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小五也跟軒轅無命等人混得越來越熟,不過最熟的依然是軒轅無命,它似乎知道是軒轅無命給它接生的,賦予了它的新生一般,成天都願意膩在軒轅無命身上。只有偶爾在進食的時候,會願意跟令狐珂兒玩耍一下,至於軒轅風,那小五是鳥都懶得鳥他。

  • Home
  • Blog
  • 而小五也跟軒轅無命等人混得越來越熟,不過最熟的依然是軒轅無命,它似乎知道是軒轅無命給它接生的,賦予了它的新生一般,成天都願意膩在軒轅無命身上。只有偶爾在進食的時候,會願意跟令狐珂兒玩耍一下,至於軒轅風,那小五是鳥都懶得鳥他。

對此,軒轅風意見很大,每次只要小五跟令狐珂兒一起玩,他就忍不住要罵它一句「小色坯子」。

軒轅無命其實大概明白,小五為什麼那麼喜歡膩在他身上,肯定是因為五緒經的力量。應該是天生屬性的相同,五緒經的力量能夠讓小五感覺到很舒服,或者對它修鍊也有幫助。

雖然不知道小五是怎麼修鍊的,但軒轅無命相信,小五一定能夠修鍊,並且一旦成長起來,會是很恐怖的存在。畢竟它的母親就很強大了,而且它長得並不像它母親,可見它的父親應該是其他種類的妖獸。在自然界,能夠取得交配權,應該說明,它的父親比母親還更強大吧?

軒轅無命沒有太多去琢磨這個,他最好奇的就是,小五的食慾十分的強,每頓能吃三個軒轅無命的量,足足有六七斤的肉食,竟然只是略微把它的肚皮撐圓了一點點,那些食物都跑到哪去了?

好在軒轅無命和軒轅風都留了不少巨鱷肉,要不然還真不夠它吃的。

直到這一天,軒轅無命他們突然遭遇到了一頭妖獸,才隱約知道了答案。

這是在傍晚時分,軒轅無命已經準備物色晚上休息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小五的皮膚驟然變成黑色,五角頸鬣突然撐起,朝著一簇高大的灌木叢方向發出一聲警惕的叫聲。

軒轅無命心頭一緊,就見一個碩大的黑影從灌木叢中沖了出來,如同平地捲起的黑色旋風。 「小心!」連日來的安逸,卻沒有磨掉軒轅無命的警惕,他反應極其迅捷,沒有絲毫猶豫地就沖了過去。

不過衝過去之前,沒有絲毫猶豫地先使用了十分赤喜緒力,把力量提升了,然後在赤色的光芒閃爍間,施展出「爆靈拳」。

在靈能光芒的照耀下,軒轅無命看出來了,這是一頭雄壯的野豬,不過從它衝刺時身上的土黃色光芒可以看出,它不是普通的野豬,而是一頭妖獸。

「轟……」

不過是眨眼間,兩相的攻擊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

「啊……」

巨大的力量,讓軒轅無命的右臂直接折斷,整個身子如同被高速行駛的汽車撞到一樣,倒飛了出去。

「無命少爺!」令狐珂兒驚呼出聲,卻是難得地很快進入戰鬥狀態,在靈能翻湧撲面而來的時候,卻是穩住了身子,沉身開弓,箭矢拋射空中,卻是劃出一道藍色的美麗拋物線,化作旋轉的冰雪錐,射向那妖豬獸。

軒轅風原本準備攻向妖豬獸的身子生生止住了沖勢,被軒轅無命和妖豬獸碰撞出的靈能波動給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哼哧……哼哧……」

