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聽聞女子提起君璇璣這個名字,場內眾人皆是一怔,所有人都知道君璇璣曾經是這方世界的世尊娘娘。

  • Home
  • Blog
  • 聽聞女子提起君璇璣這個名字,場內眾人皆是一怔,所有人都知道君璇璣曾經是這方世界的世尊娘娘。

何為世尊,意為世界至尊,是乃主宰世界的存在,執世界法則,掌世界秩序,是至高無上的霸主,是上古時代諸多傳奇女子之最,更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女神。

包括藍菲兒、水雲若、肖單柔、青竹,乃至蘇嫿也不例外。

其他人或許不知,而上一世出生在九天的蘇嫿很清楚,君璇璣不止是這方世界的傳奇,在九天之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傳奇天驕。

只可惜後來遇見赤霄君王,舍玄女,棄世尊,闖九天,忤仙道,入魔道,逆蒼穹,染孤月,立天誓,絕天地……

一個女人

一位世尊。

一個傳奇。

一段悲情。

赤霄君王之所以被世人扣上風流薄情負心人這頂帽子摘不下來,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世尊娘娘君璇璣。

「問你話,為何不答,他可曾跟你提起過君璇璣這個名字?」

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古清風沉默著,凝著眉頭,幽暗的眼眸之中是無奈是糾結,更多的是傷神,他望著西方的太玄碑,回應道:「你想讓我說什麼?」

「你說什麼我就聽什麼!」

「好!」古清風沉聲回應道:「他沒有提過任何人,包括君璇璣。」

「呵呵呵呵……」

女子又是一聲大笑,這次笑的不再冷嘲熱諷,也不再是充滿怨恨,而是伴隨著無盡的憤怒。

笑的仿若蒼天在炸裂,也笑的大地仿若在顫抖!

一時間天旋地轉!

「我再問你,他可曾跟你提起過君璇璣這個名字?」

「沒有!」

女子的笑聲更憤怒,蒼天炸裂不斷,大地更顫抖!

「我再問你,他可曾跟你提起過君璇璣這個名字?」

女子再問,古清風再回答,如此反覆,如剛才詢問赤霄君王是否死了一樣,一遍又一遍不厭其煩的詢問,而古清風也同樣一遍又一遍回應著,每一次都回應沒有二字,每一次回應之後,女子的笑聲就更加浩瀚,蒼穹更加炸裂,大地更加顫抖。

遠處,小仙谷、火舞家族、雲心殿的人不知怎麼回事,只覺萬分詭異,不敢久留,紛紛撤離。

秦昊、萬懷玉等輪迴轉世的大能都知道居住在太玄碑裡面的那位太玄上人是何等可怕,想也不想,直接閃身離開。

「我再問你一遍,他可曾跟你提起過君璇璣這個名字?」

「沒有!」

嘩!

突然之間,一股神秘而又浩瀚的威勢瞬間席捲而來,那些逃跑之人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心神瞬間潰散,當場昏厥,砰!砰!砰!一個接著一個從半空中墜落下去,小仙谷是、火舞家族是,閃身逃離的輪迴轉世大能也不例外,心神皆潰散,意識皆昏厥。

嗷——

龍吟象怒傳來,可惜沒有用,紫陽等赤霄人皆心神潰散,意識昏厥。

風雲分舵園子里,蘇嫿第一時間掐動法訣,祭出太上靈浮印將千山、水雲若等人籠罩其內,抵擋著浩瀚的威勢。

然而,根本沒有用。

太上靈浮印如同泡沫般瞬間潰散,砰的一聲,千山、藍菲兒等人心神潰散,意識昏厥。

只剩下蘇嫿一人。

蘇嫿感受到威勢的恐怖,不敢有任何怠慢,雙手合十,口誦經文,固守著心神。

她知道這是大精神威勢,卻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大精神威勢,其勢簡直堪比天威,恐怖不已。

那居住在太玄碑裡面的太玄上人究竟是什麼人?

大精神威勢怎的如此可怕?

