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若論實力,焰熾列憑著烈焰三重天的增幅,已經達到了八級戰者中期的實力,比凌傲天可強了不止一點半點,可是,面對他這狂暴的一擊,凌傲天卻是毫不猶豫地便揮動著殘劍迎了上去。

  • Home
  • Blog
  • 若論實力,焰熾列憑著烈焰三重天的增幅,已經達到了八級戰者中期的實力,比凌傲天可強了不止一點半點,可是,面對他這狂暴的一擊,凌傲天卻是毫不猶豫地便揮動著殘劍迎了上去。

當!

伴隨著一聲巨響,凌傲天被焰熾烈大刀上那充滿狂暴氣息的熾熱真氣震得倒退了數步。

八級戰者中期的強者,即便凌傲天的修為已憑血經提升到七級戰者的層次,再融合了他的肉身之力,卻依舊無法匹敵,幸好焰熾天八級戰者中期的實力也是靠烈焰三重天提升上去的,不然的話,單單是這一擊,便足以讓凌傲天重傷了。

不過,雖然明顯佔了上風,焰熾烈卻並不開心,因為,在他的想象中,他只需要一擊,便能將眼前這個殺死他數名兄弟的小子斬於刀下的,可是,現在凌傲天卻擋住了他的攻擊,而且,僅僅是被震退了數步,連半點受傷的跡象都沒有。

「小子,去死!」焰熾烈怒了,狂吼著,將他的絕學施展了出來,一柄奇異的大刀,捲起層層刀光,朝凌傲天捲去。

「奪天七絕!」

經過與焰熾烈的一次交手后,凌傲天對焰熾烈的實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對方的實力確實是達到了八級戰者中期,可是,他對力量的掌控卻明顯沒有跟上,所能發揮出的力量,最多能達到八級戰者初期罷了。

若是對方的能發揮的實力達到八級戰者中期的話,現在的凌傲天恐怕也只能憑藉九絕步勉強自保了,不過,焰熾烈對力量的掌控卻沒能達到,因此,見焰熾烈揮動大刀朝他劈來之際,他毫不猶豫地施展出奪天七絕。

伴隨著凌傲天手中的殘劍顫動,一道巨大的劍影,在他的身前凝成。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劍影上散發出來。

「去死!」焰熾烈瘋狂地大吼著,那一層層的刀光,瘋狂地朝巨大劍影卷了過來。

轟!轟!轟!轟!……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在刀光與劍影的碰中中傳了出來,兩股力量碰撞產生的強大衝擊波,不斷地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伴隨著兩股力量的碰撞,凌傲天一步一步向後退著,可是,焰熾烈那層層的刀光,也在那劇烈的碰撞中消散著。

轟!

最後一聲驚天巨響后,刀光劍影同時消散,凌傲天平舉殘劍,死死地盯著焰熾烈。

「小子,有兩下子,不過,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焰熾天盯著凌傲天,如此說道。

「我確實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想在烈焰三重天增幅消失前殺掉我,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凌傲天平靜地看著焰熾烈。

「小子,你自信過頭了吧!再來!」聽到凌傲天如此自信的話語,焰熾烈再次朝凌傲天沖了過來,狂暴的攻擊再次施展了出來。

「仇團長,你還在等什麼?」凌傲天再次迎上焰熾烈,同時朝因兩人的戰鬥而獃滯地站在一旁的仇恨傷大吼。

被兩人的激戰震得愣在當場的仇恨傷如夢初醒,朝正在激戰的兩人看了一眼后,再看了一眼猶在廝殺的傭兵與焰匪,大喝一聲:「兄弟們,上,殺光那些可惡的焰匪!」吼罷,他身形一閃,朝著一群焰匪沖了過去。

隨著仇恨傷的這一聲大喊,另外幾名傭兵團長也出手了,六大傭兵團長,如同六隻猛虎,朝著正在與傭兵廝殺的焰匪沖了過去。

六大傭兵團長的實力,較之那些普通的焰匪,強的可不是一點半點,有了他們的加入,膠著的戰況立即發生了變化,伴隨著數名焰匪的慘死,那些傭兵一個個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大吼著朝其他的焰匪沖了過去。

