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這時老賀也在做心裡斗急,他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但是讓他做后爹他也做不到,於是兩天,老賀沒有上遊戲,也沒有回微信裡面遊戲老婆的信息

  • Home
  • Blog
  • 而這時老賀也在做心裡斗急,他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但是讓他做后爹他也做不到,於是兩天,老賀沒有上遊戲,也沒有回微信裡面遊戲老婆的信息

兩天後。

現實里是四十歲的男孩子想了想,「已經花了那麼多錢了,不把這個妹子泡到,也有些吃虧了。」

於是

想了想便答應到。

「好,等過幾天我出限時了就給你買了。」

「謝謝老公,老公最好了。」

同樣的對話在《孟婆》遊戲的各種角落裡面的發生的。

這一天在路明軒的小跟班和琨靈兒的刺激下,《孟婆》充值竟然比節目那幾天還要高。

可把《孟婆》遊戲公司運營總監高興壞了。

《孟婆》運營到現在,投入不少,還弄了不少托,但是充值也就那樣。一個月幾乎是一條水平線,不高不下了。

而對公司領導的責問。

把運營總監愁死了。

短短几天的時間。頭髮都快冒了出來了。

各種刺激遊戲用戶的手段都上了,但是效果甚微。

沒想到就是兩個玩家在遊戲里的互動,竟然對其他的用戶這麼大的衝擊力。

這讓運營總監茅塞頓開。

找到另一條運營的路子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

此時

遊戲裡面

路明軒的小跟班:「??」

簡年年看明白他的意思,是問為什麼也送他一套時裝。

琨靈兒:「無功不受祿,再說我不也缺錢。只不過,不喜歡把遊戲裡面充值而已。」

路明軒的小跟班:「只是一份心意,想讓你高興,別想太多。」

琨靈兒:「我也是啊。一份心意。」

過了一會才知道路明軒的小跟班緩緩打出一行字:「你沒發現,我們是情侶裝嗎?」

這倆個後知後覺的人,一個給對方的時候光想的要最貴的。

另一個給對方的時候光想的要一樣的。

最後竟然弄了一套結婚的情侶裝。

於是

兩個人竟然不約而同的遊戲裡面打出了:「哈哈哈」

也藉此化解的雙方的尷尬。

時間已經不早了。

簡年年想到明天還要去找自己的偶像路明軒。

於是在遊戲裡面給路明軒的小跟班打了一聲招呼就下了。

其實

這時候坐在遊戲前面的簡年年臉色還是有些紅的。

玩了這麼多年的遊戲了,這還是第一次和別人在遊戲裡面組cp。

雖然他們並不是cp。

但是那種感覺真的感覺很不錯。

想到明天就要見自己的偶像大大了,簡年年把這一切都放在腦後,遊戲裡面的男人再怎麼好也不如自己的偶像大大的好。

簡年年就帶著激動的心情入睡。

以為會興奮的睡不著。

沒想到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而遊戲裡面,路明軒還站在原地發獃。

不是就是發獃。

他雖然不常玩遊戲,但是這還是第一次在遊戲裡面收到別人禮物。

那感覺就像是,第一次收到女孩的情書一樣。

鄭賀有事找路明軒。

叫了半天也沒有反應。

然後就看到路明軒一直盯著遊戲裡面的人物在發獃。

鄭賀,湊了過去。

「幹嘛呢,叫你半天也不理我。」

「喲,這是誰送你的時裝啊,這一套時裝也不便宜呢,算得上《孟婆》遊戲裡面最貴的一套了,而且是結婚禮服。」

「咋地,臭小子,你準備在遊戲裡面結婚了嗎?」做生意,和氣生財嘛……

為了慶祝《傳奇》的大賣,一葉知秋的正式崛起,葉子晴不遠萬里的從京城來到了江南。

沒辦法,誰讓趙小池、秋雅兒、許仲清這三個很重要的人,全部都在江南市呢,葉大美女只好少數服從多數了。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內部的慶功宴上,還出現了一個真正的外人,周氏集團的總裁,周海媚。

