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能上去嗎?

  • Home
  • Blog
  • 能上去嗎?

他想要登頂,可是他看不到希望。但這,霽華並不曾說出口。他不想影響爹爹和娘親的心情。

「霽華,我會陪著你。」鳳九黎的聲音,響在霽華腦海中。

霽華扭頭看向鳳九黎,後者安撫的看著他。

霽華扯了扯嘴角。他吃了幾顆丹藥,艱難支撐著坐起來,「我們先調息吧。盡量在這裡停留久一點,恢復的更好。」

「嗯。」

他們紛紛起來打坐調息,養傷。

一天一天過去。

第五天的時候,他們感覺到了威壓的再次降臨。催促著,震懾他們繼續前進。

休息的時間到頭了。月千歡睜開眼看向大家。

她恢復了九成實力,墨九卿和蒼煙恢復巔峰。但霽華,鳳九黎都只有七八成實力。這樣的情況,他們難以爬上第五層。

月千歡咬牙,「霽華,師尊。到時候你們跟緊了!」

「我走前面。」墨九卿說。

他同時拿出來一根繩子,示意大家都抓著繩子登神階。而繩子的一頭,就捆綁在他的腰上。

月千歡見此,義無反顧選擇走最後。這樣萬一中間他們有誰支撐不住,她也可以幫忙!

安排好了。他們深吸一口氣,開始攀登第五層。

一步一血印,一步一喘息。

口中嘗到鮮血腥甜的滋味。抬頭,連眼前都是猩紅模糊的。只能本能的踩著一階一階往上。

嘭!

霽華最先跪下了。他咬牙想要站起來,可是威壓太沉,他無法起身。

「霽華!」蒼煙著急的拽住他。 「他要去讓凈蓮妖火晉陞成為斗帝?除了這個之外他還有沒有說些其他的什麼事情?比如說什麼時候回來開拍賣會之類的。」聽到蕭戰說林辰要去幫助凈蓮妖火晉陞成為斗帝,古元心裏面有點兒不太平衡了。

就在林一晉陞成為斗帝的時候,古元就知道了林辰身上有斗帝丹的消息,從那個時候起,古元就一直惦記著林辰手中的斗帝丹。

林辰說他會回來開拍賣會拍賣斗帝丹,古元就一直等啊等啊,終於等到了林辰回來了,可是這小子居然去幫助別人晉陞成為斗帝,這讓他心裡嚴重的想要吐槽林辰,居然欺騙他的感情。

蕭戰點了點頭道:「林城主說短則一月,多則半年,到時候他會和犬子一起回來,剛好可以舉行拍賣會。」

還要數月?古元心裏面輕輕的嘆了口氣。

沒辦法啊,誰叫斗帝丹在人家的手中呢,人家想要什麼時候賣就什麼時候賣,他自己說了也不算啊。

不過已經等了這麼久了,並且得道了一個確切的時間,這讓古元感覺十分的欣慰,看來自己要不了半年的時間就要晉陞成為斗帝了,想想都覺得有點兒激動啊。

就在這個時候,古元眼神一凝,看著身後說道:「魂天帝,既然來了就不要遮遮掩掩的了。還真的是貫徹了你們魂族只會想老鼠一樣躲躲藏藏的生活習慣啊。「

眾人一臉懵逼的看著朝著後面空氣說話的古元。心裡默默的想到: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與空氣鬥智斗勇?

就在這時候,一到聽上去讓人覺得很不舒服的聲音從古元看過去的那個地方傳了出來。

「哈哈哈哈….. 相識相愛 ,古元啊,沒想到你的狗鼻子還真靈啊,居然這麼快就發現我了,有趣,真的有趣。」

話音落下以後,眾人只看見一個渾身被黑袍籠罩的人憑空出現,就好像是從空氣裡面出來的一樣。

「魂天帝,我勸你還是嘴上積點兒德,要知道現在我們都同屬斗聖九星巔峰的斗師,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就算你們魂殿現在的勢大,可是我們古族也不是吃素的,還有就是林辰已經回來了。」(尼瑪,魂殿我一直打成武魂殿,然後發現不對又回來改,我也是醉了。)

