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自從武凌天進入幻海,他的一舉一動都被瑤池聖主知曉。

  • Home
  • Blog
  • 自從武凌天進入幻海,他的一舉一動都被瑤池聖主知曉。

幻海就是由眼前這塊銅鏡演化而來,銅鏡則是瑤池聖地的一件無上神器,虛靈神境,其製造出的幻境亦真亦幻,威能無窮。

「諸神之王,本聖主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能夠安然走出這幻海。」瑤池聖主心中冷笑,只要她不親自出手,別人想要靠自身之力走出幻海,簡直難如登天。

碧瑤是她弟子,她罰她進入幻海,自然不會讓她有性命之憂,在幻海之中,反而能夠鍛煉她,讓她變得更強。

武凌天遭到了蠻荒神象狠虐。

天意如刀。

武凌天以無上意志化為天意之刀,斬向蠻荒神象,既然物理攻擊對蠻荒神象無效,那就只能用精神攻擊了。

虛靈神鏡雖然是無上神器,可要製造出蠻荒神象這等宛如真實存在的級神獸,也是不可能的。

蠻荒神象是蠻荒神象的一滴精血演化而成,才能介乎與虛實之間,且蘊含著蠻荒神象的精神意志,與真正的蠻荒神象一般無二。

天意之刀擊中蠻荒神象,一刀斬滅了其體內的精神烙印,蠻荒神象的軀體消散,留下了一滴拳頭大小的精血,散出強大的力量。

武凌天將蠻荒神象的精血吸入手中,道:「原來如此,難怪與真正的蠻荒神象一般無二,將我壓制到這等地步,原來是用蠻荒神象的一滴精血演化而成。」

「可惡,竟然被他現了蠻荒神象的弱點。」瑤池聖主見武凌天斬殺了蠻荒神象,還奪走了蠻荒神象的精血,不由一陣氣惱。

蠻荒神象的精血可是極為難得,是上古時期瑤池聖地的一位聖人斬殺了一隻幼年的蠻荒神象得來的。

蠻荒神象這等純血級神獸極為可怕,一出生就擁有可怕的力量,即便是幼年時期,那擁有的力量也是聖人之下無敵的存在了。

如今倒好,白白便宜了武凌天。

武凌天可是一直都在尋找那些級神獸血脈,可如今的人界,級神獸難尋,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以神體精血乃修鍊天罡聖法。

說起來,純血的級神獸比之人族一些神體還要強大許多,除非是那些排名靠前的神體,不然遇到擁有純血級神獸血脈的妖族,那絕無勝算。

他坐下就有一隻純血的金翅大鵬,不過還處於幼崽期,未能真正成長起來,一但達到幼年時期,那戰力絕對可怕。

瑤池聖主豈能讓武凌天這般輕鬆的找到碧瑤,操控虛靈神鏡演化出一個更強的存在。

「真武,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打敗你自己。」瑤池聖主用虛靈神鏡演化出了另一個武凌天,每個人最大的敵人不是他人,而是自己。

虛靈神鏡最為玄妙之處就再於凡是進入虛靈神鏡之人都會留下烙印,被虛靈神鏡複製。

幻海中。

武凌天遭遇了一個與他一模一樣的黑衣人。

「這幻境真是可怕,竟然能夠製造出實力,氣息與我一般無二的人,不過假的終究是假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何本事。」武凌天盯著對面那個假的武凌天,朝他展開攻擊。

假武凌天冷笑道:「什麼真的假,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們本為一體,何來真假之分。」

真假武凌天都動用了相同的武技,一擊之下,武凌天被震退數步,假武凌天也同樣退了相同的步數,旗鼓相當。

武凌天意念一動,瞬間消失,假武凌天冷笑一聲,當武凌天擊中他時,他的身影隨之消散,卻是一道殘影,假武凌天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武凌天身後,一掌打向他,施展的正是武凌天的拿手絕技降龍無極掌。

