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他,現在還可以看到她,還可以跟她說話,他還能再要求她什麼呢?!

  • Home
  • Blog
  • 而他,現在還可以看到她,還可以跟她說話,他還能再要求她什麼呢?!

這樣,就已經很好……很好了……

擡手,指了指方向,“我的車子停在那邊,我去開過來。”他的聲音裏帶着一絲沙啞。

“嗯。”夏海芋略低下頭,不想看到他離開的畫面,哪怕只是暫時走開一下下。

唐旭堯站在原地,看了她好一會兒,同樣的,不想離開她身邊,哪怕只是一分一秒。

“海芋……等我……”說話的同時,他移開了視線,望向沒有焦距的遠處。

一咬牙,轉身邁出腳步,並越走越快。

因爲他想快點走遠,然後快點再回到她身邊,這是他的另一種期待。明知道沒有可能,卻還是忍不住期待。

“……”夏海芋看着他的背影,腳步不由自主地朝前邁了一步,好想跟上他,但最後卻只能是僵在原地。

夏海芋心裏面無聲地呢喃:唐旭堯……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這不是你的錯……但是我也沒有錯……錯就錯在我們不該認識,不該在一起,不該有孩子!

天空明明很晴,但卻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溫暖,甚至覺得有些寒冷,冷的卻不只是身體,還有心,一顆被對方愛着,卻沒有辦法繼續愛下去的心。

和煦的風稍許沒有吹亂髮絲,卻顛覆了整個人生。

也許他會缺席她的未來,但他參與了她的過去。他會一直存在於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他會是她記憶裏的一個盛夏,是最絢麗的邂逅,也是最悽迷的結局。

曾經,她害怕有一天,他們坐在同一個地方,但是卻只剩下沉默。

哪有動情是意外 曾經,她害怕有一天,他們走在同一條路上,但是卻沒有等待。

曾經,她害怕有一天,他們佇立在同一個路口,但是卻走向各自的方向。

現在,她所害怕的都變成了現實。

忽然之間有種錯覺,也許最初對他的抗拒,就是預感到終有一天他們會這樣。

可是有些事情,開始了,就沒辦法結束,尤其是感情,至少,心路是沒有盡頭的。

唐旭堯重新回來,將車子停靠在她的面前,默默地幫她開車門,所有的動作都是小心翼翼。

他揚起了脣角,卻發現,自己的笑容好僵硬,“上車吧!”

“好。”夏海芋慢慢地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唐旭堯習慣性地想幫她繫上安全帶,伸出的手卻忽然僵在半空中。

夏海芋努力保持微笑,看着他,等着他。

他像是鬆了口氣,繼續中斷了的動作,貼心地幫她繫上安全帶。

然後,伸出長臂,在後座上勾到一個軟軟的抱枕,讓她抱在懷裏。

夏海芋摸了摸那個毛茸茸的小玩偶,是個可愛的小袋鼠,微微勾起了脣。

她把小袋鼠放在肚子上,暖暖的。

車子緩緩啓動,一點一點地駛離墓地。

夏海芋偏頭看着窗外,無聲地在心裏呢喃:爸爸媽媽,你們看到了嗎,他是喜歡我的人,也是我喜歡的人……他是寶寶的爸爸……他很愛寶寶……就像是你們愛我一樣。 總裁上司強制愛 童話破滅 其他 大衆 網

(?)車子緩緩行進,夏海芋抵擋不住身心疲憊,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也許是睏倦難擋,也許是害怕與他交談,所以只好用睡眠藉以逃避。

道路兩旁的肅穆景色一點點被甩在車身後,越來越遠,但存在於車廂內兩個人之間的冷漠卻越來越近,近到連彼此的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曾經以爲,王子與灰姑娘的故事只能是童話,好不容易,她鼓足了勇氣願意去相信生活裏也會有童話,可是,就在童話快要結局的時候,忽然遭遇到了悲劇性的轉折。

哪有什麼王子與灰姑娘,有的,是比戲劇還要戲劇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抱着小袋鼠的毛絨玩偶,夏海芋胡亂地想着,慢慢地,悶頭悶腦地睡了過去。

過了大概四十分鐘,她覺得有些頭昏腦脹,這才醒了過來,睜開眼,才恍然他們已經抵擋了一家餐廳門口。

“……”揉了揉太陽穴,覺得頭都睡痛了。

她用力眨了眨眼,找回精神,開口問向身邊的唐旭堯,“到了很半天了吧?!”

“沒有,十分鐘還不到。”唐旭堯淡淡地說着,聲音刻意壓低,爲了不讓她察覺到自己的沙啞。

“那我們進去吃東西吧!”夏海芋鬆開懷裏的小袋鼠,解開安全帶便要去開車門,卻忽然發現自己沒有力氣。

唔……怎麼變得這麼虛弱了?!

