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當年無面在末日森林中開啟的便是九玄鬼門中的一門,不過卻被封印,如今只剩八門。

  • Home
  • Blog
  • 而當年無面在末日森林中開啟的便是九玄鬼門中的一門,不過卻被封印,如今只剩八門。

地獄之中,環境險惡,仙氣近乎沒有,鬼氣卻是濃郁無比,是鬼物的天堂。

此時地獄之中一片未知的區域,黑色的小山林中,一顆黑色的大樹下,洛天臉上帶著茫然靠在那裡。

半個月前,洛天便是從天而降掉到了這裡,那場爆炸的威力實在是太大,這讓洛天受到了重創,恢復了半個月,傷勢才好了一大半。

而恢復了一大半傷勢之後,天空便是驚雷滾滾,這讓洛天瞬間停了下來,因為洛天知道,自己的真仙劫或許要來了。

之前在地藏王宮,洛天便是成為了真仙,不過卻是沒有渡劫,洛天沒想到自己出來之後,竟然要渡真仙劫。

不過洛天也是慶幸這真仙劫還有點人情味,沒有在自己一出來的時候便降臨而下,若是一出來便降臨,那麼洛天絕對十死無生。

極境真仙劫洛天當年見過關宏盛渡過一次,那絕對是毀天滅地,即使是龍雀那種實力,都不敢強闖進去。

而洛天之所以停下來,是不想現在就渡劫,畢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自己渡劫說不定會受到重創,引來其他地獄之修,那可就危險了。

「沒想到,終究還是到了地獄之中!」洛天低聲自語,緩緩站起身來,邁步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具屍體跟前。

這具屍體在洛天醒來的時候,便是在這山林中,屍體是一個青年,青年的容貌有些清秀,不過已經有些乾癟,相信過不了多久,便會變成一具枯骨。

洛天伸手一抓,將這屍體的儲物袋拿了下來,伸手一捏,零零碎碎的東西便是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真窮……」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看著地面之上的東西。

幾件寶物掉在地面之上,只有一件是天道之寶,剩下的寶物,連天道之寶都算不上,洛天自然看不上。

而吸引洛天注意力的則是地面之上的幾枚玉簡,洛天拿起玉簡,玉簡上的信息頓時烙印近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玉簡之中,記錄的則是類似於遺言一樣的話音,還有洛天所在這片區域的一些勢力。

「這裡是八大天王獸鬼王的領地?」

「他叫洛塵,獸鬼王勢力中三大家族之一洛家的庶子,被洛家之人追殺到此,死在此地!」一道道信息出現在洛天的腦海之中。

青年身後的洛家,是靠著御獸聞名,而地獄之中的凶獸,便是鬼物,鬼物在地獄之中就像是凶獸在仙界之中的地位一樣。

「這裡距離坎門竟然需要飛行一年……」洛天有些無語,沒想到那一炸竟然將自己炸了這麼遠。

「不知道師兄他們怎麼樣了,二師兄情況很不好,大師兄的壽命也是個問題啊!」洛天低聲自語,目光之中露出擔憂之色。

「既然進了地獄,那麼就尋找到彼岸花吧!」洛天低聲自語,抓起了地面之上另外一枚玉簡。

「飼鬼之法……」一道道信息,再次出現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這些信息,洛天從來沒有聽說過。

而這些信息記錄的就是養鬼,如何將一隻鬼物從弱小飼養到強大。

「倒也有些意思……」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觀看了一陣之後,臉色卻是露出鄭重,最後更是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洛天由於有御鬼印的關係,對於這飼鬼之法並不看在眼裡,但是觀看之後,洛天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些信息中記錄的是,是如何將一隻鬼物凝聚成形,然後通過飼養,將其飼養的仙王的過程!」

不過這些都只是這洛塵自己想像推演出來的而已,並沒有付出實踐,便是被人滅殺在了此地。

「飼養到仙王級別的鬼物!」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這洛塵雖然只是天仙修為,實力不算是太過頂尖,但是枚玉簡足以說明洛塵的天資。

「不一樣,他這是飼鬼之法,卻不是御鬼,跟我的御鬼印不一樣!」

而洛天也是知道了一個在地獄之中的職業,飼鬼師!

