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聽到朱明瑤咦了一聲,朱明玉有些奇怪,問道:“你們認識?”

  • Home
  • Blog
  • 聽到朱明瑤咦了一聲,朱明玉有些奇怪,問道:“你們認識?”

不過沒等朱明瑤說話,關然就道:“不認識。”

聽到朱明玉的稱呼,他就明白了,只是沒想到她不是恆王府的丫鬟,而是朱明玉的妹妹。

聞言,朱明瑤雖然嘴都張開了,還是什麼都沒說,不過朱明玉可沒放過朱明瑤的表情和關然那一瞬的停頓,這兩人肯定認識,不過到底是在哪兒見過的?

朱明玉有些想不通,朱明瑤在恆王府的時候都不出門,自己成親的時候也沒來,照理說和關然並無交集啊。

雖然有疑問,不過朱明玉還是暫且放下了,先讓程雙給關然看看,外傷沒什麼,就是怕傷筋動骨,朱明玉看到侍衛扶起關然的時候他的胳膊好像有些不得勁。

關然一看是個女大夫,有些驚訝,不過既然被帶來了,不讓她看就顯得太矯情了,雖然他有些懷疑程雙的醫術。

朱明玉簡單跟程雙介紹了下關然是誰,直言因爲步散不在所以只能麻煩她了,程雙倒是很高興,自己的醫術能派上點用處。

其實程雙學醫純粹是愛好,對於她的愛好,程家人是不太支持的。她是程家的小姐,沒有那個必要拋頭露面去給人看病,不過當做的愛好那就任由她去學吧。所以她雖然想給人看病,但是基本除了給丫鬟看看病外毫無用武之地。

關然的胳膊是扭傷了,不過筋骨沒事,程雙開了張方子給朱明玉,關然也道了謝,雖然怎麼看都有些拽拽的感覺。不過朱明玉倒是開始覺得關然出門在外,總算是有些禮貌了。

因爲朱明瑤在,朱明玉還想跟她聊聊,問問朱家最近的情況,朱承業和朱明琇有沒有對她不好。

不過沒說兩句,關然就起身道:“我要回去了。”

聽到這話。朱明瑤本來跟朱明玉說着話都停了下來,看向了關然,不過關然卻是沒看他。

朱明玉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朱明瑤。道:“我等下回去,那你先回去吧。”說完讓侍衛送關然回去,她則沒走。

等關然走了,朱明玉問朱明瑤:“明瑤,說實話。你是不是認識他?”

“大姐你說的是誰?”

“跟我你還想不說實話啊,我都看出來了,剛纔我帶着關然進來,你看到他時候顯然是認識他,剛纔他要走,你看他欲言又止是爲什麼?”

要說朱明玉對於這種事情還是很敏感的,一下子就看出兩人之間有些不同尋常了。朱明瑤可是她妹妹,她的婚姻之事,朱明玉覺得指望不上朱承業,所以必須自己把關才放心。

朱明瑤被朱明玉問得有些啞口無言。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是怎麼認識他的?”程雙剛纔也看出來了,在她給關然檢查的時候,朱明瑤可是很關心的樣子。

在兩人的追問下,朱明瑤只能說了。

朱明玉出嫁後,朱明瑤想着要離開恆王府,不過她知道朱明玉肯定不放心讓她一個人回去,但是她又不想朱明玉剛成親就忙活自己的事情,於是便輕裝簡行,出了恆王府。

因爲朱明瑤就帶了一個丫鬟,東西也沒拿什麼。所以很容易就出了門。朱家的位置她是知道的,不過她卻沒去過,這京城她只跟着朱明玉出來過,還都是坐車。這走出來就有些轉向,於是一邊打聽一邊走。