那野豬在克服了慣性,停住了身形后,身子一蹦躂,將那赤紅的眼珠子盯上了令狐珂兒,因為飛雪落的攻擊,在它的腦門上鑽出了一個血洞,箭矢還插在上面呢,這讓它十分的憤怒。

「珂兒,快跑!不要跑直線……」

軒轅無命好不容易平復了翻湧的氣血,正看到妖豬獸已經沖向了令狐珂兒,凸起的獠牙在運動中閃著逼人的寒光。

令狐珂兒顯然有些慌神,竟然還保持著開弓的姿勢,怔怔地呆在原地。

「不……」

跟妖豬獸正面碰撞過的軒轅無命,知道那妖豬獸起碼擁有超過兩百牛的力量,而且速度還快,這種實力,至少是八品妖獸,除非是軒轅環這種靈通境武靈,就目前的軒轅無命他們,是根本無法抵擋的。

難道要眼睜睜看著令狐珂兒死在這妖豬獸的獠牙之下?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拳頭大小的冰藍色光彈突然從一側的地面射出,速度極快地砸在了妖豬獸高速突進的腦袋上。

「砰……」

藍光濺射,光彈暈了開來,如同染色球一樣將妖豬獸大半個身子染成了藍色,同時那不小的衝擊力將妖豬獸的衝刺路線給改變了。

看著妖豬獸的身子擦著令狐珂兒衝到了一旁的大樹上,把樹榦衝出了一個豁口,軒轅無命心頭大鬆了一口氣。

而這個時候,原本射出藍色光彈的地方,再次光芒一閃,竟然是重新變成了米許長的小五,此刻,皮膚正從黑色變成黃色,同時張口噴吐間,一道拳頭大小的黃色光彈驟然成型,嗖的一聲,朝妖豬獸的屁股砸去。

「砰……」

那妖豬獸正好轉身,被黃色光彈砸在了后腰上,竟然被砸出一個尺許的凹陷,激起一陣痛叫聲。

「嘎哼……」

妖豬獸顯然也被小五給激怒了,當下腦袋一沉,那對如刀鋒一樣的獠牙卻是貼著地面朝小五衝去,一時間枯葉翻飛,塵土飛揚。

小五那圓溜的眼珠子眨巴了下,哧溜一下跑了開去,在到了足夠安全的地方,膚色又變成的紅色,然後張口朝還在高速運動狀態的妖豬獸又噴出了一道火紅的光彈。

「砰……」

火紅光彈砸在急剎車的妖豬獸頭上,濺射起一團熾烈的火焰,將妖豬獸頭頂豎起的鬃毛都燒著了,整個空間驟然騰起一片毛髮焦臭味。

見小五竟然深知「放風箏」的精髓,軒轅無命心頭大喜,都忘了用黃思緒力先給自己療傷了。

倒是令狐珂兒沒有忘記,「百邪不侵」施展了開來,一陣沁入心脾的清涼讓軒轅無命精神一振,然後他發現折斷的右手漸漸恢復了一些,不過並沒有完全復原。很顯然,百邪不侵的治療能力還不算很強。

而茫然爬起的軒轅風,一臉古怪地從戰團看向軒轅無命:「小五……竟然那麼厲害?不但能變身,還能用多屬性的靈能彈攻擊?」

軒轅無命咧嘴笑道:「也不看看是誰的妖寵!」

「切!」軒轅風甩了甩手,但是眼中卻是不無羨慕。

這麼可愛,又這麼厲害的妖寵,還成長指數超高,其價值那是不可估量的。

那妖豬獸沒有再衝鋒,似乎它也意識到了這種攻擊拿小五沒有辦法,只見它身子微沉,黃芒如環一般綻放間,身體後背的鬃毛突然綳直如針,然後身子一抖間,驟然脫體,如同箭雨一樣朝小五籠罩了過去。

「小五,小心!」軒轅無命有些擔心,所以身形一動,人已經沖了過去,雖然這一次無法幫助到防禦,可至少他可以幫助牽制一下那妖豬獸。

小五根本不把妖豬獸的鬃毛箭放在眼裡,它雙目一閉,五角傘狀頸鬣驟然撐開,整個腦袋就如同身體的防護傘,將那些射向它的鬃毛箭係數擋了下來,竟然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軒轅無命和令狐珂兒他們自然是大鬆了一口氣,然後在軒轅無命用青雲槍去爆妖豬獸的同時,令狐珂兒再次開弓,施展出「飛雪落」。

