爭吵了。

我們可以雙管齊下,潘神和索卡爾可以小規模襲擊人類,可別像上兩次那樣搞砸了。我和德拉古斯嘗試入侵人類高層,也學學阿曼尼小組,放著地球人類社會這麼龐大的資源不用,這可不是暗影團的作風啊!」

「嗯,還是大人想的周到。下面咱們就來研究下具體方案吧!

總是這麼傻等著也不是個事!」

……

呵呵,這麼些年,看著這些木偶,在我手中絲線的操控下一動,一動,真實太有趣了,啊哈哈哈。

除此之外,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玩的東西,能讓我熬過百萬年歲月!

唉,可憐的男爵大人,如此善良天真,一天天過得無憂無慮,卻也深陷命運的漩渦!

那些形形色色的木偶們啊,殊不知,從一開始,就已經淪為權利遊戲的犧牲品,在舞台上按照劇本粉墨登場罷了!

……

隨後很長時間,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一切歸於平靜。

哥奇薩笑了笑:「尊主,估計他們在用智能輔助密謀什麼事情。還要繼續等嗎?」

阿緹婭全身像是僵住了一般,一動不動,竟然對哥奇薩的話毫無反應。

眾魔大吃一驚,紛紛焦急道:「尊主?尊主?您怎麼了?」

過了好一陣,阿緹婭終於有所動靜,用顫抖的聲音說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監守者、暗影團、帝國,我所熟悉的一切,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到底是怎麼了?」

眾魔面面相覷,不知如何作答,重甲男子卻沉聲道:「尊主,這就是真相!只不過由於您機緣巧合,通過哥奇薩提早知道了一點罷了!

好了,這次的任務我等也已完成。尊主,時候不短了,您的朋友們應該等著急了!」 阿緹婭退出三界,回歸現實世界,還是無法從震驚與迷茫中清醒過來,久久不能自已。

東方晨心思細膩,看出不對勁,急忙問道:「男爵?二團長?

你沒事吧?目標找到了么?」

阿緹婭一個激靈,頭腦稍事清醒,然後說道:「找到了。暗影團第三小隊成員悉數在此。

昆塔斯、德拉古斯、潘神骸魔、索卡爾,第三小隊健在的隊員都在!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七殺眉頭微皺:「四個監守者?第三小隊?誰能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

真正暗影團出身的艾露斯芬瑟當仁不讓,主動為大家解釋起來:「嗯,暗影團的規矩和編製是這樣的:

作為監守者前身的這支暗影團,在帝國暗影的正式序列為:N-1-0597。1代表一階暗影團,0597是序列編號。

平時為了方便稱呼,約定俗成給每支暗影團都起了代號,用各個暗影團統領的名字或者外號來代稱。我所在的暗影團統領是費米拉,所以大家都叫它費米拉暗影團。

暗影團滿編製時有37人,統領之下轄三支小隊,每小隊12人。就費米拉暗影團來說,統領費米拉之下,便是第一小隊:新銳,第二小隊:破堅,第三小隊:浪潮。其實,帝國暗影機構中的每一個暗影團,其麾下三支小隊都是這麼三個統一的稱號。

還是拿費米拉暗影團來說,新銳小隊,隊長為全團二號人物厄茲拜拉,綽號『雕刻家』。

這個外號可是名副其實的哦。因為他真的能雕刻出一手好石像,在帝國藝術界圈子裡也小有名氣。

呵呵,諸位可能還不知道吧,地球上留下過他的許多大作,別的不說,復活節島上那些巨石像,正是出自這位大師的手筆。

不過可惜,厄茲拜拉大人自從百萬年前神廟事件后就不知去向,至今下落不明,誰也不知道他人在哪裡,費米拉也對此從沒解釋過什麼。我估計,這應該是他布置的一招暗棋。

而厄茲拜拉領導的新銳小隊,是專門負責訓練調教菜鳥的。像阿妙,阿緹婭這樣的新手,肖克芒這類實力不強的團員,往往都會被編入新銳小隊。

當然,這支小隊也會配有實力絕強,經驗豐富,善於引導菜鳥的教官,比如厄茲拜拉本人以及……恨水。

說白了,新銳小隊的作用,便是在監護菜鳥的同時,讓他們快速成長起來,以堪大用。如果連新銳小隊的老人都看不上眼,那麼遲早會被踢出暗影團。

破堅小隊,隊如其名,是整個暗影團當之無愧的戰鬥主力,對於雞毛蒜皮的小事根本不屑於出手,專門挑硬仗惡仗打。

我本人,以及死去的薩瑞斯托,都是出自這支小隊。而今,破堅隊活著的成員:阿克萊爾、沙丘、卡茲拉、圖克拉斯、阿曼尼,我堅信,這些名字將會成為我們屠神團的噩夢!