兩個姑娘這麼走在街上,加上朱明瑤的容貌出衆,自然被人注意到了。街上的閒幫見石榴問路就知道她們是外鄉人,於是便盯上了她們。

朱明瑤雖然遭遇了不小的變故,不過一直以來都是朱明玉替她處理別的事情。要說內宅朱明瑤是能搞定的,但是到了外面就顯得經驗不足了,不知道這問路也會帶來麻煩。

幸好,石榴還是比朱明瑤強點,發現有人跟着她們,很明顯不懷好意。石榴心驚膽戰,連忙低聲跟朱明瑤說了,朱明瑤也是嚇了一跳,回頭看了看,還真是發現有人跟着她們。

於是兩人加快了腳步,也不管是不是往朱府的路,七拐八拐的繞進了一條小巷,躲在了裝垃圾的筐後面,透過縫隙看到跟在她們後面的人追了過來,看到她們不見了,左看右看,又往前走了。

朱明瑤的手心都出汗了,生怕他們會過來,之前不管是在繁城還是在京城,她都沒這麼出來過,每次都是跟着不少人。她覺得自己太天真了,竟然帶着石榴一個人就出來了。

見人走了,朱明瑤和石榴纔出來,剛鬆了一口氣,肩膀就被人從身後拍了一下。

“怎麼躲在這兒呢?”

朱明瑤回頭一看,正是剛纔過去的那幾個人。領頭的那個年紀不過二十幾歲,穿得倒是富家公子的樣子,容貌也算端正,只是眼神太過放肆和輕佻,剛纔就是他伸手拍的朱明瑤,現在手也沒收回去。

朱明瑤嚇了一跳,揮開那人的手,連忙往巷子口退,不過後路也被人堵住了,石榴沒見過這樣的場面,當時嚇得就要哭。

“還請公子讓我們過去。”朱明瑤強撐着,告訴自己要鎮定,不過心裏卻是直打鼓,他們這是要劫財嗎?

“不讓呢?”那人還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

朱明瑤道:“我們不過是出來買東西,等下就要回恆王府去,還請公子不要爲難我們。”

那人一聽便樂了:“原來是恆王府出來的,怪不得這麼水靈,着急回去做什麼,不如跟小爺去快活一下。”倒是半點沒有懼意。

旁邊的人跟着笑了起來。

石榴這回是真的嚇哭了,看到她哭了,旁邊的人更是放肆,有一個還伸手摸了石榴的臉一把。

看樣子,他們是不準備放自己過去了,朱明瑤往巷子口看去,呼喊救命。希望有人看到裏面的情況,不過來往的人是不少,但是看到這種狀況都趕緊走開了,沒人願意惹麻煩。

聽到朱明瑤求救。有人立刻捂住了她的嘴。

領頭的威脅道:“老實點,等下就放了你們,不然的話……”

就在朱明瑤有些絕望的時候,忽然有人過來了。

“何兄。是你嗎?”

領頭那個看到來人,立刻招呼道:“阿然,你看這兩個怎麼樣,想不想去玩玩?兄弟我大方,見一面分一半。那邊粉衣服的給你,藍衣服的我就留下了。”

朱明瑤正是穿藍衣服的那個,來的人就是關然,不過那時候朱明瑤並不認識他,以爲他是跟姓何的認識,心裏愈發絕望。

沒想到關然看了兩人一眼,道:“你不去花街,怎麼跑這兒來了?”

姓何的這個叫何徽,原來關然跟着陳晉出去曾經見過幾次,所以還算有幾分交情。

何徽不屑道:“那邊都是些庸脂俗粉。哪有這兩個出塵脫俗,還甭說,這恆王府出來的丫鬟都不一般。”

聽到恆王府的名號,關然倒是又看了一眼,問道:“你們是恆王府的?”

朱明瑤不能說話,不過連忙點點頭,希望這個人能夠看在她們是恆王府的人份上放過她們。

關然道:“恆王府的人你也動,還是放了她們回去吧。”

這話在朱明瑤耳朵裏猶如天籟,感激的看向關然。

何徽卻是大笑道:“怕什麼,這樣纔有意思。雲出白那小子搶了好幾個我看上的姑娘,這回我就從他家偷兩個走,也算彌補下我曾經的損失。”

不過關然卻是堅持道:“算了,這樣的丫鬟哪裏沒有。”

“我記得。你二哥娶的就是雲出白的表妹吧,算起來你們也是親戚了,這就開始向着他們了。”

“不是因爲這個。”其實他纔不管這跟恆王府有什麼關係,只不過剛纔看到那姑娘的眼神,忽然動了救她的念頭,說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了。

