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現在,桃子只有這麼一個,雙方都把手伸向了晉陽城,這種矛盾似乎變得不可調和起來。

  • Home
  • Blog
  • 而現在,桃子只有這麼一個,雙方都把手伸向了晉陽城,這種矛盾似乎變得不可調和起來。

“大將軍,出事了——”黃崇匆匆地趕了進來,神色有些嚴峻。

“什麼事?”

“傅著率虎騎軍奉命趕往晉陽,還未來得及入城,就和晉軍的一支人馬在城外遭遇,晉軍也似乎對晉陽城是勢在必得,目前雙方對峙着晉陽的南門外,形勢頗爲緊張。”黃崇一口氣向劉胤稟明瞭狀況。

劉胤派傅著率虎騎軍前往晉陽,就是想利用虎騎軍的速度,儘可能搶先一步拿下晉陽,造成既成事實,不過看來羊祜比他還心急,也在第一時間派出了人馬前往晉陽城,晉陽城無疑成爲了雙方爭奪的焦點。

“那麼雙方現在發生衝突了嗎?”劉胤問道。

“暫時還沒有,不過雙方劍撥弩張,氣氛相當緊張,傅著不敢擅作主張,願故而派來回來請示,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劉胤沉吟了一下,道:“告訴傅著,要剋制,儘量地不要和晉軍發生衝突,但是,也絕對不能退讓,把握住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儘可能地控制住局勢。”

雖然晉軍出現在晉陽城下並沒有出乎劉胤的意料,但雙方都志在拿下晉陽城,局勢想不緊張都難,畢竟晉陽是州城,可不是一般的縣城,拿下晉陽就意味着掌控了整個的幷州,意義非同凡響,雙方對此都是志在必得。

劉淵在時,蜀晉雙方都有着共同的敵人,並不會產生任何的矛盾,但現在情況不同了,晉陽成爲了一座空城,雙方都想搶先一步拿下晉陽。

不約而同的結果就是雙方都沒有搶到先手,反而在晉陽城外形成了對峙,如果換到以前,那就不用二話,比比誰的拳頭硬,用實力來決定晉陽城的最終歸屬。

但劉淵只是逃走了,並未曾真正地被消滅,一旦蜀晉兩軍爲爭奪晉陽大打出手的話,那麼先前一直維繫着雙方關係的那種默契便會蕩然無存,真正拍手稱快的,恐怕是逃出晉陽的劉淵了。

匈奴未滅,劉胤自然不願意把雙方的關係弄僵,所以劉胤纔會下令傅著保持着剋制的態度,儘可能地避免事態的擴大,當然,主動地退讓和放棄,也不是劉胤的風格,爲了和匈奴作戰,蜀軍將士付出了血的代價,而現在到了收穫的季節,劉胤沒有任何理由來爲他人做嫁衣。

黃崇道:“那如果晉軍先動手怎麼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告訴傅著,如果晉軍膽敢主動挑釁的話,要堅決地進行還擊,針鋒相對,寸土不讓。不過也一定要掌握適度的原則,反擊要適可而止,避免事態的擴大。”

“有您這句話,我們心裏就有底了,我會立刻派人通知傅著,讓他按指示去辦。”

晉陽城南門外。

傅著騎着一匹白馬,紅袍銀甲,威風凜然,他手持着鋼槍,神色冷峻。

本來他是奉劉胤的命令前來搶城的,虎騎軍的速度已經是堪稱一流了,接到命令之後,傅著一刻也沒有停歇,率軍飛一般地趕到了晉陽城下。

但沒有想到,晉軍的一支人馬竟然比他們來得還要快,如果不是傅著馬快,率領一隊精騎搶先攔到城門下,晉軍的人馬恐怕已經是殺入到了城裏了,傅著飛馬撲到吊橋前,生生地將晉軍給截了下來。

晉軍的領軍之將是周旨,本來他就差一步入了城,但不知從何處殺出一隊人馬,硬生生地將他攔在了城外,周旨不禁是火冒三丈,喝道:“你是何人,竟敢攔本將軍的路?”

