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至於那些奇花異草和果木,眾人也都是敬謝不敏,遠觀后就咬牙離開了。

  • Home
  • Blog
  • 至於那些奇花異草和果木,眾人也都是敬謝不敏,遠觀后就咬牙離開了。

誰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會不會吃人又會不會毒死人,還是先不要碰觸為好。

救人優先,以後再來慢慢料理他們。

其實趙靖他們也是過於謹慎了,錯過了不少好東西,如果胖豆在必然會大肆搜刮,一個不留。

當然,這也不能怪趙靖他們,畢竟他們的心思沒在這些東西上面,況且他們早就受夠了末世的詭異,所以才忍住了沒有去觸碰。

也許是運氣,也許是趙靖和趙天賜兩大高等生命的強大威勢,讓幾乎所有的詭異存在同樣不敢主動招惹他們。

以至於他們盡然一路上有驚無險快速又順利的走到了第一個目的地,秦家村。

此刻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凌晨5點,足足17個小時的行進,此時天已經亮了。

從白天跑到黑夜,再從黑夜跑到天亮,期間還經歷了不少戰鬥,眾人再是強悍也是累如死狗。

唯獨趙靖和趙天賜像是沒事人一樣,當然趙天賜那是根本就不累,別人都睡了好幾覺了。

趙靖倒完全是因為他那遠強於他人的9點體力和屍化人集合殭屍和喪屍特點所具有的恐怖恢復力。

雖然眾人盡量在躲避那些奇異的物種,但是總會經過不少的小村莊。

以他們的實力自然是輕而易舉的清繳一空。

雖然着急救人,但趙靖眾人卻是絕不會浪費時間在單純的趕路上。

他們的目的地本就居於深山之中,越是趕路人類村莊越少,不過總歸還是有。

因此眾人的等級並未落下,秦牧峰順利的進階3級,王小菊也達到了四級。

趙靖也差一點就達到5級,只可惜四級的喪屍太少,基本上一個村也就一個,五級的更是沒有,才讓他沒能順利達到五級。

不過也可以看出他們戰鬥力的強悍,那可真是一路強推,毫無敵手。

就連趙天賜都被放出來生撕了不少喪屍,讓他順利進階2級。

不過在趙天賜戰鬥的過程中,趙靖嚴禁他用嘴咬,這太噁心了!

讓趙靖有些可惜的是,他終於知道白銀戰技是什麼喪屍爆出來的了。

白銀戰技需要統領級生命才可以爆出。

只可惜趙靖一直記着胖豆的話,不要隨意融合戰技,至少是黃金級的才不浪費他的潛力。

所以他雖然在斬殺了兩頭統領喪屍后幸運的獲得了兩個白銀戰技,但他最後都選擇了拒絕融合。

隨即戰技消散,很是讓他可惜了一番。

早知道就讓秦牧峰或者1號斬殺了。

不過最值得趙靖高興的是,這一路上他們通過滅村滅店居然救出了整整11名倖存者。

此刻這11名倖存者正跟在他們身後,他們進化等級普遍不高,最強的也只有3級而已,現在已經紛紛力竭,癱軟在地上。

「趙老大,咱們,咱們慢點,休息,休息一會兒,實在跑不動了。」

一個大概只有15歲的少年正像狗一般吐著舌頭大喘氣道。奎木狼依命行事搖人一變化作一位身長九尺,一米九幾將近兩米的大高個,他此時身形魁梧,面容菱角分明,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長著絡腮鬍子,武將之風撲面而來。

卻是不敢再更進一步,只是著一身麻布衣,隱著神力,似乎就僅僅天神星君的身姿少了很多,畢竟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一身還是低調了許多。

雖然看起現在的奎木狼也算不上俊美,不過也比之前三丈高渾身長著鬃毛,獠牙外翻的妖怪模樣要好上太多。

定眼看去,依稀還能看出奎木狼擁……

《我在西遊搶信仰》第一百九十九章天要塌了? 講台上,老教授滔滔不絕的講著經濟學,下面的學生大多無精打采,很少有認真聽講的。

時隔一個星期,再次回到教室,呂笙都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安逸久了,真的很容易懈怠。

