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那隻撲向吳邪的屍蟞也被張碩一把抓住丟在了船上,當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奎一聲尖叫著後退了一下,差點就把自己給跌到水中,看到這一幕,張碩當真是有些無語了。

  • Home
  • Blog
  • 而那隻撲向吳邪的屍蟞也被張碩一把抓住丟在了船上,當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奎一聲尖叫著後退了一下,差點就把自己給跌到水中,看到這一幕,張碩當真是有些無語了。

「小哥,你這是想將他踹到水裡啊?這水下的屍蟞可不少呢。」張碩對著小哥說道。

小哥也想不到張碩的身手這麼好,至少在他之上,不然的話根本做不到在阻止他的同時還一把將屍蟞給抓住了。

屍蟞很大,看著也是吃了不少屍體才能長到這種程度,而屍蟞趴在船上一動不動,明顯就是一副掛了的樣子,但身上卻是什麼都沒有痕迹。

「你殺死了?」小哥問道。

屍蟞身上沒有傷痕,但看屍蟞的樣子,明顯就是死了才這樣一動不動,不然小哥可不認為屍蟞上了船就老實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殺死這玩意沒那麼麻煩。」張碩看了小哥一眼說道。

小哥的身手好,甚至張碩在他的身上都感應到了一股陰暗的力量,這股力量對於屍蟞等陰邪之物可能有不小的剋制,但想要像張碩這般無聲無息的殺死屍蟞還是有些不夠看的。

小哥聽了張碩的話之後也沒有多說什麼,對於張碩的身份以及能力也沒有打探的心思,一副面沉如水的樣子,實在是太冷靜太冷酷了。

「你們看那是什麼?」

眾人此刻是沿著水流在緩緩移動的,而此刻前方出現了一些幽綠幽白的光,直接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而此刻在屍洞上方,一座玉棺就鑲嵌在了石壁上,玉棺之中還有一具散發著白光的屍體,這一看就知道不是正常的現象。

張碩的神識一直都開啟著,對於這裡的情況張碩還是有些了解的,看著這具屍體,雖然身上的陰氣很濃郁,但還沒有產生靈智,這種屍體還不足以屍變,不過其中蘊含的陰氣還是非常濃郁的。

「看來這裡與島國真的不一樣,這裡想要成為妖魔鬼怪的話需要的陰氣真的很多,不過一旦成功的話,實力也非常的強悍。」張碩心中想道。

在這種氣氛下,眾人都沒有多說話,而是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小船繼續前進,眾人此刻也是已經無法返回了,在逆流以及這裡錯綜複雜的通道下,想要逆流返回可是非常困難的,還不如直接順流從出口離開。

小船很快就從狹窄的通道中開了出來,出現在了一片比較寬敞的區域之內,看著這片區域中的情況,眾人都戒備十足了起來。

在前方的一處淺灘位置,眾人都能夠看到這個淺灘是由大量的屍體組成的,而這一情況直接就讓眾人知道這裡絕對是一處十分兇險的地方,畢竟這麼多屍體堆積在這裡居然沒有腐敗成骨頭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這裡就是積屍地。」三叔小心翼翼的對著眾人說道。

而面對這種情況,三叔直接讓大奎從背包里將黑驢蹄子給拿出來,結果大奎居然沒反應,看著大奎居然被嚇暈了過去,三叔差點忍不住就想暴打他一頓。

「潘子,拿好黑驢蹄子,如果出現什麼危險就給他一下。」三叔說道。

雖然有張碩這位專家在這裡,但是眾人也要有自己的手段,要是遇上危險而張碩顧不上來的話,那麼他們如果沒有自保的能力那也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潘子連連點頭,手裡拽著黑驢蹄子一副十分戒備的樣子,而張碩也是稍稍的感應了一下黑驢蹄子。

