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在傲天第二腦海的靈魂之力也是顯得愈發的浩瀚,隱隱有著要晉入一級後期魂者的跡象。

  • Home
  • Blog
  • 而在傲天第二腦海的靈魂之力也是顯得愈發的浩瀚,隱隱有著要晉入一級後期魂者的跡象。

而在傲天的房間中,一股若有若無的靈魂威壓也是緩緩的散發而開……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過。

一大早,盤膝在床上的傲天便是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股無形的波動從傲天眼眸中淡淡的閃動而過。

而在傲天周身飄動著的無形的力量也是比三天前來的更加浩瀚。顯然,傲天在煉化雙葉草上那片碧綠色的葉子之後,靈魂之力有了顯著的增漲。

「一級後期的靈魂之力果然遠非一級中期能夠媲美的,現在的我單憑靈魂之力想來也能與半步人靈的武者略做爭鋒了吧……」傲天低聲的喃喃道。

不得不說,傲天這三天時間進步顯著。武道修為不僅突破到了先天五重,就連魂道修為也到了一級後期。此刻的傲天在內院學員中方能算是真正的頂尖高手。

就在這時,牛耿推開房門走了進來,道:

「老大,今天就是你與那魯雄相戰之時了,有沒有信心打敗他,要不要換我上?」

看著牛耿那一臉的好戰模樣,傲天不禁有些莞爾,道:

「牛耿,下次有機會一定讓你上,這次我要親自激戰魯雄,為傾城報仇!」

聽到傲天的話后,牛耿不禁有些失望,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垂頭喪氣的點了點頭。

傲天看了看天色,知道自己與魯雄戰鬥的時間快到了,於是便是快步走出房屋中。

庭院里,一道美貌如仙子般的身影靜靜地站立著。微風吹過帶起美貌女子的衣裙,使其顯得愈發的不食人間煙火。

「傾城,你怎麼來了?」傲天見到這位美貌女子后,頓時臉色一喜,上前問道。

「你在學院里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我當然要來看看。」雪傾城白了一眼傲天,道。

傲天見到雪傾城那嬌媚的模樣后,心裡不禁微微一盪。旋即,便是拉著雪傾城的手向著比武場走去。

「走,傾城,今天我就為你報仇,看看那魯雄是吃了什麼雄心豹子膽敢打傷你?!」一道森冷的聲音不斷在庭院中回蕩著。

而牛耿則是一臉無精打採的跟著傲天向比武場走去。

今天的比武場比以往來的更加的熱鬧非凡,因為內院排行榜上第十的傲天要挑戰第六的魯雄。

雖然傲天在學院中表現的極為出色,但是魯雄在學院中卻是成名極久。雖然,他最近敗在了雪傾城的手上,從內院排行榜第五的位置掉到了第六,但是這並不影響他的實力。

因此,傲天與魯雄的這一戰,大多人還是看好魯雄。

「看,魯雄來了!」

突然,人群中響起一道驚叫聲。頓時,眾人的目光定格向那緩緩走來的一群人。

這群人大約二十個,每個人身上的衣服都畫著一套蔚藍色的衣服標誌,顯然這些都是天衣幫的成員。

領頭之人乃是一位壯碩的青年,一對眼睛透露出兇狠的光芒。顯然,此人便是天衣幫副幫主魯雄。

魯雄帶著一干天衣幫的成員向著比武場中央的比武台而去,而原本密集的人群也是瞬間分開了一條寬闊的道路讓魯雄等人通過。

魯雄等人的臉上瞬間瀰漫起了一層傲氣。這便是威勢,自己還沒發話其他人就會自動讓路。從這也能看出天衣幫在玄天學院的地位有多高。

「你們在這等著!」

魯雄對著身後的天衣幫成員吩咐了一句后,便是一臉平靜的走上比武台,靜靜地等著傲天到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太陽已經日上三竿。然而,傲天的身影依然沒有出現。這不禁讓比武場上的學員們議論紛紛:

「那個名叫傲天的傢伙不會是怕的不敢露頭了吧?」

「魯雄學長在學院中成名已久,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挑釁的?估計傲天那傢伙現在正蹲在哪個角落後悔呢!」

「就是,估計上次他打敗王傑也是用了什麼偷襲的手段,否則,一個剛加入學院的學員豈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也許傲天學長是因為什麼事耽擱了吧……」

不遠處,一幫穿著白衣的學員低頭議論著,要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他們胸上都畫著一支毛筆圖案。顯然,這些都是墨會的成員!

