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聽我這麼一問,三足鳥頓時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說道:「說起鳥爺那就厲害了,根本不是它們幾個可比的,那一次鳥爺的名頭真的是震驚了整個妖族,至今妖族中還流傳著鳥爺的傳說……」

  • Home
  • Blog
  • 聽我這麼一問,三足鳥頓時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說道:「說起鳥爺那就厲害了,根本不是它們幾個可比的,那一次鳥爺的名頭真的是震驚了整個妖族,至今妖族中還流傳著鳥爺的傳說……」

三足鳥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飛蛇就冷冷的說道:「這敗類盜了八大皇族的祖墳,我們幾個只是被妖族某一個族群通緝,它是被整個妖族通緝,一旦它在妖族族地中顯露真身,絕對會被八大皇族聯手追殺,不死不休的那種!」

聽飛蛇這樣一說,三足鳥非但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反而更加得意了,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壯舉。

聽完它們的對話,我都快絕望了,一手扶額,長嘆一聲,頭疼蛋疼全身疼。

很顯然,前往九命妖族的話,根本指望不上它們了。

到時候就算是能進入九命妖族族地,一旦被人發現它們的身份,那絕對會鬧出大亂子的。

或許是看出了我心中的苦惱,三足鳥大咧咧的說道:「小子,不用擔心,雖然我們在妖族族地中不能展露真身,但是不代表我們就不能帶你進妖族族地了。九命妖族那邊你可以放心,絕對能讓你順順利利的進去的……」

「嗯,爛鳥說得對!」飛蛇這時候突然插話,瞥了三足鳥一眼,說道:「我提議,這次讓爛鳥帶子辰去妖族族地,如何?」

「同意!」

「我沒意見!」

老樹妖和禿毛狗同時開口,飛蛇看著怔怔的三足鳥,沉聲道:「任重道遠,保重!」

「保你大爺!」三足鳥跳腳,怒罵:「老子去妖族族地,真的會被扒皮抽筋一鍋燉的,八大皇族追殺你們當鬧著玩的是不是?你們還有沒有良心了?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話多!」老樹妖言簡意賅,一句話堵得三足鳥說不出話來了。

看著一臉憋屈不甘的三足鳥,禿毛狗沉聲說道:「我和你一起去!」

它這話一說出口,三足鳥它們都是詫異的看了禿毛狗一眼,似乎很驚訝禿毛狗的選擇。

「呃,那個,你還是別去了……」三足鳥有些遲疑的說道:「萬一到時候蒼狼族那邊……」

「沒事的,這麼多年了,我的脾氣已經沒有以前那樣火爆了,不會鬧出什麼亂子的!」禿毛狗打斷三足鳥的話,輕聲說道:「雖然已經斷絕了關係,但是心中總是有點割捨不下,哪怕是偷偷的回去看一眼也好!」

禿毛狗說完這番話之後,三足鳥它們都沉默了。

每個人都有一段不願提起的故事,很顯然,禿毛狗的故事似乎有點沉重了。

沉默了一會,三足鳥率先打破寂靜,對我說道:「行了,你先回去吧!三天之後來這裡,我們得先準備準備,確保萬無一失。要是出了紕漏,剛回妖族族地就被人包了餃子,那真是哭都沒地方哭了!」

我還想問問關於它們計劃的事情,但是三足鳥根本不給我機會,直接把我攆出了後院。

我越想越不對勁,它們都不能去的地方,我去了真的沒問題?

那所謂的寶藏,究竟是怎麼回事?它們要我從那裡拿什麼東西出來?

媽的,總感覺這三足鳥不靠譜啊!

不過,現在我還真的沒其他什麼辦法,去妖族族地只能指望它們了,只能按照它們說的去做了。

離開了後院,回到中醫館中,這時候太陽下山了,天色漸晚。

我跟老傢伙打了聲招呼,準備回公寓那邊了。

臨離開的時候,老傢伙喊住了我。

「後院那幾個混蛋是不是讓你去妖族族地?」周老喝著茶,淡聲說道:「那個地方,很危險!」

「嗯?」我疑惑的看了周老一眼。

周老淡聲說道:「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九個被它們選中的人!」

「我之前的那些人呢?」看著周老那個神情,我心中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死了!」周老輕聲說道:「沒有一個活著從那裡出來的!」

我心中一凜,看著周老,沉默了。

「去不去,你自己決定!」周老看著我,眼神深邃,說道:「你若不想去,我去跟那幾個混蛋聊聊,它們不會為難你的!」

這一刻,我確實升起了不願去那個地方的念頭,畢竟我還沒傻到自找死路。

可是,如果我不答應三足鳥它們的話,誰帶我去妖族族地,誰帶我去九命妖族?

