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後很快,不等獨眼等人採取對策,這猶如是幻聽一般,卻又如同踏在眾人的心口上,並伴隨著急速跳動的心跳,漸漸為之清晰的馬蹄聲,便轟然一聲,引爆了整個逃亡的隊伍。

  • Home
  • Blog
  • 而後很快,不等獨眼等人採取對策,這猶如是幻聽一般,卻又如同踏在眾人的心口上,並伴隨著急速跳動的心跳,漸漸為之清晰的馬蹄聲,便轟然一聲,引爆了整個逃亡的隊伍。

「完了,我們再也逃不掉了…」

面對於平原之中,被騎兵追趕的險惡局面,獨眼在喃喃自語了一句后,便失魂落魄的坐倒在地。

同時,他那回首張望的目光中,也出現了密集的騎兵身影。 「嗚~~~嗚~~~嗚~~~」

隨著這一陣陣蒼涼中,卻又透著肅殺的號角聲響起,猶如雷霆一般,踏著隆隆的馬蹄聲,緊追而至的騎兵們,發動了最後的集群式衝鋒。

但其實,說句實話,他們完全不必如此。

因為,除了極少數,依然抱著僥倖的念頭外,隊伍中的絕大多數人,就如同他們的首領獨眼那般,面對著排山倒海,似海嘯般急速席捲而來的騎兵們,恐懼、彷徨、絕望,這種種的負面情緒,無不在迫使著他們,跪伏於地,盼望有那生還的萬一。

等待,是如此的漫長。

而這短短的幾個霎那,對於跪地乞降的眾人而言,又似是永遠也沒有盡頭一般。忐忑、擔憂、不安,始終徘徊於眾人的心中。

就如那致命的毒藥般,腐蝕著他們最後的希望。

直到馬蹄聲,越來越近…

「殺…」

下一個瞬間,當近在咫尺的馬蹄聲,毫不停留的,從眾人的身側直接越過。並向著那些,試圖趁著這混亂,逃往山林之人殺去后。

哪怕是在經過的那一刻,突然暴起的這一聲巨大喊殺聲,也已經足夠,讓眾人暫時,放下心中的憂懼。

畢竟,騎兵沒有在第一時間,向眾人揮出手中的屠刀,就意味著他們,也許還有存活的可能。

更何況,其等不僅放棄了所有的抵抗,甚至於,在這種跪伏的姿態下,就連想要閃避,也已經是有心無力了。

換言之,如果說軍隊,真的要置他們於死地的話,那麼其實,是無需多此一舉,特地喊一聲,來提醒他們的。

如此,只要是稍有邏輯之人,便能大致的猜出,之後將要發生的事了。

於是乎,當肖恩在一眾騎兵的簇擁下,來到失魂落魄的獨眼面前後,居高臨下的他,看著眼前有如一灘爛泥般,癱倒在地的男子,不禁輕蔑的問道:「你就是匪首…嗯?

之前,倒是跑的很快…」

說著,見獨眼男子沉默不語的肖恩,頓時失去了交談的興趣,並轉而對身後的騎兵們,命令道:「傳我的命令,將所有抓獲的俘虜,全部押回營地去…

另外,除了財物和糧食以外,拋棄所有不必要的東西。半個小時后出發…」

「是…」

聞言后轟然一聲的眾騎兵,隨即便用手中的皮鞭,驅趕著俘虜們,按照肖恩的命令行事。

隨後,在時限來臨以前,排成長長的人龍,並被騎兵圍在中心的俘虜們,便朝著回程的方向行去。

。。。。。。

帝國曆1159年,10月15日周六。

親自率軍,押解著總數超過3000人的俘虜,啟程返回的肖恩,回歸領地后,也已經有了兩天的時間。

而在此之前,當他押著獨眼等人,與桑尼所率的大軍匯合后,這一次的聯合軍事行動,也基本上迎來了尾聲。

畢竟,僅僅在這半個月的時間內,就已經有不下4、5支,上了一定規模的強盜團,先後的成為了歷史。

何況,還有數量更多的,上不得檯面的小型強盜團,被順帶著一起連根拔起。

也就是說,在整個多羅遜河的下游區域內,雖然還說不上,再也找不出一個強盜來,但是,如果只是形容一句蹤跡難覓,卻也並不過分。

如此,在留下了布斯統領,負責率領一支300人的騎兵連隊,對這一次清掃過的區域,不時的進行巡查和賓士,以免有新的強盜團,遷徙而至並落地生根,導致此次行動所取得的成果,全部付諸東流。