正抵擋著,感受到異樣,蘇嫿抬眼望去,臉色立時煞白,只見西方天際不知何時已被血海籠罩。

那真的是血海,滔天的血海從西方而來,席捲著天際蒼穹……

一輪血色幽月從西方冉冉升起……

見此血色幽月,蘇嫿大驚失色,無比震驚,像似意識到了什麼,呢喃道:「血染孤月……君!璇! 總裁的甜心特助 璣!——」

或許是太過震驚,導致走神,心神瞬間失守潰散,蘇嫿意識一沉,應聲倒地。

此時此刻。

場內連同蘇嫿在內心神皆潰散,意識皆昏厥,人也皆倒地。

唯有古清風還安安靜靜的佇立在原地,任由威勢再強大,任由氣勢再浩瀚,都無法撼動他分毫。

此間,一輪血色幽月懸挂在西方的天際,浩瀚的血色如同洪水海嘯般一點一滴的吞噬著蒼穹,眨眼之間已是漫天的血色。

「我最後問你,他可曾跟你提起過君璇璣這個名字?」

聲音傳來,不再虛無縹緲,不再嘲諷,不再憤怒,不再從四面八方襲來,而是近在咫尺一般,仿若在心靈,在腦海深處響起。

白衣在飛揚。

黑髮在亂舞。

古清風凝視著當空中的一輪血色幽月,沉聲道:「沒有!」

「古!天!狼!」

嗖!

一道血色虛影從血色幽月中凝衍而出。

那是一個女人。

三千白髮。

一襲血衣。

一個風華絕代,美艷驚鴻,絕世無雙的女人。

其美,美的仿若敢與日月爭艷,也美的令世間萬物在她面前也為之暗淡失色。

她從血色幽月中來,瞬間而至,一手掐住古清風的脖子。 古清風沒有動,任由這一道神秘的血色虛影掐住自己的脖子。

他的黑髮在亂舞著,女子的白髮亦在亂舞。

他的白衣在飛揚,女子的血衣亦在飛揚。

他的臉龐冷酷無情,女子的容顏幽怨複雜。

他的幽眸在平靜,女子的血眸在憤怒。

孤月,血色。

漫天儘是。

這一刻,空間仿若停止旋轉,時間仿若停止流逝,一切的一切都定格在此間。

古清風望著對面的女子,腦海之中被他塵封起來的記憶如滾滾江濤般湧現出來。

當年,他上逆仙道,下逆魔道,逆仙逆魔再逆天,惹得九天震怒,也將沉睡中的世尊君璇璣驚醒。

當年,君璇璣以世界秩序之名,昭告天下,誅殺赤霄君王。

兩人打的不可開交,也打的驚天動地,更將這方世界打的千瘡百孔,一次偶然,兩人雙雙墜入過一個神秘空間,共同經歷了很久很久一段時間,至於有多久,古清風不知道,因為那個神秘空間裡面完全沒有時間概念。

像似一念。

又似一瞬。

更似一世。

不知道,也記不清。

在那裡兩人共同經歷過生死,也經歷過劫難,也是在那裡兩人對彼此的感情才發生轉變,從起初的敵人漸漸轉變為朋友,再從朋友轉變為知己,最後轉變為紅顏……乃至情人。

在神秘空間裡面,古清風擁有過最難忘的記憶,至少,他認為是如此。

哪怕現在,也依舊是這麼認為。

因為那段記憶是他這輩子夢寐以求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比翼雙飛,在月亮之上擁吻,在雲端之上撫琴,在太陽之上飲酒,在彩虹橋上談情,在生命長河裡戲水,在天塹舞劍……在蒼穹之巔說愛……