古元之所以沒有隱藏林辰回來的消息,並不是因為他不想隱藏,而是根本就隱藏不了。

林辰他們出現在這兒的動靜鬧得這麼大,而且古元還知道烏坦城裡面也有魂族的隱藏勢力,所以這件事情根本就隱藏不了,還不如直接給說出來。

聽到古元的話,魂天帝眼神一凝,林辰他也是認識的,上次林一在迷霧森林裡面突破斗帝的時候他也在場,那時候他就知道林一旁邊的那個年輕人是林辰,而且還聽到林辰說他的身上擁有斗帝丹,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在烏坦城舉行一個拍賣會,到時候會拍賣斗帝丹。

也正是因為這個消息,當時在場的很多很多的勢力都開始朝著烏坦城發展。

烏坦城這座小城能有今天的這個樣子,可以說是林辰一手導致的,雖然林辰沒有出什麼力,但是要是沒有林辰說的那一句話,那些大勢力的人哪兒會看得上烏坦城這個偏遠的小城池啊。

魂天帝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古元,你可別高興的太早了,當初林辰說了,他是要在烏坦城拍賣斗帝丹,到時候我們各憑本事,我們魂族的底蘊可不是你們古族能夠想象的。」

如果是比底蘊的話,他們魂殿還真的沒有怕過哪個勢力,畢竟他們魂族這麼多年來可是滅掉了不少的勢力,收藏肯定不比其他的勢力的差。

古元面色一沉,確實,魂殿的底蘊可不比任何的勢力差,畢竟魂殿一直就是作惡多端,然後滅掉的勢力都有不少,滅掉的勢力的收藏肯定會變成他們的,這麼多年以來,魂殿的收藏估計會是一個天文數字。

不過古元突然間想到了蕭炎和林辰的關係,蕭戰也告訴他,林辰前段時間特地回來接蕭炎和蕭薰兒出去幫他辦一件事情,到時候回來的話會有好處。

要知道蕭薰兒可是他的女兒,蕭炎算是他的女婿,也就是說到時候林辰和蕭炎他們回來,只要蕭炎開口購買一顆斗帝丹,古元猜想林辰應該不會拒絕。

想到這兒,古元嘴角不由得掀起了一絲笑容,然後看著魂天帝道:「你們魂殿的底蘊確實深厚,我估計我們古族的底蘊都趕不上你們,不過這斗帝丹我還真的是志在必得。」

魂天帝聽到了古元的話,眼神不由凝固了一下,古元都說了他們古族的底蘊比不上自己的魂族,不過古元又說了這斗帝丹他自在必得,也就是說古元有很大的把握能夠從林辰手裡面獲得斗帝丹,他實在想不到古元到底是哪兒來的自信。

想了一下,魂天帝看著古元道:「拍賣會的拍品可是價高者得,到時候我們斗帝丹的拍賣我們各憑本事。」說完他就直接隱入了虛空之中。

古元笑了笑,然後也隱入了虛空之中,雖然他有蕭炎和蕭薰兒可以給林辰打感情牌,不過也要有同等價值的東西才可以,雖然他拿不出和斗帝丹一樣價值的東西。

但是他肯定斗帝大陸上面除了林辰以外,其他的人肯定也拿不出和斗帝丹同等價值的東西。

所以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回去收集各種珍寶,到時候珍寶加上蕭炎和蕭薰兒的遊說,斗帝丹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穩的事情了。

隨著古元和魂天帝的離開,剩下的人也逐漸的離開了,畢竟這種事情和他們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他們只是來看看熱鬧而已。

在這個時候,林辰和林一已經來到了凈蓮妖火藏身的地方。

其實林辰根本就不知道凈蓮妖火在那兒,畢竟斗帝大陸的地圖他根本就不知道哪兒是哪兒,他把地圖交給了林一,然後林一帶他來的這兒。

林辰看著眼前的景象,疑惑的看著林辰道:」林一,你帶我來這兒幹嘛?難道凈蓮妖火在這兒?「

話說林辰還真的沒看出凈蓮妖火的位置,他看到的就只是眼前的一片森林而已,其他的似乎沒有什麼不同。

林一沒有說話,只是伸手往林辰眼前的虛空一拍。

隨著林一一掌拍出,林辰眼前的空間出現了一陣陣的漣漪,然後林辰就發現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陌生的空間。

」哦呦,想不到凈蓮妖火居然在這麼一片小空間裡面,這麼看來凈蓮妖火的小日子過得很不錯嘛,能夠單獨生存在一個小空間裡面,收藏肯定很不錯。看來這次肯定不會虧了。 突然之間,區少辰不由大膽猜測…… 「能夠開闢一個單獨的小空間,林辰覺得凈蓮妖火的收藏肯定不錯,這次買斗帝丹的錢肯定也不會少。

