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胡敏說:「因為你們趙家的療傷葯,在顧銘這裡,就是渣渣。」

  • Home
  • Blog
  • 胡敏說:「因為你們趙家的療傷葯,在顧銘這裡,就是渣渣。」

「渣渣?」

「敏敏,你跟我開玩笑吧!趙家的療傷葯要是渣渣,那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好東西了。」

「不信?」

「這我肯定不信,除非他能夠證明給我看。」

「證明嗎?」胡敏看著顧銘問。

顧銘反問:「有證明的必要嗎?」

「沒有。」

「那不就得了。」

顧銘不想浪費靈氣證明,但天不遂人意,這個時候,胡敏看到有一輛車停靠在路邊。

仔細一看,她認出來是誰的車了。

大明星虞煙。

當然,這不是她認出虞煙車的原因。

明星雖然光鮮亮麗,受人追捧,但講真的,壓根不入豪門法眼,很多長相出眾的明星,不過是豪門闊少、小姐的玩物罷了。

她之所以認識虞煙的車,認識虞煙,那是因為她曾經見過虞煙。

在古家,她跟虞煙有過一面之緣,知道虞煙就是古玉傑母親虞秀慧的親侄女。

同時,那日在古家,虞秀慧想給顧銘介紹的大明星女朋友指的就是虞煙。

作為明星,參加各種宴會那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虞煙去參加今晚的慈善宴會她一點都不意外。

可是,虞煙把車停在這裡幹什麼?要知道現在距離宴會開幕只剩下二十分鐘,現在開車過去,不說遲到,但也早到不了一會。

「虞煙一定有事!!」胡敏得出這樣的結論。

虞家跟胡家沒有交情,但是古家跟胡家的交情深,更別說古老爺子那麼幫她,那麼幫顧銘。

虞煙作為古家兒媳虞秀慧的親侄女,她遇到事情,她不能不管啊!

產生了這樣的念頭,她立馬嚷嚷道:「停車,快停車。」

「咋了?」

顧銘嘴上再問,可是手上一點都不含糊,剎車、減速,調整方向,把車停靠在了路邊。

同樣,趙康也是如此,見顧銘停車,立馬也把車停靠在了路邊。

他以為胡敏改變主意了,心裡美滋滋,靜等胡敏到他車上來。

胡敏沒有過的解釋,簡單說了一句一個朋友的車,好像出了問題,就打開車門下車。

見胡敏下車,向他走來,趙康更開心了,招手道:「敏敏,快上來。」

胡敏直接從他車旁走過,走向後面虞敏的車。

尷尬不?

趙康老尷尬了。

見顧銘探出腦袋看他,更是無地自容,他這臉丟大了啊!!

顧銘偷笑中。

很快,胡敏來到虞煙的豪車邊。

跟顧銘一樣,虞煙豪車的玻璃也經過了特殊處理,在外面,壓根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可以聽到聲音,她聽到裡面有女人在呻~吟。 車~震?

想啥呢!!

胡敏想抽自己一個大嘴巴子,這個時候怎麼可能在這裡震,那不是耽誤正事嘛。

那這聲音是?

作為過來人,前段時間還剛剛經歷了人生的第一次,她知道,這聲音,不是第一次經歷發出的聲音,更不是干那事發出的聲音,反而有點像是受了傷,忍不住發出的痛哼聲。

虞煙受傷了?

胡敏不敢怠慢,當即敲響玻璃說:「虞煙、虞煙,我是胡敏,是你在車裡嗎?」

「是我。」一個略帶痛苦的悅耳嗓音響起。

胡敏繼續問:「你這是什麼情況?受傷了嗎?」

「嗯!!」

虞煙回答,並車窗落下。

一張精緻的俏臉出現,美中不足的是,額頭上有鮮血。

胡敏見此,大驚失色,扭頭喊道:「顧銘,快來,虞煙受傷了。」

顧銘下車。

其實剛才胡敏喊對方虞煙的時候,他就想下車,看看是不是大明星虞煙。

要知道,這位可是他讀大學時的夢中情人,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進入他的夢鄉,跟他纏綿。

最近兩年,很少看到虞煙作品,也很少聽到有關對方報道,他都以為虞煙退圈了,卻是沒有想到,今天去參加慈善宴會會碰到虞煙。

這可是一償宿願的好機會,不容錯過。

看到顧銘下車,趙康心思一動。

虞煙什麼的他不放在眼裡,憑藉他趙家公子的身份,別說虞煙這樣的過氣明星,貴圈的當紅小花他都能輕而易舉拿下。

他主要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趙家傷葯的機會,讓胡敏後悔不要趙家的療傷葯。

同時,他也想瞧瞧,顧銘有啥手段給虞煙治傷。

他緊跟著下車。

另一邊,胡敏繼續跟虞煙攀談,詢問虞煙怎麼搞的,怎麼受傷了。

虞煙認出了這位她曾經在姑姑家見過的豪門千金,苦笑說:「剛才開車的時候,一個人突然橫穿馬路,我緊急剎車,把頭磕到了,現在有點暈,還受了傷,估計是參加不了慈善宴會了。」