傅著傲然地道:“大路朝天,各走一邊,這路你走得,憑什麼我便走不得?”

周旨冷眼打瞧了一下,這一隊的人馬都是蜀軍的服飾,自然是蜀軍的人馬無疑,按照事先羊祜吩咐的不可與蜀軍發生衝突,周旨倒是先冷靜了下來,拱手道:“在下週旨,不知將軍高姓大名,如何稱呼?”

傅著微咦了一聲,不禁多瞧了他一眼,周旨是羊祜帳下的領軍將軍,也是晉軍之中比較有名的悍將,聲名赫赫,傅著以前倒也聽說過,只不過見面卻是頭一遭。

“不敢當,在下傅著。”

周旨一臉恍然的樣子,很顯然他也是聽說過傅著的名號的,拱手道:“原來是傅將軍,失敬失敬。在下奉羊都督之令,前來接收匈奴人所佔據的晉陽城,還請傅將軍行個方便。”(。) 一進入到冀州大平原,劉淵的心情便豁然地開朗了許多。

從晉陽撤離之後,劉淵的情緒低落,心情惡劣到了極點,幷州的慘敗讓他刻骨銘心,丟掉了晉陽,更讓劉淵有一種喪家之犬的感覺,畢竟劉淵出生在那兒,晉陽就是他的家,總有一種割捨不斷的感情。

不過來到了冀州,登臨太行之巔,鳥瞰一望無際的冀中大平原,劉淵心中的鬱悶便一掃而空了。

幷州雖然也不乏平原之地,在汾水的兩岸,也是有着大大小小的平川之地,但是幷州的平原和冀州的平原比起來,真有小巫見大巫的感覺,冀中平原那種一馬平川的浩瀚和磅礴,是幷州之地所遠遠無法企及的。

18世紀的亡靈帝國 在幷州生活久了,會特別地喜歡那種山明水秀的氛圍,幷州的山,通常都不是那麼的險峻,連綿起伏之間,總會帶着幾分舒緩,幷州的水,也是極是輕柔的,河面不寬,水流不急,總有一種清風徐來,水波不興的感覺。

依山帶水的幷州,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封閉的區域,劉淵習慣了在幷州的生活,突然之間來到了冀州遼闊的大平原,眼界豁然地開朗,心緒自然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看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在這一刻,劉淵彷彿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失敗者,中原逐鹿,捨我其誰?

不過在瞭解過冀州的局勢之後,劉淵也不再樂觀了。雖然說以前也時不時地接到劉宣從冀州傳回來的奏報,但路途相隔較遠,時效性就會大打折扣,而冀州的戰局錯綜複雜,往往是一日千里,恐怕還沒等到消息傳到晉陽,那邊的戰局又已經是發生了變化。

現在冀州的形勢完全可以用犬牙交錯來形容,匈奴、晉、蜀三方勢力攪在其中,彼此糾纏,相互攻伐,甚至沒有一郡之地被一方獨佔,整個冀州的戰局是支離破碎,混亂不堪。

三年前,蜀將羅憲率右軍團進入冀州的時候,晉國冀州刺史文鴦和匈奴左賢王劉宣在冀州激戰正酣,狼煙遍地。

由於劉宣所統率着十餘萬的匈奴軍,在兵力佔據着絕對的優勢,而晉軍由於羊祜轉戰河內,留給文鴦的人馬只有三萬餘人,雖然後來得到過一些補充,但最高也只能維持在五萬人馬左右,與匈奴人的兵力比起來,還是相差甚遠的。

兵力上的差距,也就註定了文鴦在冀州戰場上只能是採取守勢,以應對匈奴人的進攻,不過文鴦的能力,還是遠在劉宣之上的,以半數之兵與劉宣周旋,倒也沒有落什麼下風,雙方在總體的局勢上面,還是維持着一個五五之局。

