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胡慧娘道:「你也不必這麼快就道謝,你在這裡住著也許護著房中眾人周全。」

  • Home
  • Blog
  • 胡慧娘道:「你也不必這麼快就道謝,你在這裡住著也許護著房中眾人周全。」

常碧瑤點頭稱是,「碧瑤明白。」

隨風兒道:「姐姐這麼好的宅子后卻是一汪黑水不免煞了風景。」

其實許玉揚早已看著那汪又臭又髒的黑水不順眼,此時聽聞隨風兒說起於是笑道:「不知風兒姐姐有什麼辦法?」

隨風兒微微一笑:「且看小仙班門弄斧。」言畢之時雙臂一揮,夕陽下一陣清風飄過,萬朵桃花迎風而舞,輕飄飄灑落在圓鼎之中片刻后便已將那毒液上鋪了滿滿一層落花。

許玉揚呵呵笑道:「風兒姐姐幹得漂亮,這就好了當真是桃花林里桃花池呀,太好了。」

胡慧娘也微微點頭,胖子則笑嘻嘻道:「呵呵太好了這樣以後胖子就能在這裡洗桃花浴了。」

黃三郎眯著眼睛笑道:「胖子,以後這裡可不只是你自洗澡了,還有碧瑤那,你可要小心不能再裸遊了?」

胖子的大黑臉上一紅,:「三爺您說什麼那?胖子什麼時候裸泳了。」

常碧瑤臉上一紅,「胖子哥前來清修之時碧瑤自當迴避,萬萬不敢打攪胖子哥。」

胖子紅著臉說道:「小姐姐又再開玩笑了,咱們本是同宗,出生的時候不都是兄弟姐妹擠在一起,哪裡分什麼彼此,別聽三爺瞎說,胖子從來不裸泳的。」

眾人返還屋中,許玉揚電話下單點了無數吃食,尋寶這些天眾人風餐露宿難免腹中寡淡,加之隨風兒、常碧瑤許久未曾涉足世間,對於各色美食更感興趣,於是今日這一眾真身玄修享盡口福,直至凌晨方才各自休息。

燈筆 宋博是自家兄弟,陸江自然幫他,當下轉過身,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目光之中全是鄙視。

順著他的目光,葉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這才發現忘記換衣服了。

他本來穿的就是普通的衣服,先前跟柳晴打了一架,身上有幾處被劍氣刮傷,外衣破了幾個洞,露出裡面的打底衫,看起來挺狼狽的。

「兄弟,這衣服是今年新款的吧?」陸江一本正經地問。

周圍傳來一片大笑聲,所有人目光都落到葉雄身上,像看傻子一樣。

陸江不由為自己的幽默喝彩。換任何一個男人,被自己這樣羞辱,估計早就無地自容,灰溜溜走了。這裡除了羅薇薇之外,還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呢。

「剛才跟人打了一架,衣服不心被颳了一下。」葉雄面不改變地道。

他剛完,宋博就抱腹大笑起來,笑得那叫一個誇張。

「衣服被砍破幾處,身上卻沒有一受傷,他當我們是傻的不成?」

眾人目光落到葉雄衣服身上,見衣服切口平整,別用刀砍,哪怕用剪刀都剪不出那樣的平口,絕對不可能用刀劈出來的。

「人家是來裝逼的,不化妝好一,能裝成功嗎?」

「這是我今年聽過,吹得最爛的牛逼。」

「兄弟,你剛拍戲回來吧?」

風言風語不停地傳出來,男人目光之中全是嘲弄,女人眼神之中全是鄙視,葉雄頓時被推到風頭浪口之上。

葉雄懶得跟他們解釋,他是來找羅薇薇的,只要能哄好羅薇薇,其他人才懶得跟他們。

「薇薇,好久不見。」

葉雄彷彿沒到聽宋博的嘲笑一樣,跟羅薇薇打招呼。

「沒多久,才三個多月而已。」羅薇薇淡淡回道。

「最近有忙,沒時間陪你,抱歉。」葉雄訕訕道。

「誰讓你陪,你又不是我的誰。」羅薇薇翻了翻白眼。

羅薇薇態度雖然很傲慢,不過周圍的人算是看出來了,原來兩人真的認識,而且看起來,關係還不普通的樣子。

「薇薇,你剛才不是不認識他嗎?」宋博不甘心地問。

「剛才沒認出來,不行啊?」羅薇薇冷漠道。

宋博被嗆了一句,頓時非常尷尬,心裡生起一鼓嫉恨。

這裡的女人,哪個不給他面子?唯有羅薇薇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自己愛理不理。

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在跨下求饒,宋博恨恨地想。

「既然認識,那就隨便坐,大家別圍著了。」

這時候,新娘子出來圓場:「薇薇,招呼你的朋友。」

「芸,你去忙,我們自個玩。」羅薇薇回道。

新娘芸是羅薇薇的中學同學,兩人關係比較好,差不多是閨密那種關係。這次羅薇薇也是看在芸份上,才來喝喜酒了,如果不是芸,她才不來呢!