當然,還有一支步兵連隊,駐紮在南岸小鎮,同樣也歸屬於布斯指揮。

同時,肖恩的老熟人亨利少校,也在桑尼的委派下,率領著一支500人的步兵,駐紮在漁村附近,並與布斯所率的軍隊,形成犄角聯動之勢。

即,當布斯在發現了敵蹤后,倘若強盜的數量過多,或是地形不太合適,損失會過大的話,那麼,他便會下令傳召步兵,並通知亨利少校,與其一同出兵平匪。

如此一來,即使是有那麼一二窺得了良機,想要趁著這個難得的空白機會,搶佔地盤的大型強盜團們,也會由於實在是太過倉促的關係,而無法建立起牢固的防禦工事。最後,被布斯等人輕易的剿滅。

而且,只要這樣的例子,多來上個那麼幾次,強盜們也就自然,不敢再次的踏入其間。

由此,如果一切順利,那麼這一片區域,也就能迎來長久的秩序。並且,還能在帝國高層之中,為肖恩和默克爾兩人加分。

另外,對於帶回來的強盜俘虜,除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被派往作為一種掩飾,而存在的那座銅礦開採外,絕大多數,都被秘密的送去金狼嶺內。

至於原因何在?

其實很簡單。

由於不想打草驚蛇,驚動了岩寨與海盜之間的交易。所以肖恩,就提前叫停了塔克等人的勘探工作。並轉而將之打發去了,已經完全處於控制中的金狼嶺內。

而塔克等人,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塔克,並沒有讓肖恩失望,不僅在嶺內發現了一座小型的金礦,讓金狼嶺真正的名副其實,甚至於還額外的,發現了一座頗為巨大的鐵礦。

如此,俘虜們被秘密押往金狼嶺內,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至於15號這天,肖恩則在作物學者凱文的陪同下,前去視察已於前幾日,完成了收割的『甘蔗』種植基地。

當然了,實際上他真正想要做的,是指導之後的再次加工。以便於能夠生產出蔗糖,這樣一種全新的商品。

不過,一般來說,在只有貴族,才有資格享用的精緻麵包中,甜味的主要來源,是因為在烘焙之前,加入了蜂蜜的緣故。

而如果想要在這一點上,替代蜂蜜的用途,那麼其實很明顯,蔗糖並不具備著任何的優勢。

何況,無論是從口感,還是出於對健康的顧慮,蜂蜜都要比之蔗糖,更甚一籌。

但好在,這世界中絕大多數的茶類,都不太適合添加蜂蜜,以免破壞其特殊的口感。

故此,僅僅只是面對那些,帶有著大量雜質的紅糖,肖恩準備的蔗糖,還是能夠輕易勝出的。

而且,不管是從工藝上,還是從原材料的供應方面,都預示著蔗糖的產量,在短期內不會很大。

因此,在打開市場以後,能帶來可觀的利潤,也就可以預期了…. 其實,就簡單的製糖工藝而論,只需將甘蔗洗凈去皮,然後切成薄片榨汁,並通過過濾和澄清等工序,最後再將之蒸發煮煉,便能得到最初的蔗糖了。

當然了,以現有的技術條件,這種粗製濫造的蔗糖,與這個世界普遍使用的,從另一種甜味植物中,提煉而成的紅糖,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區別。

不過,肖恩卻也知道一種方法,可以在初步加工的基礎上,對之進行進一步的提煉。

而且這種方法,無論是使用的材料,還是對工藝的要求上,都非常的簡單

說白了,只需在渾濁的紅糖溶液中,加入活性炭進行過濾,便不難將之提煉為,無色透明的白糖溶液。

而關於活性炭的製法,實際也並沒有什麼難度。

故此,在實驗性的,將紅褐色的蔗糖溶液,變為無色的澄清液體后,肖恩就將這種技術,傳授給了幾個被特意選出,可以確保忠誠的僕人手中。然後,便讓這幾人專門負責,對蔗糖進行精加工的工作。

之後,肖恩又順便的對同期,試種的幾種煙草情況,進行了深入的了解。並將已然完成了採摘、陰乾等工序的數種煙葉,以捲煙的手法試製了一些。

目的,不過是想以親身體驗的方式,來鑒別不同煙葉之間的孰優和孰劣。

而後同樣,他也將這種製作捲煙的技術,教給了幾個信得過的僕人負責。

於是乎,當大有收穫的肖恩,心情不錯的回到城堡后,便苦了初嘗禁果不久,體態越發豐盈的愛麗絲…

。。。。。。

半個月後的10月31日,周一下午。

距離上一次離開,已經有5個多月的漢森爵士,這一次帶著更為龐大的商隊,笑容滿面的再次踏入了城堡。

「哈哈哈…歡迎你,我親愛的朋友…」當姿態恭敬的科爾曼,將漢森爵士引入大廳后,早已等候多時的肖恩,不禁大笑著上前歡迎道。 超神學院之大修者 隨後,又禮貌性的擁抱對方,並道:「一路幸苦了,我的朋友…」