只有軒轅風,他發現他除了搖旗吶喊外,竟然幫不上什麼忙。因為他沒有弓,也沒有掌握一個可遠程攻擊的武靈技,又不敢像軒轅無命這樣近身作戰,畢竟以軒轅風的實力,要是被妖豬獸正面拱一嘴,絕對是死路一條。

這個發現,讓軒轅風很有些泄氣,他可原本是要跟軒轅無命爭雄的人啊,現在……連他身邊的小女奴令狐珂兒都比不上了。

天才,最不能做的,就是對比。

其實,話說回來,比不上令狐珂兒,軒轅風沒脾氣,畢竟令狐珂兒的「三圍」那是最頂尖天才的標準,他這種級別跟人一比就是二流了。

可是比不上軒轅無命,才是軒轅風一直鬱悶的。畢竟軒轅無命可是五元靈根啊,可是人家的天賦武靈技一出,竟然直接能夠越級戰鬥,就算他速度慢一點又如何?何況他修鍊好像一點都不慢。

妖豬獸被殺了!

它其實不笨,因為它在發現情況危險后,有開始跑路。

但是軒轅無命和小五的配合,沒有讓它跑掉。

軒轅無命多次施展「水流縛」,雖然不能對妖豬獸造成太強的傷害,但是卻大大幹擾了妖豬獸。何況小五一直在噴吐藍色光彈,而那藍色光彈顯然擁有頗為有效的遲緩減速效果。

就這樣,皮糙肉厚的妖豬獸就被磨死了。

說起來,這妖豬獸其實名叫雲鬃箭毛豬,是八品妖獸,雖然在八品妖獸中實力算是殿後的,可也是頗為難纏的一種,畢竟它的生命力是出了名的頑強的。

這不,其實軒轅無命他們也累得夠嗆。

戰鬥一結束,小五就重新變成了小不點,然後老實地趴在軒轅無命的肩膀上,顯得很沒有精神。

軒轅無命其實也很累,但是為了褒獎小五,他取出了一塊八品靈晶:「小傢伙,這東西你要麼?」

見到靈晶,小五馬上眼睛放亮,驟然撐起身子,從軒轅無命手中搶了過去,一把就將靈晶塞到嘴裡去。那可是掌心大小的靈晶啊,被它一口就吞掉了。

興漢使命 不過見到了小五的戰鬥形態,也就可以理解它為什麼吃起東西來這麼給力了。

小五這小身體完全是糊弄人的,很有可能它的母親在非戰鬥狀態也會變成袖珍蜥蜴。

吞吃了靈晶后,小五臉上露出幾分滿足感,然後在身子變成粉紅色后,又舔了舔軒轅無命表示它的開心。

「要不要再來一顆?」軒轅無命笑道。

小五可是功臣啊,如果沒有它在,恐怕那雲鬃箭毛豬就能把他們三個人都給滅了。所以只要小五想吃,要多少,軒轅無命都會給它。

小五卻是連連搖頭,縮了縮身子,然後閉目養神起來。

顯然,現在的小五,有一塊八品靈晶就足以讓它吸收一段時間。

軒轅無命也明白過猶不及的道理,所以沒有去管小五,而是朝軒轅風招呼道:「你小子干仗的時候就偷懶,現在還不趕緊採集了東西走人?等著喂妖獸?」

四天的時間都沒有碰到妖獸,一直到這裡才碰上,對於這個現象,軒轅無命可不相信是因為這地陷魔林沒有妖獸。軒轅無命猜測,應該是小五的母親給它完成神奇的傳承后,在它身上留下了一些強大的氣息,沿途的那些妖獸,都把它們一行人當成高階妖獸了,怎麼敢過來找晦氣?

