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至於黑道上的,更簡單,賭場可以各城區多搞幾個,別弄得很大,那些供一些中產階級玩。再搞一個豪華的專門給富豪之流玩,至於賭方面,可以搞些拳賽和鬥雞等等比較有趣的新鮮玩意。色情服務,就不用親自干,交給底下的人自己去打理,每個月固定了交多少錢就行。夜總會不用太多,把其中一家賣出去。剩下那家選個好地方,把它搞大,搞成全上海最出名最好的。然後可以和廣州小高管理的小狼幫聯手一起搞錢莊生意,有了在台灣泰國日本的兄弟,洗錢會很方便的。話我就說到這裡,你給我回去想。

  • Home
  • Blog
  • 至於黑道上的,更簡單,賭場可以各城區多搞幾個,別弄得很大,那些供一些中產階級玩。再搞一個豪華的專門給富豪之流玩,至於賭方面,可以搞些拳賽和鬥雞等等比較有趣的新鮮玩意。色情服務,就不用親自干,交給底下的人自己去打理,每個月固定了交多少錢就行。夜總會不用太多,把其中一家賣出去。剩下那家選個好地方,把它搞大,搞成全上海最出名最好的。然後可以和廣州小高管理的小狼幫聯手一起搞錢莊生意,有了在台灣泰國日本的兄弟,洗錢會很方便的。話我就說到這裡,你給我回去想。

人手方面,你把猛虎的人精簡精簡,我們只要最好的作為核心。其他比較普通就做外圍吧,多找些有能力的人。精光一掃屏幕上所有人:你們都一樣。

郎哥,還有一件事。屏幕上的小高等人有些話好象挺難說出口的:能不能開放白粉和軍火這一項呢?這些天金三角派出重要人物來跟我們談這些。可是沒你的允許,我們不敢碰。

國外的可以動,國內的別碰就行了。這件事先跟他們拖一下,就這樣,我還有事,你們走吧。阿郎打了個哈欠,他今天睡眠不足,有點困。 「呵呵,雲梨小姐,您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這個問題,一定也是廣大客戶關心的問題,我感到,您做為代言人,真是替自己的代言負責,也替客戶負責,這讓我欽佩不己呀!」

張凡正說得昂揚,不料腿上已經挨了一下。

在周韻竹聽來,張凡的話太肉麻,這是他情不自禁地向雲梨示愛呢,她怎麼能饒了他!這一掐,狠狠地掐在他的腿上,很疼的。

張凡被捏得生疼,全身神經緊抽一下,嘴角也不由得抖了抖,不得不結束了他的吹捧,改了一個口吻,繼續道:「這兩款產品,是我根據我張家家族祖傳秘方配製而成,裡面加了牛角、枸杞、蛇褪等七種藥材,綜合調節人體皮膚陰陽,使粗糙變細膩,使脂肪不翼而飛,起到化腐朽為神奇的效果。」

周韻竹轉怒為喜,差點笑出聲來!

張凡可真能忽悠!

說得比唱得好聽!

而雲梨聽了,臉上頓時出現崇拜之情,似乎十分開心,百分信心,千分放心!

「好!」兩隻玉手輕輕鼓掌,叫道:「張總原來系出中醫名門哪!怪不得我第一眼就感到張總非同一般商人,您身上有傳統文化的儒雅之氣,這在當前,像你這個年紀的小青年,除了拍拖啃老打遊戲,哪裡會像你一樣潛心研究中醫中藥!真是佩服!」

「雲梨小姐過獎了。」張凡又不禁現出幾分得意。

雲梨見火候到了,便接著說著:「聶總,我看這事可以定下來了。我完全相信張總,出自張總親手配方的產品,我看不會錯,可以代言。」

周韻竹心中一愣,差點站起來把桌子掀翻:好呀,你個雲梨,狐狸尾巴這麼早就翹起來了!

