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至於鬼道,華燁還有點欣喜:神的規矩多得要死,入了鬼道,更好!那他便與過去徹底不一樣了!看誰還敢用神的身份來要求他。

  • Home
  • Blog
  • 至於鬼道,華燁還有點欣喜:神的規矩多得要死,入了鬼道,更好!那他便與過去徹底不一樣了!看誰還敢用神的身份來要求他。

他不是神了。

他早就不想做一個神了。

雖然缺失了部分的記憶,但華燁很清楚知道這一點。

雪終於下起來。

七七覺得,六月飛雪,大約就是這個樣子。

明明處處都還是生機盎然的樣子,天氣一下子冷了,雪花大片大片的,不過兩個時辰,就把深綠淺綠、深紅淺紅等等顏色遮得乾乾淨淨。

四季,再明顯不過。

各類獸皮和內臟七七全部都挖坑埋了,獸皮是制防禦衣的好材料,可惜沒有鞣製的原料,只能忍痛埋掉,尤其那一張豬皮,攤開來有半個山洞大。

她現在剔骨割肉,十分熟練。如果穿越回去,廚藝不一定多好,至少刀工是有進步的。

昨天花了三個時辰將所有的食物整理好,又架火上烤,現在滿山洞都是肉香味。

雖然很怕華燁,但是小寶在作死的邊緣試探幾次之後,發現這個人對自己不會造成實際上的威脅,又開始蹦躂了:「小姐姐,好吃不好吃?「

七七用小刀削了塊豬肉,點點頭:「好吃。「

小寶饞得整個蛋都在晃:「我也想吃。「

七七道:「那就快點出來,你想吃多少我給你多少,看,還有這麼多。「

的確,山洞半壁晾的都是豬肉乾,剩下的一小部分才是靈兔和噬藤鼠。

小寶在地上蹦了三下,道:「我覺得快了。「 七七驚奇的看著小寶。

很多孕婦在生之前都是有感覺的。

小寶破殼肯定也會有感覺的。

七七很好奇:「有什麼感覺?「

七七的手指在蛋殼上敲了敲,小寶覺得舒服極了,捨不得七七的手指離開,哼哼唧唧了一聲,見七七又自顧自吃肉,晃了晃:「小姐姐,再摸摸。「

七七的手還帶著油光:「我手很油!「

小寶乖覺:「我不嫌棄呀!「

七七抿嘴一笑,玩心頓起,手在蛋殼上用力蹭:「真不嫌棄呀?那就多摸一下。「

免費的抹布,就是有點粗糙。

小寶舒服得直哼哼。

和小寶玩鬧了一會,七七發覺它是真的喜歡自己的觸碰,甚至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

有點像貓。

她越來越期待小寶破殼而出的那一刻了。

這一年,七七的身量又長了一點,原本因為對這個世界陌生防備的拘謹消散,整個人放鬆許多,如今笑容明媚,笑得彎彎的眼睛,裡面彷彿有星光流動。

華燁看著看著,情不自禁伸出手。

七七感覺到他的動作,並沒有多想,任由他的手指觸碰到她的眉間,臉上笑意未變:「怎麼啦?「

華燁看了眼自己的手指,也微微一笑,順了一下她耳邊的頭髮:「快點吃,別鬧了。「

七七不好意思地皺了下鼻子,不再和小寶玩鬧,專心吃肉,心底湧起得意,果然不是她的錯覺,老大對她果然和之前有些不一樣了,是往好的方向發展,特別好,要保持!

七七眼中的星光更璀璨了。

七七又開始了日復一日的修鍊課程。

與往常不一樣的是,每次她吃東西的時候,不再是一個人,華燁都會出現,他不吃,就看著七七吃,彷彿那也是一種享受。

幾次之後,七七終於有些受不了了。

「老大,我臉上有東西嗎?「

華燁沒說話,只是挑了一下眉毛,用表情反問: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問?

七七打了個哈哈:「因為你看我看得目不轉睛啊。「

吃東西有什麼好看的。

第一次七七覺得很受用,直觀感受到老大對自己態度往好的方向轉變。

第二次就有點奇怪了,這眼神里的寵溺感是怎麼回事呀?

第三次七七心裡已經有點毛毛的,臉上的笑容都有點維持不住了。

華燁眯了一會兒眼睛,彷彿在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

「你還挺好看的。「

就在七七以為華燁不會回答的時候,聽到了這樣的回答。

這個答案大大出乎七七的意料之外。

要不是華燁的表情特別自然,七七差點以為他這是反諷了。

狐族天生就長得美,對外貌七七這一世也絕對有自信的,可人就怕對比啊。

尤其是和華燁這樣的絕色比較。

七七乾巴巴地道:「謝謝。不,那個,我覺得,老大你更好看啊!「

誇一個男人比自己長得好看可還好?

七七有點尷尬,嘴裡停不下來:「真的,你比我好看多了。「

華燁眼神有點微妙。

千萬不要馬屁拍到馬蹄上,把自己給撅了,七七全力挽救中:「真的,你是我見過,最有氣質的人。別人漂亮,是漂亮在皮相上,老大勝在神韻,在七七心裡,是最美的。「

七七還特別慎重的用力點點頭。

華燁:「真的?「

七七:「真的!「

比真金還真!

老大,看我真摯的眼神,你可一定要相信我!

華燁點了點頭:「吃吧,吃完凈手,修鍊。「

「哎!「

話題在七七真心真意的奉承中詭異地結束了。

七七認真想了想,等等,其實華澤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吧,是吧。

七七忍不住想,這要是一般人,她就直接問對方是不是看上自己,想和她談個戀愛了!