僅僅猶豫了一會,我輕輕的搖搖頭,笑著對周老說道:「謝謝您了,我命大,應該沒事的!更何況,我還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為了你母親?」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周老打斷我的話。

「您知道我母親的事?」我瞪大眼睛看著周老,有點驚詫。

周老沉吟了一下,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輕嘆一聲,說道:「去了九命妖族之後,若是有人為難你,你就提我的名字。周瞳,記住這個名字,或許能讓九命妖族給點面子,如果那老傢伙還沒死的話!」

說完,不等我回應,周老直接將我趕出了中醫館,關門了。 沈千婷拉住了沈太太的袖子,但是沈太太卻直接強硬的拉走了她。

司機停好車回來,便就是看到沈太太和沈千婷離開的畫面。

他走到李管家面前,說:「李媽,怎麼不留一下?」

李管家輕搖了搖頭,怎麼說她在總統府做事做了這麼多年,接待了不少的客人,一些心思還是可以揣摩得出來。

「不用了,沈太太恐怕也只是來看看,晚飯就不用準備了,你回自己的崗位吧。」李管家看著沈太太離去的車子,眯了眯眸。

實際上,她猜得到,沈千婷從小喜歡季寒驍,只是季寒驍那冰山一樣的性子,誰都不敢靠近,也不能靠近!

沈千婷也不例外,所以兩個人的交集非常少,但是沈千婷也從未對季寒驍改變過什麼心意。

所以這次她們來的目的,也是尋找一個借口故意接近季寒驍。

李管家說完后,輕搖了搖頭,然後轉身進了總統府。

……

沈千婷被沈太太拉進車裡面時,不高興的板下了一張臉。

「媽!為什麼不在總統府多待一些時間?或許等下寒驍就回來呢?媽你知道你在做什麼么?」沈千婷不滿的沖著沈太太發了好大一通火。

沈太太也沒有什麼表情,淡漠如她:「你要是有這個脾氣在我面前撒,你怎麼不去季寒驍面前撒?雖然季寒驍是總統少爺,但是人家有看過你一眼么?是,你是華國首富沈千然的女兒,但是季寒驍有因為你的身份多看你一眼?」

沈千婷的臉色一僵,再次沖著沈太太怒吼了一句:「媽!你還是不是我媽?有你這麼說自己的女兒的嗎?」

沈太太輕哼了一聲:「千婷,我當然是你媽,就因為是你媽,所以我才這麼說,不然你永遠也看不清事實!如果你真的想要得到季寒驍,也不是沒有辦法。」

前一秒還因為沈太太的話而生氣的沈千婷,后一秒就被引起了好奇心,抱住了沈太太的手臂,撒嬌的說道:「媽~我就知道媽媽最好了,媽你有什麼辦法?趕緊告訴我,我一定會好好實行的。」

沈太太搖了搖頭,糾正的說道:「這不是執行,是本來就是你的事情!你不能當成任務去完成它,不然你永遠也別想得到季寒驍。」

沈千婷壓根就沒有聽進去,嗯嗯的應著:「好的,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一定認真聽媽媽的話,爭取早日拿下季寒驍!」

對於沈千婷的話,沈太太並未反駁,確實,她們沈家,還從來沒有怕過季家,只是兩家從事的行業是不同的,沈家需要季家的支持,季家也是需要沈家的支持,如果兩家能併為一家,那是最好不過的。

沈太太眯了眯眼眸,隨即在沈千婷耳邊低語著……

……

終於熬到了下晚自習,平常都是歐洛微第一個躥出教室的,沒想到今天確實最後一個。

當然,大家也並沒有注意到她是最後一個走。

班長抱著學習資料沖著歐洛微說道:「歐同學,走的時候記得鎖門。」 回公寓的路上,我腦袋裡始終想著剛剛在中醫館的事情,越想腦子越亂,最後乾脆將這些問題拋諸腦後了。

中醫館中不論是周老還是三足鳥它們,都太神秘了,想要挖掘這其中的秘密,還不知道會死多少腦細胞呢!

不止是這裡,孟家那邊也是,還有那本天藏,還有我體內的那隻凶獸……

我的心中就像是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似的,一句媽賣批憋在心裡很久了,就是不知道對誰開罵而已!

我他媽只想過個普通人的生活,招誰惹誰了,怎麼什麼破事都往我身上撞啊!