不過隨着蜀軍的到來,這個僵局倒是很快地被打破了。羅憲自幷州而出,一舉攻下了井陘口,打通了進入冀州平原的關隘。

蜀軍右軍團的五個軍,全部都是騎兵,而在平原地帶作戰,騎兵無疑將擁着相當大的優勢,出了井陘口,蜀軍便在真定和匈奴軍打了一次遭遇戰,全殲匈奴軍三千多人,一舉拿下了常山郡。

蜀軍的突然到來,真正緊張的是劉宣,光是一個文鴦他已經搞不定了,羅憲在後背之上狠狠地捅上一刀,確實是讓劉宣有些吃不消。

羅憲進入到冀州,他的這五萬軍隊消耗的糧草可比中軍團和右軍團加起來都要多的多,五萬人和五萬匹馬,擱在一塊那就是十萬張嘴,要解決這十萬張嘴的口糧,確實也夠羅憲頭疼的。

在晉陽分兵之時,劉胤給了羅憲很大的照顧,右軍團分到的糧草數理是最多的。但這些糧草終歸是有限的,失去了後勤補給,再多的糧草也有吃盡的時候,剩下的日子,就只能靠自力更生了。

當然這個自力更生不是讓羅憲的軍隊去自己生產糧食,處於一個嚴酷的戰爭環境之中,想要屯田種田,根本就不現實,唯一的手段就是就敵於食,從敵人的手中去搶奪糧草。

由於匈奴人的主力基本上都集中在鄴城一喧與晉軍展開激戰,所以後方的幾個郡都比較空虛,這無疑就給了羅憲一個大撈戰利品的機會,攻克真定就讓羅憲是收穫不菲,在接下來的幾次戰役之中,蜀軍大獲全勝之餘,也繳獲了在量了糧草輜重軍需物資,在一定的程度上,大大地緩解了蜀軍的糧草困難。

爲了應對蜀軍的攻勢,劉宣不得不回過頭來,分兵去對付蜀軍,與蜀軍大戰於鉅鹿。

這一仗堪稱是冀州局勢的分水嶺,劉宣集中了近關數的匈奴軍隊,與蜀軍進行決戰,近十萬的騎兵展開的大會戰,規模空前。

在戰役的第一階段,蜀軍只有青龍一個軍快速南下,鄧樸率軍進入鉅鹿的本意也並非是想和匈奴人決戰,只是爲了搶奪更多糧草而來。劉宣故意地在鉅鹿囤積了許多的軍糧,藉以引誘蜀軍前來。

鄧樸一心只爲找到更多的糧草,打探到鉅鹿一帶有匈奴人的糧草大營,故而便率軍趕來,不料正中了匈奴人的埋伏,陷入到匈奴人的重重圍困之下。

不過身處困境,青龍軍也沒有喪失戰鬥的意志,結成一個防禦的騎陣,與匈奴人展開周旋作戰,同時,向着附近高邑的白虎軍求援。

傅募帶領着白虎軍很快地就趕到了鉅鹿,從側翼對匈奴人的包圍圈展開了猛攻,生生地撕開了一道口子,與青龍軍兵合一處。

但劉宣並沒有由此而罷休,他繼續地向鉅鹿增加兵力,妄圖將更多的蜀軍消滅在鉅鹿。

戰役的第二階段,蜀軍繼續地調派盧遜的朱雀軍和荀愷的的玄武軍南下鉅鹿,援救被困的青龍軍和白虎軍。

兩萬的蜀軍抱成團的話,也是一個相當可怕的防禦力量,任憑匈奴人採用何種的攻擊手段,也無法輕易地撕開蜀軍的防線。

而朱雀軍和玄武軍到達鉅鹿之後,匈奴人的圍攻之勢也就再難以爲繼了,不過劉宣也不輕易地認輸,爲了分割開蜀軍,劉宣也是不計代價地用騎兵強行地封堵蜀軍的突破攻勢,雙方的戰鬥,幾乎到達了白熱化的程度。 ps:稍後更正,大約一點左右………………………………………………………但是幷州的平原和冀州的平原比起來,真有小巫見大巫的感覺,冀中平原那種一馬平川的浩瀚和磅礴,是幷州之地所遠遠無法企及的。