再告訴大家一件有趣的事情,破堅小隊的成員,幾乎全部來自帝國那些強悍的附屬族群,它們因為外形、樣貌、性格等等的差異,往往被暗影內部稱為怪物小隊!

而浪潮小隊,則類似於咱們屠神團的二團,屬於暗影團的支援輔助小隊,整體實力不強不弱,不確定性因素很大,這要看所處環境的。

婚後強愛 小隊成員多是些奇人異士,能力也往往讓人匪夷所思,比如潘神骸魔和索卡爾。

毫無疑問,一會我們要面對的,就是昆塔斯率領下的浪潮小隊了!」

「想不到監守者管理分工如此嚴密。看來,上次馬里亞納海溝之戰,咱們完全是僥倖啊,作為一支實力不俗的流浪團,監守者完全沒發揮出團隊應有的效用!」

東方晨在聽到艾露斯芬瑟的介紹后,不由得發出這樣的感慨。

搖光也附和道:「哦,聽東方大哥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蒙卡諾大咧咧說道:「怕他作甚?就算他們現在抱成團,只怕也不是咱們的對手。我們這五年的苦,可不是白受的!」

七殺沉吟不語,少頃后開口說道:「怕是沒那麼簡單!單單一個監守者,就足以讓我等全力以赴,現在呈小隊規模的他們聚在一起,誰都說不上會發生什麼?

先別想其它的了。男爵,那四個外星人具體位置在哪裡?」

深淵領主哥奇薩曾親自將那四個聲音的源頭,給尊主虛擬成像出來,連周圍的環境都一絲不差,所以阿緹婭很清楚他們的位置。

只聽男爵開口道:「他們幾個在小鎮的教堂!

據我得到的情報,他們應該偽裝成神職人員,主持教堂的日常工作。而這座小教堂原來的神職人員,只有四人,估計是被他們殺害了,然後偽裝冒充之!」

天樞大吃一驚:「什麼?他們就在這座小鎮?這讓咱們該如何下手?」

奧維利亞曾經出身自最為黑暗巔峰時代的A3組織,對於這種情況的處理頗有心得,便開口說道:「秘密通知美國政府,讓他們用盡一切辦法消消告知小鎮居民和遊客,讓民眾不要恐慌,裝作若無其事舉家離開,一定不要攜帶行李包裹,以免引起他們的懷疑。

告知他們最好不要乘坐汽車,而是坐船出海,大海與教堂位置相對,先遠離危險再說。反正這裡的居民家家都有小遊艇,時不時出海遊玩也屬正常!

但有一點,所有撤離工作必須要循序漸進,有條不紊,不可造成恐慌逃命的場面,同時速度還要快,最好能在一個小時內完成撤離避難工作。

對於實在不便撤離的民眾,讓他們躲在地下室吧,萬萬不可隨意走出家門!」

東方晨聽罷點頭道:「也只好如此了。」

天樞作為屠神團處理俗事的一把手,聽完大家討論后,不敢耽誤,連忙吆喝他的助手蜂鳥與將軍兩人,急匆匆聯繫美國方面去了。

不多時,寧靜的小鎮彷彿一下子躁動起來。雖然沒發生那種崩潰式大逃亡的情況,但人們面色驚慌,行事匆匆,有的人甚至穿著居家內衣直接往港口跑,絲毫不顧及此時的外界氣溫其實還比較低。

屠神團眾人看得眉頭直皺,小鎮亂成這樣子,傻子都能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但小鎮居民不過都是些普通人,還能要求他們怎樣?沒發生騷亂已經很不容易了。

突然,七殺眉眼一冷,嗤笑道:「那幾人莫非失心瘋了不成?不好好逃命,怎麼反倒往教堂方向跑?」 眾人忽然聽到七殺這麼一說,匆忙改變視線,仔細向山下看去,發現有一伙人聚集在一起,跟大家逃離的方向完全相反,不疾不徐走在路上。而那條路的另一端,正是教堂!