“你要不要。不要就別廢話。”何徽不耐煩了,覺得關然今天格外不識擡舉,自己有好東西想着分他一份,他卻是推三阻四。

朱明瑤繼續盯着關然不放,這裏估計只有他一個有良心的,要是他不救自己那就真沒辦法了……

見狀,關然皺了皺眉頭,也沒再說什麼。

看他都放棄了,朱明瑤真是絕望了,想到以後可能遭遇的事情,忍不住哭了。

真是不該出來……

朱明瑤想起朱明玉來,這回覺得麻煩她不算什麼了,可是自己以後還有機會見到她嗎?

本來關然都要走了,看到朱明瑤這個樣子,不知怎麼又心軟了,於是攔下了何徽,道:“給我個面子,放了她們吧。”

何徽翻臉了:“你算哪根蔥,小爺看得起你纔跟你說,你不要趕緊滾,別妨礙我。”

這回關然也不囉嗦了,直接出手把抓着朱明瑤的人給打倒了:“人我就要帶走。”

見狀,何徽忙道:“都給我上!”不過他帶着的人不多,關然也是學過兩下子,對付那幾個裝腔作勢的隨從不在話下。

於是關然當着何徽的面把朱明瑤和石榴帶走了。

何徽知道自己打不過關然,見他們動手就躲到一邊去了,看關然走了,纔在背後喊着:“關然,你個王八蛋,給我等着!”

關然頭都沒回,對於何徽的威脅半點沒看在眼裏。

“多謝公子相救。”朱明瑤還有些驚魂未定,不過覺得走到了大路上,頓時覺得陽光都明亮了,

關然看着她這個樣子,有些想說她出門幹嘛穿得這麼好,想了下又覺得大概恆王府的丫鬟都這樣。怕何徽等下再來,於是關然好人做到底,問清楚她們要去哪兒,把她們送到了朱府所在的那條街上,然後才離開。

這件事,朱明瑤沒跟任何人說,也嚴禁石榴說出去,怕是朱明玉知道後擔心而且肯定會教訓自己。不過朱明瑤卻是記住了關然的名字,只是沒想到今天會看到他。

朱明瑤看得,關然分明是記得自己,不過她不明白爲什麼他會說不認識自己,於是她也只能選擇不拆穿他,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跟朱明玉說了之後,朱明瑤擔心她回去會問關然,叮囑道:“大姐,我看他是不記得我了,你回去也不要問她了。”

聽完朱明瑤的講述,關然在朱明玉心中的形象立刻就上升了,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拽拽的小子還有這份俠義心腸啊,真是人不可貌相,等回頭他要是還想去漠北,她一定跟關洵說說同意了。

分明關然也是記得朱明瑤的,裝作不認識大概是不想自己知道,至於爲什麼瞞着自己,估計跟關洵脫不了干係,看他之前對關洵的樣子就知道他們兩個不合了。

不過越是這樣越是難得啊,不待見關洵,順帶不待見自己,但是見義勇爲不手軟,這樣的小夥子難得啊。

“不管他記不記得,我們知恩要圖報。”朱明玉義正言辭道,“改天我請他出來,你要好好謝謝他。”

這會兒朱明玉的心思是不單純的,朱明瑤要回繁城,自己這嫁到了關家,不方便總回繁城,朱明玉覺得最好就是讓朱明瑤也嫁在京城裏,這樣她也能放心些,這關然不就是現成的嘛。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成,朱明玉倒是不想做亂點鴛鴦的事情,不過既然有機會,總可以試試的吧。

打定主意,朱明玉給自己的待辦事項上又加了一條。

程雙也覺得關然做的不錯,支持朱明玉道:“明瑤,你姐姐說的對,得好好謝謝人家。”

朱明瑤卻是有些猶豫,道:“這樣好嗎,我看他似乎不想提起這件事。”

“不提,幹嘛不提,還有你也是,我說會送你回來,你這自己出來多不安全,幸虧遇到了關然,要不然現在我上哪兒找你去,不行,回頭我找幾個人跟着你……”