飼鬼師的地位,在地獄之中,同仙丹師在仙界的地位是一樣的,一但有人養出了仙王級別的鬼物,那麼地位在整個地獄都是至高無比,甚至八大天王都無權掌握其生死。

只可惜,飼養出來仙王境的鬼物實在是太難了,整個地獄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人為飼養出來的鬼物終究是人為飼養出來的,比起靠著這片地獄日積月累自己凝聚的鬼物比起來實力還是差了不少。

而人為飼養出來的鬼物還有一點,就是靈智低下,不能化成人形,而像無面那樣,雖然不是鬼修,但是卻已經與鬼修沒什麼區別,已經超出了鬼物的範疇。

整個地獄魚龍混雜,也是存在著很大的矛盾,八大天王,甚至是十殿閻羅中,有些是鬼物,有一部分則是鬼修。

「可惜,這玉簡上,只記錄了飼養出真仙初期鬼物的辦法……」洛天低聲自語,隨後便是拿起了洛塵的身份令牌。

「兄弟,走好,若是有機會,我會為你報仇,畢竟拿了你這飼鬼之法……」洛天挖了坑,將那個屍體埋了起來。

「不過,接下來才是棘手的,這裡是地獄,地獄鬼修只要看到我,就會認出我是補天成的修士!即使帶上千幻面具也沒有用!」隨後洛天便是頭疼起來,眼中露出苦澀。

「千幻面具沒有失效,仙界修士並不能看清我的容貌,但是為何卻是在地獄鬼修面前無所遁形呢?」洛天取出了千幻面具思索起來。

洛天不敢出去,只要自己出去,那麼遇到地獄鬼修便會受到追殺,洛天雖然有些實力,但是洛天可不認為地獄之中缺少強者。

不過當洛天看到千幻面具那閃閃發著光芒之時,洛天便是有所感觸。

雖然微弱,但是千幻面具上散發著淡淡的仙氣,與周圍那冰冷的鬼氣格格不入。

「我明白了,是波動!」洛天眼中頓時閃過陣陣的異彩,隨後伸手一揮,八色的火焰從洛天的手中飛出,隨後將千幻面具包裹起來。

洛天不是煉器師,但是也在陸重那裡呆過一段時間,簡單的煉化洛天還是能夠做到的,而洛天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千幻面具中的仙氣徹底煉化乾淨。

而就在洛天煉化千幻面具之時,三道身影卻是站到了洛天所在的山林之外。

「你確定,那個小畜生就是逃到這裡了么?」一名中年人臉上帶著冷漠,身上帶著殺意,但是眼中卻是露出忌憚之色。

一行三人,站在樹林之外,沒有貿然進入到樹林之中,他們奉命追殺洛塵,原本有二十個人,但是一路追殺下來,卻是被洛塵靠著手段,硬生生的殺死了十幾個。

「那小畜生應該已經重傷垂死了!」

「身上更是沒有鬼物可用了!」三人交談了一下,雖然有些忌憚,但是還是鑽進了山林之中,尋找起洛塵的下落來。

而就在三人剛剛鑽進山林,洛天手中千幻面具也是煉化完成,絲絲的黑氣環繞在千幻面具的周身。

「這回應該可以了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伸手將千幻面具帶到了臉上,化成了一張有些青澀的面孔,正是之前洛塵的模樣。

「洛塵!」而就在洛天剛剛轉化完成,一聲驚呼之聲,也是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微微一愣。 第兩千零六十三章凝鬼

洛天一愣,目光看向目光露出兇狠之色的三個中年人,不過隨後聽到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洛天的心中便是微微一喜。

三人渾身鬼氣環繞,一名真仙初期的修為,兩名半步真仙的修為,是地獄鬼修。

三人沒有認出洛天本來的面貌,將自己當成了落塵,很顯然千幻面具起到了作用。

「小畜生,現在我到要看看你往哪裡逃……」而就在洛天驚嘆間,三人便是飛身而起,朝著洛天沖了過來,一人張口一吐,黑氣化成一隻鬼臉,朝著洛天吞噬,另外兩人則是一人手持一把長劍,黑色的劍芒,朝著洛天攻擊而來。

三人的攻擊雖然驚人,但是洛天此時是什麼修為,雖然身上還有傷勢,那是洛天不想恢復,害怕引來天劫。

但是即使受傷,三人也不被洛天放在眼中,一拳轟出,兩倍的肉身之力打出。

轟轟轟……

三聲轟鳴響起,那張黑色的鬼臉還有兩名半步真仙打出的劍芒,全部被洛天一拳轟散。

轟散了三人的進攻,洛天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了那名真仙初期的中年人跟前,一指按下。

威壓席捲,極境真仙的壓制瞬間降臨在了那名真仙初期的身上,讓那名真仙初期的中年人臉色蒼白起來,感覺自己好像處在寒風當中,被凍僵在了那裡。

恐怖,之前在大殿之中,洛天極境的壓力,對於大殿之中的人們造成了壓力,但是大殿之中的人們,修為都要比洛天高,因此效果不是特別明顯。

此時這個真仙初期的中年人,只是普通的真仙初期,在洛天面前,修為直接被壓制了五成!