起先眾人以為那群人慌亂中跑錯了方向,可觀察了一會得出結論,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這群百來人的隊伍目標很明確,就是那座教堂!

怎麼回事?難道美國政府沒說清楚嗎?教堂可藏匿著足足四名監守者啊!

東方晨目光閃爍,腦海中翻湧不已:怎麼辦?如果衝上去勸阻那群不知發了什麼神經的民眾,那麼屠神團就會提早暴露在監守者之下,全團好不容易積累下來的微弱優勢,阿緹婭付出巨大代價才換來的先手,就會喪失殆盡。

可如果放任不管,任由那百多人羊入虎口,因為屠神團和監守者即將到來的大戰而枉死,作為地球土身土長的一個人來說,東方晨的良心實在難安!

十幾秒后,東方晨眉眼一定,下了命令:「七殺前輩、天樞、搖光、零、將軍,跟我下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其他人見機行事,隨時準備增援戰鬥!

不管發生什麼情況,優先保護疏散普通民眾!

出發!」

七殺白了東方晨一眼:「乳臭未乾,婦人之仁!」

但說完后卻第一個飛下山坡,猶如一隻滑翔的獵鷹,直撲教堂而去。

在七殺身後,是五個矯捷的身影。

……

教堂中,有七八名早先來此懺悔禱告的信徒,這時正聚在一起議論紛紛。

突然,從後門走出四個身影,在聖壇前一字排開。

信徒中有一人小心翼翼問道:「托馬斯神父,簡訊上說,監守者,啊不,那些外星人就藏在這座教堂,讓我們坐船出港避難。

您和諸位牧師,難道沒收到政府的警告嗎?」

信徒口中的托馬斯神父,是一個體重超過三百多磅的大胖子,不過這種體格在美國實在顯得一般。

托馬斯神父向前走了一步,面露和藹微笑:「哦,我可憐的麥克,還是叫湯姆?比利?管他呢。

不管你叫什麼,也不管你們怎麼折騰,審判日終究會來臨的。

只有全身心地信奉神,相信主,跟隨我,才能帶著一顆沒有一絲愧疚罪惡的心靈,迎接末日審判!」

那信徒唯唯諾諾地說道:「神,神父,您說的也太嚇人了。那個,其實我的名字是飛利浦。」

托馬斯神父身後一名牧師不耐煩說道:「差不多就行了。怎麼一個個都樂此不疲呢?過家家有那麼好玩么?」

托馬斯神父先是自嘲一笑:「呵呵,潘神,看看,多有趣啊。」

隨後口吻一變,神情肅穆,大聲說道:「神說:生,或死,又有什麼區別呢?不過是走不走運罷了。

你,只看到眼中的世界,享受生命帶來的一切,怎知另一個世界的美妙呢?

因此,你,對於這世界來說,是不完整的。

這不符合神的旨意!

生命本身毫無意義,只有死亡,才能讓你領略到存在的真諦!

來吧,通往冥界的大門已經打開,一起來讚美幽冥,歌頌死亡吧!」

隨著一句句恐怖詭異的語言,偽裝成托馬斯神父的監守者索卡爾身形發生劇烈變化,撤除偽裝,第一次在地球人類面前顯露出他的本尊。

只見其變得更加肥碩,上半身伸出四條肥嘟嘟的慘白色手臂,水袋一樣的肥下巴晃悠著,連在他的胸口,讓他看起來幾乎沒有脖子。光頭無毛髮,鼻子是兩道深槽,咧著大嘴像是傻笑,一對小小的眼睛發出橘黃色光芒。

讓人目瞪口呆的是,索卡爾的下半身沒有腿腳,完完全全就是一大坨肥肉,白花花的一大片,教人不得不聯想到噁心的蛆蟲。

不僅僅如此,索卡爾身後三人也同時起了巨大變化:

其中一人徐徐浮空,渾身籠罩在一片淡淡金光之中。透過金光,可見此人身後展開一對雪白羽翼,緩緩扇動著,全身被一副暗金色鎧甲包裹得嚴嚴實實,看不出本來面目。頭頂一尺處,有一圈乳白色光暈,散發出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單手提一柄五六米長的銀色長槍,另一手抬起至胸前,平端著一個紅白相間的事物,看樣子好像是一本書籍。

如此裝扮,如此氣勢,教人感到聖潔無比,真箇如同天使降臨!