朱明玉忽然想起這一切的起因,頓時有些後怕了,開始教訓起朱明瑤來。那何徽她也是聽說過的,京城有名的浪蕩公子,比起雲出白的風流名聲那是差了好幾個檔次的,是個十足的混蛋。

朱明瑤被朱明玉教訓的連連稱是,心裏感嘆,就說嘛,被大姐知道會這樣的……

(。) 250 又是一年

朱明玉又說了朱明瑤才離開,這次程雙倒是覺得朱明玉說的有理,朱明瑤自己出來太不安全。程雙從朱明琛那聽說過朱明瑤的情況,於是想着沒事叫她出來散散心,兩家反正離得也不遠,但知道這件事後,程雙覺得以後要找她還是派人去接好了。

這美貌也是一種負擔,不過還好她沒這個煩惱。想起不光是朱家姐妹漂亮,連朱明琛都好看得不像話,程雙覺得下次見到朱明琛要提醒他一聲,她可是聽程敏爾說起過,京城不光有好美女的,也有好小倌的……

對朱明玉的教訓,朱明瑤是全都接受的,她心裏惦記的是另外一件事,關然怎麼被打了,那天他帶着自己離開的時候,聽到何徽說不會放過他。朱明瑤有些擔心關然今天也是何徽找的人打的,心裏不免有些擔憂。

其實這點不用朱明瑤說,朱明玉也猜到了,她可是打聽過的,關然雖然有些公子哥的脾氣,不過不是個愛惹是生非的人,要是臭名卓著,她肯定會聽雲出白說過的,對於這種人,雲出白接觸的很多,所以他的名聲沒那麼墊底。

關然回去後不知怎麼跟陳氏和關瑞德解釋的,反正是半點沒提起朱明玉來,更不用說提朱明瑤了,似乎他就真的是栽了一跤,不過倒是不怎麼出門去了,也不知是因爲臉色有傷還是爲了避免碰上何徽的人。

朱明玉也想找關然聊聊,不過兩人身份不太合適見面,跟朱明瑤那麼說,要請關然出來,當面感謝。也在準備在關洵回來後再做。怎麼說關然也是因爲救朱明瑤才被人盯上的,朱明玉不會坐視不管,不過何徽這人她又接觸不到,只能麻煩下雲出白了。想起雲出白今天和夏語冰的事情,朱明玉倒是很開心,覺得雲出白這次終於是守得雲開見月明瞭。眼下就過年了,正月裏找找何徽的麻煩正合適。朱明玉想着便決定在去給恆王妃拜年的時候跟雲出白商量一下。

不管在哪兒。過年都是件很隆重的事情,關家上下都忙碌起來,關姝好也忙了起來。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準備了,後來忽然下了聖旨,關洵要成親,這關家更是忙了。相比恆王府的準備工作。關家要更多一些,陳氏倒真是挺能幹的。一手操持下來順利讓關洵娶了朱明玉也沒出什麼亂子。

雖然大家都很忙,但朱明玉依然很閒,所以她纔會有很多時間出去。其實朱明玉是跟陳氏提出過有什麼需要她做盡管吩咐,但是陳氏卻是沒敢應下。客氣的讓朱明玉先熟悉下這裏,明年的時候再幫忙也不遲,反正以後也有的是機會。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朱明玉也只能接着,總覺得自己這個新媳婦當的真是舒坦。大概沒有比她更好過的少奶奶了。

其實陳氏倒是想讓朱明玉參與下,不然關洵回來,看到朱明玉不管事兒,還不會覺得他們不重視她,故意架空她的權力。關洵的喜惡是陳氏現在第二關心的事情,第一關心的就是關柬的情況了。他們離開也有十幾天了,按照預計,應該也到漠北了,但是陳氏覺得路上也有驛站,怎麼關柬就不知道捎個信兒回來給自己報平安呢,就算是隻言片語也好啊。

捲土重來 陳氏的焦慮心情也影響了關瑞德,覺得肯定是關洵攔着不讓關柬寫信回來,對他又多了幾分怨懟。這會兒他倒是忘了,關洵從十幾歲就出門,幾年回來一次,寫的信更是沒有回來的次數多。