戰意,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東西,隨著傭兵們的戰意上漲,原本處於膠著狀態的他們很快便扭轉了局勢,將那些焰匪殺得節節敗退。

有道是兵敗如山倒,局勢發生改變后,那些焰匪的傷亡開始增加起來,不過十來分鐘,兩千多焰匪便已經倒下了一半左右,而剩下的一千多名焰匪,則是完全陷入了傭兵大軍的圍攻當中。

焰匪的失敗,已經成為了定局。

就在仇恨傷等人帶領著眾人清掃殘餘焰匪的時候,凌傲天與焰熾烈的戰鬥,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先前,為了給仇恨傷樹立信心,明知不是焰熾烈的對手,他還是選擇了硬碰硬的方式與對方硬撼,當仇恨傷帶著幾大傭兵團長離去后,凌傲天的戰鬥方式立即發生了改變,一直沒有施展的九絕步,瞬間被他施展了出來,他的身形開始變得虛幻起來,焰熾烈那瘋狂的攻擊,也在那一瞬間失去了作用。

若是與焰熾烈硬碰硬,因為實力的差距,凌傲天最多在焰熾烈手上支持十來分鐘,可是,如今凌傲天憑著九絕步那鬼魅般的速度閃避焰熾烈的攻擊,消耗自然大大減少了,三十分鐘過去了,凌傲天依舊帶著焰熾烈滿場跑,而焰熾烈雖然怒吼連連,卻始終無法奈何凌傲天。

在凌傲天與焰熾烈的游斗中,仇恨傷與幾大傭兵團長回來了,兩千多名焰匪,已盡數被他們剿滅,現在,只需要解決了焰熾烈這個焰匪頭領,在烈焰谷橫行多年的焰匪,便會徹底煙消雲散了。

自己手下全部慘死,焰熾烈自然看到了,他也曾想施以援手,可是,他只有一個人,根本無法救下那些焰匪,因此,他朝凌傲天發起了瘋狂的攻擊,想要儘快解決凌傲天,然而,他的打算完全落空了,施展出九絕步的凌傲天,速度已經快到了他無法豈及的地步,因此,他只能不斷地怒吼著,看著手下一個個死去。

敗局已定!焰熾烈慘然一笑,停下了攻擊。

「小子,當初,我真該親自出手,殺了你的!「這是焰熾烈最為後悔的事情,為了對付幾大傭兵團的進攻,他放棄了對凌傲天的追殺,致使焰匪老八老九老十死去,這也讓他們在應付各大傭兵團的時候,處於了不利之地,而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他們還沒來得及對凌傲天出手,凌傲天卻對他們出手了,就因為一招之失,使得他苦心經營的焰門毀於一旦。

「現在扣悔,已經來不及了!」凌傲天平靜地看著焰熾烈,「我想,你的虛弱期,也應該快到了吧?」

聽到凌傲天的話,焰熾烈的身體猛地一震,然後迎上凌傲天那無比肯定的目光。

焰熾烈的目光暗了下來,遇上了一個對他功法了如指掌的凌傲天,他最後的逃生機會都沒有了。

一代梟雄,走到了末路。

焰熾烈長嘆了一口氣,緩緩抬起手中的奇異大刀,看了又看。

接下來,焰熾烈的舉動讓除了凌傲天外的所有人愣住了,他舉起的大刀,並沒有攻向凌傲天,而是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鮮血狂灑,縱橫烈焰谷的一代梟雄就此隕命。 短暫的沉默過後,震天的歡呼聲響了起來,那些經過浴血奮戰,最終清除了烈焰谷一顆毒瘤的傭兵們,盡情地歡呼著,大吼著,發泄積壓在他們心底許久的情緒。

凌傲天默默地看著那些歡呼的傭兵,沒有打擾他們,一轉身,身形一閃,化作一道淡影,離開了,正如他到來時一樣,他的離開,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包括那幾大傭兵團長,等他們想起他的時候,他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凌傲天迅速回到原來的地方,找到了在原地等他的綠朧。