深吸一口氣,看著夜色下的星空,狠狠的朝天比劃了一根中指。

老天爺,有本事就玩死我,你要是不把我弄死,早晚有天我會把你捅個窟窿出來,絕對是菊花帶血的那種。

無言的發泄了一下,感覺心情好了一點,快步走進了公寓小區。

來到公寓外,想到周倩在家中之後,我的臉上不自禁的露出了些許的微笑。

小小的一間公寓,雖然我們相處時間不長,雖然我們之間沒有確定什麼關係,但是在這段時間中,確實有種情侶間的曖昧參雜其中。

沒有什麼一見鍾情,沒有什麼怦然心動,一切都像是那麼的自然,就是中間的那層紙還沒有捅破而已。不過,按照這種情況下去,估計也是早晚的事情了。

以前,或許我會介意周倩的吸血的情況,但是從孟家回來之後,我心中已經早就沒有那樣的念頭了。

因為,我並不是純血的人類,算是一個半妖吧!

泊心公寓 雖然不想承認,雖然心中也很苦澀,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這操蛋的命運啊!

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時候,我的身體猛地一僵,目光死死的盯著門鎖的位置。

門鎖,有被撬的痕迹!

痕迹很淺,若是不注意的話,根本看不到。

進賊了?!

我緊皺眉頭,眸中閃過寒芒,若是真有不開眼的毛賊來這裡溜門撬鎖的話,那還真是不知死活了!

我輕輕開門,房中漆黑一片,沒有開燈。

難道周倩沒在家?

這個時間,估計是出門吃飯了吧!

我沒有開燈,輕手輕腳的走進公寓,黑暗中,隱隱看到客廳被翻得亂七八糟的。

這情景,讓我眉頭皺的更緊了,身體緊繃,朝卧室那邊悄悄走去。

我的卧室敞開著門,同樣是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周倩的房間也是如此,雜七雜八的東西灑落一地。

三室一廳的公寓,還剩最後一間房房門虛掩著,不知道那毛賊是不是在那個房間。

那間房,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只知道從我住進這裡的那一天起,周倩就告訴過我,不準進那間房。

我悄悄的靠近那間房,正準備小心的推開房門的時候。

驀地,一道寒芒從門縫乍現,凌厲之極。

這一瞬間,我身體本能的反應側身一讓,同時一拳猛地爆沖前方,勁道十足。

「砰~」

一聲悶響,我的拳頭像是砸中了一塊鋼板似的,強大的反震力道讓我往後退了一步。

身形未穩之際,那道白光再次襲來,比剛剛那一擊還要凌厲很多。

那是一把刀,極快的刀!

若是在以前,就算是看到了這柄刀,我也躲不過去。

但是,現在的我,每天身體都在默默的強化著,這樣的一刀雖然凌厲,可是對我來說,並不算什麼了。

刀光臨身的剎那間,我的身體一扭,形成一種詭異的角度,同時猛地一腳踹出。這樣的動作完全違反了身體結構,讓對方愣了剎那。

近身搏鬥,剎那間的愣神是很致命的。

我的那全力一腳,直接踹在那人的肩頭。

正常情況下,憑我現在的力道,絕對可以讓一個成年壯漢骨斷筋折的。可是,我那一腳踹在那人身上之後,感覺像是踹在棉花上似的,那種空蕩蕩宛若踩在雲端的感覺,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剛剛那一拳轟擊像是砸在鋼板上了,這一腳像是踹在棉花上了,時硬時軟,有點變態了吧!

他退後了一步,我也退後了一步。

正當我準備繼續攻擊的時候,他突然收刀了。

「你是誰?」他的聲音有點沙啞。

「你又是誰?」我冷著臉反問道。

我現在可以肯定,他不是普通的小毛賊了,沒有哪個毛賊能有這樣的身手的。

「國安部麒麟組,皇甫宇!」他輕聲說道:「你應該不是這裡的房主吧!」

國安部?

媽的,國安部了不起了?私闖民宅亂翻一通……

等等!

我愣了一下,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一件我差點忽略的事情。

前段時間,我和周倩從那墮落天使酒吧出來的時候,那些埋伏我們的人,好像就是國安部某個部門的。

當時也是我心中的那凶獸第一次出現,殘暴出手幹掉了他們……

面前這貨該不會和那些人是一夥的吧?!

老傢伙不是去國安部解決這件事了嗎?怎麼還有人來這裡找麻煩?

短短的一瞬間,我想了很多,緊皺眉頭看著面前這人,沉聲說道:「我就住在這裡,你來這裡想幹什麼?」

他看著我,眸中冷清,淡聲說道:「我的目標不是你!」

不是針對我,那就是針對周倩了!

「你等會兒!」我沉著臉拿出手機,撥打了何婄的電話。

同時,我順手打開了客廳的燈,看清了這個人的相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