太多太多美好的記憶,數之不盡,也數不清,神秘空間的每一個角落都曾留下兩人的身影。

當年,他是白衣。

當年,她是紅裝。

如果可以的話,古清風真的很想很想永遠留在那個神秘未知的空間,哪怕沒有任何時間,哪怕沒有任何生靈,哪怕什麼都沒有,他都不在乎,只要有君璇璣一人就夠了。

古清風真的這樣想過。

他不喜歡熱鬧。

從一開始就不喜歡。

他不喜歡殺人。

從一開始也不喜歡。

他也不喜歡修鍊,從未喜歡過,更不喜歡那個世俗,一直都是。

而在神秘空間裡面的生活,能夠滿足他對生活所有的嚮往。

他曾經以為自己和君璇璣會永遠留在神秘空間,直至後來,他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自己一廂情願,也是後來才知道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騙局,一場夢,一場君璇璣精心設計的夢境,也是一場讓古清風直至現在回憶起來,還隱隱憤怒的夢境。

望著對面這一道血色孤影,望著這一張曾經令他肝腸寸斷的容顏,古清風並未流露出什麼情緒,沒有痛苦,沒有憤怒,什麼都沒有,如他的眼眸一般,很平靜,平靜的沒有任何波瀾。

與他比起來,那一道血色孤影顯得就複雜的多的多,一張美艷驚鴻仿若不屬於人世間的絕美容顏上似在悸動,似在思念,似在彷徨,似在糾結,又像似在幽怨,又似在憤怒……諸多情緒混亂在一起,複雜不已。

她沒有再掐古清風的脖子,而是伸手欲要撫摸古清風的臉龐,只是芊芊玉手剛剛觸及古清風的臉龐,一隻手便扣住了她的手腕,不是別人,正是古清風。

「何必呢……」

「到現在……你還……以為當初我在騙你……么?」

「都過去了……」

「過去?呵呵……」血色孤影凄笑,幽幽望著古清風,道:「過不去……過不去的……真的過不去……」

「你過不去是你的事情,我自己過去了就行了……」

「呵呵呵呵……」

女子笑的很古怪,似在彷徨,又似在茫然,更似在悲傷:「你過不去的……你永遠也……也過不去的……」

「君璇璣,你覺得有意思嗎?」

古清風從來就沒有看透過君璇璣,以前是,現在也一樣。

「你已經陷進去了……從一開始你就已經陷進去了……而且越陷越深,你又怎能過得去……」

古清風沒有回應,只是望著。

「放棄因果……可以嗎?」

君璇璣的聲音傳來,古清風心頭一怔,道:「果然是你拿走了炎陽之心。」

「是我……也不……不是我……」

聽聞君璇璣如此回答,古清風並沒有覺得意外,因為他所認識的君璇璣永遠都是這個樣子。

君璇璣深情的望著古清風,又輕聲而道:「放棄因果……可以嗎?」

「為什麼。」

「我說過你已經陷進去了……我不想……我不想你越陷越深……你應該清楚……有些東西,並不像你想象中那麼美好,尤其是……因果……特別是……你的因果……放棄吧,好嗎?」

古清風又問了一句:「為什麼?」

「既然忘記……就永遠忘記吧……」君璇璣幽幽道:「不要去揭開它……不要……你說……已經過去……就讓它過去……好嗎?」

「君璇璣,你知道我這個人最恨什麼嗎?」

「你說過,你這輩子最恨的就是神神叨叨的人……」

「既然你知道,又何必還在我面前這般神叨!」古清風面無表情的說道:「這麼多年了……你為何一點也沒有變,以前你就是神神叨叨,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你依舊神神叨叨!」

「還記得嗎?還記得我當初臨走時對你說過的話嗎?」

「不記得!」

古清風嘴上說不記得,不過,他又怎能不記得,他想忘記,可偏偏就是忘不了,非但忘不了,關於君璇璣的一切,反而越來越清晰,恍若昨日發生一樣,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他記得當初君璇璣臨走時說過,她要去尋找她自己……

這句話古清風當年不懂,今時今日的今天,依舊不懂。

「我說過……我要去追尋真正的自己……呵呵……我找不到了……知道嗎?我找不到了……我迷失了……我徹底的迷失了……很多……很多屬於我的記憶……都忘記了……真的忘記了……呵呵……迷失了……我真的很想很想告訴你……可是我真的忘記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 君璇璣真正的自己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