「瞬移,降龍無極掌你竟然都會。」武凌天施展斗轉星移,將假武凌天打出的力量打了回去,假武凌天竟然也施展出斗轉星移。

假武凌天冷笑道:「我說過,我們本為一體,你會的我自然都會,只要我殺了你,我就是唯一的武凌天。」

「想殺了我將我取代,簡直是痴心妄想。」武凌天怒喝一身,右手烈陽神掌,左手寒冰神掌,展開無匹的攻伐。

瑤池聖主見到武凌天底牌盡出,一門門強大的武技施展出來,震驚道:「這不是神通,他修鍊的到底是何道統,威能竟然這般強大。」

天下間道統無數,瑤池聖主雖然見多識廣,可也沒能認出武凌天的道統出處。

開天神掌。

武凌天打出了真火,要將假武凌天斬殺,動用了開天神掌,假武凌天也施展出開天神掌,兩股威能無匹的掌力撞擊,直接撕裂了幻海空間,不過幻海乃是虛幻的存在,空間自然也是虛幻的,瞬間恢復如初。

噗!

武凌天被打得吐血,這可是他的精血,損失一滴力量就是傷及根基的,同時萬劫不滅體都被這霸道絕倫的一掌劈開,白骨森森,心臟都被劈成了兩半,不過以他不滅武體的強大,只要不一擊將他打得灰飛煙滅,很難將他殺死。

破裂的心臟隨之癒合,肉身上的傷勢也迅復原。

而假武凌天終歸是假的,雖然也如武凌天一般無二,可氣息卻是絲毫沒有減弱,依舊處於巔峰狀態,若是武凌天再無法殺死假武凌天,恐怕最後死的必然是他。

武凌天冷漠的望向假武凌天,道:「假的終究是假,不過能夠和自己一戰,找到自己的不足之處,也算沒有白受這身傷。」

「你有什麼底牌儘管使出來便是,我一併接著。」假武凌天狂妄道。

交手數百招,武凌天已經現,只要他施展出一門武技,這個假武凌天就會動用相同的武技進行反攻,可卻沒有施展出他其他的武技,可見他所施展的武技在第一時間就被複制了。

「世上的很多東西都能夠複製,可唯獨一樣無法複製,那就是道,每個人的道都是獨一無二的,今日就讓你這個假貨知道,假的永遠都是假的,無法成為真的。」

武凌天雙手結印,施展出了自己的終極底牌,混元無極印。

「混元無極印,我也會。」假武凌天也如同他一般雙手結印,打出了一樣的武技。

武凌天心中卻是冷笑連連,兩人施展的混元無極印看似相同,可卻有極大的不同,那就是他施展出的混元無極印蘊含著他的混元之道,而假武凌天的混元無極印卻沒有蘊含道,威能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兩大手印相互衝擊,武凌天施展的混元無極印直接蓋過了假武凌天的混元無極印,混元之力擊中假武凌天。

「我怎麼可能會輸。」假武凌天出不甘的怒吼聲,身軀被混元之力徹底磨滅,幻海中武凌天所殘留的印記被徹底磨滅。

瑤池聖主大驚失色,「怎麼可能?他竟然將自己留在幻海中的精神烙印都給徹底磨滅了。」

隨之瑤池聖主神色一凝,道:「諸神之王不愧是諸神之王,這般年紀就已經悟道,簡直就是妖孽,八荒年輕一代中真正能夠與你抗衡的恐怕也就只有邀月神女了。」

說到邀月神女,瑤池聖主也不由驚嘆她的天資,那是她瑤池聖地未來的希望。()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幻海變幻無常,進入其中的人遇到的幻境皆不相同,如同相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想要相遇根本就不可能,武凌天想要在幻海之中找到瑤池也是決然不可能的。

從一開始武凌天就陷入了瑤池聖主的圈套之中。

武凌天歷經了數次危機,所遭遇的敵人都十分強大,遍尋了整個幻海,他甚至沒有找到任何碧瑤的氣息。

「難道碧瑤出事了。」武凌天想到了最壞的結果,可隨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碧瑤怎麼說也是瑤池聖主的弟子,而且還是一位至尊天驕,即便她犯錯,瑤池聖主也不可能狠心眼睜睜看著她死在幻海之中。