可華燁不是一般人。

七七心塞塞地吃肉,覺得野豬肉都不香了。

華燁見七七一臉欲言又止,表情生動,心情十分愉悅。

他就是覺得小狐狸的一舉一動都有趣。

眨眼睛的樣子有趣,睫毛很密,小扇子一樣的,上下翻飛。

吃東西的樣子也有趣,腮幫子鼓鼓的,一動一動的。

驚訝的樣子,努力思考的樣子,笑的樣子,努力討好她的樣子,都特別有趣。

華燁可以肯定一件事,七七在討好他。

不是因為畏懼,她的眼中並沒有害怕。

討好么……

那可真是好極了。

華燁的手指動了動:「吃完了?「

七七點頭,趕緊去凈手,順便又摸了摸小寶,她修鍊的時候,小寶就挨著她,這都好幾天了,也不知道它說的快了是多快:「小寶,你今天出來嗎?「

七七例行一問。

小寶彷彿睡著了,哼哼了兩聲。

華燁:「過來。「

七七小跑過去。

洞穴就這麼點大,七七跑兩步就躥到華燁跟前:「老大有什麼吩咐?「

華燁道:「你化出真身來。「

七七立刻化作狐狸的樣子,轉了一圈才問:「要做什麼,「

華燁彎腰一把抱住,揉了揉狐狸腦袋,心裡暗想,果然手感是極好的,心裡原本有的一些些焦躁,一些些心癢情緒瞬間被撫平:「手感不錯,我就是想抱抱,想摸一下,怎麼,不可以么?「

七七呆了呆。

華燁自上而下看著她,不怒自威。

七七內心在咆哮,下意識卻用嘴拱了拱他的手,乖順無比。

七七覺得自己對老大的性格又有了深層次的認識,心裡隱隱有點擔憂,老大不會是一個擼毛控吧?

不是七七吹,她的毛髮是真的好,又細又密還特別柔軟,摸起來比擼貓還舒服。

天劍派的鶴軒,大概就是拜倒在她一身好皮毛之下的!

華燁的手法很好,順著脊背方向一下一下,又會撓撓七七的下巴,力度適中。

七七不得不承認,還挺舒服的。

舒服得她都睡著了。

等華燁把她叫起來練功的時候,七七還有點懵,清醒之後才反應過來:她有多久沒這樣安心睡過覺了呢?

七七很快投入到修鍊中,將這件事拋到腦後。

只是,在下一次從修鍊狀態中退出來吃肉食,老大又叫她變成狐狸給他摸。

七七:……

第三次……

第四次……

好吧,老大是真的擼毛控,鑒定完畢! 兩人距離足夠時,七七跳上房梁,這裡是最適合的地方,離門最近,又可隨時觀察四周。

七七居高臨下地看著鶴軒,無視他亮晶晶的雙眼和一口白牙。

「七七~」

七七隻是蹲下,閉上眼不看他。

良久。

聽到他微微嘆氣的聲音,聽到他輕手輕腳地離開,輕輕帶動木門,木門發出輕微的吱呀聲,還有小童的疑問聲。「軒少爺,你真的要簽生死約啊?」然後,腳踢到了肉,碰的一聲,小童唉唉叫疼,又有兩個小童的嬉笑聲。

聲音漸遠,只剩風搖樹葉的沙沙聲。

共生契約,也叫生死契約。共生,也是共死。如非情深義重,絕不輕諾。

姐,你命中缺我啊 早就覺得天元宗三個字耳熟,可不就是父親藏書《修真簡譜》里提到的三宗之一嗎?開篇介紹的就是天元宗。原本是三宗之首,實力不可小覷。雖然不知道他的師傅是哪位,看他和那個三師兄的排場,也差不到哪裡去。 陰毒狠妃 連娘親都是狼妖的手下敗將,小孩只是壞了小佛塵而已,實力已然不俗。小孩對她有救命之恩,怎麼會要與她締約生死約?她看起來像個潛力股?

鶴軒。

七七將這個名字含在嘴裡念了一遍,無論那個三師兄對她如何,小孩對她總歸是真心的。至於締約生死約,她既然不願意,那理由也不重要了。

其實,鶴軒自己也沒想得十分明白。在她七七蘇醒之前,他一心只想著道歉。可等她醒了,道歉的話,一句也沒說出口。腦中想的,是三師兄對她的評價:剛烈。寧死不屈的性子,大概,是不屑和她簽訂主僕契約的吧,她大概是不願意呆在這裡的。這個念頭一起來,鶴軒便覺得難受,話便脫口而出了。

說完,心裡便踏實了。 億萬逃婚:天下醋王一般黑 對,他要留住她。至於更深層次的理由,他還來不及想。

「峰主肯定不會同意的。」小童小聲嘟囔。

「生米煮成熟飯,他不同意也要同意。」

三小童面面相覷:這句話,好像,不是這麼用的吧?

明明知道眼下絕對不能睡著,但靈力的巨大消耗讓她的眼皮實在是不聽使喚,支撐不住又往下耷拉。七七一個咯噔:不能睡著!

身體猛得往前沖。

咦?

七七興奮地四處環顧,隨即與華燁的目光撞在一起。華燁似乎驚了一下,嘴角翹起的瞬間又迅速抹平。七七看在眼裡,朝他直奔而去。

「我回來了!」

七七已化成人形的樣子,華燁腦中浮現的卻是七七狐狸的樣子,尾巴搖啊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