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聞言,道坤溺愛的看著辛冰璇,想了想道:「好吧,不過,這小子若和之前丹童、器童一樣,還是笨手笨腳,為師可決不輕饒!」

  • Home
  • Blog
  • 聞言,道坤溺愛的看著辛冰璇,想了想道:「好吧,不過,這小子若和之前丹童、器童一樣,還是笨手笨腳,為師可決不輕饒!」

「好了,為師累了,你先退下吧。」

「嗯,徒兒告退。」辛冰璇迎著月色邁出四術聖殿後,昂視著星空,美眸中透露出無盡的殺意:

「爹爹、娘親,還有太祖,璇兒發誓,早晚一日,一定會手刃仇人,將副宮主這個九頭祖龍抽筋拔骨!」

「讓這畜生死無葬身之地!」

面對血海深仇,辛冰璇恨不得現在就找副宮主報仇,可是,她清楚,她不能!

因為自己如今的實力,在九頭祖龍面前,著實太弱小了,去了便是送死!

「冰璇,你怎麼哭了?」

倏然,響起一道男子之音,旋即,一名溫文儒雅的白袍男子,從星空中凌空飛落在了辛冰璇身前。

白袍青年二十五六,他身姿挺拔,玉樹臨風,毫無疑問是一個無比英俊之人,甚至比譚雲還要英俊三分。

他看似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實則不然!

因為!

因為他是人族星域,眾多聖子中排名第三的強者:宗辰!

亦是人族星域十二億弟子中,排名第三的強者,誰若把他當做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者,下場一定死的很慘! 「宗師兄,我沒事。」辛冰璇抹去眼角淚水,輕聲道。

「還說沒事,你都哭了。」宗辰溫文爾雅的模樣蕩然無存,周身爆發出一蓬濃濃地殺意,立時,方圓數百萬丈的虛空,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縫。

「冰璇,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宗辰殺意凌然,「我去殺了他!」

「宗師兄,我真的沒事。」月光下依稀可見,辛冰璇破涕為笑,淚眸中泛著傾城一笑,「我只是想到了些事,有些傷感罷了。」

「真的嗎?」宗辰口吻質疑。

「當然是真的。」辛冰璇說道。

「那我就放心了。」宗辰微微一笑,滔天殺意煙消雲散,又恢復了書生般的模樣。

宗辰面帶微笑,上前一步,駐足辛冰璇身旁,彷彿想到了什麼,柔聲道:「冰璇,你是不是因為,百年後四術星域和人族星域、獸族星域四術博弈而煩惱?」

「嗯,有這方面的原因。」辛冰璇美眸中流露出悲傷之色,「我師尊說,百年後我們四術星域四術大比,絕無贏的可能。」

「屆時,四術星域便不會存在了。」

聞言,宗辰嘆息道:「這對你們四術星域著實太不公平了,若非你大師伯帶著最為出色的四術弟子,來到了我們人族星域,你二師伯脫離了四術星域,進入了獸族星域,你們四術星域也不會淪落到如今的下場。」

「不過你放心。」宗辰情真意切道:「屆時,你來人族星域,就算你不是聖女,你在我心中也是最完美的。」

「我會用我的命來保護你,不讓你受到任何委屈,若楚無痕再敢騷擾你,就算拼了命,我也要他好看!」

聽后,辛冰璇美眸中流露出了深深地感動與擔憂之色,「宗師兄,楚無痕的事,我會自己處理,你不要插手。」

「楚無痕是人族星域聖弟子中,排名第一的強者,你不是他對手,我不想因為我讓你冒險。」

宗辰搖頭道:「為了你,死又有何懼?」

「宗師兄……」辛冰璇抿了抿朱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怎麼了?」宗辰問道。

辛冰璇看著宗辰,美眸中流露出絲絲歉意之色,「宗師兄,你是天才中的天才,一身浩然正氣,令無數少女為你如痴如醉。」

「你是那麼的優秀,可是,我們真的太熟悉了,我對你的情,就像是對大哥哥一般。」

「我相信,將來會有比我好的女孩子會和你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聞言,宗辰星眸中流露出一抹失落便恢復了正常,他燦爛一笑,「冰璇,在我心中,我只想你能好好地,看到你幸福,我就知足了。」

「你不要感到有任何的壓力,若將來你有了心愛的男人,你只要告訴我一聲,我便會放手,不過在此之前,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放開你。」

