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聞人央月死死壓抑著內心最為原始的衝動,目光迅速轉向別處。

  • Home
  • Blog
  • 聞人央月死死壓抑著內心最為原始的衝動,目光迅速轉向別處。

「你在看什麼?」

「再看你啊。」乾陽撩起了央月的一縷髮絲道:「好美的白色。」

「你的也很漂亮啦。」央月紅著臉回贊道。

因為整個人都很白的緣故,輕微的紅潤清晰可見。

一同的。

乾陽臉上也出現了紅潤。

糟糕!是心動的感覺。

感覺不壞。

「一樣的白色呢。」乾陽將自己的一縷頭髮與央月的捏在了一起,分不清你我的顏色。

雙目對視,同是微微跳動的血色。

聞人央月也有種被觸動的感覺。

同類?

亦或者歸宿?

「乾陽,你頭髮的顏色?」央月伸出了手,想要輕撫眼前美人。

這樣會不會太逾越了?如此想著他停下了動作。

可就在這時,乾陽拉住了那隻手將其放在了自己的頭頂。

這只是個測試。

理應陌生人接觸自己時應該會出現呼吸困難等反應。

乾陽閉上眼要要迎接痛苦時驚喜的發現,央月靠近自己完全不會觸發人群恐懼。

不僅如此,他還有種喜悅。

來自於內心的最深處,一份不屬於他的喜悅。

「這發色白化病哦。」乾陽差點說了實話,好在最後關頭抑制住了自己。

聞人央月聽到白化病的瞬間,眼睛一亮道:「我也是,我的父母是表兄妹,所以我……」

不管怎麼說,沒有出現畸形已經是萬幸了。

至於白化病不能接觸陽光什麼的,有矢量力場在自然不用害怕區區紫外線。

「沒關係的,你不孤單!」

乾陽掃過了對方那一身中性的衣服道:「央月姐姐怎麼可以這麼作踐自己呢,跟我來!」

根本不讓央月有任何解釋的機會,拉起就走。

兩人體型差不多,自己能穿她也一定能穿!

如此想著,乾陽抱起了剛剛換下的衣服,轉身與央月一同走近了換衣間。

門被關上沒到一分鐘,裡面便傳來了央月的哀嚎:「別扒我衣服!」

你還別說,明明是一個男孩卻沒有喉結,以及男人該有的聲線,也難怪會被當做女孩了。

「那你自己換,明明那麼漂亮,卻非要穿一身丑到爆炸的男裝。」

換衣間內,乾陽插著腰堵在了門口。

央月則衣著凌亂的抱著胳膊靠在牆角。

「還不快換上!」乾陽咧開了嘴,心裡很是享受這種感覺。

央月瑟瑟發抖:「那你先把身子轉過去。」

「害羞?」

好吧,央月的堅持要求下,乾陽只好乖乖的轉過了身子。 乾陽!

一位有些內向的少年,對於承諾極度看中。

至少曾經是。

坤月的身體都已經看膩了,現在又出現一位讓他心動的少女,怎可錯過良機?

就算良心過不得去,也過不去早已逝去的蒼鷹,又不是xing無能

面向牆壁的他,揚起嘴角,捂著臉轉過了身,透過只指縫肆意欣賞著那美妙的身體。

目光先是在胸口徘徊了許久,最後又落在了下身的平角內褲上。

還真是令人意外的結果。

乾陽終於知曉了央月的真實性別。

男性!

只穿了平角褲的央月,不淡定了。

可以說他最懼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真是可愛的男孩紙啊。」

乾陽眼神變了,望向那玉體的眼神中充滿了嫌惡。

人啊長得美又有何用?

心醜陋才是真的丑啊。

「欺騙我,你是第一個。」乾陽摸向了腰間儀刀,目光越發詭異:「真是越來越在意你了。」

這平角褲很緊啊。

真是令人驚訝的大小。

似乎……

比原來的自己大上那麼一點啊。

總覺的腦袋裡有根線斷了啊。

乾陽曾是男性,所以對於見到男性身體並沒有什麼反應,最多嘴上毒舌兩句就算了的事情,可當確定那個比自己原來還大時……

興奮起來了呢。

咦?

我的腰間怎麼出現了刀?

啊呀,啊呀,主炮怎麼也一不小心跑了出來?

