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且,更多的人,是看得一陣牙疼。

  • Home
  • Blog
  • 而且,更多的人,是看得一陣牙疼。

唐風、銀劍、空盈三人,竟然被秒敗。

尤其是空盈,最是凄慘,美麗的臉幾乎被抽掉一半。

「啊!」

「不!」

一陣子之間,才傳來一陣震天的驚呼聲。

唐風、銀劍根本無法接受的這樣的結果,差點抓狂。

空盈更是慘呼,自己的容貌被毀,以後縱然恢復,也必然不可能如初。

女人,最在意的是自己的容貌,現在被江寂塵毀容,他對江寂塵可謂是恨之入骨。

「空間法器,顯!」

「江寂塵,我要將你碎屍萬段,還有你的女人們,我要將她們通通都毀容,再賣到妓院中。」

「殺!」

空盈狀若厲鬼,瘋狂無比,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窮的怨毒之意。

此時,她不要命的催動空間法器,轟殺向江寂塵。

與此同時,唐風、銀劍也動了,全力殺出。

「仙帝血脈!」

「銀魂顯化!」

二人大喝,動用血脈力量,誓要擊殺江寂塵。

本來,江寂塵對於這一戰,很是隨性。

但是,聽到空盈的話后,他眼中閃過冰冷的殺意。

「來得好!」

面對這樣的攻擊,江寂塵竟然如此叫道。

同時,他再次閃身而出。

咻!

最前殺到身前的,是空盈的空間法器之光。

若被此光沾上,江寂塵只怕會被禁制在一方空間中,任他們攻擊,而他將毫無還手之力。

「行字訣!」

然而,江寂塵直接動用行字訣的玄妙,直接踩出時空規則。

華娛是一種生活 下一瞬間,時空彷彿被定住了一般。

當然,空間被定,這只是百分之一個瞬息間。

若是一般人,這點時間,根本做不了任何事。

但是,江寂塵此時卻可以極速錯開這一道空間法器之光。

一切恢復時,江寂塵已經與空間法器之光,錯身而光,撲殺至空盈身邊。

「啊,不……」

看到突然出現的江寂塵,空盈臉色大變,驚恐大叫。

她知道,自己空間法器一擊,落空了。

此時,她感到了死神的降臨。

而江寂塵此時已一手抓住了她的頭髮,以掌為刀,輕輕一削。

噗!

空盈的腦袋直接被斬下。

爹地,放開我女人 江寂塵把空盈的腦袋隨手一丟,再次閃身,如暴龍出擊,撲殺向唐風和銀劍。

「輪到你們了!」

江寂塵冷然大喝,一拳轟出。

直接就把他們的攻擊,一拳打爆。

現在,江寂塵動用的,主要是體修的力量。

他要試試自己的體修有多強。

噗,噗!

唐風、銀劍,雙雙被打飛,全身筋骨盡碎,掉落地上,再也無法動彈。

江寂塵飄然落在他們身邊,以俯視的姿態看著他們道:「十年前,你們都不是我對手!」

重生替嫁:戰少寵妻太狂野 「十年後,你們在我眼中,與螻蟻何異?」

「好了,空盈已死,你們下去陪她吧。」

江寂塵的聲音冷酷無情,霸道囂張。

聽到江寂塵要殺他們,唐風和銀劍,臉色同時大變道:「我是仙帝族少主,江寂塵,你敢殺我?」

「你……」

噗,噗!

然而,唐風和銀劍話還沒有說完,江寂塵都已沒有耐心聽下去了,直接一劍將他們頭顱斬下。

這一幕,直接震撼了所有的人。

江寂塵剛才表現出來的強大、霸道,已經讓任何人都不敢小瞧。

而且,江寂塵還敢隨手殺掉十大仙族的少主!

這等膽量,簡直要逆天。

要知道,很多人也與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作對,但他們都對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留有餘地。

如少主級別的人,他們都不敢殺,怕被報復。

所以,十大仙族的少主,都很囂張,自認為無人敢取他們性命。

就算戰敗,也可保命。

然而,江寂塵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廢話不多說一句,直接殺掉。

久久之間,天地靜寂。

就算是仙丹山和仙器山的人,看到這一幕,心底也生出了一股寒氣。

特別是仙丹宗和仙器宗宗主,隱隱之間,覺得這次,作出了錯誤的選擇。

江寂塵殺掉空盈、唐風、銀劍三人,煉魂幡飛出,自主清理戰場。

而他,此時緩緩的飛上半空中,目視四周眾修道:「聽說,你們要滅我丹器宗!」

「我為丹器宗少宗,若要滅丹器宗,來滅我即要。」

「但是,憑你們,想滅我,只怕你們還做不到。」

「而你們滅不了我,那就是我滅你們了。」

「過來,受死吧!」

(本章完) 江寂塵此言一出,在眾修之中,引起滔天巨浪。

殺了唐風、銀劍、空盈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還敢一人叫板所有人。

要知道,四周的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及在其依附勢力,當中可是還有六品仙君初境到中君的強大存在。