對於芸嫁給陸江,羅薇薇是不同意的,因為她知道陸江是個花花公子,以前跟很多女人交往過。偏偏芸執迷不悟,一定要嫁給陸江。婚姻大事,心甘情願,她也沒辦法阻止,只能隨她。

芸知道宋博的風流史,對於陸江想將羅薇薇介紹給宋博的事情很反對,認為陸江把自己同學往火坑裡推,所以見到有個男人進來,跟羅薇薇認識,本能地出來圓場。

相識多年,芸一眼就看出來羅薇薇對這個剛進來的男人感覺不一樣,雖然依然一副冷漠的模樣,但是態度分明不一樣,那是閨密才能體會出來的眼神。

雖然不知道這衣服上全是破洞的男人是誰,但是芸知道羅薇薇眼界一向很高,能讓她動容的男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所以本能地出來打圓場。

葉雄目光落到芸身上,見她瓜子臉,桃花頰,長得挺漂亮。身上穿著晚禮服,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像鄰家女孩一樣溫柔。從第一眼,他就看出這是一個逆來順受的女孩,而且看她眉宇之間,並沒有平常女孩結婚的那種喜悅。

女人結婚應該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在芸臉上,他根本感覺不到一絲喜悅,反而像強顏歡笑的樣子。

既然無愛,何必結婚?

葉雄暗暗嘆口氣,這種時候芸能出來為自己解圍,明她心地還是挺善良的。

聽新娘子這麼,宋博也不好再什麼,再就是不給芸面子,只能悻悻地離開。

陸江跟芸也離開了,走到一個角落之中。

然後葉雄看到,陸江似乎在對芸喝斥著什麼。

顯然,陸江在怪芸幫他話。

清官難斷家務事,葉雄也管不了那麼多,當下拿過一個杯子,倒了杯酒,想跟羅薇薇喝一杯。

羅薇薇跟他碰了一杯,兩人一飲而盡。

雖然羅薇薇承認認識葉雄,但是跟他之間保持著距離,往往葉雄問一句話,她就不咸不淡地回一句,搞得葉雄好像是那些死皮賴臉追求她的男生一樣。

女人冷漠起來,還真是難受啊!

誰讓自己傷了她的心呢,死皮賴臉就死破賴臉好了。

周圍的同學目光更加不恥了,像葉雄這種狗皮藥膏一樣的男人,是很多女人最不喜歡的。

「喝啤酒沒意思,喝洋酒好了。」

這時候,宋博嘴裡刁著一根煙,手裡提著四杯洋酒,放到桌面上。

「我先上下廁所。」

「我接下電話。」

「我去打個電話。」

看到桌面上那四杯洋酒,周圍的人全都嚇跑了。

那可是五六十度的高度酒,酒量差的,喝兩杯就倒下了,誰敢喝?

片刻之間,桌面上就只剩下葉雄,薇薇跟宋博了。

宋博望了眼葉雄,洋洋得意,他就不相信以自己縱橫酒吧多年,喝的酒比喝的水還多,會幹不趴這個傢伙。只要把這個傢伙干趴,羅薇薇今晚就是他的。如果也把羅薇薇灌醉,今晚他就有機會了。

在酒桌上把對手干趴,再把她的女人帶走,是宋博最喜歡做的事情。

想到這裡,宋博嘴角露出一線邪惡的笑意。

「兄弟怎麼稱呼?」宋博決定先禮後兵。

「叫我阿雄就行了。」葉雄淡淡回道。

「薇薇,你呢,來不來?」宋博目光落到羅薇薇身上,眼神中都是熾熱。

「為什麼不來?」羅薇薇反問。

「既然這樣,那我們玩搭襠好了,我跟薇薇,你再找一個搭檔。」葉雄道。(未完待續。) 葉雄知道羅薇薇的酒量,她身體對酒精免疫,想干趴她有機可乘,就是死路一條。就連葉雄自己都沒把握干趴羅薇薇,如果兩人聯手,別一個宋博,就是這裡整個包廂幾十人一起上,兩人也能將他們全部干趴。

哪知道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羅薇薇突然站了起來,走到旁邊獨佔一位:「我不喜歡搭檔,自己來。」

「果然是女中豪傑。」

宋博不由得豎起拇指,然後朝遠處的陸江招手。「江哥,三缺一,過來掌場。」

陸江這才走過來,笑道:「既然三缺一,那我就來玩玩。」

他望了下宋博,眼神之中是會意的笑容。

葉雄暗暗冷笑,三缺一這種借口他們都能想得出來,這是玩色盅,又不是打麻將。他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兩人準備合夥坑自己跟羅薇薇。干趴自己,他們就可以把羅薇薇帶走,干趴羅薇薇,他們就可以趁虛而入,這兩個酒情老手不知道用這種方法上過多少女人了。

葉雄就當不知,開始玩起來,以他今時今日的酒量,誰碰上就是找死。

「雄哥,你先叫。」宋博。

葉雄也不客氣,喊出六個六。

「開!」

羅薇薇立刻開葉雄骰子。

六個六也開,難道她一個人都沒有?

