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聽她這樣說,葉雄鬆了口氣。

  • Home
  • Blog
  • 聽她這樣說,葉雄鬆了口氣。

十七宗幾乎被滅宗,如果她們兩個再出事,十七宗就真的要滅派了。

「三長老,不好意思,是我連累了你們。」葉雄愧疚地說道。

莫黑是為了神猿血才滅了十七宗,抓住何應蓮跟趙蕊蕊來威脅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十七宗也許不會被滅宗。

「不怪你,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何應蓮說完,站了起來,道:「咱們回宗門吧,看看還有沒有弟子還活著的。」

葉雄點了點頭,當下跟洛月媚,帶著她們回到十七宗。

雖然早就猜測十七宗的情況很慘,但是看到滿地的弟子屍體,何應蓮跟趙蕊蕊還是悲從心來。

趙蕊蕊走到王儀琳身邊,抱著她身體,眼淚無聲地滑落。

眼淚跟臉上的血混合在一起,讓她漂亮的臉上,看起來十分難看。

一行人都沒有說話,將所有的弟子的屍體收拾好,火化。

做完這一切之後,已經快到晚上了。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閑下來的時候,洛月媚問。

「我準備去佛門。」葉雄回道。

「佛門,你去那裡幹什麼?」洛月媚奇怪地問。

「這幾十年來,我一直在修鍊魔功,佛門功法已經跟不上了,短時間之內我不可能進階,如果想增強自己的實力的話,那麼只能增強佛門功法。」洛月媚對他已經知根知底,葉雄也沒必要隱瞞她。

聽他說要離開,洛月媚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但是也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自己又不是他的誰,怎麼可能一直都留在他身邊。

洛月媚不由得又想起他所說的那個女人,她真的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女人才能獲得他的垂青。

「去佛門千萬別暴露魔功,佛門對魔修很排斥的,千萬小心。」洛月媚叮囑。

「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葉雄點了點頭,頓了一下又道:「對了,我現在正在找兩樣東西,如果你能聽到的話,跟我說一聲。」

「什麼東西?」

「三色神泥,還有陰陽石。」

這兩種東西是重鑄肉身的材料,如果有了這兩樣東西,加上自己體內的神猿血,就可以成功做成一個分身。

有了分身,對他以後來說,非常有用。

「好的,如果知道這兩樣東西,我一定會告訴你了。」洛月媚點了點頭。

「累了一天,不早了,咱們先回去休息吧!」葉雄說完,轉身離開,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洛月媚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

雖說現在兩人之間,已經是比較好的朋友關係,但是僅此而已,兩人的關係想再進一步,似乎不太可能了。

洛月媚突然感覺自己的心有些難受,這在以前,是從來都不曾出現的。

難道這種感覺,就是她以前一直都不屑於去體會,不屑於去想的愛情?

回到房間,葉雄正在閉目養神,突然房間門被敲響。

「進來,門沒關。」

重生之刺客笑傳 門被推開,趙蕊蕊走了進來。

她的臉上貼了紗布,傷口被處理過。

莫黑那一刀,劃得比較深,短時間之內沒那麼容易好。

就算好,肯定會留下疤痕,如果想一點疤痕都不留下,必須要弄點最頂極的靈藥。

「葉師弟,沒打擾到你吧?」趙蕊蕊問。

「沒有,你怎麼還不睡?」

「我睡不著。」趙蕊蕊幽幽道。

宗門巨變,死傷無數,現在只剩下她跟師傅,在如此災難面前,她怎麼可能睡得著。

「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這一切都與你無關,你不必自責。」趙蕊蕊連忙打斷他的話。

葉雄沒再說話,但是他心裡非常清楚,十七宗落到現在這種下場,跟他脫不了干係。

他發現自己就是一個禍害,去到哪裡都會有大事發生。

難道,這就是自己的宿命?