從外表上看,黑驢蹄子並沒有什麼,反而因為特製的保存情況,讓這黑驢蹄子上散發著一股怪異的臭味。

但張碩可以感覺到這黑驢蹄子中蘊含著一股怪異的力量,這股力量中蘊含著陰邪的力量也蘊含著正道的力量。

這樣的力量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張碩覺得黑驢蹄子估計能夠剋制鬼怪,其中肯定有著它的道理的。

「你們看。」吳邪雖然沒有被嚇暈,但是在看到了前方積屍地上居然出現了一道白影,這道白影被黑髮遮住了頭髮,雖然看不到容貌,但是誰都知道那不是人。

「滾。」張碩冷哼一聲道。

這是屍變的一種類殭屍的東西,雖然沒有殭屍那般潛力強悍,但是卻具備著一些幽靈魂體才有的能力。

張碩都能夠發現白影雖然站得遠,但一股精神攻擊就衝擊了過來,無聲無息的精神攻擊哼容易就能夠將心志不堅定的人拉入幻境之中。

而張碩這一聲冷哼,直接就釋放出了一道靈氣將眾人給震得精神一震,讓眾人都沒有陷入幻境中。

當然,以著在場眾人還清醒之中的情況,除了吳邪之外,怕其他人都不是那麼容易被陷入幻覺中的,小哥本身就蘊含了一股力量,想要將他拉入幻境很難,而三叔與潘子兩人更是身帶兇殺之氣,手裡肯定宰過不少,所以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精神攻擊衝擊到的,只有吳邪這種才會很容易受到影響。

咦!!!

一道摩擦得十分刺耳的聲音傳來,讓人聽了都有種牙酸的情況,而小哥已經準備動手放血了,張碩卻是已經動手了。

「雷來!!」

張碩一擺手,掌心上就匯聚了一道雷光,隨著張碩一擺下,雷光轟然炸了出去,一道粗大的雷鞭甩向了白影。

三叔等人都被張碩的舉動嚇到了,而那道白影也是沒有想到張碩這麼強悍的存在,那尖叫聲一下子就停止了,它想要逃跑,但張碩的雷鞭豈是隨隨便便能夠逃得掉的?一出手之下就鎖定在了它的身上。

轟!!

白影被雷鞭轟中,不到一秒就被轟得形神俱滅,整個屍洞中無數屍蟞都暴動了起來,紛紛朝著遠處逃去,都不敢靠近在這小船附近了。

三叔等人都有些被嚇到了,看著周圍還有一些雷光弧電閃動,都有些感覺是長見識了。

「張專家厲害。」三叔對著張碩豎起了大拇指。

看到張碩居然用出了這種強悍的道法,三叔如何不知道張碩的強悍,這樣牛逼的人物在隊伍里,那麼古墓之中遇上什麼危險的東西都不用害怕了。

而潘子也是對張碩剛剛的爆發有些嚇到了,原先還不覺得張碩有什麼,頂多就是上面派下來的一名專家而已,哪怕厲害一些也只是在對付鬼怪方面,沒有想到張碩一招掌心雷這麼強,別說對付鬼怪了,對付人一樣是非常強悍的。

小哥很是驚訝的看了張碩一眼,最後默默的收刀坐好,沒有在多說什麼,整個人都十分的冷靜。

「張專家,你這是道家的掌心雷嗎?」吳邪是最好奇的人,看到張碩一招轟殺了白影,還嚇得無數屍蟞逃命,對於張碩剛剛釋放的雷法,吳邪是好奇得不行的。

「是啊。」張碩笑了笑對著吳邪點頭道。

吳邪立即貼了上來,對張碩開始問東問西,問得張碩都有些煩了,甚至吳邪還打著想要拜師的想法,讓張碩眼珠子轉了轉,心中有了想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你是不是想學?」

張碩對著一直瞎打聽的吳邪說道,看著吳邪一副要把自己所會的道法給打聽清楚的樣子,張碩如何沒看出他的想法?