葉雄伸手過去拿開羅薇薇的骰盅,見裡面有兩個六,加上自己的四個,就算陸江跟宋博一個都沒有也夠了。

「你有兩個,也開?」葉雄瞬間就無語了。

「我喜歡,你管得著嗎?」羅薇薇挑了挑眉,冷哼。

葉雄突然意識到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羅薇薇還在生他的氣,準備跟他幹上,這樣一來,那就是一干三的節奏。

對陣陸江跟宋博,葉雄肯定不怕,但是加上羅薇薇的話,他就沒把握了。要知道羅薇薇這妞,可是對酒精免疫。

「我一個。」宋博開骰盅。

「我兩個,還差一個。」陸江也開了。

葉雄看一下自己的骰子,將骰盅重搖一次,算是認輸。

「第一局就大話,雄哥還真是夠狡猾的。」宋博士冷笑道。

「他就是個大騙子。」羅薇薇冷哼。

正在此時,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嬌呼。

葉雄轉身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新娘子芸站在後面。

「不好意思,我剛好經過,不是故意看你骰盅的。」

芸被葉雄盯著,羞得連忙低下頭,臉若桃花。她走到羅薇薇身邊坐下來,在她耳朵里嘀咕著。

羅薇薇聽完,揚眉看了葉雄一眼,就當沒事發生一樣。

以為我會感激你,今晚不把你干趴下,難解我心頭之恨,羅薇薇恨恨地想。

接下來,葉雄暗暗叫苦,本來宋博跟陸江已經在合夥算計他,加上羅薇薇,在場的所有人都在針對他。

不多久,葉雄就喝了七八杯酒,桌面上的洋酒,單是他一個人都喝了兩瓶以上。

一開始宋博跟陸江還不覺得什麼,但是兩瓶酒下肚之後,他們見葉雄半分醉意都沒有了,除了滿臉通紅,一醉意都沒有,甚至連廁所都沒上過,全都震驚了。

周圍的人都在打量這邊的情況,也全都被葉雄的海量給震驚了。

羅薇薇用眼角看了葉雄一眼,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反而是旁邊的芸看不過眼了。

此時她就算再笨,也知道羅薇薇跟這個男人在賭氣。這個男人為了道歉,不停地喝酒,故意輸,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這桌面的酒,估計一半以上應該是羅薇薇喝的。

「你們玩一會,我上一趟洗手間。」羅薇薇完,站起來離開。

芸想了一下,緊跟上去。

羅薇薇走進洗手間,正準備鎖上門,突然門被推開,芸走了進來。

「羅薇薇,你是不是太狠心了?」芸看不過眼了。

「什麼事?」

「你別裝,外面那個叫葉雄的男人,他為你擋了那麼多酒,那麼保護你,你倒好,反而一次次開他,讓他喝那麼多酒,你真想喝死他不成?」芸氣道。

「怎麼,連你也看上他了?」羅薇薇笑道。

「你胡八道什麼,我都結婚了,怎麼可能看上他。」

芸被她得滿臉通紅,心撲通撲通跳起來,臉色發燒得厲害。

不過她挺欣賞這男人,他為羅薇薇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無怨無悔,這樣的男人很少見了。

「你看上他也正常,像他那樣的男人,家有錢,人又帥,對女人又溫柔,特別是性方面能力很強,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跟他試試,保證你滿意。」羅薇薇沒心沒肺地。

「薇薇,你真是瘋了,這樣的話你也得出口,我簡直被你氣死。這才幾個月沒見,你都變成什麼樣子了?」芸生氣道。

「我變得多還是你變得多?」羅薇薇正視她,反問:「你明明不喜歡陸江,明知道他是個花心大少,跟宋博一樣不是好東西,你還嫁給他,我還想問你為什麼呢?」

芸臉色黯淡下來,喃喃道:「薇薇,我是迫不得已的。」

「有什麼迫不得已,他強迫你,還是你缺錢了?」

不還好,一羅薇薇就暴怒起來。她就這麼一個關係好的朋友,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進入火坑也救不了,心裡堵得慌。

「他敢威脅你,我一槍崩了他;你缺錢,我隨便幫你借到,你還怕什麼?」羅薇薇急道。

芸心裡有些感動,幽幽道:「薇薇,你家是有勢力,但當警察能有幾個錢,而且你們一家又清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