武凌天將沉睡的丹聖喚醒,道:「丹聖,你可知道瑤池聖地的幻海。」

丹聖顯露身形,望了一眼四周,道:「主人,您怎麼跑到瑤池聖地的幻海來了,這裡可是瑤池聖地用來懲罰犯錯弟子的地方,難道是瑤池聖主將您抓來的。」

武凌天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丹聖嘆了一聲,道:「沒想到瑤池聖主竟然責罰碧瑤在幻海十年。」

「丹聖,為何我尋遍了整個幻海,也沒能找到碧瑤。」

「主人,這幻海乃是瑤池聖地一件無上神器虛靈神鏡演化出的亦真亦幻的幻境,除非主人能夠打破虛靈神鏡幻之力凝聚成的幻境世界,亦或者是瑤池聖主操控虛靈神鏡,讓你找到碧瑤,不然你是不可能找到她的。」

「好個瑤池聖主,竟然給我下套。」

武凌天心中有股無名之火,之前所遭遇的那些幻境,定然都是瑤池聖主所操控的,若是他死在了幻海,也與她無關,她就可不費吹灰之力得到玄黃劍,即除了他這個大敵,又能得到玄黃劍。

為何說他是一個大敵,他可是知道瑤池聖地有一個大帝轉世之身的強大存在,叫邀月神女。

如今真龍榜問世,真龍榜爭奪戰極為殘酷,只有寥寥數人可得真龍榜認可,而他是諸神之王,真龍榜上必有他一席之地,他是所有人族天驕最大的勁敵,只要除掉了他,身為大帝轉世之身的邀月神女就多了一成入榜的機會。

瑤池聖主見武凌天得知了她的謀划,淡漠道:「諸神之王,你是擋在邀月神女道途上最大的絆腳石,你想要走出幻海是不可能的,既然不能除掉你,那就只能將你困在幻海中了。」

魅力游戲劍士 丹聖是活了多年的老古董,知道了瑤池聖主的陰謀,道:「主人,你是逆天子一脈的傳人,如今又是諸神之王,瑤池聖主不敢殺你,哪怕不是她親自動手,你若死了,整個瑤池聖地必將承受人道氣運反噬,到時必化為飛灰。」

「如今距離真龍榜爭奪戰時日越來越近,瑤池聖主必然是想要將你困住,讓你無法參加真龍榜真奪戰。」

「不愧是一代聖主,精於算計,以碧瑤做誘餌引我上鉤。」武凌天沒想到瑤池聖主竟然會利用他對碧瑤的感情,這讓他心中的怒火更甚,望向虛空,喝聲道:「瑤池聖主,你與我結下因果,是你最大的錯誤。」

瑤池聖主的聲音傳來。

「真武,你太驚采絕艷了,這般年紀就悟道了,比之萬古第一人玄黃大帝有過之而無不及,你的出現,阻礙了許多人的路,你是諸神之王,我無法害你,只能將你困在幻海之中了,幻海就是神器虛靈神鏡,你是永遠也不可能出來的。」

武凌天雙拳緊握,眼中閃過一抹寒光,瑤池聖主太卑鄙了,一代聖主竟然做出這等下作之事。

丹聖道:「主人,想要強行破開幻海,除非您能夠催動帝兵三成威能,不然以您的實力,根本無法出去。」

武凌天眉頭一皺,這的確是一個麻煩,補天神碑被他放在了補天聖地,鎮壓氣運,如今他身上只有一件有缺帝兵玄黃劍,不過以他如今的實力,連玄黃劍一成的力量都無法揮出來,更不要說三成威力了。

「虛靈神鏡是神器,必然有神祇,我若是能夠溝通虛靈神器的神祇,應該能夠離開幻海。」武凌天知道但凡神器,都孕育著自己的神祇,神祇就是神器器靈,不過神器中的神祇卻是堪比真神,甚至更強。