主炮懟臉什麼的,聞人央月抬起頭,凄然的笑容出現再乾陽視線中。

「如果我說這是有原因的……」

「不急,慢慢想借口。」乾陽動作輕柔的拔出儀刀,像是在撫慰自己的戀人。指尖輕輕彈在刀刃上,清脆悅耳的聲音,為這狹窄的空間增添了一份陰冷。

央月盯著乾陽半響,思考著該如何解釋才能圓過去。

選擇暴露聞人希?

只怕那樣做結果會更加糟糕吧。

等的有些不耐煩的乾陽,眉頭一皺,身旁炮管瞬間完成了變形。 總裁de舞娘老婆 密集的閃電收束為一團,炮擊充能完畢,隨時都能釋放,它的惡意央月已經深深的感受到了。

如果解釋不滿意真的會開炮!

在戰爭學院開炮?底氣從何而來?

姨母?

聞人家族實力的確排行第三,但也不可能是戰爭學院那位大人的對手。

平淡且不包含任何感情的笑容下,乾陽的刀刃一點一點接近著央月的脖頸。

「沒關係的,我可以慢慢等你的解釋,百年千年萬年,若是想好了託夢給我可好?」

灼熱的能量在瞬間噴出。

真當在開玩笑?

乾陽於遊戲中扮演的從來都是不嫌事大的角色。

場景越亂越好,越是困難的局面越是興奮。

「讓我看到那等污穢之物,請安靜的去死!」

唉?自己原來似乎也有來者,不對,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

「瘋了嗎,這裡可是戰爭學院!」

這種危急時刻顯然不是開玩笑的時機,千鈞一髮的時刻,央月展開了矢量力場擋下炮擊並將其控制在了懷中。

沒有一絲動能或者熱能的外泄。

只是該如何處置這麼龐大的能量那就又是個問題了,計算力恐怖的消耗下堅持不了多久。

這種能量若是爆開……

只怕這座商城的所有人都會遭殃。

瘋子!

央月已經在心中為乾陽貼上了瘋子的標籤,不過正是這樣的性格徹底點燃了他的興趣。

強勢的女孩嗎?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呵呵,擋下了啊。」

乾陽沒有一點放棄的意思。

一枚更大更粗的導彈。

大當量戰略級侵蝕彈頭哦。

只要在這裡炸開這座商城,不!整座戰爭學院都會在瞬間湮滅,甚至連這個世界都會動搖。

笑容中,乾陽輕輕敲響了導彈。

聞人央月全身細胞都在瘋狂的躁動著。

真的會死,這不是在開玩笑啊喂!

「真是可愛的小傢伙。」

時間停止了,導彈還未來得及爆開的能量在一瞬間收斂並消失於無。

「既然要打,那就在這裡打吧。」

聞人央月從未見過魚上仙,但是聽過聲音,這聲音沒錯一定是他!

所以這裡是哪?

空間傳喚,此地已經不再是狹窄的換衣間,清澈如鏡子的平靜湖面一直蔓延至遠處與天空連成一片。

現在的他就像是站在雲層上,說不出的奇妙。

對了!那團等離子體。

央月這才想起了乾陽,他看著空空雙手,迷茫的掃向四周。

就連等離子體也消失了,能夠於無形中抹除那股能量,這更加堅定了他的想法。

只是乾陽去哪了?

央月腳踩在似鏡子的平靜湖面上,毫無目的行走著,警戒的看向四周。

突然,湖面變得躁動不安,乃至整個天空都變得無比陰沉。

一抹純黑色光點出現於聞人央月的一側,並在瞬間展開成了直徑兩米的圓形蟲洞。

次元變率系統,央月當然不會明白這蟲洞的意義。

正當他疑惑時,乾陽突然從洞中竄出拔刀便斬。

簡直不可理喻,這女人難不成瘋了?

聞人央月展開矢量力場,僅用兩指夾住斬來的刀刃。

乾陽哪怕未開超頻反應同樣不慢,近乎同時完成了矢量力場的釋放,並在兩者交匯的地方形成了中和區域。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啪」聞人央月連忙換手拍飛了刀刃,身子迅速撤離至十米外。

「你是瘋了嗎?」

央月的手指在滴血,剛剛那一下乾陽可沒留手的意思。

只怕再慢一步整個手都要被切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