一指按下,那名中年人,的身軀直接炸裂,化成了一團血霧,那兩名半步真仙,更是說不出話來,看著洛天,彷彿看待天人一般。

「這個洛塵,怎麼這麼強,之前不只是天仙中期的修為嗎!」

「一指,就滅殺了張頭領!他是真仙中期不成?」兩人心中大喊,眼中寫滿了驚恐。

洛天伸手一抓,一道灰色的神魂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發出陣陣的嘶吼,灰色的雙眼寫滿了驚恐。

「放過我,我是洛家之人,放過我!」神魂大喊,但是卻無濟於事,洛天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並沒有滅殺掉中年人的神魂,而是將其神魂收了起來。

隨後洛天也是將視線放到了兩名半步真仙的身上,伸手一揮,兩條黑色的符文長龍從洛天的手中飛出,瞬間將站在那裡不敢動彈的兩人纏繞起來。

黑色的符文長龍沒入到兩人的身體之中,纏繞在兩人的丹田,抽取著兩人的修為,化成了一顆黑色的魔種,讓兩人的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道心種魔,這功法洛天已經很久沒有用過,因為遇到的都是修為高的,也沒有出手的機會。

超強兵王在都市 「我的修為……」兩人看向洛天,此時的洛天在他們眼中跟魔鬼無異,實在是洛天的手段不是他們這樣的身份能夠接觸的。

「說說吧,你們是誰,身後又是誰!」 萌妃天下無敵 洛天冷聲開口,身上泛起無形的威壓。

「洛塵少爺……」

「你心裡還沒猜出是誰想讓你死啊,整個洛家,或許就你蒙在鼓裡!」一名中年人開口,此時兩人的小命在洛天手中攥著,不敢不說實話。

「正是你一直尊敬的洛白少爺啊!」

超級學霸科技系統 「洛白少爺之前在你面前一副好大哥的模樣,但是隨著時間推移,你的天賦慢慢的被發掘出來,洛白少爺擔心你爭搶他的家主之位,因此才派了我們趁你外出截殺你!」

「這麼多年,洛白少爺你在家族之中受到排擠,這大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洛白少爺。」中年人不斷開口,將事情的經過講述出來。

洛塵是庶子,這麼多年雖然為人謙和,但是卻還是受到家族之人的排擠,因為只要是有人稍有跟洛塵親近一些,暗地裡便會引起洛白的重罰。

而洛白這些年,在洛塵面前,卻是彷彿一個大哥一般,只要是誰欺負洛塵,洛白必然會為洛塵出頭,其實這背後,有很多是洛白一手操控的。

親兄弟,又是維護自己的大哥,洛塵自然對洛白這裡親切,甚至還將自己研究出來的飼鬼之法交給了洛白。

而也正是這飼鬼之法,讓洛白可看到了洛塵的天賦,雖然實力只是天仙中期,但是洛白飼鬼上的天資卻是極高,因此洛白才對洛塵下了殺手。

洛天眼中露出殺意,這洛白的做法讓洛天心中憤怒,伸手一揮,將灰色的神魂抓了出來,展開搜魂,那名真仙初期的神魂,瞬間便是萎靡起來。

而在中年人這裡讓洛天知道的,與剛才兩人講述的基本相同,而在中年人的記憶之中,還有一件更加讓洛天憤怒的事情。

洛塵剛剛出生,便是萬鬼護體,萬鬼化成了洛塵的經脈,天生鬼脈,修行的速度絕對恐怖。

但是洛白的母親卻是求助自己家族中的人,將洛塵的鬼脈抽出,轉接到了洛白的身上。

這件事情做的極為隱秘,這名真仙初期的中年人,當初也是機緣巧合才看到,最後自己再三保證,立下血誓忠於洛白之後,才保住了性命不被滅口。

「真是禽獸啊!」洛天心中殺意滔天,一把將中年人的神魂捏爆,中年人的記憶之中,這些年,沒少幫助洛白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

「饒命啊,塵少爺,饒命啊!」剩下的兩名半步真仙,看著中年人的神魂被洛天捏爆,頓時跪在了地面之上,不斷的磕頭。

「你們,想活,還是想死?」洛天目光威嚴的看著兩人,心中有了一些打算。

「想活,塵少爺,我們想活!」兩人臉上頓時露出希望之色,洛天這麼問,那麼他們就有一線生機。

「這兩枚丹藥,你們吃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伸手一揮,兩枚丹藥送到了兩人的口中。