在幷州生活久了,會特別地喜歡那種山明水秀的氛圍,幷州的山,通常都不是那麼的險峻,連綿起伏之間,總會帶着幾分舒緩,幷州的水,也是極是輕柔的,河面不寬,水流不急,總有一種清風徐來,水波不興的感覺。

依山帶水的幷州,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封閉的區域,劉淵習慣了在幷州的生活,突然之間來到了冀州遼闊的大平原,眼界豁然地開朗,心緒自然也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看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在這一刻,劉淵彷彿覺得自己不再是一個失敗者,中原逐鹿,捨我其誰?

不過在瞭解過冀州的局勢之後,劉淵也不再樂觀了。雖然說以前也時不時地接到劉宣從冀州傳回來的奏報,但路途相隔較遠,時效性就會大打折扣,而冀州的戰局錯綜複雜,往往是一日千里,恐怕還沒等到消息傳到晉陽,那邊的戰局又已經是發生了變化。

現在冀州的形勢完全可以用犬牙交錯來形容,匈奴、晉、蜀三方勢力攪在其中,彼此糾纏,相互攻伐,甚至沒有一郡之地被一方獨佔,整個冀州的戰局是支離破碎,混亂不堪。

三年前,蜀將羅憲率右軍團進入冀州的時候,晉國冀州刺史文鴦和匈奴左賢王劉宣在冀州激戰正酣,狼煙遍地。

由於劉宣所統率着十餘萬的匈奴軍,在兵力佔據着絕對的優勢,而晉軍由於羊祜轉戰河內,留給文鴦的人馬只有三萬餘人,雖然後來得到過一些補充,但最高也只能維持在五萬人馬左右,與匈奴人的兵力比起來,還是相差甚遠的。

兵力上的差距,也就註定了文鴦在冀州戰場上只能是採取守勢,以應對匈奴人的進攻,不過文鴦的能力,還是遠在劉宣之上的,以半數之兵與劉宣周旋,倒也沒有落什麼下風,雙方在總體的局勢上面,還是維持着一個五五之局。

不過隨着蜀軍的到來,這個僵局倒是很快地被打破了。羅憲自幷州而出,一舉攻下了井陘口,打通了進入冀州平原的關隘。

蜀軍右軍團的五個軍,全部都是騎兵,而在平原地帶作戰,騎兵無疑將擁着相當大的優勢,出了井陘口,蜀軍便在真定和匈奴軍打了一次遭遇戰,全殲匈奴軍三千多人,一舉拿下了常山郡。

蜀軍的突然到來,真正緊張的是劉宣,光是一個文鴦他已經搞不定了,羅憲在後背之上狠狠地捅上一刀,確實是讓劉宣有些吃不消。

羅憲進入到冀州,他的這五萬軍隊消耗的糧草可比中軍團和右軍團加起來都要多的多,五萬人和五萬匹馬,擱在一塊那就是十萬張嘴,要解決這十萬張嘴的口糧,確實也夠羅憲頭疼的。

在晉陽分兵之時,劉胤給了羅憲很大的照顧,右軍團分到的糧草數理是最多的。但這些糧草終歸是有限的,失去了後勤補給,再多的糧草也有吃盡的時候,剩下的日子,就只能靠自力更生了。

當然這個自力更生不是讓羅憲的軍隊去自己生產糧食,處於一個嚴酷的戰爭環境之中,想要屯田種田,根本就不現實,唯一的手段就是就敵於食,從敵人的手中去搶奪糧草。

由於匈奴人的主力基本上都集中在鄴城一喧與晉軍展開激戰,所以後方的幾個郡都比較空虛,這無疑就給了羅憲一個大撈戰利品的機會,攻克真定就讓羅憲是收穫不菲,在接下來的幾次戰役之中,蜀軍大獲全勝之餘,也繳獲了在量了糧草輜重軍需物資,在一定的程度上,大大地緩解了蜀軍的糧草困難。