懷孕的人都是這樣的嗎?!

還是,她是因爲心裏面太難過了才變成這樣?!

這樣,很不好啊!

唐旭堯迅速下車,跑到了副駕駛的一面,幫她拉開車門,然後朝她伸出了手,“把手給我!”

“嗯?!……嗯……”她呢喃了一聲,將手交給他。

這時,唐旭堯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在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眸底閃過一絲遲疑。

夏海芋疑惑地看了看他,怎麼不接呢?!

他將屏幕遞給她看,上面顯示的是唐旭東的號碼。

“接吧!”她佯裝平靜地說。

唐旭堯輕嘆了口氣,稍稍退開一步,按下了接聽鍵,“哥……嗯,已經找到她了……我們正要去吃東西……回去吃?!”

他看了看她,以眼神詢問。

夏海芋怔了怔,一時間有些恍惚,但理了理思緒,她還是可以想得明白。

唐旭東和趙芷瑤夫妻二人都是好人,車禍的事情跟他們沒有直接的關係,他們其實也很無辜,她不該怨的。

咬了咬脣,夏海芋做了一個決定,“我們回去吃飯吧!”

唐旭堯有些不敢置信,卻還是將話傳了過去,“好的,哥,我們一會兒就到家。”說完,慢慢地收了線。

夏海芋凝了凝神,認真看他,輕聲說道,“我不會怨他們的……更不會怨你……但是……”

“我明白!”他打斷她的話,因爲不忍心聽,更不忍心讓她說。

輾轉,唐旭堯和夏海芋從餐廳門口出發,驅車回到了別墅。

可能是坐車坐久了,夏海芋一下車就開始噁心,她急匆匆地奔進浴室,狠狠地乾嘔一陣,然後少量地吐出一些酸水出來。

口腔裏泛起難受的味道,她想刷刷牙。

伸手,在架子上拿起牙刷和牙膏,心又是一陣緊縮,這不是她帶過來的那套潔具,而是趙芷瑤幫她新準備的,是適合準媽媽用的。

傻傻地盯着自己的手,頓住了所有的動作。

不自覺地,眼前一陣模糊。

不知道是因爲剛剛嘔吐的關係,還是因爲一些別的什麼。

擡起頭,看到鏡子裏自己那張泫然而泣的臉。

夏海芋,其實你很幸運,有很多人對你好,可是你又很不幸,必須拒絕那些對你好的人。

“海芋……你好了嗎……怎麼這麼久……你還好吧?!”門外,唐旭堯的語氣很是擔憂。

他的關切,讓她潸然淚下。

用毛巾捂住嘴巴,把哭泣的聲音掩藏掉,然後從牙縫裏擠出聲音,哽咽地道,“馬上……就好了!”

她最最捨不得拒絕掉的,就是他。

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甚至傻傻地想,如果沒有寶寶的話,她是不是會狠心地一走了之,是不是會毅然決然地離開他,是不是會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顧,連帶着唐家的每個人都去怨恨……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痛恨自己的理智,痛恨自己的心軟,痛恨自己的沒用。

擰開水龍頭,用力地洗了把臉,想讓自己冷靜一些,卻想不到眼淚越流越多。

又磨蹭了好一會兒,待她終於平復得差不多了,才緩緩打開了浴室的門。

門外,是唐旭堯緊張不已的表情。

她低着頭,從他身邊走過,佯裝平靜,“我沒事。”

唐旭堯眉心擰緊,昭示着此刻內心是如何的焦躁與不安。

客廳裏,雪兒小公主坐在沙發上,手裏拿着遙控器胡亂按着,對面電視牆上懸掛着的大尺寸液晶電視的屏幕隨之來來回回地閃着,小傢伙不懂得欣賞什麼,就只是好奇似的看着畫面一一閃過。

唐旭堯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被那飛速變換的畫面弄得有些頭暈,擡手,輕按着額角。

廚房裏,趙芷瑤正在忙忙碌碌,而專門請假回來的唐旭東也在一旁幫忙。

每個人的情緒都好像很緊繃,終於,某根絃斷裂。

“啪”的一聲,趙芷瑤打破了一個碗,幸而沒有受傷。

夏海芋終於忍不住了,“唰”地站起身,奔進了廚房…… 她的壓力

“海芋……你怎麼了……”唐旭堯也跟到了廚房,疑惑卻又小心翼翼地問着。

他謹慎的措辭和謙卑似的口吻再度讓夏海芋難以承受,深呼吸了一口氣,穩定了一下情緒後,才又慢慢地擡起頭來,眼底充滿了平和。

看了看唐旭東和趙芷瑤,夏海芋咬了咬脣,猶豫幾下後卻還是叫了親近的稱呼,“哥,嫂子……”