坐在呂笙旁邊的許樂和王建國也是差不多的狀態,甚至許樂都已經趴到了桌上,要不是老教授擴音器的聲音不小,許樂可能真的就睡過去了。

「老大,賈楠呢?」呂笙壓低了聲音,問旁邊的王建國。

昨晚醉酒狀態的賈楠回來之後把他丟到房間里休息,呂笙他們也草草吃完散場,早上來了之後就沒看到賈楠。

「叫不醒,我幫他給白樺請假了。」王建國打了個哈欠,無奈說道。

「好吧……」呂笙也挺無奈,但也沒在意,本來就是問問。

艱難熬過了早上第一節課,正準備換教室上下一節課,白樺在教室外叫住了呂笙他們。

「呂笙,你的計劃書通過了,李校長讓我通知你們儘快組織起來,然後到校團委那邊正式備案,開始運營。」白樺滿面笑容的告訴了呂笙這個好消息。

呂笙聞言非常振奮,計劃書已經交上去有一段時間了,他自己差點都給遺忘了。

還好,等來的是一個好消息。

身旁的王建國和許樂也很高興,這個計劃他們都參與了,之後肯定還會參與進去。

計劃書通過,他們接下來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行動了。

呂笙迫不及待的就要立刻去團委,卻被白樺拉住了。

「我記得你們還有課吧,課餘時間再去!」白樺一看就知道呂笙激動的有些忘乎所以,連忙提醒。

呂笙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一時真的忘了。

「我可先跟你們說好啊,要是耽誤了學業,我會向學校申請讓學校派人託管的,你們只是創始人,不代表就一定是執行者!」白樺嚴肅警告。

作為導員,第一要務是幫助學生適應校園環境,第二要務就是督促學生學業。

「嗯嗯,我知道的。」呂笙連忙表態。

他的人生不可能全部都放在那些流浪動物身上,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最起碼的,他還有系統的任務要去完成。

白樺還算滿意的走了,呂笙三人還要苦逼的去上課。

下午只有一節課,呂笙三人再加上甘媛媛寢室四人還有白樺一起去了校團委。

聽到計劃書通過,甘媛媛她們這些女孩子比呂笙還要激動。

女孩子們大多對於那些毛絨絨的動物毫無抵抗力,在沒法自己飼養的情況下,能夠近距離接觸毛絨絨的動物,還能表達自己的善心,她們自然不想錯過。

到了校團委,說明來意之後,呂笙他們見到了負責老師。

一番交流之後,呂笙他們才知道了學校的打算。

首先,呂笙他們這個公益性質的組織將以社團的形式掛靠在學校團委的名下,受校方監督和管制,校方為呂笙他們提供辦公地點和活動經費,經費每年一萬,算是校方支持的。

如果經費不足,就需要呂笙他們自己想辦法拉贊助了。

其次,為了不耽誤呂笙他們的學業,也不會擾亂校園秩序,呂笙他們只能在周末採取行動,還必須要在早八點至下午六點之間,活動時間受到了限制。

然後,是領養限制,要求禁止在校學生領養,走讀學生需要一定的資質,領養的主要人群必須是社會人士。

最後,駁回了呂笙想要開設貓咖之類場所的想法,原因之一是學校里沒有這樣的商業環境,之二是校方擔心學生玩物喪志。

但是,卻認可了呂笙提出的認養方式,但是第一原則還是把『綁架』來的流浪動物領養出去。

不得不說,在看到這麼多要求和限制之後,呂笙很是失望。

雖然呂笙理念的核心是『綁架代替購買』,但是呂笙花費最多心思的,還是那個類似『貓咖』的設想,只有那樣,他才能做到自給自足,正向循環,不會受到太多節制,導致束手束腳的。