爲了應對蜀軍的攻勢,劉宣不得不回過頭來,分兵去對付蜀軍,與蜀軍大戰於鉅鹿。

這一仗堪稱是冀州局勢的分水嶺,劉宣集中了近關數的匈奴軍隊,與蜀軍進行決戰,近十萬的騎兵展開的大會戰,規模空前。

在戰役的第一階段,蜀軍只有青龍一個軍快速南下,鄧樸率軍進入鉅鹿的本意也並非是想和匈奴人決戰,只是爲了搶奪更多糧草而來。劉宣故意地在鉅鹿囤積了許多的軍糧,藉以引誘蜀軍前來。

鄧樸一心只爲找到更多的糧草,打探到鉅鹿一帶有匈奴人的糧草大營,故而便率軍趕來,不料正中了匈奴人的埋伏,陷入到匈奴人的重重圍困之下。

不過身處困境,青龍軍也沒有喪失戰鬥的意志,結成一個防禦的騎陣,與匈奴人展開周旋作戰,同時,向着附近高邑的白虎軍求援。

傅募帶領着白虎軍很快地就趕到了鉅鹿,從側翼對匈奴人的包圍圈展開了猛攻,生生地撕開了一道口子,與青龍軍兵合一處。

但劉宣並沒有由此而罷休,他繼續地向鉅鹿增加兵力,妄圖將更多的蜀軍消滅在鉅鹿。

戰役的第二階段,蜀軍繼續地調派盧遜的朱雀軍和荀愷的的玄武軍南下鉅鹿,援救被困的青龍軍和白虎軍。

兩萬的蜀軍抱成團的話,也是一個相當可怕的防禦力量,任憑匈奴人採用何種的攻擊手段,也無法輕易地撕開蜀軍的防線。

而朱雀軍和玄武軍到達鉅鹿之後,匈奴人的圍攻之勢也就再難以爲繼了,不過劉宣也不輕易地認輸,爲了分割開蜀軍,劉宣也是不計代價地用騎兵強行地封堵蜀軍的突破攻勢,雙方的戰鬥,幾乎到達了白熱化的程度。 文鴦這麼做肯定是把他自己推向了蜀國的對立面,但文鴦不在乎,他根本就不在意蜀人將持何種態度,他在乎的,只是司馬炎的態度。

此次司馬炎派出欽差大臣巡視冀州,也頗有點敲打文鴦的意思,欽差在和文鴦的談話之中,有意無意地透露出來,朝廷對羊祜的不滿,認爲他和蜀人劉胤暗通款曲,有辱國格。

“胡人嘛,不過是癬疥之患,別看他們現在來勢洶洶,其實他們和盜賊叛匪沒什麼兩樣,過個兩年,自然就消聲匿跡了。蜀人才是我們的心頭大患,他們得到關中,又來搶佔幷州、冀州,一步步地蠶食我大晉的江山,此等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啊。文刺史,此次陛下委你冀州之軍政大事,正是陛下對你的信任,你可切莫辜負了陛下的這番信任。”欽差意味深長地道。

文鴦聽了這席話,是冷汗涔涔。這個時候,羅憲派來的使者又無巧不巧地出現了晉軍的大營之中,文鴦爲了在欽差面前證明自己絕無二心,二話不說,將羅憲的書信撕了個粉碎,將來使推出轅門斬首示衆。

兩國交兵,尚且不斬來使,文鴦用這樣的強硬態度向司馬炎表現自己的忠心,其實從戰略的角度上考慮,文鴦也贊同羊祜的策略,畢竟現在匈奴十分地強大,絕不是如欽差所言的那種流寇盜匪,同蜀軍保持表面上的合作,是符合晉軍利益的,至於驅逐胡虜之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羊祜敢這麼做,文鴦就未必敢了,以羊祜的身份地位,就算有人腹誹,也只能是在背後嘀咕,而文鴦則不同,他若一旦和蜀人拉近關係,很可能就會被扣上叛國的帽子,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所以文鴦目前極需要和蜀人劃清界限,用毀書斬使來向欽差表明心跡。