對於小五母親的品級,軒轅無命初步認定為是二品,因為那個巨鱷是二品妖獸,這在次日陽光落下時軒轅風就確定了。

能夠在臨產,還能拚死一頭二品妖獸,那巨蜥自然至少也是二品妖獸,當然也可能是一品。只不過一品的可能性較低,要不然那巨鱷如何敢惹它呢?

即便是二品妖獸,那也已經是非常非常強大的存在了,在地陷魔林也是王者般的存在,畢竟就算地陷魔林有一品妖獸,恐怕也是極少的那種。

當然,品級再高的妖獸也需要成長,就算是聖獸,剛出生那也只能說是聖獸崽,如果不能很好的成長起來,也有可能會被其他妖獸給吃了。畢竟這個世界可是弱肉強食,只不過軒轅無命他們顯然看走眼了,沒有想到一副人畜無害樣子的小五,竟然擁有能夠戲耍八品妖獸的實力。 軒轅風沒有偷懶,很努力地採集著,而且有過一次經驗的軒轅風速度也更快一些,在軒轅無命的配合下,很迅速地將雲鬃箭毛豬的皮給剝下,獠牙給剜出來,當然最重要的八品妖晶沒有忘掉。

補充了一些豬肉,在軒轅無命的催促下,三人重新踏上了征途。

軒轅無命之所以這麼急,是因為如果前面四天的安逸,真如他的猜測,那麼現在雲鬃箭毛豬敢主動挑釁,就說明巨蜥留下的氣息已經散掉了。

那麼在血腥味將其他的妖獸吸引來之前,離開這裡方才是王道。

事實證明軒轅無命是對的,因為在他們前腳剛走不久,後腳,就出現了十數頭擁有紅色皮毛的狼,這些可都是八品妖獸磁火狼。如果軒轅無命他們碰上這群磁火狼,那就算是小五再怎麼厲害,恐怕也無回天之力。

在接下來的路途,軒轅無命一行人可謂是殺出了一條血路,因為平均每隔三五公里的樣子必然會遭遇到一隻妖獸。

每一次,三人一獸都要經歷一場苦戰,不一定每次都能擊殺妖獸,但是總算能自保。

而這些戰鬥,讓軒轅無命的五情緒力都消耗了不少。

現如今軒轅無命的五情緒力所剩都不多:赤喜緒力剩下十一分,青怒緒力剩下十分,白悲緒力剩下十一分,玄恐緒力剩下二十一分,也就黃思緒力沒少反而增加到了五十一分。

黃思緒力之所以能留下較多,是因為這些天沒有太多時間特意用來修鍊武靈技,而憂思類的情緒卻又是幾人比較容易產生的。至於其他四種緒力用得十分頻繁的,尤其是在這一天中,雖然這幾天也有產出,可的確是入不敷出。

這還是軒轅無命是想盡辦法地收集幾個人的情緒之力,尤其是赤喜緒力和青怒緒力。畢竟為了維持高戰鬥力,赤喜緒力和青怒緒力的消耗是巨大的。

不過如此高強度的戰鬥,和五情緒力的使用,卻也是有回報的,軒轅無命又挖掘出了幾種五情緒力的能力。

比如說,兩分的青怒緒力,能夠讓軒轅無命進行絕對躲避,這一種能力是軒轅無命遭受到一條九品妖獸銀線隱蛇突襲的時候,危急關頭下本能施展出來的,後來經過測試發現,只要使用兩分青怒緒力,就一定能躲避原本根本無法躲避的攻擊,對於這種能力,軒轅無命將之命名為「青怒絕閃」。

而原本使用十分青怒緒力加成一倍速度的能力,軒轅無命將之命名為「青怒極速」。

又比如說,兩分的赤喜緒力,能夠讓軒轅無命在符合客觀規律的情況下,不施展武靈技,也能造成鎖定命中的結果。也就是說,原本已經要被對方躲掉的攻擊,只要在對方不是離得很遠的情況下,使用兩分赤喜緒力,就能造成延續攻擊,並且命中的情況。這種能力,是軒轅無命受「青怒絕閃」的影響,而自己在多次戰鬥中測試出來的,他將之命名為「赤喜絕擊」。