而聞聽肖恩之言的漢森,則在結束了擁抱以後,才頗為正式的回道:「尊敬的閣下,非常高興,能夠再次的前來做客…」

畢竟,客氣是一回事,但身份,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很顯然,漢森能夠明白,這兩者間的區別。

故此,在做出了一番親密的擁抱后,他才會一本正經的,非常正式的表達他的敬意。

隨後,當著眾多僕人的面,兩人又依足貴族的傳統,相互的恭維了幾句。最後,有些欲言又止的漢森,還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會客室所在的方向。

見狀,立刻心領神會,明白漢森有話要說的肖恩,扭頭對科爾曼笑道:「親愛的科爾曼管事,請你替我去看一看,為漢森爵士準備的房間,還有熱水,都已經準備好了沒有…」

說著,目光重又轉向漢森的肖恩,略帶歉意的笑道:「實在是抱歉,漢森爵士…由於太過倉促,以至於我還不清楚,他們是否已經準備好了…

您看,不如這樣,我們不妨,先去會客室內坐一坐…也好讓我有這麼一個機會,向爵士您打聽些帝都的趣聞…」

「哦,您實在是太客氣了…」聞言,語態誇張的漢森,滿臉微笑的表示無妨,「說實話,如果有這麼一個機會,能夠幫到尊貴的您…那麼,我一定會全力以赴,並深感榮幸之至…」

「啊哈,您真是會說話…」同樣以誇張的語調,誇獎了一句的肖恩,隨即便話鋒一轉,邀請道:「不過,為了您的小腿考慮,還是讓我們先坐下,然後再暢所欲言…請…」

「哈哈,確實…感謝您的體諒…」哈哈一笑的漢森,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甚至於在說完以後,他還刻意的跺了跺腳,以證明他真如肖恩所言的那般,腿腳已然有些酸麻。

見此,微微頷首的肖恩,又對著科爾曼交代了幾句,隨後便親自引著漢森,前往會客室內休息。

而得到了吩咐的科爾曼,則立刻指使著僕人,再一次的,去仔細打掃一遍,為漢森爵士準備的客房。

少時,來到會客室,並邀請著對方坐下的肖恩,不等開口詢問,便聽漢森語帶恭敬的,開口恭維道:「先恭喜您了,閣下…在來的路上,我就聽說了您,親自率軍,掃平一地匪患的傳奇…我想,要不了多久,您的威名和功績,就會成為津津樂道的話題…」

「您太過獎了…這其實沒什麼…」矜持的肖恩,在謙虛了一句后,又道:「而且,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臨水城警備隊的默克爾統領,還有桑尼副統領,也都出了很大的力…」

「您說的是,閣下…不過,想來也沒有人,能夠無視您的重要…」點了點頭,表示認同的漢森,隨即又笑容滿面的,語帶深意的說道。

「呵呵…但願如此吧…」淡淡微笑的肖恩,好似根本不在意的回道。

但是,在漢森的耳中,這看似敷衍的話語,以及那毫不在意的態度,卻都透著一股,讓他無法理解的自信和從容。

當然了,他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肖恩已然進階大騎士的事實。

也就是說,對於某些看法或是影響,肖恩已經不在需要過於在意。而不明白這一點的漢森,感到奇怪也就不足為奇了。

只不過,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會客室的木門,便在『篤,篤』的兩聲后,被推開了一條門縫。

而後,就見眉眼中含著些許春色,身材更是婀娜多姿,讓人不禁浮想聯翩的愛麗絲,捧著一套茶具,款款的步入會客室內。

隨之,在淡然的肖恩,以及眼神火熱的漢森注視下,微一屈膝的愛麗絲,又為兩人一一送上了茶點。並在結束之後,沉默的退到肖恩的身後。

「咳咳…」見狀,心下不喜的肖恩,在故意咳嗽了一聲,又道:「漢森爵士,請用茶…」

「啊…非常抱歉,請務必寬恕我的失禮…」聞言后驚呼一聲的漢森,立刻意識到剛才的行為,已經引起了肖恩的反感,於是,他在真誠的道歉以後,又話鋒一轉,「對了,我差點忘了…這一次,殿下委託我,將上一次拖欠的欠款,全部都給您帶來了…

如果您需要,我現在就可以奉上…」 眼神一亮,表情也稍稍緩和的肖恩,笑著道:「漢森爵士,來,請喝茶…

至於其它的事,我們完全可以,以後再談…您說呢?」

「是的,閣下…我會隨時恭候,您的吩咐…」就如同是一個忠心的僕人般,神情一板一眼的漢森,在玩笑的同時,語氣中也透出了一分恭謹和討好。

話落,兩人便默契的相視一笑,揭過了之前的那點不快。然後,肖恩又指著茶具邊的糖罐,對漢森言道:「爵士,您可以將您的口味和習慣,告訴愛麗絲。她會按照您的要求,添加入適當的糖…」