他不在乎能不能賺錢,他只是希望留下一個保障,即使哪天他退出了這個行動,也能有人繼續把這件事情做下去。

聽完了校方的要求,大家都沉默了。

他們是看過呂笙寫的策劃的,相比於呂笙的策劃,校方准許運行的版本被閹割了太多,被閹割掉的很多還是核心內容,這讓他們都很難接受。

「白老師,你能不能再問問李校長,讓他再考慮考慮,這樣的形式我們受到的限制太多了。」沉默片刻,呂笙不甘心的對白樺說道。

「我估計不可能了,要是能同意,也不會給出這樣的版本。」白樺搖搖頭,同樣失望不已。

她知道這些學生的心理預期都很高,但是校方既然這麼決定了,就基本上沒什麼更改的可能。

呂笙他們或許可以很理想化的設想,但是校方要綜合考量,不可能讓學生肆意妄為的。

一瞬間,呂笙他們就跟被潑了一瓢冷水一樣。

甚至,呂笙都有些後悔把這件事情上報給學校,如果只是他的個人行為,或許會受到一些限制,但是絕對不會這麼被動,受到嚴格的監督和管制。

但是事已至此,後悔也來不及了。

悶悶不樂的從團委老師那裏拿到了辦公室的鑰匙,呂笙一行人沉默著前往活動中心,學校劃分的辦公室在那裏。

活動經費需要呂笙他們完成了社團建設和人員架構之後,才能拿到。

在活動中心,呂笙打開了劃分給他們的辦公室大門,是一樓角落裏的一間辦公室,大概有個四十來平,裏面只有幾張老舊的木質辦公桌椅,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大家見此情景都有些心涼涼。

呂笙站在辦公室門口,久久沒有說話。

「沒關係,只要我們能幫到那些流浪動物,就問心無愧,會好起來的。」王建國拍了拍呂笙肩膀,安慰道。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開口安慰呂笙,作為計劃的發起者,卻是這樣的結果,最難過的,肯定是呂笙。 幾位老太爺面面相覷,心裡不約而同地想到了一點:看來,那丫頭的事已經瞞不住了。

這個姓周的已經知道了。

再看她帶來的那些護衛,此刻個個義憤填,對他們怒目相向。

七老太爺完全有理由相信,今兒若是不把那丫頭放出來,自己這條老命恐怕就得交待在這裡了,還談什麼以後啊。

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對他這樣的老爺子同樣管用。

七老太爺頓了頓,終是長嘆了一聲,苦笑道:「不瞞大人,不是我等非要為難那丫頭,實在是,實在是,家醜不想外揚啊。」

周毅目光閃了閃,順著他的話問道:「老爺子此話怎講?」

七老太爺還沒來得及開口,被姚力箍押的駱如晦大聲吼了出來,「說就說!誰怕誰啊!那丫頭也忒不是個東西了,才回來幾天啊,就迫不及待地害了我母親…我看她根本就是個冒牌貨,就是想混入我駱家謀財害命的!」

「放屁!阿羽小姐才不會做這種事呢!」姚力當即怒道,手上的力道頓時一緊,便勒得駱如晦殺豬般地慘叫起來。

七老太爺皺皺眉,臉上隱隱浮現出怒氣。

俗話說打狗還得看主人呢,這小子雖然魯莽衝動了些,但好歹也是駱家的子孫,況且是在自己的家裡,憑什麼任他一個小小的護衛一再地羞辱欺負?

當他們駱家的人不存在嗎?

「我說,這位壯士,有話好好說,你先把人放了。」七老太爺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勉強把那股子怒氣壓住,沉著臉說道。

姚力卻寸步不讓,斬釘截鐵道:「先把阿羽小姐放出來再說。否則,一概免談!」

「是啊,先把駱姑娘請出來吧。」周毅也在一旁幫腔道,「對了,剛才駱公子說什麼有人害了他母親,這又是怎麼回事?把本官都搞糊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