他身上有幾件強大的兵器,山海棍,太陰天旋網,玄黃劍,七寶玲瓏爐。

山海棍是先天本源靈寶,雖然有靈性,可卻難以孕育出神祇,這就是先天本源靈寶的限制,一但先天本源靈器孕育出器靈,那絕對是堪比先天神靈的存在。

太陰天旋網是聖器,必然有器靈,不過卻是在沉睡中,武凌天無法喚醒。

武凌天道:「丹聖,你可有辦法找到虛靈神鏡的神祇。」

丹聖搖頭道:「主人,神器的神祇修為高深,堪比真神,除非修為達到真神境,或者神祇自己出現,不然很難被喚醒,我雖也是器靈,可卻遠遠比不上神器的神祇,無法找到他。」

武凌天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武凌天以周天星辰大法推算虛靈神鏡神祇的下落,卻是一無所獲,他境界太低了,根本無法推算出虛靈神鏡神祇的任何事情,一片模糊。

「看來只能用命運之力一試了。」武凌天將希望寄託到了纏繞在元胎身上的三道命運之力上,命運之力玄奧莫測,乃三千大道之。

武凌天的命運真意已經達到圓滿境界,加上先天神性的力量,勉強可利用那三道命運之力。

那三道命運之力乃是從先天之魂中衍生而出,蘊含著一線生機的力量。

每一次動用命運之力,對元胎都有著巨大的損傷,先天神性也將大量消耗,可如今武凌天已經無路可走了,只能冒險一試。

祖竅中,元胎盤旋而坐,掌心攤開,三道命運之力扭轉在五指之間,互不干擾,卻又緊密聯繫,彷彿在詮釋著一種道蘊。

正是不斷參悟這三道命運之力,武凌天對命運真意的領悟才能達到圓滿境界。

「命運無常,吾掌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種種皆在吾之掌控。」元胎掌心中的三道命運之力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張無形的命運天網,命運之力從武凌天體內釋放而出,不斷擴散,籠罩整個幻海。

鏡像被命運之力籠罩,屏蔽了一切有關武凌天的信息,虛靈神鏡也無法再呈現出武凌天的身影。

瑤池聖主大驚失色,「怎麼可能?他到底做了什麼,竟然屏蔽了虛靈神鏡的感應。」

她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眉頭緊鎖。

幻海中,命運之力滲透進了幻海的每一個角落,甚至是那些無法觸及的空間。

虛靈神鏡深處,一尊古老的神祇處於沉睡中,四周充斥著強大的力量,命運之力滲透進了這個未知的空間,驚醒了沉睡中的虛靈神鏡神祇。

「命運之力,何人竟然能夠掌控命運之力。」一道雄渾的聲音在未知的空間中響起,沉睡了不知多少萬年的神祇睜開了雙目,一道神芒閃爍。

武凌天的意志跟隨著命運之力的感知來到了這個未知的空間,意志凝聚成形。

「是你打擾本尊沉睡。」神祇望向了意志凝聚成形的武凌天,一聲輕喝,武凌天剛凝聚成形的意志直接破碎。

幻海,武凌天猛然展開眼睛,他如今的意志已經達到了聚散無常的境界,意志雖然破碎,卻是無法傷到他,大聲道:「前輩,晚輩無意打擾前輩沉睡,希望前輩出來一見。」

「小傢伙,你可知道打擾本尊沉睡的何後果。」虛靈神鏡神祇突然出現在武凌天面前,臉上帶著微怒之意,顯然武凌天打擾他沉睡讓他生氣了。

虛靈神鏡神祇打量了武凌天一眼,眼中露出震驚之色,「諸神意志,你是諸神之王。」

虛靈神鏡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定睛看了看,確認自己沒有看錯,喃喃道:「玄黃大帝的預言是真的,末法時代降臨,將有一位諸神之王出世。」

武凌天聽到虛靈神鏡神神叨叨的,卻是不敢惹怒他,恭敬道:「前輩,晚輩正是這一世的諸神之王,被困於幻海之中,希望前輩能夠放晚輩出去。」

虛靈神鏡神祇瞬間就明白了前因後果,震怒道:「胡鬧,竟然設計暗害諸神之王,這一代的瑤池聖主膽子太大了。」

虛靈神鏡是活了無盡歲月的古老存在,自然知道諸神之王意味著什麼,一但諸神之王出現,必為人族之主,受到人道氣運庇佑,若是同代中人出手殺害諸神之王,或許不會有太大的因果,可一但有勢力或者強者要殺害諸神之王,那必然要遭受人道氣運反噬。