你這是明目張胆地撬我的行,討好張凡。

想到這,又是狠狠地捏了張凡一下。

張凡受痛,又不敢叫出聲來,暗暗道:兩個姑奶奶,你們別折磨我好吧!

聶如才見時機成熟,不可再拖延,馬上道:「好既然雙方滿意,我看,合同就簽了吧。」

說著,把合同文本擺在周韻竹和雲梨面前。

兩個女人各自拿起黑色簽字筆,龍飛鳳舞地在上面簽了字。

聶如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麻地,這筆錢賺到了。

這時,雲梨的經紀人看了看手錶,道:「聶導,我們雲梨的時間檔期排得很緊,這次來這裡,是插在兩個大活動中間,馬上就要趕去參加一個重要的活動,留給你的時間只有26分鐘了,你看,趕緊拍攝吧。誤了這次機會,下次檔期你得排到三個月後。」

牛逼!

這話說得相當氣粗。

把時間都精確到每分鐘上面了。

聶如才情知惹不起這個經紀,馬上站起來,沖化妝師揮揮手,「全體劇組成員注意了,化妝完畢,馬上開拍,各就各位,爭分奪秒。」

一伙人兔子似地蹦跳起來去準備,片場頓時一片混亂。

化妝師兼服裝師,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含笑走到雲梨面前,「雲梨小姐,這次我們的代言主要面向都市中年白領,所以,服裝方面,經我與聶導商量,採用天紅地白搭配,偏職業范兒。」

說著,從衣套里取出一套紅裝白裙。

雲梨接過來看了看,又手捏了捏面料,又扯開比量了一下,剛剛要把胳膊往袖子里套,忽然眼中露出疑惑之色,扭頭看著聶如才。

聶如才忙走過來,陪笑問道:「雲梨小姐,您……可有指導性意見?」

雲梨面露難色:「這件衣服……腰部過瘦了,恐怕我穿不進去呀。」

聶如才一驚,十分疑惑,低頭打量了一下雲梨的腰,喃喃不解地道:「不會吧,雲梨小姐,這件衣服是根據您的三圍尺寸定製的呀,為了保險,還寬出三厘米呢。三圍尺寸,可是上星期您的秘書向我提供的,難道雲小姐這一周之內增肥了?」

雲梨想了一下,道:「聶導你誤會了。不是我增肥了,而是……我前幾天突然腰上長了一個膿瘡,昨天去醫院做了小切除手術,然後呢……」

雲梨停下不說了。

聶如才馬上明白了:「您的意思是,您腰上纏了繃帶,穿不下這套衣服?」

「聶導真聰明。」雲梨笑道。

眾人馬上注意到,雲梨今天穿的衣服確實屬於寬鬆型。

原來是因為腰瘡的緣故。

喲,那個做手術的男醫生可真是有福了,能親手給雲梨治病,得多大造化!

不僅僅張凡腦子裡閃現了一下這個意念,在場的男人都是不約而同地有了這個奇葩嫉妒想法。

聶如才有些蒙:雲梨如果穿著她現在身上的服裝拍這個廣告,畫面效果一定是粗獷有餘,精巧不足,那樣的話,並不符合都市貴婦人的欣賞眼光,也無法在她們心中產生代入感……

「這,這,廣告形象是事先設計好的,如果臨時改變的話,恐怕效果達不到要求,對雲梨小姐的銀幕形象也是有損失的……」聶如才囁嚅道。

「嗯!」顯然,雲梨同意聶如才的看法,她看了一眼經紀人。

經紀人很倨傲地道:「聶導,為什麼事先不跟我們勾通好?早知道如此,我們何必跑來一趟?難道雲梨小姐的時間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浪費的嗎?」

這個經紀人倒打一靶!

應該事先向劇務組打電話通報情況的是經紀人,畢竟雲梨腰上做手術一事,劇務組並不知情!