三個女人都不是第一次碰面了,趙小池早早的聞到了硝煙的味道,於是乎,他拉着許仲清,以蒙沖為盾牌,直接逃離戰場。

看到趙小池狼……

《重生都市大妖孽》407章六月 「哼,獨門葉飛,你也別太猖狂,你以為你殺了別九歌,就很厲害了嗎?別忘了,還有別家,別家也許現在正在殺你的路上!」

六號桌上的一個男子大聲的對着葉飛叫囂,一臉的嘲諷之意思。

「獨門葉飛,我李家不服,雖然你很厲害,但是我李家的陣法也是很厲害的,天誅陣,伏仙陣,殺神陣,樣樣可以誅殺你,你不要以為你就配坐在那裏!」

一個少年指著葉飛說着,他手中拿着一根玉笛,隨時準備佈置陣法,他李家是陣法大家族。

「葉飛,你坐在那裏,沒有一點成績是不行的,難道你想要用你獨門兩個字,來震懾我天城所有的勢力嗎?我告訴你,做夢!」

八號桌的人也是說着,他們擰成一股繩子,對着葉飛大聲的叫囂著,葉飛看着那麼多人,那麼多張嘴巴,一個個都叫囂的厲害,有些眼花繚亂,人太多了。

葉飛走到中間,倒付着手,冷笑看着他們。

「我要坐在第一桌,你們不服,那就請你們上座吧,如果你們不敢,那就不要管我!」

葉飛伸出手,讓出座位,他們面面相視,沒有一個人敢坐上去,誰知道待會會不會來更厲害的人,要是剛坐上去,再被打下來,那就丟人了。

在場沒有一個人說話,葉飛站在原地,冷笑的看着他們。

「既然你們誰都不敢,而我葉飛敢坐,你們還吵吵什麼?自己沒有本事,就不讓別人爭取了嗎?」

葉飛眯着眼睛問着他們,一身的囂張,就算他們是天城的大家族,葉飛也無所畏懼。

「我們雖然不敢坐,但是你也沒有資格坐,你龍榜有名嗎?你勢力有嗎?你在天城站得住腳嗎?你要坐在這裏,我不服!」

李家的少爺站出來,他穿着一身燕尾服,一身瀟灑,身材高挑,很是帥氣,李家少爺李溫書。

李溫書一口巧舌如簧,懟著葉飛,他也想要靠前坐,但是葉飛坐第一個,他不服,要知道,越是往後邊坐,就越難以收集到人脈,待會人才來了,靠前的一桌肯定是吃香的。

「對啊,你有什麼?就憑你是獨門的人?哼,這一點不算,這天城,還沒有你獨門的立腳之處。」

「我趙家和你葉飛打起來,你也不是個頭,隨便就碾死你了。」

此時地六桌的趙高也站出來,他代表着他整個家族,趙家比莫家還厲害很多,趙高不覺得葉飛能夠一人抵抗他們趙家。

「哈哈哈,我龍榜第九十二名都不敢坐在第一桌,你葉飛憑什麼呢?龍榜無名的小輩,有本事打一場啊,你今天要是打贏我,我龍榜九十二名的位置讓給你。」

此時龍榜上九十二名的權志明不服了,他也出來叫囂。

「我方家也是這個意思。」

「我李家也不服!」

「我趙家也不服!」

……

正所謂牆倒眾人推,十個人欺負一個人叫做邪惡,那一萬個人欺負一個人叫做正義,越來越多的人不服葉飛,紛紛站出來,葉飛面前已經站出來好幾個家族了,十幾個人都在排隊對着葉飛叫囂,葉飛記不住他們誰是誰,反正就很多,也沒有興趣記他們。

「不服是吧,好啊,既然你們不服,我就讓你們服。」

「不是給我要勢力嗎?我給你們看看!」

葉飛大聲的說着,他從腰間摸着什麼東西。

「啪!」

「東方商會會主令!」

「啪!」

「鳳凰商會鳳凰令!」

「啪!」

「天子商會天子令!」

「啪!」

「血痕商會血痕令!」

葉飛啪啪啪的把四塊商會的令牌全部拍在桌子上,每一塊令牌拍的啪啪作響,四塊令牌拍出來,葉飛霸氣十足的站在那裏。

「這四大商會全部都是我的商會,也全部聽命於我,我只要一句話,四大商會就會全部到來。」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