「我現在過來,其實是想告訴你……儀琳一直都很喜歡你,只是她覺得自己配不上你,而且她為人又膽小,所以不敢跟你說。現在,她都不在了,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一聲。」趙蕊蕊說著,眼睛里又泛著淚水。

最好的朋友就這樣死了,還死得這麼慘,她心裡不疼才怪。

「以前她還有一點點奢望,但是自從你得到六十四宗大比的第一名之後,她更加不敢表達出來,因為她覺得,她跟你就是兩個世界的人,配不上你……」趙蕊蕊邊說,聲音邊哽咽著。

葉雄不是傻子,趙蕊蕊這話與其說是幫王儀琳說的,不如說是她此刻的心境。

喜歡一個人,不敢說出來,她不也是這樣嗎?

葉雄突然覺得心裡有些難受。

愛一個人得不到回報,很痛苦,他懂。

他以前有很多女人,對於女人,他不是不懂,而是懂得太多。

但是對於趙蕊蕊,他真心沒有過多的想法。

哪怕是有,也不會負諸行動,因為這裡是真仙界,不是他無敵橫行的仙魔界。

他有太多的敵人,太多示知的危險了,容不得他兒女情長。

「你別難過,儀琳師姐下輩子會投胎做一個好人的。」葉雄此刻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趙蕊蕊問。

「我明天準備離開,去歷練。」

「答應我,一定要好好活著,咱們十七宗沒幾個人了,師傅都說了,宗主失蹤,咱們十七宗只能靠你了。」趙蕊蕊認真地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宗門的仇我會報的。」葉雄目光之中,暴射出凌厲的目光。

莫黑不是死了就算的,包括他所在的妖族,這個仇,他遲早會報,而且,要他們付出十倍的代價。

「對了,先前你對莫黑跟趙通海做了什麼,他們為什麼發出如此恐怖的尖叫聲?」趙蕊蕊奇怪地問。 葉雄不由得想起先前在黑霧之中的情景。

那一刻,他彷彿化身惡魔一樣,情緒完本失控,。

他就那樣撲過去,張開大嘴,朝他們不斷地咬著,一口一口,咬完一個又一個,直接把他們咬得血肉模糊。

那時候,他的身體就像要爆炸一樣,他知道那是神猿血在他體內發生了變化。

由於激動,神猿血脈徹底狂暴起來,如果不是修鍊了佛門功法,現在他估計已經完全失控,變成一隻凶獸了。

神獸血脈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控制的。

「沒什麼,我就是折磨了他們一下。」葉雄隨口回道。

畢竟這種事情一旦說出來,會讓趙蕊蕊嚇壞的。

「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趙蕊蕊似乎到感覺到葉雄興趣不高,於是告辭了。

等她離開之後,葉雄思考一下未來的路怎麼走,就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葉雄告別了趙蕊蕊跟何應蓮。

兩女雖然很不捨得他離開,但是也知道,像他這樣的人,是困不住了。

離開宗門,飛出幾十公里,來到半空之中,葉雄停了下來。

「洛姑娘,咱們就在此別過吧!」葉雄說道。

天下沒有不散之宴席,洛月媚也知道不可能一直跟他在一起,當下點了點頭。

「一路小心。」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五年之後就是六道青年弟子大賽,那時候,咱們再見。」葉雄道。

每隔一百年,六道中最強大的弟子,都會進行一次年輕弟子之間的大比。

葉雄作為魔道六十四宗門的第一,這場大比他是必須要出現的。

「咱們五年後再見,我也準備回去好好修鍊,希望五年之後,不會被你甩太遠。」洛月媚說道。

葉雄點點頭,轉身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洛月媚看著他的背影,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

