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聞言,蘇欣兒忽然頓住了,隨後退了幾步恭敬的喚了一聲:「主子。」

  • Home
  • Blog
  • 聞言,蘇欣兒忽然頓住了,隨後退了幾步恭敬的喚了一聲:「主子。」

「手中的武器是絕對不能放下的。」蘇七月淡淡開口,「畢竟能這麼威脅你的人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既然不能放了你,還不如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蘇欣兒一愣,隨即也不知要說什麼,但是總算也沒有了放下武器的想法了。

而洪祥,見到本來就打算放下武器的蘇欣兒聽了那個女人這麼一番話,竟頓時變了主意,心中頓時大怒。

「賤人!這關你什麼事?!」洪祥大聲破罵道: 「若你需要男人,本團長不介意送你去好好陪客!」

洪祥壓根沒有去想對方是誰,哪怕對方在他們一邊受到的待遇那麼高。

在洪祥眼裡,蘇七月再怎麼著,也只是個小孩子而已。

糊弄住了蘇欣兒,何談收拾不了一個小孩子?!這麼一想,洪祥臉部表情就更加倨傲。

卻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句,頓時讓蘇欣兒湧上怒意,二話不說,就直接提劍上去。

朝著洪祥就是一陣揮舞,好不威風!

洪祥一驚,萬萬沒想到蘇欣兒忽然變卦,此刻要躲開,顯然是來不及了。

當下洪祥計從心起。隨便拉起周圍一個離得近的屬下,就充當作了自己的保護盾。

只聽尖銳的利器刺入皮肉的聲音,隨著一陣血腥味的散開,蘇欣兒一驚,而後瞪向洪祥,嘴底暗暗的罵了一句「卑鄙!」

只是洪祥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道:「能為本團長死,是他們的榮幸!」

正在此刻,方才去房裡去押藍思琪過來的護衛也忽然趕了回來,他惶恐的跪了下去,哆哆嗦嗦的道:「團,團,團長。那個賤人,不見了。」

洪祥一聽,頓時瞳孔一縮,表情驚慌的晃著那報信的侍衛,大聲要求道:「告訴本團長,這不是真的!告訴我!!」

到最後,洪祥也不自持身份的自稱自己為團長了。

因為他知道,護衛絕對不可能說謊。也不會在這時看玩笑。

當即,洪祥的身影頓了頓,氣息都顯得頹廢了很多。

蘇欣兒不了解洪祥這樣的變化,於是只好轉過身用疑問的眼神看著蘇七月。

蘇七月瞬間秒懂,輕聲開了口,道:「藍思琪。」

頓時,蘇欣兒就明白了一切。

怪不得自己主子讓自己不要放下武器,原來是因為藍思琪早已被蘇七月給救了回來。

正想著,就聽蘇七月忽然道:「小心身後!」

就在這聲音落下后不久,洪祥的大掌就立即蓋了過來。

蘇欣兒一驚,卻顯然發現以自己的實力壓根躲不開。

閉上眼睛,早就準備好了迎接疼痛,只是疼痛感許久不來。蘇欣兒自己都以為自己已經痛到麻木。

只是,卻聽到不遠處傳來的虛弱的痛呼聲。

果然,蘇欣兒一睜開眼睛,就見那原本囂張到不行的洪祥就在地上痛苦的捂著自己下垮。

待仔細看時,果不其然,那洪祥下垮一片猩紅。血液留了一地。

顯然是剛剛被人給廢了!

神醫嫡女 下手的人不必說也知道她是誰,就是鳳天翎也下意識的看向了蘇七月,然後又拿出了新的零嘴邊吃邊看著蘇七月默默的收回腿。

沒錯,這個人就是蘇七月。

「既然你非得拽一下,我也不介意送你一次!」

聞言,頓時的,那洪祥眼底散發出來的氣息全是不甘與濃郁的怨恨。

他這句話說的極其刺耳,只聽他故作尖銳的聲音卻又無比清晰的道:「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洪祥說罷,便咬了咬牙,決下了心了,才拿出一個黑色的小球,朝著地上一砸! 只見那如同玻璃一般的黑色小球頃刻破碎,而後,一股難言的氣息飄了出來,它是黑色的,但並不同於蘇七月凝聚的死氣。