然而,江寂塵太囂張了,直接叫他們過來受死。

其實,沒有人明白江寂塵當下的處境有多艱難。

剛剛,滅掉一千降臨丹器仙山的來襲者,已經耗盡了丹器宗弟子絕大部分的力量。

他們再戰下去,只怕就是送死了。

當然,除了任家老祖、老齊、錢家老祖等有數幾個達至了六品仙君境,尚可一戰。

但是,這點力量,面對丹器仙山四周十大仙族的、仙界執法會的強者,那是自取滅亡。

所以,江寂塵直接暗中傳令,讓他們退下,隱藏起來。

沒有命令,不許現身。

畢竟,他們上去,也絕對是送死,沒有任作用。

江寂塵之所以處於如此艱難的地步,究其根本,還是因為仙丹宗和仙器宗背棄了他兩位師父的話,兩位師父一走,他們就沒有真正聽從他號令,反而,在邊上看熱鬧,想看他笑話,看他死在十大仙族和仙界執法會的手中。

這些,江寂塵雖然不說,但他一切都瞭然於胸。

若說,他心中不憤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對於仙丹宗和仙器宗宗主,他心有殺意。

但現在,顯然不是跟他們算帳的時候,現在,擊退外敵最重要。

形勢迫於如此,所以,江寂塵才不得不硬著頭皮,一人獨對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的來襲者。

幸好,十大仙族的老祖,帶著一群強者去了秘境,短時間內不會歸來。

若不然,現在隨便出現了一尊六品仙君後期境的強者,都可以滅盡他們。

但現在,對方沒有六品仙君後期境強者,最強只是六品仙君中期境,所以,江寂塵覺得自己還有機會力挽狂瀾。

然而,對於江寂塵的話,他們都覺得,江寂塵要麼瘋了,要麼就是腦子不好使!

區區一人,也敢挑戰他們?

終於,四方來犯者反應了過來,接著便是一陣嘲笑聲。

「我沒有聽錯吧,他讓我們過去受死?」

「不得不說,這小子確實挺強,六品仙君境下,只怕難有敵手,但是,在真正的六品仙君面前,他就是一隻螻蟻,可一腳踩死。」

「哼,我們這裡六品仙君初境不下五十人,六品仙君中境,也有十一人,半步仙君、偽仙君境更有數百人,這小子,竟然還想一人獨戰我們,要麼就不知死活,要麼就是天真無知。」

……

十方仙族、仙界執法會中的修士,發出如此的聲音,對江寂塵挑戰他們的行為,不屑一顧。

對於眾修的嘲笑、諷刺,江寂塵一人浮立半空,神然平靜之極。

丹器仙山之前禁空,那是因為有仙丹宗和仙器宗老祖在,但現在,他們已飛升,禁空已失效,修仙者可以在此自由飛行。

所以,他們可以在空中大戰。

江寂塵獨對眾修,平靜地開口道:「我就在這裡,布下擂台,接受你們任何一個人的挑戰。」

「若我勝百場,你們就立刻退走,十年內不得來犯丹器仙山,敢否?」

囂張,極度的囂張!

無論是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的修士,還是仙丹宗和仙器宗的修士,都被江寂塵的狂妄之言震撼到。

「若是,你敗了呢?」

有人冷笑問道。

江寂塵淡淡地道:「我若敗,是殺是剮,悉聽尊便。」

「只是,我區區一名四品上仙圓滿境的修士,在此布擂台,難道你們堂堂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都無人敢上來應戰?」

江寂塵最後一言,簡直讓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的人炸毛。

他們是低等仙界的主宰勢力,高高在上,從來都是只有別人畏懼他們的。

但現在,竟然被一個四品上仙圓滿境的小子,當面輕視,看不起他們。

這讓高傲的十大仙族、仙界執法會的修仙者們如何能受得了?

於是,江寂塵聲音一落,便已有人飛身衝上了江寂塵布下的擂台。

「狂妄小子,我來為我家少主報仇,取你性命。」

上台的是一個老者,他是仙帝家族的一名長老,擁有偽仙君的修為。

此時,他憤怒無比,殺意滔天,因為,江寂塵殺了他的少主,竟然還如此的囂張狂妄。

他自然受不了,第一個衝出來,要取江寂塵性命。

一上台,仙帝家族這名長老招呼了也不打一聲,直接殺向江寂塵。

他的攻擊,很強大,很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