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臨行前,姜虞想起自己的私房錢,悄悄問著和自己一起走的姜四喜:「我的私房錢你帶了嗎?」

  • Home
  • Blog
  • 臨行前,姜虞想起自己的私房錢,悄悄問著和自己一起走的姜四喜:「我的私房錢你帶了嗎?」

姜四喜摸了摸腦袋,訕訕道:「少爺……誒……那個——」

見他吞吞吐吐的,姜虞頓時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旁邊假寐的高孝瓘唇畔牽起一抹笑意。

就是你想的那樣。

「你的銀子……又被山匪盜走了。」

「什麼都沒有了嗎?」

「灰都搬乾淨了。」

姜虞:「!!!」

天殺的山匪!

【特么上輩子和你們結了什麼大仇大恨啊!】

【和人乾的事你們是一點都不沾邊!】

【那是我最後的私房錢啊!】

【喝肉湯連渣渣都不給我的嘛!】

高孝瓘側了一個身,唇畔弧度翹到了天上。

二五仔,活該。

想投靠隔壁大周,你繼續想着吧。

這一批金子他找了一堆宿衛軍,讓他們走另一條路返京,然後交給段前輩,直接充軍。

也算是,變相的把皇叔賜出去的金子討回來了吧。

返京那一日,高孝瓘和姜虞復命之後,便帶着某尚書令去見了他幾個兄長。

美名其曰,赴宴。

其實就是想套話。

讓他聽聽,他幾個兄長是怎麼死的。

崔昭容倒是遇上了一些麻煩。

她入宮復命的時候,因為出色的容貌,叫高洋一雙眼睛都看直了,礙於崔季舒在場,只是禮貌地問了問人家有沒有婚配。

「回皇上,民女自幼便同姜尚書定下姻親,此番來京,便是想求皇上賜一道聖旨,叫民女與姜尚書完婚。」崔昭容不卑不亢地跪地叩首行禮。

姜虞?他的未婚妻?

高洋麵色一頓。

這倒是不好搶啊,畢竟姜虞是他大齊聖人,又和長恭給他推行了這紙幣制度。

算了,賜婚就此賜婚,過兩年等成熟了再搶也不遲。

但是,要先過一把癮。

當夜高洋就以設宴款待的名義將崔昭容留在了皇宮。

作為叔叔,崔季舒自然是放心不下這昏君,額,他們家皇帝獨自留下崔昭容的。他以人生地不熟,要帶崔昭容回府邸的名義,強行留在了皇宮裏。

高洋頗有不悅。

事情辦不成了。

但人家畢竟是開國功臣,他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眼睜睜看着到嘴的肥肉跑走了。

這邊,蘭陵王府的慶功盛宴才剛剛開場。

高孝瓘不厭其煩地灌著姜虞,然後淡定套話。

是了,這一次他又下藥了。

讓人會醉,四肢不聽使喚,但腦子還是好使。

然後,他聽到了那些……和夢中長景一模一樣的心聲。 「拖住追蹤者,200秒之後,會有戰鬥機對他進行轟炸。」顧雲在小隊頻道之中告訴愛麗絲戰術。

「明白!」

愛麗絲·萊斯利堅定地點點頭。

她一個人或許真的無法奈何火力全開的巨型追蹤者,但加上伊森和馬庫斯兩個人,事情就輕鬆多了。

巨型追蹤者警惕地看著三個人。

馬庫斯率先動了起來,他雙手抓住了邊上的坦克,面對70噸的恐怖重量,超級血清強化到極限的力量讓他勉強可以將坦克給舉起來。

雖然沒辦法像巨型追蹤者一樣拋出去,但70噸的重量無論用來做什麼,威力都極為恐怖。

見到馬庫斯的動作,愛麗絲·萊斯利和伊森·克魯斯對視一眼。

愛麗絲直接沖了上去,巨型追蹤者對著她直接揮動鋼刀,被愛麗絲給硬抗了下來。

突然間,巨型追蹤者只感覺鋼刀被抬了起來,愛麗絲就從他的刀下翻滾了過去。

「哧!」

巨型追蹤者低頭一看。

只見振金盾牌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狠狠地扎入到他的小腿之中,劃出了一個巨大的傷口,裡面流出有點泛綠色的濃稠血液。

巨型追蹤者直接一腳踹了過去,卻像是踩到了泥潭一樣。

無論他用處多大的力氣,所有的力氣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他完全沒有用力似的。

這種感覺就是……噁心!

更噁心的是,邊上有一個伊森·克魯斯不斷地在使用念動力,讓他沒有抬起來的那隻腳失去平衡。

為了保持平衡,巨型追蹤者不得不收回腳,後退了幾步。

「砰!」

聽到聲音,巨型追蹤者低頭一看,發現原來是馬庫斯把努力搬運的坦克扔到了他的腳上。

巨型追蹤者拽了拽,一時間還沒辦法輕易掙脫開來。

而愛麗絲三人則是早就跑開了。

巨型追蹤者就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他抬起頭來,看向天空,果然看到了一架戰鬥機正在快速接近他們這裡。