當這一股氣息飄了出來之後,在場的人都明顯的感覺到一陣不舒服。

壓抑的,不舒服的,怨恨的,不甘的……

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時崩開。特別是以火焰傭兵團為首的那一幫修為低的人們,直徑就自相殘殺了起來。

像是不要命了的斬殺,斬殺一人之後,勝利者則會感覺到一種無言的欣喜。

於是,所謂的「勝利者」則開始越發墮落,殺的也就越狂。

而蘇七月與鳳天翎,由於著精神力高的緣故,這一點干擾對他們起不了一絲作用。

蘇欣兒則是咬緊了雙唇,用手中的劍不停的划著自己的大腿,弄了個鮮血淋漓。她努力的讓自己去克服它。

蘇七月倒也是有能力幫蘇欣兒一把的,但是考慮到這是一次很好的歷練,狠了狠心,便放任不管了。

至於四個侍女,本身修為不高,但是蘇七月也知道對方伺候人的確是比較舒服,加上是自己的人,蘇七月也不忍他們受苦,當下一一將她們拍暈了去,以免被這一股氣息干擾到。

至於這一切事情的罪魁禍首——洪祥,由於方才剛剛才被蘇欣兒一個黃毛丫頭打敗,此刻心中的怨恨與不甘更為濃重。

卻又非常明白以自己一個人壓根打不過眼前的人。於是他就忽然狂笑了起來,道:「出來吧,怨源!」

隨著洪祥這一句話落下,那一團一團的氣息頓時形成了一個法符,霍然,空間好像被撕裂了一般,法符里走出一隻高達十米,全身長刺的怪獸。

這一隻怪獸出來的那一瞬間,所有人的負面情緒再次升高。

殺戮越發慘重,而正是這一種殺氣,怨氣,不甘的負面情緒使這一隻怪獸更加興奮。

怪獸隨手抓起一把人,直直的就往嘴裡塞。

直到鮮血,血漿,腦漿,內臟從它那一張傾盆大口中落下。

怪獸卻絲毫不在意,舔了舔唇,又將那些東西給一一舔了回來。

場面血腥程度,就是蘇七月這一隻殺手也覺著特別難受。

但好在由於做過家主的緣故,雖說不怎麼舒服,卻也不會說接受無能。

至於鳳天翎,則是開口道:「月月,那隻怪物身上有之前那個巔峰玄獸身上的古怪的氣息。」

由於蘇七月修為比鳳天翎低,故而反應起來比鳳天翎要慢,但此刻也已經感受到了那一股噁心的氣味。

「是怨氣!」一下子,蘇七月判斷開口。

而鳳天翎則是一懵,問道:「什麼是怨氣?」

「人死後不甘轉世,人有執念無法達成,或者是死後依舊對另外一個人抱有強烈的怨恨,這種感情就會化形,凝聚成怨氣。

而有了怨氣的鬼,沒辦法投胎,也不甘投胎,於是就會被怨氣同化成為沒有理智的傀。

傀被怨氣所操控,於是就成了一些不正當的修士們手中的絕對的殺人利器。」 蘇七月說著,又繼續道:

「傀殺人,可沒有什麼目的。畢竟它們原本就被怨氣剝奪了理智。

而怨氣,始源在玄界。據說是一女子對另外一個男人愛而不得,於是狠心殺死男人的妻子,故而被瘋狂后的男人折磨至死。

女子是被男人折磨了數萬年才咽氣的,故而她死後,魂魄不願意投胎,怨恨滋生,怨氣凝聚,在地府時一下子就感染了地府里其他的魂魄。

造成地府巨大的動亂。

那時,唯一可以凈化怨氣的生命女神被天神遣下凡間,前去歷劫。而可以毀滅怨氣的冥神也已離開冥界。不知何蹤。

無奈之下,閻王只好將若干怨靈封印起來。

從那之後,世界上倒是沒有再次出現過怨氣,只不過,沒想到在這裡竟然——」

蘇七月頓了一下,並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那一隻怪物。

一切盡在不言中。

但是以鳳天翎的智商,卻已經懂得一切了。

無非是封印鬆動,怨氣逃離的事情嘛!

