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聽聞說話時聲,穆芊顏睜開了眼睛。

  • Home
  • Blog
  • 聽聞說話時聲,穆芊顏睜開了眼睛。

瞧見是另一個獄卒攔下了要打她的鞭子。

「呵,我就是打了她又怎麼樣?她現在不過是個死囚犯!什麼侯府大小姐?你怕我才不怕!」

要打她的那個獄卒,似乎是鐵了心要打她。

好像一點都不顧及她的身份,不怕侯府!

要知道,若是侯府找他秋後算賬,他一個微不足道的獄卒,拿什麼跟侯府抵抗?

顯而易見的,有人收買了這個獄卒。

至於那個收買獄卒的人是誰?不用想也知道。

穆芊顏清冷凜冽的目光射向那獄卒,「你最好別碰我,否則你傷我一鞭,我必加倍奉還。」

她保證,她絕不是嚇唬人的。

今生今世,誰若敢傷她一分,她必加倍奉還!

穆芊顏那冷厲的目光,看的那獄卒一陣發虛。

但一看自己手裡捏著鞭子,瞬間自尊心的火氣就上來了!

「老子今天不給你點教訓,你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什麼地方!」

『啪』的一鞭,就抽在了穆芊顏的肩頭上。

吃痛的穆芊顏悶哼一聲,肩膀上的衣裙迅速被血染紅。

穆芊顏一下子就面色發白,疼的她咬緊了牙關。

這一鞭,她記下了!

還沒等她緩過來,緊接著又是一鞭抽在了她另一邊的肩背上…

兩邊肩頭的衣裙都被打破了,染了血。

一瞬間,穆芊顏便疼的心頭打顫,額頭上冒出一層細汗…

好疼……

穆芊顏貝齒緊咬著唇瓣,才能不讓自己發出痛呼聲。

原來一鞭下來,真的會皮開肉綻。

她狠狠地瞪著打她的獄卒,兩鞭子,她記著!

而旁邊另一個獄卒似乎想阻攔,但終究還是沒有站出來。

「還敢瞪我!」獄卒用力的甩手,又是一鞭打在了她的手臂上。

痛……好痛……

原來她還是很怕痛。

她以為經歷過前世的慘死,她已經不怕痛了。

可是還是好痛……

痛的她想掉眼淚,可是她不能哭,她要記下打她的人,加倍奉還!

就在下一鞭要落下來的時候,突然一股冷風颳了過來…

穆芊顏還沒來得及看清,揮鞭的獄卒就被人一腳踢開了,趴在地上「啊…啊…啊!」的哀嚎起來。

緊接著,她感覺她的手腳一松。

有人給她鬆了綁。

鞭打的疼痛,痛的她倒吸一口涼氣,身子無力站穩,整個人都栽倒下去…

然而,一隻強有力的手臂把她接住了,才避免她摔到地上去。

「顏顏,你受苦了。」

靳少的祕密愛妻 秦玥低沉的嗓音響在她耳邊。

她抬頭,似乎看見秦玥深諳的眼睛里,充滿了疼惜。

兩個獄卒看清是秦玥之後,立馬嚇趴了,趴在地上瑟瑟發抖,「啊…玥,玥王殿下……」

秦玥一記冷眼掃過去,兩個獄卒頓時心肝一顫!

玥王的眼神,好可怕,像是要殺人似的!

嚇得兩個獄卒連頭都不敢抬!

穆芊顏藉助他的力氣才勉強站穩,挨了三鞭,疼痛不說,她連嘴唇都發乾了,聲音亦是沙啞,「玥王……你,你怎麼來了?」

「本王來晚了,讓你受傷了。」秦玥冷冽的嗓音,似乎都透著絲絲溫柔的疼惜。

再看向那兩個戰戰兢兢的獄卒時,秦玥冷眼如冰的射出寒光,「這兩個人,你是打算自己動手?還是本王替你動手?」

秦玥的話,就像催命符一般恐嚇著兩個獄卒。

玥王如此詢問穆芊顏,其意思就是將他們兩人的命交給穆芊顏說了算啊!

「玥王饒命啊!卑職再也不敢了……」

「饒命啊……」

兩個獄卒連連求饒,尤其是那個鞭打了穆芊顏的獄卒,心裡頭腸子都悔青了!

玥王這個瘟神怎麼突然殺了出來!

這可如何是好?!

他只是收人錢財,教訓一下穆芊顏而已!

可沒人告訴他,玥王會來護著穆芊顏啊!

早知道玥王會來,他也不敢對穆芊顏下手啊!

玥王心狠手辣,是個天煞孤星,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獄卒嚇的冷汗直流,心裡更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轉!

「還請玥王明鑒……卑職,卑職並未對她……穆大小姐動刑啊!」

那個只在邊上旁觀她挨打的獄卒,辯解的話說的十分心虛。

他確實沒對穆芊顏動手,他只是眼睜睜的看著穆芊顏挨打而已。

然而,這種求饒對秦玥來說,只會更加讓他渾身的冷氣場加深。

他居然看著顏顏被打而不阻止?