說著的同時,愛麗絲也適時的上前,屈身在茶几的一側準備,並在伸手揭開了糖罐以後,目光又轉而看向漢森,就好像她在等待著,對方的命令一般。

見此,對著愛麗絲輕輕頷首,表露出善意與感謝的漢森,不等張口說出自己的喜好,目光便偶然的,被糖罐中那迥然有異,不曾見過的物事所吸引。

甚至於,漢森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以為對方,將晶鹽與糖拿錯了呢。

不過,待到仔細分辨后,他就立刻將這種可笑的想法,於腦海之中生生掐滅,並驚疑問道:「這是?」

隨即,猛然抬頭的他,又忍不住驚訝的追問道:「難道說…閣下,這不會是一種,經由新的配方,生產出的糖吧?」

說著,臉上已然漸漸顯出興奮的漢森,滿是期待的看著不遠處的肖恩。

而肖恩也沒有讓他失望,在淡然的點了點頭后,便笑著肯定道:「是的爵士,您沒有猜錯…這種,被我命名為晶糖的糖類,不僅色澤,看上去晶瑩剔透十分的喜人,口感,更是遠勝一般的紅糖…

只不過,由於工藝太過複雜,這種晶糖的產量,很難再得到提高…」

說著,見漢森的表情,果然隨著話音,不斷在興奮與失望中變化的肖恩,暗暗的一笑后,便又繼續道:「當然了,無論是殿下還是爵士您,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而對於朋友,我向來都十分樂意,進行分享…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先請爵士您,品鑒一二…也免得事後,說我誇大其詞…」

「啊,您多慮了…對於您的信譽,我是深信不疑的…失禮了…」聞言后,話說的十分得體的漢森,在告罪了一聲后,手上的動作卻也絲毫不慢。

只見他拿起一側的湯匙,然後小心的於糖罐中,盛出了少許晶糖,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他還對著一旁等候的愛麗絲,報以了歉意的微笑。

隨後,稍作觀察的漢森,又小心的用手指,捻起了幾粒晶糖,然後不作猶豫的,直接送入了口中。

下一刻,隨著濃郁而又香醇的甜味,於味蕾之間爆發,就見靜靜品味的漢森,表情中緩緩透出了驚喜與滿足。

見狀,明知故問的肖恩,微笑著問道:「爵士,感覺如何,您還滿意嗎?」

「滿意滿意,我非常的滿意…天吶,我都已經迫不及待了…

只是不知,您有多少晶糖?這個,呵呵…請原諒,我實在是太失禮了…」

連連點頭,又適當的表達了自己的迫切后,漢森就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但是,在開口之後,立時發現自己太過直接的他,便有些尷尬的,打了幾句哈哈。

「呵呵…爵士,您請看…這是我為你特意準備的,南荒地區特有的一種紅茶,您嘗嘗…」彷彿根本就沒有聽見的肖恩,在附和的笑了笑后,便面不改色的,再次對著漢森發出了邀請。隨之,他又話鋒一轉的笑道:「至於其它的事,不妨等爵士您休息完后,我們再來討論…

何況,你總不會明天,就要回去了吧…」

「哈哈…怎麼會…」貌似十分高興的漢森,聞言后立刻搖了搖頭。而後,他又一臉嚮往的說道:「如果閣下您允許,我還想著這一次,一定要多住個幾天。如此,才能更好的領略,南荒地區的美景…」

說著,微微躬身的漢森,拿起面前的紅茶,遙遙的敬向肖恩。

之後,兩人就一邊喝茶,一邊聊起了風土和人情。

直到半個小時后,科爾曼前來稟報,漢森才在肖恩熱情的相送下,隨著科爾曼一起離開了會客室。

而當會客室的木門,重新合上后,原本一直默不作聲,靜靜服侍兩人的愛麗絲,卻忍不住的小聲抱怨道:「少爺,剛才那個漢森爵士,看人的眼神,有些,有些…唉…」

但到了最後,不知是羞於啟齒呢,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總之,惱恨的跺了跺腳的愛麗絲,最終沒能繼續的說下去。

但聞言的肖恩,卻好似毫不在意般,神態輕鬆的坐下,並順勢靠上了柔軟的椅背。然後,才彷彿帶著極強的暗示,輕拍了兩下大腿。

「啪,啪…」

見狀,眼中泛起絲絲春意的愛麗絲,沒有如同過去那樣扭捏,而是極為乖巧的,徑直坐到了肖恩的大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