欽差對文鴦的舉動大爲讚賞,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鄴城,回洛陽向司馬炎稟報了。司馬炎聞訊之後,龍心大悅,加封文鴦爲建威將軍,又賜爵易陽伯,封邑千戶。

文鴦是受寵若驚,自己在冀州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仗,立下戰功無數,也沒有見朝廷給什麼封賞,只是斬了蜀國的一名來使,朝廷就大賞特賜,讓文鴦在匪夷所思的同時,也徹底地堅定了與蜀國劃清界線的想法。

文鴦只是一名武將,對行軍打仗的事他在行,但對政治卻是一竅不通,這次的事件,讓文鴦慶幸自己走對這一步的同時,也暗暗地出了一身的冷汗,這政治裏面水深的很,文鴦真心有些後怕,這一步走錯,往往就是萬劫不復。

晉蜀交惡,劉宣自然是樂見其成的,他最怕的就是晉蜀兩軍聯起手來,這樣的話,劉宣就很難對付了,而晉蜀兩軍不合作的,各自爲戰的話,劉宣自然就好對付一些了,如果晉蜀兩軍能打起來的話,那就更好了。

不過顯然劉宣打錯了如意算盤,就算文鴦採用相當惡劣的態度毀書斬使,但羅憲依然保持着剋制,他牢記着劉胤的交待,儘可能地與晉軍維持着和平的關係,儘管羅憲也很憤怒,但小不忍則亂大謀,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羅憲絕不能只圖一時的義憤,就置抗胡大業於不顧。

現在蜀軍的頭號敵人是匈奴,羅憲必須要擺正這個位置,集中全部的力量去對付匈奴人,至於傲慢無禮的文鴦,現在不忙着對付他,但並不意味着將來羅憲不會報這一箭之仇。

接下來的戰鬥,一直就發生在蜀軍和匈奴,晉軍和匈奴之間,不過蜀晉兩軍一般都是各打各的,互不來往,也互不聯繫,甚至是蜀軍和匈奴作戰,晉軍在一邊作壁上觀,既不伸以援手,也沒有落井下石。

這樣的關係一直維持了好幾年,偶爾晉蜀兩軍爲了爭奪地盤,也會爆發一些衝突,但羅憲一直比較剋制,只要是於晉軍的衝突,一般僅僅限於一小隊最多一曲一部的規模,如果衝突一旦有所擴大,羅憲都會下令蜀軍撤退,以避免事態的擴大。

當然文鴦也比較清楚,雖然他主動地與蜀軍劃清了界限,但還不至於愚蠢地對蜀軍發動全面的進攻,當前他們最大的敵人,還是匈奴人,就算朝廷不怎麼認爲,但身爲前線指揮官的文鴦比此還是有一個比較清醒的認識,所以,在蜀軍不主動招惹晉軍,不侵犯晉軍的利益有這個前提下,文鴦還是避免與蜀軍開戰的。

雙方這種尷尬的關係一直就這麼地維持着,但在對付匈奴人上在,還是不遺餘力的。

冀州的混戰一直持續不斷,三方各自控制着一部分的地盤,相互攻伐,混戰不休,雖然類似於鉅鹿之戰的那種大規模戰役未曾再發生過,但較小規模的戰鬥,卻一直也未曾停歇,這樣的戰鬥,甚至每天都會發生,冀州大地,狼煙遍野,千里之內,只見白骨森森,難覓人煙。

蜀軍中軍團和左軍團在晉陽終於會師在了一處,兵力陡然間增加到了十一萬餘人,實力上明顯地壓過了晉軍一頭。

如果蜀晉兩軍爲了爭奪晉陽而大打出手話,誰勝誰敗還真是一個未知之數,不過蜀軍顯然要更勝一籌,有實力便有話語權,晉陽最後還是按着劉胤的意思進行了分割,雙方都以一種理性而剋制的態度結束了晉陽之爭。

劉胤當然希望晉陽可以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之中來,但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全力去對付劉淵,不給匈奴人任何的喘息之機,就算蜀軍有相當大的把握拿下晉陽城,劉胤也不敢冒這個風險,一旦晉蜀兩國全面開戰,那引發的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