「墨盛,傲天那傢伙不會是不敢露頭了吧?」

一個墨會成員一臉諂媚的對著領頭的少年說道。

「哼,傲天那傢伙還真當魯雄是泥捏的嗎?竟然敢挑戰魯雄,簡直不知死活!」少年一臉嘲諷的說道。

要是傲天在這裡,那就一定能夠認出這個說話的少年正是墨剛的弟弟墨盛。

「聽說雪傾城當時挑戰魯雄時被魯雄打傷,傲天這次之所以挑戰魯雄就是為了給雪傾城報仇。」之前那個說話的墨會成員繼續說道。

「哼,想當英雄?別到時候英雄沒當成反變成狗熊!」墨盛一臉不屑的說道。

「墨盛,你看,那個是不是傲天?」

墨盛順著那個學員所指的方向望去。頓時,看見了一對傲天和雪傾城牽著對方向著比武台走去。在傲天背後還跟著一個一臉鬱悶的牛耿。

「就是那傢伙,走,我們去會會他!」墨盛右手一揮。旋即,便是帶著十幾個墨會成員向著傲天快步走去。

「傲天,魯雄可是提煉了八層玄力的半步人靈武者,你和他相鬥時切記小心!」雪傾城一臉認真的說道。

傲天溫柔的颳了一下雪傾城的瓊鼻,道:

「放心吧,煉化了雙葉草后,我的實力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一個小小的魯雄,還難不倒我。」說著,傲天的臉上瀰漫起一層濃濃的自信之色。

「嘁,這誰啊,真是癩蛤蟆大喘氣,魯雄學長是你這小字能挑釁的嗎?」墨盛帶著一群墨會成員一臉不善的向著傲天走去。

站在傲天背後的牛耿可是個急性子的傢伙,傲天還沒說話,他便先叫道:

「你小子誰啊?我老大挑戰誰你管得著嗎?再啰嗦,你牛爺爺的拳頭可不認親戚!」

墨盛猛的一窒,頓時臉色青紅交替,對著牛耿怒吼道:

「你不過是傲天那野種身邊的一條狗罷了,竟然也敢對我嚷嚷?!」

此刻,傲天這邊的動靜越鬧越大。眾多學員的目光也被吸引了過來。就連比武台上的魯雄也是饒有興緻的望著傲天這邊…… 聽到墨盛的話后,傲天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野種」二字一直都是傲天心中的逆鱗。從小到大,但凡罵過自己是野種的人無不是被自己狠狠的教訓了一頓。

「你這狗雜種敢罵我老大,看牛爺爺今天我一巴掌拍死你!」牛耿一臉怒氣的站在傲天身前,雙眼瞪得如同牛眼般盯著墨盛。

墨盛彈了彈手指,一臉輕蔑的說道:

「有種的你就上啊,不愧是傲天的狗,廢話一大丟!」

牛耿滿臉漲的通紅,眼中宛若有著火焰噴射而出。全身的肌肉在瞬間繃緊,一股兇橫的力量不斷在牛耿的身上遊走著。

「牛耿,住手!」雪傾城輕喝一聲。

旋即,那白皙如雪的玉手便是輕拍在牛耿肩上,一股清寒的能量猛的從雪傾城掌中湧入牛耿的體內。

而眼看就要被怒火掩蓋了理智的牛耿也是在瞬間恢復了過來,不再喊打喊殺,只是一臉不善的盯著墨盛等人。

墨盛見牛耿沒有出手不免有些失望。因為學院中有明文規定,學員間想打鬥必須要在比武台上,否則就要接受學院制裁。

要是剛才牛耿出手,那墨盛就有無數種辦法把這件事鬧大,讓傲天這一行人栽一個大大的跟頭。

雖說雪傾城在學院中有大後台,但是就算她的父親是院長那也不能徇私枉法。否則,必定讓眾多學員心寒。

雪傾城與魯雄相戰被打傷,而院長不聞不問,這無疑是說明即便貴為院長那也不能包庇他人。只要院規允許,院長就不會輕易出面。

但是雪傾城的出手無疑是讓的墨盛的算計徹底落空。

「你真是個懦夫,我這麼辱罵你,你這條狗竟然無動於衷。」墨盛繼續對牛耿嘲諷道。

「嘁,聽說我老大還沒加入學院就將你打敗,現在你這個手下敗將在我老大面前有什麼好神氣的?真是不知所謂!」

牛耿雖然憨厚耿直好戰,但是不代表他就是傻子。顯然,此刻的牛耿也是隱約間明白了墨盛的打算。

聽到牛耿的話后,墨盛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傲天還沒加入學院就將自己打敗,這件事一直以來就被自己引以為恥。但是自己是墨會老大的弟弟,因此沒有人敢在自己面前提這件事。

