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能夠成為強者那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天上沒有掉下來的餡餅。而且大家心裡也清楚,龍飛既然敢將自己的身家露白,那就必然有把握保護自己,所以當下也沒人敢動什麼歪心思,全都等著聽龍飛的條件。

  • Home
  • Blog
  • 能夠成為強者那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天上沒有掉下來的餡餅。而且大家心裡也清楚,龍飛既然敢將自己的身家露白,那就必然有把握保護自己,所以當下也沒人敢動什麼歪心思,全都等著聽龍飛的條件。

「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我也就不繞彎子了。只要各位願意臣服與我,這些規則之力就當是我送給各位的見面禮,怎麼樣?」龍飛開門見山說道。

「小兄弟,你到底是誰?」

其實眾人此刻心中最大的問號就是龍飛的身份,規則之力對於強者來說確實擁有致命的吸引力,但每一個強者其實都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

「好說!屠夫龍飛就是我,不知各位有沒有聽說過!」龍飛此時真怕這千餘強者全是鐵受這種奇葩,那可就真瞎了。

「龍飛?可你不像他啊……」此時有熟悉龍飛的人開始質疑龍飛的容貌。

「這樣呢?」龍飛此時脫下自己黑色圓禮帽,同時也顯露出自己的真容。

「真的是龍飛大人!太好了!」

「龍飛大人,其實我一直想投奔你,只是一來拉不下臉,二來怕你拒絕,所以……」

「既然是龍飛大人,那就不用多說了,他的為人和實力相信大家心裡都清楚,直接表態吧!反正我是第一個願意,能在龍飛大人手下做事,是我的榮幸!」

「我也願意!」

「我沒意見!」

……

事實上,龍飛雖然頭上頂著屠夫的帽子,以手段狠辣著稱。但其實洪荒宇宙中凡是關注龍飛的人心裡都清楚,站在龍飛的立場上,龍飛並沒有做錯,而且龍飛所做的一切是很多人想做卻不敢做,或者乾脆是做不到的事情。凡是敵視龍飛的人,要麼就是和龍飛有仇,要麼就是嫉妒龍飛,除此二者,主神之下的強者幾乎沒有不佩服龍飛的存在。即便是主神強者,也大多很欣賞龍飛,只是礙於龍飛仇人太多,不願惹上麻煩,所以才沒有人主動和龍飛接觸。

此刻,龍飛對於在場千餘強者來說,那簡直就是最好的選擇,既可以保住性命不說,又能追隨一個強悍的存在,何樂而不為呢?更重要的是,在場強者除了寥寥幾人之外,幾乎都明白龍飛是什麼樣的實力,主神之下的強者要是敢在龍飛面前造次,那才真是找死!

「好!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麼以後你們就是我龍飛的兄弟,我龍飛對兄弟的原則只有八個字——你若不離,我必不棄!」龍飛滿意的望著千餘強者鄭重說道。

「好!好一句「你若不離,我必不棄!」,龍飛大人,有你這句話,我縱死無悔!」

「對!縱死無悔!」

「縱死無悔!」

……

一時間場中聲震九天。

「老大到底什麼身份,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我怎麼一點都沒聽說過,我真他媽落伍!」鐵受此時算是徹底感受到了龍飛的能量,鐵受完全能感覺得出來,在場這千餘強者一個個都是發自真心,至少在這一刻是這樣的,沒錯。

「鐵受,把規則之力分給大家!」龍飛此時給身旁的鐵受打了個眼色,同時將裝滿規則之力的水晶瓶遞給他,示意他將規則之力分發下去。

鐵受感激的望著龍飛點點頭,心裡自然明白,龍飛這是在暗中幫助自己豎立威信,顯然是要將自己培養城領隊人物。

其實對於龍飛來說,當下也沒有別的更好的選擇。鐵受的義氣是龍飛親眼見證過的,相對來說自然是鐵受更讓龍飛放心。而眼前這千餘強者到底是不是真心歸順,現在龍飛也無法確定,畢竟人心隔肚皮。不過龍飛倒也不怕有人泄密,反正自己擁有大量規則之力的事情遲早是會被人知道的,當下龍飛也只是抱著賭一賭的心態。