「你去,別管我,我已經給我經紀人打了電話,她很快就會過來。」

胡敏說:「你都受傷了,我能不管嘛,快把車門打開,我已經找人給你治療了。」

虞煙下意識打開車門,胡敏攙扶著虞煙下車,也就是這個時候,顧銘和趙康先後抵達。

講真的,他們看到虞煙,有種驚艷的感覺。

比電視上還漂亮,一席黑色露肩V領晚禮服,雄厚的事業線可望,深V的領口,可以看到小半迷人的美團,配合精緻的容顏,要多誘人有多誘人。

兩人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都有了強烈的表現欲~望。

趙康積極說:「受傷了啊!這可得馬上治,正好我這裡有趙家秘制的療傷葯,抹上一點,最多一天時間,就能治好,還能不留下疤痕。」

「真的?」

虞煙瞬間激動了。

受傷她不怕,她怕的是留疤,特別是臉上的疤,如果不幸留下疤痕,對於她來講,是致命打擊,會讓她本來不順的事業更加不順。

「當然!!」 最強萬界大穿越 趙康信心十足的說。

「不過……」但緊接著,他又賣起關子來。

「不過什麼?」虞煙緊張起來,既怕趙康欺騙她,浪費她感情,又怕趙康趁機提出什麼過份要求。

趙康繼續說:「不過趙家的療傷葯太過珍貴,這一次出門我只帶了一點,是拿給敏敏弟弟使用的,我要是給你用了,那敏敏弟弟就沒有葯使用了。」

「這……」

虞煙傻眼了,卻是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心想,這不是逗她玩嘛。

然而,她卻是沒有辦法責怪別人,畢竟,對方沒有理由、也沒有義務給她治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趙康又說:「不過敏敏剛才已經拒絕了,我現在給你用……」

虞煙眼巴巴的看著趙康,期望趙康說出給她使用那種話。

然而,趙康話還沒有說完,胡敏便打斷道:「別用他的葯。」

「啊?為什麼?

虞煙納悶說:「不是說可以不留疤嗎? 做撒旦的情人 為什麼別用?」

她沒有懷疑胡敏想害她,胡敏沒有理由害她,她就是不懂,這麼好的東西,胡敏為什麼不讓她用。

胡敏沒有扭曲事實,誠實說:「不留疤這個我不清楚,但見效慢我確實知道的,至少得兩天。」

「今晚你咋辦?難不成今晚你想頂著頭上的傷去參加宴會?」

「不想!可這不是沒有辦法嘛。」虞煙無奈的說。

「誰告訴你沒有辦法了?」

「有辦法?」

「當然!!」

「什麼辦法?」

「現在就治好你的傷。」

虞煙:「……」

剛才趙康說一兩天可以治好她的傷她已經覺得非常難以置信了,現在胡敏居然告訴她,現在就可以治好她的傷,怎麼那麼的讓她不敢相信呢?

可是,胡敏有必要騙她嗎?

她想問,不過趙康沒有給她這個機會,搶先問:「敏敏,你這是逗虞小姐玩吧!怎麼可能馬上治好。」

胡敏不屑說:「你不行,不代表顧銘不行,他就可以馬上治好虞煙頭上的傷。」

「是嗎?那我可得好好瞧瞧顧先生是如何治好虞小姐頭上傷的。」

趙康用不信的語氣說,心中暗喜。

他不怕顧銘給虞煙治,他怕顧銘聽說趙家療傷葯的威名后,不敢給虞煙治。

他覺得唯有如此,才能讓胡敏知道,不是趙家的傷葯跟顧銘比是渣渣,而是顧銘跟趙家的傷葯比,顧銘是渣渣。

「他能馬上治好我的傷?」虞煙一臉詫異的看著顧銘。

「嗯!!」胡敏點頭。

「會留疤嗎?」虞煙問,這才是她關注的焦點,如果留疤,乃怕馬上好,她都不會治。

「不會。」 杜嬋音 顧銘插話說。

「真……真的?」 總裁的盛寵小甜妻 虞煙結巴道,比之剛才還要激動。

慈善宴會,聚集各方焦點,藝人曝光的最好時候,她不想缺席。

可是,她不能頂著傷前去,更不能頂著傷疤前去,那樣有損她的形象。

顧銘的回答,讓她無後顧之憂,唯一擔心顧銘欺騙她,讓她空歡喜一場。

「肯定真的,不然等會我沒有辦到,不是打自己臉嘛。」顧銘微笑說。

「那謝謝你了。」虞煙感謝道。

趙康插話道:「虞小姐,現在說謝謝為時尚早,先讓顧先生給你治,等顧先生治好,你別說謝,以身相許都行。」

虞煙:「……」

這報答,是不是太重了一點? 她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但她也沒有那麼廉價,要是按照這個標準以身相許,她的身子不止許了一回,早就許出去無數次了。

她最多獎勵一個她的香吻,還是親臉的那種,以此來表示她的感謝。

當然,如果對方索要診費更好,她寧願給錢,也不想有報道說她為了治傷,犧牲色相。

只是,對方會要錢?

一身名牌,還帶著價值幾百萬的名貴腕錶,還跟胡敏這樣的豪門千金小姐在一起,一看也不是缺錢的主啊!!

她只能寄希望對方看在胡敏的面子上,不要提太過無理的要求。

胡敏不爽的瞪了趙康一眼。

以身相許?

這不是擺明了讓顧銘又犯錯誤嘛,她必須打斷顧銘的非份之想。

她反駁道:「治療一點小傷,也好意思讓虞煙以身相許?要點臉行嗎?」

「話不能這樣說。」

趙康接話道:「虞小姐是靠臉吃飯的,這額頭上的傷對虞小姐至關重要,重謝顧先生那是理所應當的。」

「況且,顧先生長得不磕磣,雖說出生差點,跟我沒法比,但現在混得也還行,他真要治好虞小姐,保住虞小姐的星途,虞小姐跟了顧先生,也不至於太委屈。」

顧銘:「……」

他算是聽明白了,趙康這是變相的抬高他自己,同時也是告訴他,他已經知道他的身份,讓他別在他面前裝,也就是看在葉文軒的面子上,才稱呼他一聲顧先生,否則他都不會屌他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