(凈蓮妖火我也不知道在哪兒,就隨便扯了。勿噴啊。)

和林一踏進了凈蓮妖火所存在的小空間。

入眼處的風景還不錯,遍地的綠草,還有很多很多的藥材,年份還不低,大部分的都是上千年份的藥材,還有一些是幾千年年份的,看來這個小空間已經存在了不少的時間了,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這麼多的上年份的藥材。

林辰也沒有客氣,畢竟一會兒收服了凈蓮妖火,以後回來的時間就不多了,還不如現在直接全部給收了,免得便宜別的人。

林辰也旅行了他的做事法則,那就是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也就是給空間裡面留了一些幾十年份的藥材,要知道幾十年份的藥草根本就不值兌換點,所以林辰也就沒有去理會那些低年限的藥草。

林一也沒有慌,靜靜的跟在林辰的身後,滿臉有趣的看著林辰收集這地上的藥材。

過了半天,林一問道:「老大,這些藥材你拿回去有什麼用嗎?」

林辰笑了笑,有什麼用?要知道這些藥材的價值可不菲,而且還值不少的兌換點。

「這些藥材的用處可大了,要是用它煉成丹藥,到時候對你的好處都很大。而且還可以換取到很多的兌換點。」

話說林一這種老古董,不知世事,只知道吃,所以在斗帝大陸上面的藥材他還不知道價格,也不知道重要性。

「時間越長價值越大?」

林辰點了點頭,很多東西都是時間越長價值越大,這是不可爭論的事實,而藥材這些東西就更加不用說了,年限越久藥效越好。

林一說道:「那你就不用在這兒收集了,我有一個很特殊的能力,那就是『賜予』,我能夠讓低年限的藥材逐漸飽滿,藥性越來越好。」

聽到林一的話,林辰眼神一亮,他還真的沒想到林一會有這麼一個神奇的技能。

能夠讓賜予藥材藥性,這簡直就是一個BUG啊,別說自己的身份並不是一個普通人,要是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能夠擁有林一這麼一個技能,生活也會過得很滋潤。

就在這時候,一道飽含怒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們這是在找死嗎?我培養了這麼多年的藥材全被你們給糟蹋了。」隨著聲音的落下,林辰只看見一道乳白色的聲音從遠方小空間的深處飛掠了過來。

不一會兒,一個全身雪白的年輕人來到了林辰和林一的身邊。

他看到林辰旁邊寸草不生的土地,滿臉怒氣的說道:「這是這麼回事兒?你怎麼把它們全部給採摘了。「

林辰笑了笑道:「不就是一些千年年份的藥材了嘛,多大點兒事兒啊,大驚小怪的。」

「不就是一些?你知道我為了培育這些藥材花費了多大的精力嗎?我在這兒修鍊了這麼久,養育了這些藥草這麼久,我就是打算等到這些藥材上年份了,然後去找人嘗試著煉製斗帝丹,沒想到被你全部給採摘了?現在年份不足,你讓我的斗帝丹怎麼辦?」只看見那個年輕人一臉氣憤的看著林辰,要是眼神能夠殺人,林辰早就死了千百遍了。 霽華前面是蒼煙,蒼煙拽住了他。鳳九黎在霽華後面,伸手把霽華推起來。

月千歡在最後看著,只能咬牙加快步伐過去。將霽華拉起來,努力又往前推了一個階梯,霽華才勉強站穩。

他想沖月千歡他們笑笑安撫,表示自己沒事。

可一張嘴,鮮血止不住的流出來。

觸目驚心!

看出了霽華的疲態和虛弱,月千歡抬頭和墨九卿對視一眼。他們改變策略,用繩索捆住霽華的腰,這樣就算他走不動了。

他們也能帶著他前進。

繼續往前。

時間分分秒秒流逝,可他們的速度卻一慢再慢。

受傷的不止是肉體,也還有靈魂,遍體鱗傷,鮮血淋淋。這一路,太難了!

就在這時,月千歡突然察覺到背後襲來的危險。她急忙側身閃過,並拽著繩子提醒前面的人。

摔倒在神階上,月千歡回頭看向左圖修和趙瓏渾身是血的追上來。

十分奇怪!

儘管左圖修和趙瓏渾身是血,但他們的狀態也遠遠比月千歡他們好多了。這麼短的時間,左圖修他們怎麼會這麼快追上來。

月千歡聽到左圖修大喊:「趙瓏,一起上!」

不僅是狀態好。左圖修和趙瓏在神階上,甚至還能動用力量攻擊!