這人啊,一旦偏心了,那就真是很難再一碗水端平了。雖然都是親生兒子,不過關瑞德顯然更看重陳氏生的兩個兒子,不過也是,關洵少年離家,回來後又跟關瑞德合不來,所以他對關洵的感情自然沒有對關柬和關然深了。

不知道是因爲不喜歡關洵,恨屋及烏,還是因爲其他,總之關瑞德是越看朱明玉越不順眼,覺得就沒有她這麼甩手的少奶奶,以爲娶了兒媳婦回來,陳氏能輕鬆些,這回可好,娶回來還要供。

因爲朱明玉也就是初一十五纔去給關瑞德和陳氏請個安,其他時間沒事都不帶過去看他們的,倒也是省了不少讓關瑞德挑刺的機會。

不光是陳氏和關瑞德擔心,朱明玉其實也很掛念關洵,雖然知道這種大概是關洵的生活常態,但想起來還是有些擔心的,雖然京城歌舞昇平,一派繁華盛世的樣子,實際上邊關的形勢可不怎麼樂觀。察罕族是不過年的,根據往年的記錄,他們特別喜歡在過年的時候搞些小動作,所以邊關的年跟這裏一點都不一樣,節日氣氛不濃而且比平日會更加緊張。

這些都是朱明玉看書知道的,本想看看書瞭解下關洵身處的地方,但是看了吧反而更心煩,於是便抓緊給阿默做教材,忙起來就會讓人專注起來忘記其他。於是,淵園的人都發現了,她們的少奶奶雖然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事,但是好像也很忙。

阿默雖然年紀不大,倒比朱明玉還要強些,他從小在漠北長大,對於那裏反而更適應。所以他還是該上課上課,該用功用功。

從將軍府回來沒幾天就是除夕了,那天的晚飯連關厚德都到場了,雖然多了朱明玉和阿默兩個人,不過看起來還是有些冷清的感覺。關洵已經過年沒在家過年了,大家都習慣了,但是關柬是個很能活躍氣氛的人,今年沒他在,關瑞德和陳氏還是覺得很不習慣。

陳氏心裏琢磨着,要是關柬沒去漠北,也改給他尋一門親事了,之前因爲關洵不成親,關柬也不好說親。後來關洵忽然帶回阿默來,說自己成親了,陳氏終於鬆了口氣,還擔心關洵一直不成親會耽誤關柬的婚事。不過她剛開始物色人選,老安定侯夫人。也就是關厚德和關瑞德母親去世了,雖說關柬作爲孫子輩不用守孝三年,不過爲了表現至孝,陳氏也只能暫且熄了讓關柬成親的心思。

今年夏天三年剛過,陳氏又開始爲關柬挑人了,不過卻是沒那麼容易了。關柬已經二十了,找個年紀小的管不住他。年紀相當的吧即便上都已經成親了。要說讓陳氏看中又沒成親的就剩下華媜了,不過華家的態度有些迴避,顯然是不太樂意。

還沒等陳氏找到另外合適的對象。關洵忽然就被賜婚了,倒是讓陳氏看到了一些希望,要是關柬有機會讓皇上賜婚,那麼和華媜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回頭也能提攜下關然,這親兄弟還是要一條心才行。

這麼想着。陳氏倒是覺得關柬去漠北也好,立個軍功被皇上賞識,以後也能跟關洵平起平坐了。

不管陳氏怎麼想,關然顯然腦子沒在這上面。他的傷已經好得差不多,這兩天看朱明玉沒什麼動靜才放心下來,看來朱明瑤並沒告訴她。因爲關洵不帶他去漠北的事情。關然心裏還有些氣呢,半點不像跟淵園的人扯上關係。不過他也知道,那天就算是知道朱明瑤是朱明玉的妹妹,他也不會坐視不管的。

關厚德已經吃素有些年了,出席團圓宴不過是走個過場,很快就離開了,他一走,這飯桌更顯得大了,關瑞德和陳氏也沒什麼胃口,見狀,朱明玉也不好放開了吃,看着兩人放下筷子也就停了,然後在關然離開後也找藉口溜了。

跟他們一起吃飯真是太沒勁了!