如果說此間教堂中平白無故出現一位天使,那麼另一人所變化的,就是真正的惡魔了。只見此人在一片血光中,渾身爆發出咔啦啦的聲響,無數白森森的骨骼帶著血絲,竟然從體內破出,好似雨後春筍,又像藤蘿枝蔓,瘋狂生長著,拚命扭纏著。眨眼功夫,一副猙獰異常,骨刺森然,條條骨刃泛著寒光的魔鬼之軀便呈現在世人面前。

這骸骨形成的魔鬼渾身被絲絲紅色霧氣縈繞,一顆碩大骷髏頭被頸部伸出的一圈骨刺環繞,頭頂戴著一頂骨質的王冠。眼窩內,是兩團不斷跳動的紅芒。

而最後這一人,很低調地站在索卡爾那肥大的身軀之後。他的牧師裝束消失后,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身銀白色輕甲,只護住胸腹肩膀。小臂小腿,以及各個關節部位,也被精美的銀白色輕甲覆蓋。

一頭銀白色長發柔順地披向後腰,手臂交叉放在在小腹部,雙手橫握著一柄兩米多長,微微帶點弧度的黑色細長事物。

銀髮人身材纖瘦挺拔,身高超過兩米,面孔更是俊美絕倫,教人根本無法分辨是男是女,表情似笑非笑,眉眼亦挑亦淡,一雙墨綠色眼睛透出一股邪異之光。

看著只有在聖經聖文中才會出現的場景,教堂中所有地球人類無不驚立當場,傻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知過了多久,基督徒飛利浦吞咽下一口口水,先是傻笑了幾聲,然後開始手舞足蹈,同時狀若癲狂般地喊道:「哈哈,是真的,原來都是真的啊!

末日審判到了!末日來了!

大家快看吶,天啟四騎士,降臨了!」

可惜虔誠的信徒飛利浦話音剛落,便連同教堂內所有人類一樣,皮膚急速鼓脹起來,雙眼充血突出。不多時,這七八人便在極度的痛苦中,身體嘭的一聲爆開,化作一片血霧碎肉。

而那一大片血霧骨肉只散射的片刻便已停住,被某種未知力量生生定在原處,而後又慢慢拉向教堂的穹頂。過了一會,教堂穹頂便多出了一個徐徐蠕動的血紅色球體,那血球將近兩米直徑,表面如同沸水般不住地翻滾著。

如果細細看去,不停翻滾的血球表面,是一張張極度扭曲痛苦的臉龐!

昆塔斯閉上仰望血球的眼睛,一臉的陶醉地說道:「天啟四騎士?

呵呵,我們可比那四個宗教里的虛構人物……

壞多了……」 教堂外,那一百多人看著從天而降,一身科幻感十足打扮的身影充滿震驚之色。

其中有數十人竟然向後退了幾步,連連手划十字,口中不停呼喊「上帝」、「阿門」等字眼。

東方晨不想以真面目世人,所以他沒有將作戰服面罩開啟,一段機械般的聲音傳出:「此地危險,你們趕緊回去!」

那群人當中有一個膽子比較大的上前說話:「你們是誰?」

東方晨又說道:「我們是美國軍方秘密特種部隊的。

據可靠情報,這座教堂有疑似恐怖分子在其中盤踞隱藏,一會可能發生交火,你們快離開!」

那百來人聞聽此言,紛紛交頭接耳,像是在討論某件事。

可折騰了半天,他們就是不走,還停在原地。

七殺可沒東方晨那麼好的脾氣,看到一群油鹽不進的外國人,早就憋了一股怨氣。

幾千年以來,七殺向來是號令天下,莫敢不從的主,何曾受過這等窩囊氣?

於是他衝上前去,揪住一個胖大男子的耳朵,先是左右開弓,噼噼啪啪賞了他一頓耳光,接著拳打腳踢,直將那胖子揍得豬頭一般,蜷縮在地上哭爹喊娘。

眼見那小個子惡棍氣勢洶洶,胖揍完一人後仍然不盡興,又一聲不響地向眾人走來,大家這才如夢方醒,紛紛發一聲喊,四散奔逃而去。

七殺回過頭,對東方晨說道:「看見沒?賤人就是矯情!

以後能動手就別吵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