當然,蘇七月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事情,依舊是沐血透露出來的。

「那這一隻怪物就是傀?」沒待蘇七月回答,鳳天翎便一臉嫌棄的道:「不是吧,竟然有那麼煞筆的人,寧願當一隻怪物也不願意去投胎??」

蘇七月聞言,道:「傀是嫉妒與不甘的化身,自然不會這樣醜陋,它依舊如同人生前的容貌,只不過不同的是,傀的表情是極其猙獰的,但是絕對不是那隻傻缺。」

「那,那隻怪物又什麼東西?」鳳天翎問道。

由於這一隻怪物殺的全是離自己近的殺手,故而還沒有跟鳳天翎與蘇七月兩個人動手。

「那估計是被怨氣影響了的玄獸。」

說著,蘇七月又道:「如同你說的,先前那一隻醜陋的玄獸不也帶著一股這樣的怨氣?

只不過相比之那隻巔峰玄獸,這一隻的怨氣比較濃郁而已。

故而怨氣滋生它發生異變,也便成了這樣。」

鳳天翎點了點頭,眼中有微微的崇拜,道:「月月你懂得很多!」

蘇七月聞言,心底有一點點小心虛,這是沐血告訴她的。

沒想到她說出來還裝逼了一把。

「其實我感覺它還是有理智的,不然就過來攻擊我了,可能察覺到我的氣息比它——」

一個強字鳳天翎還沒有說出口,就見那怪物一隻大尾巴就掃了過來。

被打臉的鳳天翎:「……」

而很快,鳳天翎就讓蘇七月給拉了過去。

「是不是傻?不會躲?」

鳳天翎眨了眨眼睛,而後怒氣頓時爆發,她狠狠的看向怪物,怒道:「該死,竟然敢打老娘的臉,老娘不懟死你算我輸。」

說著,鳳天翎立即沖了上去。

無限地球衛士 這速度之快讓蘇七月攔也攔不住。

只是一瞬,鳳天翎就已在怪物身前,只見她一拳捶了下去。

別說是面對著怪物,就是一般的男人,鳳天翎的體型還是小小隻的。

此刻見鳳天翎如此對待怪物,一下子,洪祥就爆笑起來。 這如此劇烈而又磅礴的笑聲彷彿是在嘲諷鳳天翎的無知。

只是,事實告訴我們做人不能高興的太早,畢竟咱國家有句話叫做樂極生悲。

於是,洪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鳳天翎一拳將怪物打倒在地,隨後又是幾拳下去,怪物頓時口吐白沫,然後就慫下去了。一動也不樂意動了。

雖然是被怨氣驅使,但是玄獸並不是傀,故而玄獸是能夠感覺到這劇烈的疼痛的。

並且怨氣的本身並非出自玄獸的靈魂體,沒辦法完完全全的控制它。

故而,只要意志強大,玄獸完全可以擺脫怨氣的驅使。

現下這怪物便是如此。

嗷嗷,實在太疼了,怎麼樣它也不樂意跟著怨氣的意思幹了。

只是鳳天翎心中的狂暴分子哪裡是那麼容易消下去的?

當下,鳳天翎依舊照著這怪物就是狠狠的懟,一拳下去又接著沉重的一拳,彷彿是不帶停歇的。

只不過的瞬間的事情,這隻怪物的四肢就已經的徹底廢了!

洪祥見此,頓時一口老血給吐了出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一直以來,以為是絕對的底牌居然讓一個小姑娘給弄殘了!

是的,殘了!

因為被怨氣驅使的玄獸或是人,都是不死的,也就是說只要有怨氣,玄獸就可以不死。

也就是說他洪祥需要對這半死不活的玄獸負責!!可它分明已經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

一下子洪祥不甘起來。

眼神狠狠的瞪著鳳天翎,滿帶著怨恨以及惡毒。

只是洪祥沒有想到的是一件事。

周圍的怨氣還在,只要洪祥心中產生了比較大的怨恨,便很有可能,他就會化成傀。

畢竟原本的一部分怨氣是出自洪祥本身的。

而洪祥本身就不是有什麼志氣的人,更難說是意志力了!

故而當洪祥發現不對勁時,局勢就已經無法扭轉了。

他的心智,很快的就被怨氣佔領,一遍一遍的侵蝕著他。

當蘇七月發現這事,已經變化成為傀的洪祥便一下子沖著她奔了過來。

他的手指甲霎時間變的極其尖銳。

彷彿只是一下子就可以掐斷蘇七月的嬌嫩的脖子。

洪祥面部表情極其猙獰,彷彿遭受劇烈的襲擊的人是他。

「殺了你!殺了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