朱明玉這頓沒吃好,看阿默也是一樣,於是拉着阿默回去,讓廚房有做了一頓,叫上了淵園的人一起吃,這頓倒是熱鬧了不少。

知道朱明玉在淵園的事情,關瑞德很是不悅,不過他做公公的,總不好直接說兒媳婦,於是便讓陳氏找機會去敲打下她,嫁進關家就是關家的人,就得守關家的規矩。陳氏雖然應下了,不過並沒準備去,朱明玉怎麼樣她不關心,只要她兒子好好的就行。

初一照例是拜年,朱明玉帶着阿默給關瑞德和陳氏拜年後去給關厚德拜年,雖然關厚德平時很嚴肅,不過出手大方,這紅包比關瑞德給得厚不少。阿默對錢是沒什麼概念,朱明玉看小茹做事穩重,便讓她先在阿默身邊,看芷秋對阿默也很上心,便讓兩人管這事兒。

阿默年紀小,朱明玉還沒準備這麼早就配幾個丫鬟給他帶着,不過書童倒是需要有一個,阿默現在自己這麼上課唸書,總覺得有些孤單,當然這些事都在朱明玉年後的計劃裏。

初二,朱明玉帶着阿默去了恆王府,陳氏倒是大方,讓朱明玉可以住幾天再回來。

朱明玉這是連着兩年都沒在自己身邊過年,恆王妃其實挺不習慣的,去年是因爲聽了恆王的話,準備放放手,今年想着沒事了,誰知道朱明玉這麼快就出嫁了。於是聽說朱明玉要回來住幾天,很是高興,倒是對關家和陳氏的看法都有了些改觀。

朱明玉帶着阿默自然住到了暖陽院,這次阿默跟着住在了這裏,暖陽院有朱明玉從小到大留下來的玩具,朱明玉成親後並沒帶走,這回一股腦都找出來給阿默展示。雖然自己沒有真的玩過,但這些東西的來歷和曾經的事情,朱明玉都是知道的,給阿默說起來也是如數家珍。阿默看到也終於有了些孝子的樣子,對那些十分感興趣。

期間,雲出白過來了,他自稱看不上那些小姑娘的玩意,帶着阿默去他那了。其實朱明玉的那些東西,基本都是他弄來送她的,這會兒倒是忘了,反倒嫌棄起來。

不過關洵不在家,阿默身邊沒什麼男性可靠的長輩,朱明玉倒是覺得讓雲出白帶帶阿默也不錯。只是等他們走了,朱明玉纔想起來還沒問雲出白他和夏語冰的事情怎麼樣了,想着反正雲出白等下送阿默回來還能見到,朱明玉也沒着急。

沒想到的是,朱明玉等到了晚飯前,兩人才回來。阿默臉上都髒了,看起來剛擦過汗,見到朱明玉就高興的跟她說舅舅帶他去騎馬了。

朱明玉一聽嚇了一跳,阿默這過年才五歲,雖然長得比同齡孩子高一些,但是這麼小,都沒辦法夾緊馬背吧,還騎馬,雲出白真是瘋了。

於是,朱明玉便說了雲出白兩句,讓他以後別帶阿默進行這麼危險的活動。雲出白看朱明玉的樣子,倒有些像恆王妃當年不讓自己帶朱明玉做什麼她認爲的危險活動時候。不過他估計朱明玉都不知道,是阿默看到馬很高興,他一問知道這孩子會騎馬纔會帶着他去的馬場。

聽了雲出白的話,朱明玉更是驚訝了,雖說阿默在邊區長大,但是在朱明玉看來他不過是幼兒園的年紀,怎麼能騎馬呢?

但問過阿默之後,朱明玉無話可說了,阿默直言自己會騎馬,因爲好久沒騎馬了,這次玩得十分盡興。說完阿默還再次感謝了雲出白一次,看着雲出白得意的樣子,朱明玉很想揍他。

讓丫鬟帶阿默下去洗澡換衣服,朱明玉趁着這會兒問起了雲出白和夏語冰的事情,這回輪到朱明玉將他一軍了。

知道朱明玉那天在現場看到了他和夏語冰卿卿我我沒什麼,雲出白不在意在她面前秀恩愛,但是朱明玉竟然看到自己流眼淚,真是太倒黴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