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花未眠半點不怕帝弒天,黢黑沉靜的眸子,惡狠狠地瞪著他,擺明了對他的不屑。

  • Home
  • Blog
  • 花未眠半點不怕帝弒天,黢黑沉靜的眸子,惡狠狠地瞪著他,擺明了對他的不屑。

帝弒天現在是恨極了花未眠。

這個該死的女人,是他和陌溪之間的障礙。

而任何障礙物,都該清除。

「準備血祭,越快越好!」

帝弒天冷冷命令道。

莫凡悄然出現:「是,尊主!」

說著,便迅速地走了出去,只是不忘記回頭,面罩外的獨眼定定地看了花未眠一眼。

花未眠知道,那一眼,莫凡看得是最後一面的意思。

最後一面呵!

花未眠從未曾想過,自己真的會英年早逝,而且是最慘烈的魂飛魄散。

她微微有些難受,可與生俱來的倔強讓她抿緊了唇,一言不發。

「未眠,別怕,我不會讓他們得逞了!」

體內,一個淡靜的聲音響起,那是陌溪的聲音。

對花未眠而言,陌溪其實是個入侵者,只是這個入侵者此刻居然承擔著保護者的角色。

即便再沉睡,花未眠的感覺卻沒有斷掉,她的靈魂那麼疲憊,隨時都會消散一般,卻有一道熱熱的暖流,連綿不絕地流經自己體內……

那是陌溪的法術。

如若不是陌溪,她估摸著在第二次血祭前,都沒有可能醒來。

而陌溪的聲音,那般清淡,卻又那般的……溫暖!

或許冷漠殺不死花未眠,但是溫暖,絕對可以讓冰山一般的女人融化。

花未眠沒有吭聲。

心底卻是暖暖的,脹脹的……

這麼些年,她都是孤單一人的過活,時至今日,才勉強有了一個同伴,一個居住在自己體內的同伴。

在很多人眼裡,這應該是雙重人格,一種令人害怕的存在。

可花未眠卻覺得這樣很好,共用一具身體的陌溪,真的很好!

至少,此刻的花未眠,半點沒有孤單的感覺。

她想起曾經看過的電影,《東京少年》,一個女人,擁有雙重人格,她的另一面人格是個男生……

在那樣孤獨的日子裡,那個女孩幻想著一個男生來保護自己。

寫信給另一個自己!

愛上另一半的自己!

她曾經驚嘆這部電影表現出的刻骨哀傷!

可是,當一切發生在自己身上,花未眠卻覺得似乎也很不賴。

陌溪,你以後就是我了!

好好地活著吧!帝弒天其實很愛你!只是,強勢如他,霸道如他,不懂得如何去愛罷了!

花未眠最終下定決心,在心底默默念著。

她的思想反映在陌溪的腦海里,陌溪痛苦地哀嚎:「不……未眠,相信我,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不要放棄……」

「就算不行,我一定讓帝弒天就這樣拖著,咱們生活在一起好不好?雖然我知道你討厭我,但是我會努力的讓自己消失,不影響你的生活的!」

「未眠,不要放棄!」

「未眠……」

未眠!

第一次,花未眠覺得自己的名字很好聽!

不是因為一個男人如此喚她,而是因為女人!

這樣,很好了!

既然不能改變未來發生的一切,那就盡量讓自己滿足吧!

花未眠,她擁有的不多,也從不貪心,能有一個關懷著自己的朋友,這樣就足夠了!

接下來的日子,花未眠便真的完全像是個將死之人了,因為她開始逛魔界,開始嘗試各種美食……

她一直在微笑,祥和又安寧,人畜無害。

陪著她的,一直是莫凡。

莫凡帶著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帶她吃她想吃的美食,帶她干她想乾的事情…… 整個魔界,其實大到出奇。

據說,這裡曾經一片荒蕪,萬年前,帝弒天帶著無數上神墮入魔界,這片荒蕪的地方才被打造成今日的樣子。

永遠的盛夏!永遠的碧綠!永遠的荷花開……

夏日是那樣令人懷念的季節!

帝弒天傾盡天下,將地獄打造成天堂,只不過是因為一場傾心。

花未眠是有些羨慕陌溪的,能有一個帝弒天,不惜一切代價將她復活,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她……

這愛,幾乎是偏執的了!