兩個月之後,葉雄跨越整個魔宗,再一次來到佛魔界。

前些日子,他在這裡的古魔戰場得到機緣,知道這佛魔界的另一邊就是佛門的地域。

飛越佛魔界,葉雄發現這邊的天空,彷彿都明亮許多,整個天空都充滿了浩然正氣。

那種感覺跟灰濛濛的魔宗相比,差太多了。

葉雄心裡本能地感覺到一陣陣舒服,那種感覺就彷彿回到家裡一樣。

雖然他現在身上的神通,魔功已經比起佛功要強,但是在心裡,他一直都覺得佛門功法才是自己的最愛。

佛門由於修行一道注重頓悟,注重修身養性,修士的覺悟非常高。

佛門中雖然同樣有大奸大惡之人,但是絕對沒有魔宗那麼多。

在魔宗,爾虞我詐,葉雄遇到每一個人,都本能地起提防之心,不知道別人的底細,會不會害自己,對自己有什麼不良的企圖,但是在佛宗,就沒有這種感覺。

來到佛門地域,他感覺到全身心,都無心的舒暢,整個人心境彷彿完全變了一樣。

彷彿這才是他心底最好的凈土。

剛踏入佛門域地,面前突然出現兩名身穿袈裟的光頭僧人,來到他面前。

獨孤伽羅不孤獨 「阿咪陀佛,施主請留步,不知道施主從何處而來,準備去往何處?」其中一名僧人問。

「阿咪陀佛,兩位大師,不知道怎麼稱呼?」葉雄同樣禮貌地問。

這一句阿咪陀佛叫得那麼虔誠,兩位僧人的臉色瞬間就好了不少。

沒修鍊過佛門功法,不可能喊出如此虔誠的佛調。

「吾倆乃遊方僧人,主織巡查佛魔界邊界的。」其中一名僧人說道。

「我姓葉,是佛門散修,前陣子進入佛魔界歷煉的。」

葉雄一邊說,一邊施展《梵聖功》,頓時身上散發著一層金光,那神聖的氣勢,赫然就是正正宗宗的佛氣,是絕對作假不得的。

「好純厚的佛門正氣,沒想到施主一介散修,居然能修鍊到此等境界,實在讓小僧佩服。」

見葉雄顯露出佛門功法之後,兩人再無懷疑,當下放行。

「兩位,告辭。」葉雄拱了拱手,準備離開。

「施主請留步。」其中一名僧人喊住了他,說道:「施主,百年一度的佛門朝聖大典要舉行了,我看施主一身佛門功法精純,不如去大道寺朝聖參悟如何?」

朝聖大典?

葉雄聽了一頭霧水。

他剛來真仙界,去的是魔宗,只知道魔宗有六十四宗門,還知道真仙界有六道,其它的就不知道,真不知道這所謂的朝聖大典是怎麼回事。

只是此刻他不敢多問,畢竟這朝聖大麴如果真像這兩名僧人說得那麼大型的話,自己不知道,會被懷疑的。

「多謝兩兄大師相告,我手上還有些事情沒做,做完了就去湊湊熱鬧。」葉雄回道。

兩名僧人點了點頭,就離開去另外的地方巡查了。

接下來,葉雄找個多人的地方,打聽一下,才知道這所謂的朝聖大典是怎麼回事。

原來,這所謂的朝聖大典,就是佛門大比。

挑選出年輕一輩弟子之中,悟性最好,最有前景的弟子,去參加六道大比。

只是佛門的大比,跟魔宗不一樣。

佛門是用朝聖的方法選撥的。

所有修鍊佛門功法的弟子,兩千歲骨齡之內的,無論是有門派還是無門派,不分地域,都可以參加。

這就是所謂的萬佛朝聖。

每一次百年,無數佛弟子子,從四面方八,匯聚在佛門第一宗派大道寺朝聖。

所謂朝聖,就是領悟,感悟。

在朝聖之中,領悟最多的前十名弟子,就能進入前十名,參加六道大比。

「我已經得到魔宗第一,如果一個不小心,又得到佛門第一,那會是怎麼樣一種體會呢?」

葉雄想著想著,不由得笑了起來。

不過,這隻不過是想想而已。

要知道,成名佛門第一,比起成為魔族第一,那可難太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