而原本使用十分赤喜緒力加成五倍力量的能力,軒轅無命將之命名為「赤喜暴力」。畢竟「生生不息」只是一個噱頭,包含著力量增幅和恢復傷勢,不能真正用於軒轅無命對於五緒經的研究體系中。

除了在戰鬥方面的兩種新能力的挖掘外,軒轅無命在玄恐緒力的治療能力方面也有了新發現。那就是治療輕傷的話,只要有一分玄恐緒力就可以了,這裡的輕傷範疇也就是指一般的皮外傷和輕微的骨骼肌肉方面的損傷。這種治療效果是可以疊加的,也就是只要自己把握傷勢,一分不夠,就再添一分,無需每次都浪費十分玄恐緒力來治療傷勢。這種能力,則被命名為「玄恐治癒」。

原來更強大的治療能力,被命名為「玄恐續命」,另外消耗三分玄恐緒力加強藥效的能力,則被命為「玄恐強葯」。

白悲緒力的輔助放方面,軒轅無命同樣有新的發現,那就是消耗兩分白悲緒力,能讓眼睛開啟「窺靈」模式,在盞茶的時間裡能輕易看透人和妖獸的實力級別。

軒轅無命將這種能力命名為「白悲窺靈」,其中判斷人的實力,是因為能夠直接看到對方的靈根種類和狀態。判斷妖獸的實力,是因為能夠看清楚妖晶的色澤和靈能波動。當然這具體的判斷準確度,得結合軒轅無命對武靈和妖獸的修為層次、靈能級別的熟知和判斷能力。

而消耗一分白悲緒力,能夠加快靈能駕馭,輔助修鍊的能力,被命名為「白悲靈修」。消耗十分白悲緒力,能夠讓感官能力提高到極限的能力,被命名為「白悲明鏡」。

黃思緒力暫時沒有新的發現,不過軒轅無命也趁機將這種緒力已經發現的能力進行了一個系統的命名,記錄在了他對於五緒經修鍊的心得上。

消耗一分黃思緒力,用於提高修鍊武靈技悟性的能力,被命名為「黃思悟技」。消耗十分黃思緒力,能夠驅除疲勞,恢復精力,並且保持三日精力的高速恢復態勢,讓人在三日內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都沒關係的能力,被命名為「黃思辟穀」。而消耗六分黃思緒力,能夠進行推衍武靈技的能力,被命名為「黃思衍變」。

隨著對這些能力的再一次系統的規整,軒轅無命對於五緒經給自己帶來的能力也有了一個更加具體的了解,明白《情緒管理學》這個系統的確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可能窮其一生都無法完全挖掘完畢。

但軒轅無命會努力,不辜負上蒼給它的這樣一個機會。他也將研究《情緒管理學》當成了他如今每日必須做的事情,相信隨著他實力的成長,經歷的豐富,五情緒力肯定還有更多的用處將會逐步展現出來。

此刻,剛剛擊殺了一頭八品妖獸烈風猿的三人,正在處理身上的傷口。

因為知道軒轅無命擁有「生生不息」的天賦武靈技,所以軒轅風已經見怪不怪地看著身上的傷勢以肉眼能見的速度恢復著,這也是後來他更加英勇的原因,有兩個能夠治療的傢伙存在,還怕受傷?