順利地擺平了晉陽之事,劉胤沒有做過多的休整,立刻是調兵遣將,集結起軍隊,準備東進冀州。(。) ps:稍後更正………………………………………就不在意蜀人將持何種態度,他在乎的,只是司馬炎的態度。

此次司馬炎派出欽差大臣巡視冀州,也頗有點敲打文鴦的意思,欽差在和文鴦的談話之中,有意無意地透露出來,朝廷對羊祜的不滿,認爲他和蜀人劉胤暗通款曲,有辱國格。

“胡人嘛,不過是癬疥之患,別看他們現在來勢洶洶,其實他們和盜賊叛匪沒什麼兩樣,過個兩年,自然就消聲匿跡了。蜀人才是我們的心頭大患,他們得到關中,又來搶佔幷州、冀州,一步步地蠶食我大晉的江山,此等狼子野心,不可不防啊。文刺史,此次陛下委你冀州之軍政大事,正是陛下對你的信任,你可切莫辜負了陛下的這番信任。”欽差意味深長地道。

文鴦聽了這席話,是冷汗涔涔。這個時候,羅憲派來的使者又無巧不巧地出現了晉軍的大營之中,文鴦爲了在欽差面前證明自己絕無二心,二話不說,將羅憲的書信撕了個粉碎,將來使推出轅門斬首示衆。

兩國交兵,尚且不斬來使,文鴦用這樣的強硬態度向司馬炎表現自己的忠心,其實從戰略的角度上考慮,文鴦也贊同羊祜的策略,畢竟現在匈奴十分地強大,絕不是如欽差所言的那種流寇盜匪,同蜀軍保持表面上的合作,是符合晉軍利益的,至於驅逐胡虜之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羊祜敢這麼做,文鴦就未必敢了,以羊祜的身份地位,就算有人腹誹,也只能是在背後嘀咕,而文鴦則不同,他若一旦和蜀人拉近關係,很可能就會被扣上叛國的帽子,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所以文鴦目前極需要和蜀人劃清界限,用毀書斬使來向欽差表明心跡。

欽差對文鴦的舉動大爲讚賞,心滿意足地離開了鄴城,回洛陽向司馬炎稟報了。司馬炎聞訊之後,龍心大悅,加封文鴦爲建威將軍,又賜爵易陽伯,封邑千戶。

文鴦是受寵若驚,自己在冀州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仗,立下戰功無數,也沒有見朝廷給什麼封賞,只是斬了蜀國的一名來使,朝廷就大賞特賜,讓文鴦在匪夷所思的同時,也徹底地堅定了與蜀國劃清界線的想法。

文鴦只是一名武將,對行軍打仗的事他在行,但對政治卻是一竅不通,這次的事件,讓文鴦慶幸自己走對這一步的同時,也暗暗地出了一身的冷汗,這政治裏面水深的很,文鴦真心有些後怕,這一步走錯,往往就是萬劫不復。

晉蜀交惡,劉宣自然是樂見其成的,他最怕的就是晉蜀兩軍聯起手來,這樣的話,劉宣就很難對付了,而晉蜀兩軍不合作的,各自爲戰的話,劉宣自然就好對付一些了,如果晉蜀兩軍能打起來的話,那就更好了。

不過顯然劉宣打錯了如意算盤,就算文鴦採用相當惡劣的態度毀書斬使,但羅憲依然保持着剋制,他牢記着劉胤的交待,儘可能地與晉軍維持着和平的關係,儘管羅憲也很憤怒,但小不忍則亂大謀,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羅憲絕不能只圖一時的義憤,就置抗胡大業於不顧。

現在蜀軍的頭號敵人是匈奴,羅憲必須要擺正這個位置,集中全部的力量去對付匈奴人,至於傲慢無禮的文鴦,現在不忙着對付他,但並不意味着將來羅憲不會報這一箭之仇。

接下來的戰鬥,一直就發生在蜀軍和匈奴,晉軍和匈奴之間,不過蜀晉兩軍一般都是各打各的,互不來往,也互不聯繫,甚至是蜀軍和匈奴作戰,晉軍在一邊作壁上觀,既不伸以援手,也沒有落井下石。