……

在鐵受的分配下,沒多久眾強者便全都領到了規則之力,每人三滴。

有了規則之力在手,所有人心裡都鬆了口氣,反正死是死不了了。

「老大!接下來怎麼辦,是殺光雷獸,還是……」鐵受此時望著龍飛問道,在場之人中也就龍飛一人還因為沒殺夠數,進不了天雷城。

「老大,你說吧!不管怎麼樣,兄弟們都追隨你!」

眾強者此時也全都在等待龍飛的決定。

龍飛微微一笑,擺了擺手:「你們在空中看著就好,下面是我一個人的表演時間。記住!誰也不許插手,不許斬殺任何一隻雷獸,這些雷獸全都是我的,都明白了嗎?」龍飛可不想浪費這送上門來的純凈雷系能量。

眾人頓時面面相覷,誰也沒弄清楚龍飛這麼做到底為什麼,但下一刻,所有人全都恭敬望著龍飛齊聲道:「明白!」

龍飛滿意的點點頭,隨即提著西瓜刀一個俯衝,瞬間置身雷獸群中。

殺戮開始了!

半空中眾強者的目光此刻全都落在龍飛身上,誰也不敢眨眼,生怕漏掉任何一幕。

事實上,半空中所有強者都想親眼見識下龍飛的實力,以往畢竟都只是在聯盟論壇中看的視頻。雖然視頻沒有任何水分存在,但觀看視頻和身臨其境那是兩碼事,最起碼在視覺效應上是完全不同的。

PS:訂閱慘不忍睹啊!!! 「咦!你們看老大指尖上那乳白色的水滴,那到底是什麼規則之力?」

「沒見過!看起來好像很強大的樣子。」

「該不會是……」

「是什麼?」

「特殊規則之力?」

「你們的意思是說,空間,時間,光?」

「嘶!」

……

眾強者此時見龍飛指尖上掛著一滴乳白色的規則之力,不禁猜測紛紛,最後眾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毫無疑問,龍飛指尖上的規則之力絕對是三種特殊規則之力中的一種。因為五行類規則之力的顏色所有人都很清楚,金係為金色,木係為青色,水係為藍色,火係為紅色,土係為棕色,只有空間,時間,光,這三種規則之力不為常人所知。所以一瞬間眾強者們便斷定龍飛手中乳白色的規則之力為三種特殊規則之力中的一種。

事實上,眾強者並沒有猜錯,龍飛手中乳白色的規則之力正是三種特殊規則之力中的一種——光規則之力!

下一刻。

龍飛直接服下光規則之力。

直至服下光規則之力,龍飛才發現什麼叫做自信。

此刻展現在龍飛眼前的完全是另一番天地,這是一種非身臨其境所無法體會的美妙。

一瞬間,龍飛只感覺自己的實力足以和至高者正面一戰,實在是太強大了,這種感覺讓龍飛前所未有的陶醉。

「咻!」

下一個瞬間,龍飛化身一道白色光束從雷獸群中閃過。

鋪天蓋地的雷獸群好似麥子一般,成片成片的倒下。

當初在天行大陸上,東國那黑袍中年男人也同樣是服用了光規則之力,只不過他所服用的光規則之力是經過稀釋后的產物,而且他只是一介凡人而已,威力自然是連龍飛此刻的百萬分之一都達不到。

此一刻,真正的屠殺表演正式拉開帷幕。

……

兩天兩夜之後。

半空中千餘強者一個個獃獃的張著嘴,表情僵硬,似乎全都石化了一般。

龍飛此時終於現出了身形,正叼著一根煙,四處張望,只可惜視野中再也沒有任何一隻能夠喘氣的雷獸。

「殺了這麼多雷獸,竟然還沒升級!」龍飛心裡暗嘆一聲,耗費三滴光規則之力以及整整兩天兩夜的時間,乾坤鎮魂戒卻依然沒有從四十五級升到四十六級,這真是讓龍飛沮喪不已,同時也讓龍飛清晰感受到了乾坤鎮魂戒升級所需能量的恐怖。