而吳邪也是在被看穿后摸著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他確實有想要學習張碩的道法的想法,看著張碩剛剛大發神威將那鬼怪轟殺的情況,他就覺得十分的酷。

而三叔也是有這個心思,如果吳邪能夠在張碩身邊學習到這種強大的道法,那麼以後如果要去一些地方,豈不是能夠讓吳邪幫忙?

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三叔能夠請到張碩一次不見得就能夠請到張碩第二次,所以三叔還是很認同吳邪去學習道法的。

而小哥則是什麼都不關心,坐在船上安安靜靜的,等著小船一路從屍洞中開了出來,安全的來到了山的另一頭湖面上。

「如果你想學的話,我倒是可以教你,不過你能學到多少,那我就不好說了。」張碩對著吳邪說道。

「真的嗎?」吳邪瞬間變得十分的激動,然後立即改口道:「多謝師傅。」

看到吳邪就這麼立馬拜師了下來,三叔臉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來,但從他的眼神之中還是看得出一些高興的。

「張專家,我這個大侄子就麻煩你了。」三叔對著張碩說道。

「客氣了。」張碩點點頭道。

而在小船開到了岸邊后,眾人輕車熟路的進入了山中的小村落中,這個依山而建的小村落看起來規模不小,但實際上存在的住戶並不算很多。

而在這種地方,自然是不可能有賓館之類的地方,不過三叔也算是老油條了,很快就找到了一戶人家,在商議了一下后拿出了一些錢就住了下來。

「我們現在裝備丟失了不少,看樣子得從新讓外面弄些裝備進來了。」三叔對著眾人說道。

沒有足夠的裝備是不行的,哪怕吳家是手藝人,但是在沒有裝備的情況下,吳家人一樣是拿這些古墓沒有一點辦法的。

「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我們只要把那車夫給找出來就好了。」張碩說道。

那船夫已經掛了,屍體都沉在屍洞里成為了屍蟞的食物,雖然因為張碩的存在,三叔等人都沒有看到那船夫的屍體,但有張碩的話,三叔等人還是十分相信的。

「那車夫在哪裡?找到他我要給他一頓好看。」大奎惡狠狠的說道。

在屍洞內,大奎被嚇暈了過去,在醒來后就是在岸邊了,想想自己之前的表現,大奎自然是覺得十分的丟人了。

而三叔也是發現大奎平時膽兒挺大的一個人居然怕鬼,這也是三叔覺得十分失算的事情。

「都這麼晚了,明天再找他吧。」張碩笑了笑,拿起了杯子與眾人碰了一下。

而這一晚,眾人都好好的休息了起來,經過了這麼一段長途跋涉來到這裡,自然是極其消耗體力的,別看三叔等人都沒有表現出什麼來的樣子,那是因為他們都是在這一行幹了很久的,所以體力耐力上都十分的出色。

而吳邪的話可就不一樣了,整個人就睡過去了,一大早眾人起來的時候,吳邪都還在呼呼大睡,看著吳邪的樣子,三叔就忍不住搖了搖頭,這個就沒怎麼吃過苦頭的大侄子,就是好奇心太重了。