話罷,辛冰璇正想說什麼時,宗辰指間祖戒閃爍間,一株尺許高,生有七葉,長有七朵星辰般的神葯出現在手,遞向辛冰璇,「我知道你這次離開神宮,是為了尋找神葯。」

「我運氣很好找到了,今日得知你回來后,便過來送給你。」

「收下吧。」

辛冰璇眼神中儘是感動之色,雙手接過了神葯,「宗師兄,謝謝你。」

「客氣了。」宗辰微微一笑道:「好了夜深了,我不打擾你了,你多保重,若有困難,就去人族星域找我。」

「嗯。」辛冰璇微點螓首,「我送你。」

「不用了,那麼客氣作甚?」宗辰帶著笑容,化為一道白色光束,衝天而起,迸射向星空,消失不見。

望著空無一人的星空,辛冰璇眼神中歉意愈發的濃郁。

她知道對方深愛著自己,也知道對方真的很優秀,可是就是對他沒有任何情愫……

翌日,旭日東升。

四術星域,無極星,無極道觀。

偌大的道觀正殿內,譚雲已在一樽高達十丈的巨大爐鼎前,站了整整一夜。

一夜時間,譚雲一直在觀察著,爐鼎上刻繪的一縷縷陣紋。

整整一夜時間,譚雲只看出爐鼎刻繪的陣紋中,內有乾坤的奧義,亦是說,從外界看,此爐鼎只有十丈之高,實際內部空間有多廣,他無從得知。

「好博大精深的陣法,此鼎究竟是什麼品階呢?是用來煉丹,還是用來煉器呢……」

譚雲喃喃自語著,對於他而言,不管是丹術,還是器術、陣術、符術都有著莫大的誘惑。

他是一個善於思考、鑽研之人。

就在這時,殿外傳來一道蒼老之音,「此鼎乃是極品道帝器,可煉丹也可煉器。」

聞言,譚雲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可是知道,祖器之上依次是祖皇器、祖帝器、祖聖器、道器、道神器、道王器、道皇器,而在道皇器之上,才是道帝器、道聖器、道祖器啊!

毋庸置疑,道帝器的品階不可謂不高!

在譚雲震驚時,大腹便便的道坤身穿道袍,邁進了正殿內。

「晚輩譚雲,見過太上聖老。」譚雲深深鞠躬,畢恭畢敬。

「嗯?」道坤望著譚雲,白眉一皺,眼神中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

因為別說譚雲,就算四術星域中的聖弟子,見了自己也要下跪,而面前的青年居然不跪。

此外,在以往自己的器童、丹童們,見了自己無一不瑟瑟發抖,立即叩首,而此青年,見了自己不跪也未流露出任何恐懼之色。

「年輕人,你見了老朽為何不跪?」道坤眯視譚雲,一股無形的氣息自體內瀰漫而出,籠罩住了譚雲。

「咯吱咯吱——」

立時,譚雲體內傳來骨骼不堪重負之音,他雙膝徐徐彎曲,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

「回稟太上聖老。」譚雲顫聲道:「在進入天門神宮前,辛聖女便讓晚輩牢記天門神宮宮規。」

「宮規中並未記載,連雜役弟子都不如的晚輩,要跪拜任何人,故而,晚輩方才未跪。」

「若前輩您的規矩是,晚輩見了您要行跪禮的話,晚輩照做便是,還請您息怒。」

此刻,譚雲汗流浹背,雙腿骨骼劇烈顫抖,彷彿無法承受莫大的威壓而隨時會跪下一般。

「嗡——」

虛空微微震蕩,頓時,譚雲感到身上的威壓消失了。

「不錯,有點意思。」道坤望著譚雲,渾濁的眸子里流露出詫異之色,「別說你只是區區三重祖王境,若換做其他祖王境大圓滿的內門弟子,早已在老朽方才的威壓下跪在了地上。」

「年輕人,你的骨骼倒是很堅硬。」

「還有你說的很對,宮規的確沒有約束你見了本太上聖老要跪,故而,你也就不用跪了。」

聞言,譚雲暗鬆口氣時,接下來道坤的話,令譚雲心中一凜。

「年輕人,老朽不需要你留在這裡。」道坤說道:「你走吧,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在道坤心中,歷來器童也好,丹童也罷,讓他失望至極,他著實不想讓譚雲留在這裡礙手礙腳!

譚雲深深鞠躬,擲地有聲道:「太上聖老,請您給晚輩一個機會,晚輩一定不讓您失望,一定會把您的要求做到完美!」

聞言,以喜怒無常著稱的道坤,昨夜還打算讓譚雲留下,不過此刻,卻又變卦了,厲聲道:「放肆,給老朽出去!」 望著吃人模樣的道坤,譚雲額頭上布滿了汗珠,他知道自己決不能邁出這座大殿!

一旦離開,就意味著再也回不來了!