這樣的關係一直維持了好幾年,偶爾晉蜀兩軍爲了爭奪地盤,也會爆發一些衝突,但羅憲一直比較剋制,只要是於晉軍的衝突,一般僅僅限於一小隊最多一曲一部的規模,如果衝突一旦有所擴大,羅憲都會下令蜀軍撤退,以避免事態的擴大。

當然文鴦也比較清楚,雖然他主動地與蜀軍劃清了界限,但還不至於愚蠢地對蜀軍發動全面的進攻,當前他們最大的敵人,還是匈奴人,就算朝廷不怎麼認爲,但身爲前線指揮官的文鴦比此還是有一個比較清醒的認識,所以,在蜀軍不主動招惹晉軍,不侵犯晉軍的利益有這個前提下,文鴦還是避免與蜀軍開戰的。

雙方這種尷尬的關係一直就這麼地維持着,但在對付匈奴人上在,還是不遺餘力的。

冀州的混戰一直持續不斷,三方各自控制着一部分的地盤,相互攻伐,混戰不休,雖然類似於鉅鹿之戰的那種大規模戰役未曾再發生過,但較小規模的戰鬥,卻一直也未曾停歇,這樣的戰鬥,甚至每天都會發生,冀州大地,狼煙遍野,千里之內,只見白骨森森,難覓人煙。

蜀軍中軍團和左軍團在晉陽終於會師在了一處,兵力陡然間增加到了十一萬餘人,實力上明顯地壓過了晉軍一頭。

如果蜀晉兩軍爲了爭奪晉陽而大打出手話,誰勝誰敗還真是一個未知之數,不過蜀軍顯然要更勝一籌,有實力便有話語權,晉陽最後還是按着劉胤的意思進行了分割,雙方都以一種理性而剋制的態度結束了晉陽之爭。

劉胤當然希望晉陽可以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之中來,但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全力去對付劉淵,不給匈奴人任何的喘息之機,就算蜀軍有相當大的把握拿下晉陽城,劉胤也不敢冒這個風險,一旦晉蜀兩國全面開戰,那引發的後果很可能是災難性的。

順利地擺平了晉陽之事,劉胤立刻是調兵遣將,準備東進冀州。 原本劉胤準備讓虎步軍來擔任攻堅的任務,但傅著不幹了,他跑到劉胤的跟前,執意要求讓虎騎軍來打首攻。

傅著先前沒有主動地攻擊葦澤關,是出於多方考慮的,這次有大部隊做爲後援,傅著自然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姊夫,還是讓我來打吧,好歹我還是先鋒官,這一仗沒打就把我換下去了,還不被別人給笑死?”

劉胤呵呵一笑,道:“知恥而後勇,精神倒也可嘉,看來你還是挺在乎別人的看法的?”

傅著哼了一聲道:“我纔沒有在乎誰的看法,先前沒打葦澤關,我不過是認爲準備不足,沒有拿下的把握,沒必要白白折損人馬,現在火器營調了上來,有火器的協助,拿下葦澤關根本就不在話下。”

劉胤點點頭,道:“子誠,看來這幾年的仗確實沒白打,你也學聰明瞭不少,爲將者,就是要審時度勢,臨機權變,不打無準備之仗,也不打沒把握之仗,別人說什麼不必在乎,如果自己認爲是正確的,就一定要堅持下去。”

“請姊夫教誨,我記住了,”傅著嘻嘻一笑道,“那麼這一仗還是由我來打吧?”

“好,就由你來打吧,”劉胤同意了,“下去準備一下,我會讓阿堅帶火器營協助你的。”

傅著拱手稱諾,歡喜地下去了。

劉胤看着他的背影,搖搖頭輕笑了一聲,雖然傅著這幾年確實成長了不少,但總覺得他還是一個孩子,一如當初跟隨他前往陰平之時那樣稚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