她這一聲讓唐旭東和趙芷瑤都心生暖意,多好的一個女孩子,在這個時候也還是這樣講道理懂禮貌,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時下那些同齡女孩子身上的驕縱和浮躁,她有的,是一股淡淡的恬靜的明媚,難怪旭堯會喜歡她,這樣的女孩子沒有妖嬈的外貌,不像是罌粟那樣迷人,但卻可以一點一點滲入人心,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

趙芷瑤輕輕走到夏海芋跟前,拉了拉她的手,“來,到客廳坐下慢慢說吧!”

夏海芋低低地“嗯”了一聲,跟着趙芷瑤到了客廳。

唐旭東和唐旭堯則隨後跟上。

成組的沙發上,趙芷瑤和夏海芋挨着坐,而唐旭東和唐旭堯則分坐在兩隻單人沙發上,雪兒則被唐旭東抱在膝上。

電視被關掉了,客廳裏很安靜。

夏海芋輕輕扯了下嘴角,聲音略顯沙啞,“哥,嫂子……我知道你們想對我好,甚至是帶着彌補的心情,但其實你們並沒有做錯什麼……”

唐旭東微微擰眉,他沒有做錯什麼嗎,不,有的,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算得上是幫兇。

“海芋……”開口,唐旭東想解釋些什麼。

夏海芋搖了搖頭,阻斷他的話,“哥……如果是五年前,或許我不懂,但現在我是大人了,我做過不少兼職,接觸過各行各業的人,我知道身不由己這四個字。”

“雖然我不專業,但我對律師這個特殊的職業也瞭解一點,有的人替原告打官司,但他心裏可能是站在被告那一方的,相反,有的人替被告打官司,但心裏是向着原告的。”

“我相信你的爲人和品格,五年前的案子對你而言,不僅僅是道德修養和職業素養上的選擇,還涉及到親情……我不怪你,真的不怪。”

“而且,就算沒有你,也會有別人,以唐家的財力和勢力,想再找一個律師從中斡旋,也應該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所以你更不必自責。”

“五年來你給我發的郵件我都留着呢,我會繼續留着的,但是那些錢我沒有用過,以後也不會用,我會把它還給你。”

“最後,不管怎麼說,我都想跟你說一聲,謝謝!”

說完,夏海芋默默低下頭,眼角泛起酸澀,而在座的其他人也全都爲之動容。

趙芷瑤淚眼婆娑地望着唐旭東,輕聲問着,“阿旭……如果你現在幫海芋重新處理那個案子……還來得及嗎……”

“不用!”夏海芋果斷拒絕,凝了凝神,她站起身來,正色道,“哥,嫂子……你們做的夠多了,不要對我太好,不然我會有壓力……就這樣吧,這樣就可以了!”

說完,轉身捂着臉離去。

重生之公主千歲 夏海芋一口氣跑回客房,沒做任何休息地就開始整理行李,她要離開這裏!

這裏的人對她太好,讓她受不了,她怕自己因爲這樣的好而軟化,怕自己忘掉不能忘掉的事情!

單單只是唐旭東和趙芷瑤,她就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更不要說唐旭堯!

他現在連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到她一點點,他的溫柔、體貼、呵護……讓她越想越心酸,越面對越難受!

快速整理着包包,她的東西本來就不多,這次帶來的東西更是少,所以收拾起來也很快,沒幾下,包包就裝好了。

很簡單的一個包,卻好像塞滿了一些很沉重的東西。

一手拎着它,手腕都在顫抖。

另一手裏,拿着她的護照和證件。

出門的時候,她看了唐旭堯一眼,只一個警告的眼神,他就不敢追了。

他難過,她卻比他更難受!

唐旭堯憑什麼要對着她低三下四?!

就這樣……走吧……對大家都好!

悉尼的街頭,夏海芋漫無目的地走着,好似遊蕩。

走,很簡單,但是往哪裏走?!

正在行走,卻找不到方向……

很想一下子飛離這個城市,但是醫生告訴過她,懷孕初期要格外小心謹慎,儘量減少出行,而她的身子又有些弱,最近的幾周是不適合頻繁坐飛機的,尤其是長途。

總裁騙妻枕上 醫生還告訴她,懷孕的時候要儘量減少使用電腦和手機,因爲那些有輻射。

手,下意識地摸了摸手機,想將它關掉,卻還是不忍心似的看了看屏幕。

想看看,他有沒有打電話過來,抑或是有沒有短信。

明知道不該期待,卻還是忍不住這樣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