直到此刻,譚雲還惦記著,四術星域祖師爺的關於四術的心得、秘典。

「我不能走,否則,我便會被驅趕離開天門神宮,還要到處流浪!」

「天門神宮內天地神元如此濃郁,我若留下來,修鍊速度必定事半功倍!」

「我提升實力后,還要去找素冰,只有留在天門神宮,才能快速修鍊提升實力,我不能離開!」

想到這裡,譚雲深吸口氣,放下了尊嚴,徐徐跪在了道坤面前。

譚雲並不覺得丟人,昔日自己在低等宇宙時,是高高在上的主宰,而如今不同,自己在至高祖界便是一個螻蟻!

弱肉強食的至高祖界,若要讓別人尊重你、敬畏你,就得有足夠的實力!

足夠的能力!

譚雲跪下昂視道坤,「太上聖老,晚輩和您以往的器童、丹童不同,晚輩絕不讓您失望。」

「晚輩一定把您吩咐的事情做好,若出一點差池,晚輩不用您動手,晚輩願意自裁謝罪!」

「懇請太上聖老給晚輩一個機會!」

看著譚雲情真意切的模樣,道坤白眉微微一挑,冷聲道:「好,這可是你說的,事情做不好,你就自裁對嗎?」

「對!」譚雲重重點頭。

「那好。」道坤右臂一揮,一幅捲軸憑空而出,懸浮在了譚雲身前,冷聲道:「捲軸內記載著,至高祖界上百億種神葯的模樣、培育之法、屬性、藥性、用途,以及上百億種煉器材料的屬性、用途。」

「歷來的器童、丹童,最快記下來花費了三個月,才將上百億神葯的模樣、培育之法、屬性、藥性、用途,和煉器材料的屬性、用途牢記。」

「年輕人,老朽給你一個月時間,只要你能牢記,老朽便留下你。」

「一個月後若你還未記住,後果你明白嗎?」

聞言,譚雲點頭道:「晚輩明白!」

旋即,譚雲接下來的一席話,令道坤微微一愣。

「回稟太上聖老,晚輩覺得一個月太久了。」譚雲說道:「七日,給晚輩七日時間,晚輩一定做到。」

「七日?」道坤眉頭一皺,瞥視譚雲,「年輕人,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自信是好的,不過,太過於自信,可就是無知了。」

「老朽再給你最後一次改口的機會。」

譚雲不假思索道:「不用了,晚輩就要七日!」

「不知天高地厚。」道坤對著譚雲搖了搖頭,便邁出了大殿消失不見。

在道坤心中,譚雲就是無知!

他絕不信,譚雲能在七日時間做到!

原因有二!

其一,捲軸內記載著上百億神葯,不僅要記住神葯模樣、培育之術、屬性、用途,還要牢記上百億煉器材料的屬性、用途,這些龐大的信息,怎麼可能會在七日內牢記?

其二,亦是最為重要的原因!

道坤清楚的記得,在遙遠的過去,自己拜祖師爺為師時,師尊讓自己和大師兄、二師兄牢記這些。

自己是最快牢記下的,當時耗時十日時間!

自己十日時間,耗費了太多的心血、精力,當牢記住后,自己頭痛欲裂,直接昏迷了七天七夜才清醒過來。

道坤絕不信,區區祖王境三重的譚雲,能在七日內牢記。

別說道坤不信,若此事傳出去,任何人聞言,也都會認為譚雲無知至極!

無極道觀正殿內,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那是胸有成竹的笑!

譚雲之所以說七日內完成,有三個目的。

第一,若想早日接觸四術星域祖師爺的秘典、必須要儘快得到道坤的青睞,只有震撼到對方,對方才不會忽視自己。

第二,譚雲昔日在低等宇宙時,他清楚低等宇宙神葯種類,只有十億多種,他只需要三個時辰,便可牢記這些神葯的模樣、名稱、藥性、培育之術、用途,故而,他確信以自己的能力,七日時間一定能做到,牢記至高祖界所有神葯,以及所有煉器材料!

第三,譚雲不想浪費過多的時間,故而,他提出七日。

他渴望儘快提升自己能力,將來尋找素冰后,為被極樂神宗殺去的百億神兵報仇,為祖上不朽古神族報仇!

譚雲盤膝而坐在大殿內,操控捲軸自虛空中徐徐打開,準備釋放神識進入其中時,殿外響起一道喝斥之音,「新來的,給我過來!」

譚雲劍眉一挑,睜開雙目,循聲望去,但見一名祖王境八重身穿丹袍的內門青年弟子,正在盯著自己。

譚雲不緊不慢的起身,朝殿外走去。

「混賬東西,磨磨嘰嘰什麼,速度點!」青年鄙夷的看著譚雲,辱罵道。

「混賬東西?」譚雲臉色登時陰沉了下來,一字一頓道:「沒教養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