而牛耿在眾目睽睽下將這件事揭開,那無疑是在墨盛的傷疤上狠狠的撒了一把鹽。

「你這條狗,今天我就代你主人好好教訓教訓你!」墨盛面容扭曲,怒吼道。

旋即,墨盛便是一拳向著牛耿的要害狠狠轟去。

頓時,墨會的成員在看見墨盛動手后個個臉色大變。而傲天與雪傾城卻是一臉的平靜。

牛耿的實力比自己只強不弱。因此,傲天對此沒有絲毫擔心。

而在傲天閉關煉化雙葉草的這三天,雪傾城也是和牛耿混的挺熟。

雖然不知道牛耿實力究竟多強,但是要打敗一個還不到先天巔峰的墨盛無疑是輕而易舉的事。因此,雪傾城也是一點也不擔心。

牛耿見到墨盛向自己攻擊而來,頓時眼裡瀰漫起了一層熾熱之色,一股兇橫的氣勢猛的從牛耿體內暴涌而出。

現在是墨盛先向牛耿出手,因此出了什麼事都是墨盛自己的責任。牛耿完全不用擔心學院會制裁自己。

這麼想著,牛耿的臉上便是布滿了興奮。牛耿看這個墨盛早就不爽了,現在有了可以教訓對方的機會,牛耿又怎會放過?

只見牛耿的右臂上瞬間青筋暴起,一股兇悍的能量從牛耿體內暴涌而出,瞬間匯聚在了牛耿的右拳上。

旋即,牛耿便是掄起右拳向著墨盛轟擊向自己的手臂狠狠的砸去。

咔咔」

牛耿的拳頭與墨盛的拳頭猛然相撞。剎那間,一陣駭人的骨折聲響徹而起。

隨後,墨盛的口中便是爆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只見此刻的墨盛右臂上的衣服已經是爆炸而去,而那條手臂也是無力的垂下。顯然,那骨頭是徹底的斷了。

「殺……給我殺了……他們!」墨盛一臉蒼白,語氣斷斷續續的對著身邊的墨會成員說道。

墨盛的語氣雖然顯得極為虛弱,但是那其中的怨毒之意卻是讓人為之色變。

在墨盛身旁的墨會成員臉色不禁微微一變。墨盛可是墨剛的弟弟,前者的話完全可以代表後者。但是他們卻也明白現在絕不是找對方報仇的時候。不說傲天和雪傾城二人,就算是這個牛耿都是讓他們無比的忌憚。

就在墨會成員左右為難之時,傲天卻是緩緩的來到牛耿身前,視線定格向那十幾個墨會的成員。

墨會成員見到傲天後,心裡都不禁微微一沉。這個傲天在墨會中簡直就是恐怖的代名詞,除了老大之外恐怕沒有人能制的住他啊。

「今天這事到處為止。你們帶著這個廢物,給我——滾!」傲天對著墨會成員吼道。說到最後一個字時,傲天的語氣中更是蘊含著滔天殺戮。

頓時,墨會成員都是渾身一顫,旋即便是抬著重傷的墨盛撥開人群,向著墨會總部灰溜溜的跑去。

雖然傲天也很想將墨盛等人就地擊殺,但是院規肯定是不允許自己那麼做的。

傲天的銳利的目光環視了周圍一眼,那些與傲天對視了一眼的學員都不禁移開目光,心裡滿是驚懼。

傲天的銳利的眼神里充滿了滔天的殺戮之意,那些凡是與傲天對視的學員都不禁感到自己雙目疼痛,不自覺的移開目光,不敢與傲天對視。

而在傲天眼裡依然有著濃郁的殺意涌動。顯然,之前墨盛罵傲天是野種讓的後者心裡充滿了殺機。

「傲天,今天是你我相戰的日子,就不必為了一個廢物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了吧。」魯雄在比武台上微微說道。

傲天平復下心中的殺意后,頓時腳掌猛蹬地面,整個人飛射向口中。旋即,傲天在空中便是一個瀟洒的凌空翻,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比武台上。

傲天那般瀟洒震撼的登場惹得比武場上女學員陣陣尖叫出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