「張專家,我們去找那車夫吧,趕緊把裝備給弄回來,然後好去處理這裡的事情。」三叔吃了早餐后對著張碩道。

昨晚的時候,張碩表現得十分的肯定,既然張碩有辦法將那車夫給找出來,三叔自然也樂意這麼做,免得還要等外面送裝備進來,到時還要耽擱上一段時間。

「好,那麼我們就去找那傢伙吧。」張碩點頭說道。

讓人弄來了一張紙,只是一張普通的紙,張碩完全不需要黃紙之類,只是以著靈符的方式直接就製作出了一隻千紙鶴。

這也是張碩對法則的理解非常的深刻,所以才能做到用一張普通的紙就能夠製作出靈紙鶴出來。

而看著張碩手中的靈紙鶴飛走,三叔等人都大感驚奇,這種普通的紙,而且還不是黃紙就能做出這麼一隻活過來的紙鶴,這種情況如何不讓他們意外。

雖然三叔等人心中都有一些疑問,不過都沒有多問,畢竟他們也不是吳邪那種什麼都好奇,又沒有顧忌的毛頭小子。

「跟著紙鶴去吧。」張碩一點也沒有去找車夫的想法,這種跑腿的事情就交給大奎和潘子兩人就夠了。

時光請不要帶走他 「走,我們去找那傢伙算賬。」

三叔招呼上潘子兩人說道,對於張碩沒有去的意思,三叔也不在意,張碩這樣的人物對這些跑腿的事情自然沒興趣,而三叔可就沒有那麼好的心情了,對於膽敢耍了他的人,三叔自然不會放過。

等吳邪醒來的時候都已經快10點了,這時看到院子中三叔等人都在擺弄著裝備,他也是很驚奇。

「裝備不是丟了嗎?」

吳邪都感覺自己是不是沒睡醒,怎麼才醒來就看到這些裝備又都回來了?難道說已經把那個逃跑的車夫給找到了?

「有張專家在,我們找到那車夫不要太容易。」大奎開始嘚瑟的說道了起來。

在看到張碩的神奇后,大奎就不再怕什麼鬼怪了,想想昨天居然是屍洞里昏迷了過去,居然沒有看到張碩大發神威的施展出掌心雷就已經感覺到很遺憾了,不過今天能夠看到那一個小紙鶴居然能夠把車夫給找出來,也讓大奎知道了張碩的厲害。

「好了,不用說那麼多了,趕緊吃個午飯,然後我們該出發了。」三叔對著眾人說道。

看著吳邪居然睡得快到了中午才起來,三叔也是很無奈,不過知道吳邪昨天才到這裡,長途跋涉的肯定累得不行了,所以也就沒多說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讓他快點去洗漱。

吳邪看了時間,估計也知道他起來晚了,對著張碩打了個招呼,然後就跑去洗漱了。

當眾人早早的吃了一個午飯,然後多準備了一些乾糧,然後背上了一部分裝備就開始進山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對於找古墓,如果張碩不需要特殊的辦法,那麼是找不出來的,這麼一個荒郊野嶺之中,誰能知道一個古墓會埋在哪裡?怕就是站在古墓之上可能都不知道。

而張碩也沒有用特殊手段來尋找,看著三叔一副專業人士的樣子,在靠著手上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古墓的大概位置。

「根據那車夫的說法,在我們之前就有一隊人進入了這裡,想來他們的目標應該也是魯王墓,所以魯王墓大概就在這個位置。」三叔說道。

而這個信息也是意外得到的,如果不是去找車夫拿回裝備並教訓他,怕都想不到會得到這麼一個信息。

「居然有人走在了我們前面?」

眾人對於這個消息還是挺意外的,而出現了這麼一個變故,眾人自然就要更加的小心了,特別是三叔等人,他們下地可都不是一兩次的事情了,對於在同一個地方遇上同行,如果一個處理不好的話,那麼可是要發生流血衝突的。

在這一行里混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刀口上生活的,干架起來那真的是不要命,所以眾人手上都是抓著武器的,特別是三叔幾個。

「師傅,你什麼時候教我道法?」吳邪對著張碩問道。

從張碩施展掌心雷以及大奎所說的靈紙鶴后,吳邪對於道法自然是非常嚮往的,不過看張碩的情況,好像暫時是沒有教自己的意思。

「你以為道法是那麼容易學的嗎?你現在要不要坐在這裡打坐修鍊?」張碩白了白眼道。

看吳邪這一副樣子,張碩覺得他想學道法是用來耍帥的,而吳邪能不能修真張碩不知道,但自己改良的一些簡單道法還是可以學的。

「哦。」吳邪一臉不好意思,看著三叔搖頭的樣子,吳邪也知道自己急了,在這種地方打坐修鍊那還要不要下地了?而且修鍊看來也不是一時就能夠修鍊出來的,肯定要修鍊上一段時間才行。