大牌明星的經紀,也會耍大牌。

不過,聶如才早就習慣了在大明星面前低三下四,便堆著笑容,道:「雲梨小姐,能不能忍痛一下,把繃帶撒去?」

「聶導,」經紀人大聲吼了起來,「你的做法,是拿雲梨小姐的生命開玩笑!我抗議!」

說著,拉起雲梨,轉身便要離去:「走,今天不拍了,何時再拍,聽我的電話!」

雲梨在扭身之前,看了張凡一眼。

她心中有所不舍:畢竟天健急著要將廣告投放電視節目呀!這麼一走,不是把天健給晾了?

聶如才也是急了,沒想到好好的事,竟然一轉眼變得這麼糟!

他歉意地看了周韻竹一眼,雙手一攤,意思是:今天的事泡湯了!

周韻竹情知雲梨這一走,下次的檔期不知要排到猴年馬月呢,也是頗為著急,上前一步,擋在經紀面前,「請慢走,大家商量一下。」

經紀是個極為傲慢而粗魯的人,見周韻竹擋在面前,伸手便在她身上搡了一把。

這一把,不僅僅是為了推開周韻竹,更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為自打一見面,他就對周韻竹的大感興趣,但又無緣接近,周韻竹只和張凡在一起,這令經紀人惱怒於胸,這下子藉機痛快地在她身上搡了一下,手上感到了一陣痛快,一萬分的愜意。

周韻竹未及防範,身上一痛,被推得向後倒去,退了幾步。

。 「這,這也是個意外……」

傅堯訕笑著,狠狠的瞪了傅子期一眼。

都怪這個不爭氣的東西,要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必大老遠的來這裡受這樣的窩囊氣!

當真是「兒女債」,造孽喲。

「意不意外的,都不重要,事情已經發生了,影響也十分的惡劣,聽說二少爺的公司消息都已經傳遍了,想來今天也沒好意思去上班吧。」

傅子期雙手緊握成拳,沉默不語。

他確實沒去上班。

傅堯將他關在了家裡,警告他在婚事定下來之前,哪裡都不許去。

至於公司那邊,自然會有他大哥去接手,不需要他擔心。

當時傅子期滿心絕望、

自己努力了這麼久,好不容易有了一點點小小的成就,如今卻又是為他人做嫁衣。

他大哥能做什麼呢,不過是趁機將他更深的踩在腳下,永無翻身的機會罷了。

「子期不小心受了些傷,原本是在家裡靜養。因著今天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談,所以他也跟著來了,也算是表現一下自己的誠心,以及對這份感情的在意。」

傅堯把話說的十分的漂亮,縱然沈文秀心中不滿,多少還是有些心動。

但是她還是沒有太明顯的表現,只是語氣淡淡:「是嗎?有誠心是好的,畢竟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平時也是當眼珠子一樣護著的,要是日後受了什麼委屈,我可是不依的!」

聞言傅堯頓時便瞭然——她這是鬆口了。

只要自己再加把勁兒……

「沈太太,你放心,佳慧只要嫁到我們家裡來,我一定把她當親女兒一樣看待,絕對不會讓她受到絲毫的委屈。」

「那彩禮和嫁妝……」

「嫁妝不需要,佳慧這麼好,能娶到她這樣的兒媳婦,是我們傅家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怎麼還能要嫁妝。至於彩禮,我們準備了這些。」

傅堯一邊說著,一邊舉著手,比劃了一個數字。

沈佳慧見了,心中很是滿意。

這倒是她算計的價格,看來傅家的人還算是用心,而不是想渾水摸魚。

誠意夠了,事情就好商量了。

「傅先生客氣了,以後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見外、」

一聽到這話,傅堯頓時便明白,這事穩了。

當即悄然的鬆了口氣,咧著嘴笑的十分爽朗:「這不是見外,這是應該的!這麼好的姑娘能夠嫁到我們家,那真的是子期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扭頭看向傅子期,他瞪著眼睛,半是警告,「以後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對佳慧好,不許欺負她,知不知道?要是被我知道你敢欺負她,我一定扒了你的皮!」

「爸,您放心,我都記在心裡了。」

此時的傅子期已經放棄了抵抗,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牽線木偶,旁人說什麼,他就附和什麼。

看起來有些木木的。

見狀沈文秀不由得皺了皺眉,沒忍住,問道:「二少爺這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話說的很客氣,她更想問——丫的是不是知道丟臉了,現在沒臉見人了?