即便顏顏定罪,他們也無權濫用私刑!

秦玥現在怒氣,就想一掌拍死這兩個獄卒!

「他說的沒錯,他沒有動手。」

穆芊顏輕淺的聲音,算是救下那個沒有鞭打她的獄卒一命。

穆芊顏嘴角扯出冷冷的弧度,別人沒有義務護她,所以他沒打她,便是不欠她什麼。

至於打了她三鞭子的那個……

「我說過,我會加倍奉還。」

穆芊顏清冷的嗓音顯得沙啞,卻叫那個鞭打她的獄卒心頭一驚,連連求饒,「穆…穆大小姐,小人知錯了,求穆大小姐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小人一回吧!」

「你們兩個都該死。」秦玥一記如冰刀的冷眼掃過去,頓時嚇得獄卒沒了聲音。

穆芊顏忍著痛,從地上撿起了鞭子,鞭子上還染著她的血…

即便她定了罪,可也輪不到一個獄卒來欺辱她!

穆芊顏揚起手,還沒打下去,手腕便被人抓住了。

「交給本王吧。」秦玥一再的對她流露出疼惜的目光。

隱約還含有一絲自責。

若是他早來片刻,她便不會受此鞭打之苦了。

雖只挨了三鞭,可她身上的衣裙破了,血還在流,臉上失了血色,很是虛白,看上去狼狽又虛弱。

見到她被打的皮開肉綻的那一刻,秦玥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秦玥的疼惜,自責,穆芊顏統統選擇了漠視,任何男人對她表現關懷,她都有抵抗力。

因為她壓根兒就不信!

「我要親自討回來。」她說。

她拒絕了秦玥。

即便是面無血色的模樣,她依舊是那般的堅韌,堅韌的不像個錦衣玉食的大小姐,不像個養在深閨的弱女子。

那份堅韌看在秦玥的眼裡,他的心,也跟著揪了起來。

他恨不能代替她受傷受痛。

秦玥心頭苦笑了一聲,看來他真是中了穆芊顏的毒了……

兩個肩膀上都有鞭傷,可穆芊顏還是用盡全力的揚手一鞭,抽在了傷她的那獄卒的身上。

獄卒的哀嚎聲,響徹在整個牢房裡,但卻沒人敢來幫他。

「三,四……」

牢房裡,除了鞭子抽打的聲音,就是獄卒的哀嚎聲,以及穆芊顏數鞭子的聲音……

打到第四鞭,穆芊顏實在是沒力氣了,而且她每揮鞭一下,扯著身上的傷口就疼的她冷汗直流。

雖然是她在打人,可她身上的疼,不比獄卒的輕,但她還是咬著牙,臉色堅韌的有些嚇人。

似乎不打完她挨打的雙倍鞭數,她便不罷休。

揮鞭的力氣之下,她肩膀上的傷口裂的更嚴重了,流血直流……

「穆大小姐饒命啊!小人也是不得已的啊……饒命啊!」

那獄卒挨了幾鞭,哇哇的求饒。

他就不明白了,怎麼會有穆芊顏這麼狠的女人?!

明明她自己身上也有傷,她還拚命的打他!

她還是人嗎?她自己就不會覺得疼嗎?

獄卒懊惱的一陣后怕,早知道就不該對穆芊顏用刑的!

穆芊顏該死的有玥王撐腰,否則,他哪能挨打?

就憑穆芊顏,哪能鞭打他?!

可是玥王在這兒,他就不得不認慫,挨幾鞭子是小,要是玥王親自動手,他怕是就沒命在了!

聽著獄卒的求饒,穆芊顏虛弱的冷笑一聲,「不得已?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我侯府的侍妾給了你多少銀子?想在這裡將我折磨死是嗎?」

說著便揚手又是一鞭抽在獄卒身上,嘴上數著,「五…」

還有一鞭。

她說過,加倍奉還。

獄卒打了她三鞭,她便要奉還雙倍。

最後一鞭揚手之際,穆芊顏眼前模糊了一下,整個人都暈了一暈…

幸虧是有秦玥一直護在她身邊,「顏顏,剩下的交給本王。」

秦玥不容拒絕的奪下她手裡的鞭子,另一隻手摟在她的腰間,給她支撐的力量。

她要以牙還牙,他沒意見。

他只是心疼,心疼她不惜自己傷勢加重,也要睚眥必報。

剩下的,就交給他吧。

這回穆芊顏沒有反駁,她實在是揮不動鞭子了,如果不是秦玥支撐著她,她連站都站不穩了。

她又疼又累,如果不是咬牙忍著,她怕是早就暈過去了。

只見秦玥手起鞭落,『啪啪啪』的三鞭,連續抽在了那獄卒的身上,動作如行雲流水般優雅乾脆。

「啊啊啊!!」

那獄卒被打的滿地打滾,立竿見影的,三道皮開肉綻的傷口就暴露了出來。

秦玥下手的力道,跟穆芊顏那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先前穆芊顏抽打的幾鞭,最嚴重的也就是留下一道紅印罷了,又能疼到哪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