人道氣運反噬,即便是大帝,道祖都要隕落。

武凌天道:「前輩,瑤池聖主設計困我於此,與我結下因果,可困我的卻是虛靈神鏡,也正是前輩你,前輩間接與我也結下因果,不知前輩是否能夠承受這段因果。」

虛靈神鏡氣憤道:「困你之人是這一代的瑤池聖主,與本尊何干?」

「前輩此言差矣,因果之力最是玄奧,前輩說不相干,難道就不相干了,我是諸神之王,承載著人族的氣運,若是我有個閃失,前輩以為你能夠承受人道氣運的反噬嗎?」

「你威脅本尊。」虛靈神鏡怒視武凌天,他堂堂一位神祇,竟然被人威脅,簡直就是豈有此理,可關鍵還是他不能對威脅他的人做什麼,更讓他氣憤。

武凌天道:「前輩,晚輩不過是說出了事實而已,若是前輩不放我出去,那我就不走了,到時前輩想送我出去,可就晚了。」

虛靈神鏡神祇一甩衣袖,將武凌天扔了出去。

「臭小子,別讓本尊再見到你。」武凌天耳邊傳來虛靈神鏡神祇憤怒的聲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你是怎麼出來的。」瑤池聖主見到武凌天竟然出了幻海,極為震驚。

武凌天冷聲道:「瑤池聖主,你是不是很失望我沒有被困在幻海。」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武凌天豈會在與瑤池聖主客氣,繼續道:「瑤池聖主,你與我結下因果,整個瑤池聖地都將因為你的愚蠢承受我的怒火。」

瑤池聖主冷笑道:「真武,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以為你成為了諸神之王,就真的能夠成為人族之主嗎?」

「諸神之王,是人族年輕一代中最強的存在,你僥倖得到了諸神之王的稱號,可你要知道,這並不是永遠屬於你的,只要年輕一代中有人能夠比你強,就能夠奪取你諸神之王的稱號。」

武凌天傲然道:「我武凌天自問戰力無人能敵,即便是你瑤池聖地那位大帝轉世的邀月神女我也不懼,想要搶奪我諸神之王的稱號,那就來吧!」

武凌天心中冷笑連連,諸神之王豈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奪走的,諸神之王代表的是同階無敵,同等境界,他自問無人能夠打敗他,想要奪走他的諸神之王稱號,簡直就是痴人做夢。

「真武,你可有膽與我瑤池神女邀月一戰。」瑤池聖主心中又開始算計起來,只要武凌天與邀月一戰,邀月就有機會打敗武凌天,奪取諸神之王稱號。

「我不願應戰。」武凌天直接回絕,絲毫不給瑤池聖主面子。

「你是怕了不成。」瑤池聖主激將道。

「我武凌天不畏任何人,亦不畏任何勢力。」武凌天目光灼灼的盯著瑤池聖主,道:「若我不願應戰,沒人能夠打敗我,你想要算計我,讓邀月奪取我的諸神之王稱號,可我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瑤池聖主淡然道:「若是你答應與邀月神女一戰,我答應你,放不要出幻海。」

武凌天沒想到瑤池聖主還故伎重施,用碧瑤為引他入局,雖然明知道這是瑤池聖主的陰謀,可為了碧瑤,他不得不答應。

「瑤池聖主,你成功的抓住了我的軟肋,不過除了放出碧瑤外,我還要你將她逐出瑤池聖地,以後她與瑤池聖地再無任何因果。」武凌天一臉的平靜,絲毫沒有因為瑤池聖主拿碧瑤要挾他而生氣,這種人根本不值得他生氣,他也想藉此機會,讓碧瑤脫離瑤池聖地。

「你竟然想讓碧瑤脫離瑤池聖地,你是想要害她嗎?你可知道,脫離了我瑤池聖地,她將不再是那高高在上的瑤池聖女了,這對她可沒有半點好處。」瑤池聖主沒想到武凌天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對於碧瑤,她還是十分在意這個弟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