但是一想到兩家馬上就要結為親家了,嘴上不能一點兒都不放過。

多少也要給他們留些顏面。

。 第一百三十六章臣遵旨

「有什麼關係?別吞吞吐吐的,如實說來。」

這事兒嘉靖知道,榮祥公主不止一次因為這事兒誇張揚其實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

「據說前幾日張揚回來后,趁著研究所忙的時候,就找了個借口把蓮香和蓮蕊帶回了自己的住處,行那雲雨之事,剛巧被路過的人聽到,於是一傳十十傳百,這事兒就傳開了,大夥兒都說張大人是……」

錦衣衛不敢說了,這只是他們搜集情報的一部分,如果只面對皇上他自然是一個字都不敢漏掉,可是現在可是在朝堂上,而且這些消息也還沒有證實,萬一是假的,到時候一頂污衊大臣的帽子扣下來,自己可就完了,更何況那張揚自己根本就惹不起。

「混賬……這個張揚簡直就是混賬,來人……」

楊廷和忍不住皺眉,卻是開口阻攔。

「皇上,我看他話還沒說完,而且這事兒和用兵尚無聯繫不如我們讓他把話說完,咱們再做定奪,還愣著幹什麼?還不繼續說?」

錦衣衛急忙繼續。

「今兒張大人放葯,本來按理說應該是有人去的,卻是一個人都沒有,張大人就讓人去小楊庄詢問,結果小楊庄說張大人的葯吃了會變成狼心狗肺不肯去領,然後張大人氣壞了,直接就去了京西防衛營,帶了兩千士卒揚言要屠了小楊庄,大概事情就是這樣了,這是我們現階段掌握的消息,劉大人已經繼續去查了,相信很快會有消息傳回來的。」

「你且退下吧,繼續留意,一旦有新的情況,立刻彙報。」

「是。」

錦衣衛退下,嘉靖來回踱了兩步。

「張大人。」

「老臣在。」

「速速通知京南防衛營,京北東西兩部防衛營指揮使,讓他們隨時待命,記住如果有張揚派人去調兵萬萬不可相信,從現在開始沒有朕的旨意,他們不許動用一兵一卒。」

「老臣明白,我這就派人去通知。」

做完這些嘉靖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來,看到楊廷和今兒竟然一言不發,有些奇怪。

「楊閣老,這麼大的事兒,您老有什麼見地?」

「皇上居安思危,老臣甚是欣慰,英國公一門忠烈,張揚雖然混蛋了一些,可是也絕不至於反叛朝廷,不過皇上這麼安排還是很合理的,畢竟天有不測風雲。」

嘉靖皇帝繼續看着楊廷和,他知道這老頭兒向來先說的是好話,臭屁都在後面呢,果然楊廷和口氣忽然一變。

「唉……可是這個張揚着實不是做官的料,上個月剛剛搞的京城人心惶惶,京城防衛營上萬軍士的調度,着實讓老臣捏了一把汗,而如今更是私自用兵,先不管事出何因,這京城防衛營總指揮使的位置是肯定不能讓他再坐了,所以懇請皇上暫且撤了張揚的職務,也免得他再生事端。」

嘉靖皇帝也覺得張揚是爛泥扶不上牆就知道給自己惹事兒,這個建議倒是蠻貼他的心的,想了想又看向其他大臣。

「眾愛卿可有其他看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