「是!」兩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丹藥放到了口中,雖然有道心種魔,但是洛天還是不放心,畢竟道心種魔只是讓兩人修為盡失,但是這兩枚丹藥,若是洛天催動,完全能夠滅殺,他們兩個。

「好,你們現在回去,回去之後,正常在洛家待著,至於怎麼說,就看你們兩個了!」洛天輕聲開口,他相信,這兩人知道該怎麼做。

「是,是!」兩人連忙點頭,聲音之中帶著恭敬,想要起身離開。

「這兩枚丹藥,你們兩個服下,可以讓你們兩個有機會進入到真仙境,以後為我辦事或許會方便一些!」打完巴掌,甜棗還是要給一下的,洛天對於這些手段已經是爐火純青。

「謝塵少爺!」兩人眼中露出狂喜,連忙接過丹藥,此時兩人知道自己的命運,也沒有客氣,直接接過了丹藥。

「好,我喜歡聰明的人!」洛天眼中露出是一笑意,揮了揮手,任憑兩人離開這山林。

「三大家族的洛家么,倒也跟我一個姓氏!身為三大家族,應該知道彼岸花之母的消息吧!」洛天心中自語,心中有了一些計劃。

「洛塵,你跟我一個姓氏,又贈我飼鬼之法,雖然你已經死去,但是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洛天的兄弟,這仇,我會為你報!在這地獄之中,我就是你洛塵!」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隨後盤膝坐在了下去。

洛天倒也沒有著急成為真仙,而是開始研究起那洛塵留下的飼鬼之法。

飼鬼,先凝鬼!想要飼養鬼物,首先得先自己凝聚出一種鬼物來,這種手段,洛天還真沒見過。

「嗡……」洛天伸手一揮,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這身影正是當年天龍墓地之中的鬼王。

隨著洛天修為的增加,洛天已經沒有動用過了,而且當初的三次保命,洛天已經用掉了兩次。

鬼王一出現,身軀便是微微一震,感覺到天地間那濃郁無比的鬼氣,黑色的雙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放你自由!」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鬼王,完成了自己當初的承諾。

「謝謝……」鬼王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生澀,飛身而起,長嘯一聲,朝著山林之外飛去。

看著鬼王離開,洛天伸手一抓,陣陣的吸力從洛天的手中傳出,氣色的火焰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煉鬼!」吸力不斷的從洛天的手中傳出,一道道黑氣不斷的凝聚在洛天的手中。

鬼氣越來越多,半個時辰之後,一顆黑色的鬼珠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八色的火焰包裹著黑色的鬼珠,懸浮在洛天的手中,而洛天也是根據洛塵那玉簡之中的記載,開始凝聚鬼物。

「不知道能凝聚出什麼東西啊!」洛天眼中露出期待之色,凝聚鬼物根據凝鬼之人的修為來定,修為越高,凝聚出來的鬼物品質也就越高。

時間緩緩流逝,又是一刻鐘的時間過去了,鬼氣不斷的湧進黑色的鬼球之中,而陣陣的咆哮之聲,也是在洛天的手中回蕩。

「嗡……」終於,一股恐怖的波動,在洛天的手中傳出,讓洛天的臉色驟然變化起來。 第兩千零六十四章真仙之劫來臨

「轟……」一聲驚天的爆炸之聲,在黑色的山林之中響起,大片的黑色樹林被崩斷,黑色的小山劇烈的晃動起來。

「這玩意也能炸?」洛天嘴角抽搐的看著那四散的鬼氣,心中忍不住跳了跳。

「沒錯啊,就是這麼煉的啊!」洛天臉上露出疑惑,站起身來,撣了撣身上的塵土。

黑色的身影倒轉回來,出現在洛天的身後,黑色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疑惑,這身影正是想要離去的鬼王。

「鬼王大哥,你怎麼回來了?」洛天眼中露出尷尬,他知道鬼王應該是被自己造成的動靜給吸引回來,擔心自己有事,讓洛天心中微暖。

「沒什麼……」鬼王輕聲開口,雙眼之中露出一絲複雜,隨後伸手一點,一滴黑色的鮮血從鬼王的手指之中飛出。

鮮血飛出的一瞬間,鬼王的身軀便是虛幻了一下,顯然這滴黑血對於鬼王來說也是重要無比。

「你需要加入這個!」鬼王說完,便是飛身離開,留下了有些發獃的洛天。

黑色的鮮血懸浮在洛天的手心,讓洛天眼中更加疑惑起來,不過隨後彷彿想到了什麼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