即便,這愛給陌溪帶來的除了痛苦什麼都沒有!

這些日子,她到處轉悠,欣賞著魔界絕麗的景色,視野開闊了不少,心胸也愈發的坦蕩了。

當然,前提是忽視體內嘈雜的噪音。

朱顏改:有鳳來儀 「未眠,拜託你別自暴自棄好不好,我已經很努力地想辦法了!」

「未眠,你讓我去求帝弒天吧,咱們一起用一個身體也好!」

「未眠,你沒有心愛的男子嗎?你想想他啊!要是他知道你死了會多麼傷心啊!」

「未眠,……」

真吵啊,陌溪!

「是啊,嫌我吵就好好活下去啊!好好地教訓我啊!」

「有這個功夫在我靈魂內吵鬧,不如去鬧帝弒天,絕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不管,你一定要堅持礙…」

「……」

每次到這裡,花未眠便開始無視陌溪的聲音了。

而陌溪,一天二十四小時不休息地鬧,哪怕她在睡覺在做夢,她也在夢裡告訴她堅持就是勝利!

而那個時候,花未眠總是笑得很甜!

血祭那天,許是魔尊帝弒天心情太好,魔界格外的漂亮,陽光也格外的好,不算熱烈,不陰冷,恰到好處。

花未眠換掉了陌溪那一身淺荷色的古裝長袍,換上了莫凡從人界帶來的衣服,長長的連帽衫和短靴,簡單裝扮起來的女子,有著特有的陰暗和蒼白。

帝弒天知道花未眠要死了,倒是特別縱容她,她想要的都如願以償了,甚至到最後,帝弒天還狀似體貼地問道:「你還有什麼遺願?」

遺願嗎?

這幾日逛完了魔界,吃了很多以前想吃但是吃不到的好吃的,真的算是圓滿了!

她以為這一切完美的了解了!

腦海中卻陡然浮現出一張冷酷霸道又俊美到不可思議的臉龐。

居然是……伏宸羲!

花未眠囧囧的。

她腦袋抽筋了吧,居然會想起伏宸羲!

這個分開了就對她不聞不問的男人。

但是,她這人惡趣味很重,素來愛捉弄人,於是,抓了抓頭髮,笑著道:「我想去妖界一趟,看一眼伏宸羲!」

「你做夢!」

帝弒天毫不客氣的拒絕。

天知道,這幾日妖魔大戰是怎樣一個如火如荼,他每日都得應對無休止的戰爭,抽空來守著血祭,他幾乎冒著魔界覆滅的風險。

伏宸羲那小屁孩,瘋了似的要搶回自己的玩具。

這時候,若是去一趟妖界,那不是把陌溪拱手送上,打死帝弒天也不會讓花未眠得償所願。

他甚至是微微有些惱怒的,妖魔兩界,為了應對天界,素來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這女人,好好的在人界呆了十八年,居然莫名其妙地跑去妖界,這也就算了,還勾搭上了伏宸羲那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

要不然,真心不至於搞得這樣,妖魔兩界結怨,水火不容,而天界,眼看著要坐收漁利了!

不過,帝弒天怨歸怨,但是卻也釋然,花未眠和伏宸羲,那是從開天闢地伊始便結下的緣分,他想要強行打破,已然有點捉襟見肘。

「那還說什麼!」

花未眠顯然不知道帝弒天的心思,優雅地翻了個白眼。

帝弒天這時候那是難得的縱容,居然問了句:「換個別的!」

簡單點的!

帝弒天要是能做到,便一定去做!

這是他欠這個女人的!

說實話,雖然一直很鄙夷這個女漢子一般存在的花未眠,但是,不知為何,帝弒天不討厭她,甚至,若不是她是女媧轉世,身體恰好可以供陌溪使用,帝弒天絕對可以和她當朋友。

雖然這種感覺,非常之驚世駭俗,對一個在魔尊之位上呆了數萬年的魔頭來說非常詭異,但是帝弒天仍然是有這種想法的!

花未眠這女人,其實挺快意恩仇的,挺爽利不拖拉!

適合當朋友,不適合當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