這一刻,巨型追蹤者就像是傻了一樣,獃獃地站立在街道中央,靜靜地看著空中飛來的那架戰鬥機。

「咻——」

一顆導彈脫離戰鬥力,點火,以極快的速度迅猛地接近巨型追蹤者,目標就是他的腦袋。

巨型追蹤者沒有躲閃。

就算是躲閃也沒有用,他早就已經被戰鬥機給鎖定。

這顆導彈不打到他的腦袋是不會罷休的,除非使用誘餌彈之類的方式才能規避。

「轟隆隆!」

一聲震天巨響,整個曼哈頓都可以聽到這個導彈的巨響,聲音之大,甚至連對岸的布魯克林、皇後區也聽得清清楚楚。

愛麗絲·萊斯利停下了腳步,看向天空。

此刻天空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霧氣。

導彈的威力過大,即使只是波及到兩邊的房屋,也幾乎將兩個房屋給炸穿。

無數建築材料化作的碎片就像是霧氣一樣,瀰漫在天空之中。

然後慢慢地落下來,就像是下雨一般,只不過這些『雨滴』是砂石、玻璃碎片的形狀。

這就是戰鬥機不敢在曼哈頓市區轟炸的原因。

即便是現在的導彈都可以鎖定攻擊,但即便是波及的爆炸,對於周邊建築也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現在曼哈頓被封鎖起來的人太多了,炸倒一棟樓會死上上百人非常正常。

被喪屍和喪屍怪物殺死上千人也沒有問題,因為這是生化危機,這是科諾公司的鍋。

但如果炸死上百人,那麼這就是戰鬥機的鍋,事情就大條了。

幸好愛麗絲和巨型追蹤者纏鬥許久,周邊幾個街區的人都溜的差不多了,這才會派遣戰鬥機進行轟炸。

「嗡嗡嗡。」

愛麗絲·萊斯利聽到直升機的聲音越來越近。

她扭過頭一看,發現一架寫著「ABC」標誌的直升機正停留在上方不遠處,好幾個攝像機探出來正在對現在的戰況瘋狂地拍攝。

其中一個專門盯著她,同時她還可以聽到遠處的記者正在向大眾介紹她。

另外幾個攝像頭,則是對著灰霧瘋狂地拍攝,企圖透過這些灰霧看清楚裡面巨型追蹤者的情況。

如果不是這些灰霧會嚴重干擾直升機的飛行,恐怕他們已經膽子大到直接飛進去了。

即便是現在這樣子,記者還在不斷地催促飛機駕駛員靠近點。

灰霧漸漸散去,這些東西的顆粒大小比較大,就算被爆炸一時間形成霧,也不能夠維持多長時間。

愛麗絲·萊斯利透過灰霧隱隱看到了一個身影。

她內心咯噔了一下,頓感不妙。

「快跑!」

愛麗絲·萊斯利對著頭頂的直升機喊道。

「什麼?你們看,愛麗絲正在向我們說話,她會說些什麼呢,是在向我們的觀眾朋友們打招呼嗎……」記者喋喋不休地說著。

「布魯斯,布魯斯!」愛麗絲·萊斯利焦急地向小隊頻道之中呼喊道,卻只聽到耳機傳來沙沙的聲音。

她抬起頭來,想要再一次提醒ABC電視台的直升機。

就在這時,一隻手突然從灰霧之中伸出,一巴掌直接拍在了直升機的身上。

直升機立刻被破開一個洞,上面冒出一陣陣的青煙,整個機身立刻失去了平衡,在空中旋轉了幾圈,快速地向地上墜落而去。

直升機駕駛員不斷地推動著操縱桿,但毫無作用,被巨型追蹤者一巴掌拍下去,整個機械構造壞了好幾處,根本沒辦法提供足夠的動力讓他們繼續升空。

就在直升機即將墜毀的時候,幾個人影突然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操控一般,從直升機內徑直衝了出來,然後緩緩地被托到了地上。

「伊森!」

愛麗絲·萊斯利一下子認出來這是伊森的手筆。

也只有念動力才能夠在這樣子的情況救人。

而且幸好是電視台的直升機,艙門一直開著拍攝,否則人也不是這麼好救出來的。

「轟!」

直升機墜落,發出了一聲巨響,整個機身被炸成兩半,並且還在一直地燃燒著。

愛麗絲·萊斯利抬起頭來,看到灰霧之中愈發清楚的巨型追蹤者。

他沒有死!

此刻的巨型追蹤者,整個腦袋變成了一片血紅色,那些噁心的表皮全部都被爆炸的火焰瞬間燒盡。

現在他的整個腦袋就像是一個紅色的骷髏,只不過上面有血肉燒盡之後留下的血色殘留物。

。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目前出資的還有兩個小股東,今後可能還會有其他的股東,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把蛋糕做大,不在乎多一兩個股東,不過,我優選那些具有醫藥行業資源的股東。」

秦川想了一會兒說道:「我對你的了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是個正經的生意人,如果你只是邀請我入股你的醫藥公司的話,沒有問題。

說實話,我現在就可以拿出兩千萬資金入股你的公司,以後有需要的話還可以追加,乾脆就以陽陽的名義入股。」

李新年笑道:「秦叔,我當然接受你的入股,可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如蘭那邊的態度,如果你能以我公司股東的身份做做她的工作,起到的效果肯定遠遠超過兩千萬塊錢。」

秦川遲疑了好一陣,最後點點頭,說道:「我可以去幫你做這個工作,不過,我要想想該怎麼說,說得好事半功倍,說不好,可能回適得其反。」

李新年一聽秦川答應了高興道:「秦叔,有了你的加入,我想如蘭會對這件事更加重視,只是,我聽說你的醫院有毛竹園的股份,就怕到時候趙源夫婦給你施壓。」

秦川擺擺手說道:「我雖然是潘鳳的弟子,可跟趙源沒有什麼瓜葛,我公司的股份根據潘鳳的遺囑已經由妙蘭繼承,趙源也插不上手。」

李新年奇怪道:「按道理來說蔣玉佛也是潘鳳的孫女,可她去世之後怎麼把遺產都留給了如蘭母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