這幾天的經歷,讓軒轅風有了十足的變化,因為膚色變黑了一些,身體也壯實了一些,身上那種有點偽娘的氣息減少了許多,變得英挺了一點:「無命,這個森林到底有多大啊?我們這第五天馬上又要入夜了,怎麼還沒有見到邊際啊。」

軒轅無命輕搖了搖頭,不過就在搖頭之際,他的目光突然一頓,豁然起立:「這裡已經有人跡了。」

「啊?」令狐珂兒和軒轅風都精神一振,齊齊驚呼:「哪呢?」

軒轅無命起身,走到一邊,指著一邊樹榦上有一個「S」狀的蛇形的標誌:「這明顯是人刻上去的,刻痕入木三分,顯然雕刻者腕力很強,應該是武靈。」

「無命少爺,那我們馬上就能走出森林,馬上要安全了?」

「珂兒,不要太樂觀!」軒轅無命眉頭微凝:「有人跡,的確能夠說明我們已經接近人類活動區域,但是不是安全之地,我們也無法確定,畢竟人也有善惡之分。」

令狐珂兒表情拉成了「窘」字,因為她想到了那血色的一夜,跟那些賊人相比,這地陷魔林的妖獸反而要可愛得多。

軒轅風表情也變得很凝重,同樣,與其碰上一些強大邪惡的武靈,那還不如面對妖獸。畢竟那些低品階的妖獸,再聰明也沒有人類那麼靈活,至少不會懂得欺軟怕硬,在妖獸的世界,它們的戰鬥意念一般都是先把最有威脅地幹掉,再會去欺負其它的人。

這也是三人一直能好好活著的原因。

八品妖獸,基礎戰力來說那可就相當於靈通境的武靈了。碰上八品妖獸,三人在小五的幫助下還能擊殺對方,最不濟也是兩敗俱傷。可是三人要是碰上靈通境武靈,八成會死翹翹,畢竟小五的戰鬥能力也單一了一些,就是五行靈能彈。

五行靈能彈都只是中長距離的噴吐攻擊,雖然有一定的鎖定性,但也可以通過武靈技進行躲避和抵擋。其中地靈彈是帶著類似實質攻擊的屬性,冰靈彈是擁有冰凍減緩敵人的能力,炎靈彈是擁有灼燒敵人的能力,風靈彈是擁有分裂切割的能力,天靈彈是擁有麻痹破招的能力。這些能力看似很強大,但是都有不小的局限性。

一般修為達到靈通境的武靈,都有比較成熟的戰鬥能力,擁有數十種武靈技,總會有一些能夠抵禦這五行靈能彈的能力。那個時候,只要能松出手來,就完全能夠先輕鬆殺死軒轅無命、軒轅風和令狐珂兒。

這就是軒轅無命最擔心的地方。

想碰上人,這樣能問清楚方向,能早點擁有選擇目的地的權力。又擔心碰上人,因為怕碰上歹人。

可不能因為擔心,就躲避。

軒轅無命還是毅然帶著二人,繼續朝原來定下的方向繼續前行,同時盡量仔細地注意一下周邊環境,看還能不能看到類似的標記。

其實不需要怎麼刻意找,不僅僅是因為這樣的標誌不少,而且都刻在頗為明顯的地方,還因為他們在沒走多久,就碰到了一群人,應該是兩方人馬在對戰。 人其實不算多,一邊也就是六七個人的樣子,另外一邊人稍多點,不過也就十幾個人,戰鬥應該持續了一小段時間了,地上躺了好幾個人。

無論是妖獸的世界,還是人的世界,只要有利益,衝突就不會終止。

「無命少爺,有人在打架,我們離遠點吧?」令狐珂兒看到樹林里人影憧憧,聽到耳中一陣陣殺意騰升的怒喝,不由很是擔憂。

軒轅風也連連點頭:「是啊,趕緊走吧……那靈能波動很強,恐怕有靈寂境的武靈,這我們可惹不起啊。」

別說靈寂境,就是靈通境也惹不起啊。

軒轅無命可不笨,他當下點了點頭,四下張望了下后,找了個方向貓著腰準備繞過去,而且他還特意安撫了下小五。

小五很通人性,它在軒轅無命的肩膀上尚且還學著軒轅無命貓著腰,像極了一隻果子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