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老狼,毒蠍已得手,馬上施行第二套方案!”

  • Home
  • Blog
  • “老狼,毒蠍已得手,馬上施行第二套方案!”

“是!”

老狼的瞄準鏡裏出現了一個戴着貝雷帽的魁梧男人。

“嘻嘻,去死吧!”

一發子彈穿過夜間的濃霧,準確無誤的在魁梧大漢的頭上炸開了花!

霎時間,島上亂成了一團!

老狼沒有管那麼多,打完這槍後,他就從樹上竄了下來,拆卸了***,拿出了收發器。

“船隻請到位!”

然後一個人就潛入了海底。

“你們起來!”姚飛大喝一聲,在房間裏的神州漁民才如夢初醒,顯然是被嚇得不輕。

“百合小姐,麻煩讓你的人把刀扔了,過來一下。”

山口百合微微一笑:“你們過來!”

幾名忍者嗨了一聲,扔掉了手中的***,乖乖的走了過去。

“謝謝你了!”姚飛說着一手依舊拿捏着百合的脖子,另一隻手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幾計手刀,打暈了這幾名忍者。

“姚先生還真是謹慎呢,你放心,小女子來的時候,沒人知道,他們很信任我,把這裏的安全事宜交給我負責。”

“呵呵,百合女士還真是我的知音啊!”

“不過,小女子有一事不解。”

“哦?”

“姚先生可不可以先不要把我打暈,讓我問完再說?”

“嘿嘿……”姚飛尷尬的笑了笑,這女子心思太過於可怕,日後必成大患啊!

“你問吧。”

“既然祕密潛入,爲什麼還要搞出那麼大的動靜呢?外面是你朋友的傑作吧?”

“再見!”

姚飛並沒有回答百合這個問題,又是一記手刀,所有的島國人此刻發不出了聲音。

“哼!”姚飛卻並沒有打算放過這些可惡的傢伙,拿出烈陽刃,幾刀送了這些忍者去見閻王了。

到了山口百合這兒,他卻猶豫了……

雖然自己耳須目染非常痛恨島國的人,但是細想起來,山口百合對自己的確不錯。

上一次自己重傷了她那裏的高手,她不僅沒有責怪自己,反而還放自己走了。

這一次也是,明明可以出手擒拿住自己,她卻沒有,一句話都不說,就任憑自己處置。

要說她沒有功夫,打死他都不會信!

可是現在管不了那麼許多了,姚飛揚起的手臂又緩緩的放了下來。

“哎,饒你一命吧,下次咱們再見面,就是不死不休了!”

“怎麼樣?你們都沒事吧?”

看着一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漁民,姚飛不禁有些擔心他們的健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家別害怕,我是**派來解救你們的人,一會兒你們所有人都要聽我的指示,不要擅自脫離隊伍。現在你們排好隊,老人小孩兒在前。”

很快,隊伍便排好了。

姚飛側耳傾聽,外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很多腳步聲往這邊走來。

看來是老狼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

姚飛急忙又從身後背的小拉包裏掏出了幾個像**一樣的東西。

“你!過來!”姚飛指着離自己最近的一名中年男子說道。

“把這個給他們分下去,一人一粒,別咽,含嘴裏。”

“這……”

“這什麼!快去!晚了我們誰要跑不了!”

“哦…………好!”男子不在猶豫,急忙接過。

姚飛先含了一粒。

“快!快!”

終於最後一個人也含完了,姚飛拉開了這個像**一樣的拉環。

“呲……”一股肉眼可見的紅煙四散開來!

“大家不要慌張!你們嘴裏已經含了解藥,沒有關係的。”

果然,這邊剛拉開毒煙,那邊島國已經派來了增援。

幾個島國兵模樣的人操着島國話,嘰裏呱啦說了一大堆,就往這邊走來。

”噓!”姚飛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一隊又一隊的島國兵集合站在了門外!

“裏面的人聽着!交槍投降,我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否則的話,我們衝進去的話,把你絞成肉泥!”

姚飛撇了撇嘴,沒有理會他們。

突然,門被蠻力打開了,一羣島國兵衝了進來!

開始他們還氣急敗壞、張牙舞爪。

可是很快他們就出不來聲了。

捂着鼻子,一個個都栽倒在了地上。

“飛鷹!飛鷹!我這邊完事了!你現在在哪兒?”

“我已經到達指定位置,你什麼都不用管,實行下一套方案吧!”

“明白!”

“你們在房子裏別動,沒我的指示,不要隨意行動!”

說着,他又扶起了山口百合。

“得罪了!”

姚飛箍着百合的脖子,站在了牆角處,大聲往外面喊道:

“停!難道你們不想要山口百合的命了嗎?”

果然,此話一出,外面進攻的節奏稍緩了許多,到最後,竟完全停了下來。

“看來這小妞還真是地位挺高的啊!”

“裏面的人聽着,只要你們不傷害山口小姐,有什麼條件儘管提,我們一定儘量滿足!”

“你覺得我們能有什麼條件呢?”

“釋放裏面的所有人嗎?沒有問題!”

“我要的可不單單是這些。”

“還有什麼?”

“我需要他們能夠安全離開。”

外面喊話的人僅僅遲疑了一會兒,就立馬答應了。

“那就請你帶着山口小姐出來吧。”

姚飛把山口百合推給了一個離自己最近的漁民:“看好她!”

然後他整了整衣領,大步走了出去。

出去後,姚飛雖然早有心裏準備,但還是嚇了一大跳!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的人頭,無數的槍管、無數的炮口,天上飛的飛機,遠方瞭望塔上的狙擊手。

姚飛很清楚:如果他們真想殺自己,自己恐怕活不過一秒鐘。

可是現在自己手上有了山口百合這張底牌,就硬氣多了。

“我到了,毒蠍。”

“好的,我馬上回來!”姚飛看着這一大羣人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心裏都有些發怵。

“這位先生,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嗎?百合小姐呢?”

“她就在裏面,很安全,可是不要妄圖派你們的人進去營救,因爲那裏面有我們新開發的有毒氣體,如果真的中了毒,那……嘖嘖……”

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帶頭的島國軍官臉色變了數變,才最終沒有發火。

“你究竟想怎麼樣?”

“我說過了啊,我只要你們幫我把我的同胞安全的送出小島,就放了那位美麗的小姐!”

“說話算數?”

重生復仇之孕事 “哈哈,我從來不會食言。”

“好的,那能否把山口小姐帶出來讓我們看上一眼,我們也好放心。”

“當然!”

姚飛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心裏不禁暗暗罵道:“飛鷹,你倒是快點兒啊!”

挪着小的不能再小的步子,終於挪回了房間。

“毒蠍,給我座標,已經搞定了!”

“OK。”姚飛擡起手腕,熟練的摁了幾個數字,然後長舒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