眾人一路在三叔的帶領下來到了車夫所說的位置,看著這裡扎住的幾個大帳篷,其中還有一些設備以及生活物品,自然也是看出這裡的有人待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了。

而三叔微變的表情讓張碩知道三叔肯定認識這些人,畢竟熟知了一部分劇情的張碩知道,三叔在之前就與裘德考認識,而對裘德考的隊伍,三叔還是分辨出來的。

不過三叔並未表現出什麼來,雖然知道來到這裡的是裘德考的人,但三叔還是裝作不知道。

「他們都不在,難道都下去了?」大奎翻找了一下,確認這裡除了留下一些設備以及大量的生活物品外,當真是一個人的影子都沒有。

「這裡放著一杯咖啡,不過已經冷了,看來他們下去有一段時間了。」三叔在一杯咖啡面前看了看后說道。

這裡留有保溫的熱水,同時發電機都還發著電,雖然知道裘德考的隊伍有些厲害,但也對他們將這麼多物資送進來感到凝重。

「他們應該是遇上什麼特殊的發現了,不然不可能全部都進去了。」小哥這會也開口道。

如果不是重大的發現,對方不可能走得一個人都不剩下,雖然說這裡是荒郊野外也不擔心東西會丟,但是走得一個人都沒有是不可能的,除非真的是缺人了。

而張碩也通過神識探查了一下,很快就發現了一處挖開的盜洞,不過這個盜洞已經坍塌了,這樣的情況讓張碩也是有些奇怪這個盜洞是怎麼坍塌的。

以著裘德考的隊伍展現出來的實力,挖出一個盜洞不可能這般輕易的就坍塌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導致了這種情況。

而這個盜洞坍塌得還比較徹底,可以說垂直挖下去的盜洞整個都坍塌了,如果想挖開的話就得從頭挖了。

「他們挖的盜洞都坍塌了,看來下面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

三叔在得到了張碩的信息后也在盜洞邊上看了看,這個盜洞埋得非常的嚴實,可以說整個都堵上了,如果不是離開后這麼做的話,那麼就是發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造成的。

「聽說前段時間發生了地震,是不是他們進入后就……」吳邪說道這裡又感覺不對,如果是地震的話,那麼那杯咖啡是誰泡的?

「可能是因為地震讓一批人被困在下面,剩下的人可能急了,在匆匆挖開盜洞後進去,結果沒多久盜洞坍塌了。」小哥在盜洞邊上摸索了一會說道。

因為坍塌的時間並沒有多久,所以小哥能夠判斷出這些土的痕迹,至少不是已經掩埋多久的盜洞。

我就喜歡你做作的樣子 「這樣的話我們從這裡下去就不容易了。」三叔說道。

三叔在盜洞上探了探,發現這個盜洞被掩埋得非常的嚴實,這樣的情況要挖開的話就必須有大型的機器。

公主爲妃作歹 而這裡雖然留下了不少機器,但三叔明顯沒有想動這支隊伍的東西。

而三叔在找盜洞方面一樣是有著自己獨特的辦法的,在周圍的地形探了探就讓三叔找出了古墓的一些布置,至少是知道了盜洞的一些布局,很快就讓三叔找到了一處比較好的打盜洞位置。

三叔這種專業人士找位置自然是比裘德考的人要好的,而在三叔打下去的鑽孔通透下去后,其實也沒有多深,至少比裘德考等人找的位置要淺很多,挖起來也非常的容易。

當三叔將鑽的土都抽了出來之時,三叔的臉色就變了,看著那冒血的土,三叔覺得這古墓下怕是有些難對付的東西了。

「是血屍吧?」張碩一早就知道這個情況。

雖然冒血的泥土不一定說明有血屍,但有血屍的古墓中必定有冒血的土,而三叔顯然也是想到了這點。

「張專家,如果有血屍的話你對付得了嗎?」三叔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