至於到底殺了多少只雷獸,龍飛心裡實在是沒數了,總之是個天文數字。

「老大!你太牛逼了!」鐵受此時見雷獸已經徹底覆滅,這才從半空中落下,恭敬對龍飛獻媚道。

「老大!你服用的是什麼規則之力啊?實在太恐怖了!」

「就是!老大你透露一下唄。」

「老大!我好崇拜你……」

……

一時間無數馬屁蜂擁而來。

龍飛頓時一陣頭大如斗,趕忙擺手道:「好了!我現在要前往天雷城。不過你們不能跟我一道去,我要送你們去另外一個地方,在那裡你們會有巨大的收穫!」

「什麼地方?」鐵受好奇道。

「去了就知道!」龍飛神秘一笑,隨即叮囑眾人不要反抗。

下一刻,龍飛直接將眾人送進天堂牢獄。

……

在天堂牢獄中安置好一干強者之後,龍飛收回神識化身,但並沒有即刻啟程趕往天雷城,而是坐在血雷城城頭上默默的抽著煙,心中難以平靜。

此時,龍飛思考的是如何營救伯尤和半仙。在抵達雷海界之前,龍飛對營救伯尤和半仙做過無數種設想和計劃,但直到剛剛在一干強者口中了解到諾克家族的部分情況之後,龍飛才發現,自己原來那些計劃全都行不通。所以龍飛當下也不敢貿然前去天雷城,龍飛並不是膽怯,只是不打沒有把握的仗。

「我到底該怎麼做?」龍飛心裡暗自盤問著自己,諾克家族在天雷城乃至整個雷海界,地位絕對是至高無上的,天雷城中所有強者對諾克家族基本是一呼百應,只不過沒有幾個人了解諾克家族的真正背景。

對諾克家族用強是絕對行不通的,也就是說此役只能智取不可力敵。

龍飛心裡很清楚,自己唯一的一點憑仗就是修羅弒給的那塊令牌,不過到底有沒有作用,別說自己,就連修羅弒心裡都沒底。所以龍飛知道,僅僅這點砝碼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得拿到更多的籌碼,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諾克家族放人。只不過這籌碼到底如何獲取,龍飛一時間實在是找不出什麼頭緒。

……

「快快快!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注意查看還有沒有活口!」

正當龍飛陷入苦思冥想之中,城主帶著一隊人馬返回血雷城,只不過龍飛此時雙手抱膝,整個人縮成一團,城主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龍飛的存在。

「城主大人!」城主沒有發現龍飛,但龍飛可是一早就發現了城主。

「咦!你小子沒死?」城主此時也認出了龍飛。

龍飛笑著點點頭:「托城主大人的福,僥倖還活著!」

「其他人呢?」城主掃視四周,發現除了龍飛以外在沒有活人。

「死了!」龍飛很乾脆的說道。

「死了?那你是怎麼活下來的?這些雷獸難道都是你殺的?」城主驚呼道。

「我可沒那個本事,我只不過睡了一覺,當我醒來時,這裡已經這樣了!」龍飛攤攤手淡然說道。

城主狐疑的盯著龍飛大量了一陣:「我記得你不是服用了規則之力嗎?怎麼沒有跟大部隊一起撤退?」

「我殺的雷獸數量不夠,所以我只能留下來!」龍飛不以為然的說道。

城主微微點了點頭,對龍飛這個說法表示肯定。

「那你現在殺夠數了嗎?」城主關切問道,眼中閃過一絲狡詐。

龍飛點點頭:「剛好夠數了,我要趕去天雷城,就不留下來給城主大人添麻煩了。」龍飛說完笑了笑,隨即轉身揚長而去。

龍飛所擊殺的雷獸可是天文數字,別說是區區一百萬雷獸,就是一千萬,一個億,龍飛也肯定自己殺夠數了。雖然龍飛此刻並沒有想出什麼好辦法,但眼下城主已經回來,繼續留下去顯然不是個明智的選擇,所以龍飛當機立斷,決定前往天雷城在做打算。

「這小子肯定有問題!」城主微微眯著雙眼,盯著龍飛遠去的背影喃喃說道。

城主心裡知道,龍飛肯定有問題,不過現如今說什麼也沒有用,根本沒有人能夠證明他的猜測,而他也沒有權利強留對方。

……

一天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