他們好像不受神階的影響。至少,沒有完全受到影響。

看到攻擊來到面前,無法動用力量的月千歡只能側身閃躲。鳳九黎他們紛紛照做,避開了第一道攻擊。

這時,左圖修和趙瓏他們已經殺近了!

墨九卿傳音:「一定是蛇姬給了他們什麼東西,才能讓他們不受影響。找到那個東西,然後奪過來!」

「好,大家也要小心!」

「不要跟他們硬碰硬。」

月千歡他們不能使用力量,反觀左圖修和趙瓏則不受多少影響。

一開始,月千歡他們就處於弱勢。

左圖修和趙瓏的目標明確,他們沖著落在最後的月千歡,一同出手攻擊。

月千歡拔出幽光月,可還沒調動力量。就受到神階的反彈,吐出一口血。這時,鳳九黎按住她低頭。「小心!」

利刃斬落月千歡一縷髮絲,在鳳九黎的胳膊上撕裂一條深可見骨的傷口。鳳九黎皺了皺眉眉頭,拉著月千歡立馬後退。

墨九卿,和蒼煙走下來幫忙。

霽華也想出力,但墨九卿攔住了他。霽華登頂都難,這時候就不要再消耗力氣了。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在看到霽華落單了時,左圖修竟閃身沖向霽華。儘管他的速度一慢再慢,可也遠遠快過月千歡他們。

眼見,左圖修幾下衝到霽華面前。而霽華連閃躲的力量都沒有。

月千歡呲牙裂目,大喊:「霽華!」

噗呲!

利爪深深抓進霽華的肩膀。霽華忍著痛,從左圖修身上抓下來一塊東西。

左圖修大驚失色,「小子,還給我!」

「爹爹,接著!」

霽華將東西丟給墨九卿。

失去了這個東西,左圖修立馬嘗到了神階的威壓,他身體崩裂,腦袋都炸開成花。鮮血噴濺之中,左圖修卻不忘死死抓住霽華。

月千歡:「不!」 林辰打了一個哈欠,看著眼前的年輕人道:「我想你應該就是凈蓮妖火了吧,沒想到你的脾氣還是挺好的嘛,我採摘了你這麼多的藥材,沒想到你只是生氣而沒有動手的想法。」

林辰對凈蓮妖火的第一感官挺不錯的,畢竟要是別人,自己採摘了他這麼多的藥材,他早就衝上來要打要殺了,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只是對自己生氣。

聽到林辰的話,那個年輕人愣了一下,然後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不過也對,你能出現在這兒,應該就是來尋找我的,認識我也並不是很奇怪。「

林辰笑了笑,「你還真的是自我感覺良好,不過你說的並沒有錯,我確實是來找你的,不過斗帝丹就是小意思,你覺得你栽種的這些藥材就能夠煉製出斗帝丹?你覺得斗帝大陸上面有人能夠煉製斗帝丹嗎?「

斗帝丹到底要那個級別的煉藥師才能夠煉製,就連林辰也不知道。

畢竟世人大多都只是知道陀舍古帝的洞府裡面有一顆帝丹,吃下去能夠突破到斗帝,但是由於陀舍古帝的洞府的鑰匙被分成了好幾份散落在斗帝大陸上面,導致現在陀舍古帝的洞府都還沒有被世人打開。

聽到林辰的話,凈蓮妖火化形而成的年輕人愣了一下,然後嘆了口氣道:「我也知道斗帝大陸上面沒有能夠煉製出斗帝丹的煉藥師,所以我一直都在苦修鍊葯的技能,就是打算以後能夠煉製出斗帝丹,雖然我知道就算我的煉丹師等級達到了能夠煉製斗帝丹的級別我也煉製不出斗帝丹,畢竟斗帝丹裡面必須要有本源帝氣才能夠煉製。不過我培育這些藥材就是想著有一天本源帝氣能夠重新回歸,那樣的話我就可以直接煉製出斗帝丹了。「

林辰雙眼放光的看著凈蓮妖火,然後問道:「你會煉藥?你的煉藥師等級多少級了?」

凈蓮妖火本身就是一種很強的異火,要是他能夠煉藥的話,煉藥的質量肯定是很不錯,到時候自己在幫他突破斗帝,這樣的話他煉起丹藥來就更加的輕鬆了,到時候就可以讓他煉製丹藥來賺錢了,美滋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