「天哥哥,怎麼樣了?」見凌傲天回來,綠朧立即詢問起來。

「焰匪,已經不復存在了,我們快走吧!」凌傲天不願節外生枝,沒有多跟綠朧解釋,便帶著他朝烈焰谷外疾馳而去。

由於施展了血經,凌傲天的虛弱期再次來臨,等他們趕到鳳落城的時候,魔獸大賽的初賽已經開始了。

沒有多作停留,凌傲天與綠朧馬不停蹄地趕到魔獸大賽的分賽場。

由於此次魔獸大賽的參賽魔獸數目龐大,即便鳳落城只是一個分賽場,也設了將近二十個擂台。

凌傲天與綠朧趕到之時,二十個擂台上的四十頭魔獸正在捉對廝殺,那一聲聲的獸吼,震耳欲聾。

凌傲天與綠朧在擁擠的人群中尋找鳳青衣與小三頭魔獅的身影,花了不少時間,才在一個擂台的角落發現了他們。

「三頭!」將近兩個月沒見小三頭魔獅了,綠朧朝著小三頭魔獅大喊。

熟悉的聲音,讓小三頭魔獅身子一顫,接著,它的目光朝凌傲天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當發現綠朧與凌傲天後,小三頭魔獅發出了一聲大吼,碩大的身形瞬間衝出,將一旁正在看擂台上看兩頭魔獸大戰的數人直接撞飛,然後朝凌傲天與綠朧沖了過來。

小在頭魔獅的舉動,驚動了不少正專心看擂台上兩隻魔獸大戰的人,自然也驚動了同樣在觀戰的鳳青衣。

當鳳青衣把目光落到凌傲天他們這邊時,她臉上的那一絲不悅瞬間消失了。

帶著盈盈的笑意,鳳青衣來到了凌傲天他們跟前。

「凌公子,事情可還順利?」鳳青衣那千嬌百媚的臉上,帶著一絲期盼,凌傲天他們順利取得極品火晶石的事情,凌傲天並沒有告訴她。

凌傲天朝鳳青衣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謝謝鳳閣主關心,極品火晶石已經到手了!」

知道凌傲天他們已經拿到了極品火晶石,鳳青衣終於鬆了一口氣,道:「凌公子,那真是太好了,接下來,想必公子能陪著三頭參加魔獸大賽了吧,說實話,要是你們再不回來,三頭要是鬧起情緒來,我可真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了。」

凌傲天看了一眼正在綠朧身邊不斷用三個頭顱蹭著綠朧的小三頭魔獅,再看了下滿臉無奈地鳳青衣,不禁笑了起來,看來,小三頭魔獅肯定給鳳青衣添了不少麻煩。

「這段時間,麻煩鳳閣主了。」

其實,小三頭魔獅在這段時間確實給鳳青衣製造了不小的麻煩,不過,對於這些,對小三頭魔獅抱有極大期盼的鳳青衣並不在意,聽到凌傲天的話,她微微一笑,開始給凌傲天介紹起魔獸大賽的情況來。

凌傲天他們雖然已經在第一時間往回趕,可是,由於在途中遇上了焰匪,凌傲天被迫施展了血經,使得速度有所下降,並沒有能在魔獸大賽開始前趕到,今天,已經是魔獸大賽的第五天,也是魔獸大賽第一輪選拔的最後一天,小三頭魔獅的戰鬥,早已經結束,憑著它那強大的實力,第一輪選拔,它並沒有花多大力氣,便輕鬆地拿下了第二場選拔的入場券。

由於小三頭魔獅的對手並不強,戰鬥也沒有多少可說的東西,鳳青衣並沒有給凌傲天細說它戰鬥的經過,只是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戰果便停了下來。

「鳳閣主,第二輪選拔賽什麼時候開始?」對於已經錯過的比賽,凌傲天並沒有太過在意,不過,對於小三頭魔獅接下來的戰鬥,他卻是極為關心的。

「今天比完之後,大會會為晉級的魔獸進行抽籤,第二輪選拔賽舉行的時間,是在三天之後。」

凌傲天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把目光投到了擂台上,認真觀察起魔獸的比賽來。

時間,過得很快,大約兩個小時后,擂台上的最後一組魔獸決出了勝負,整個大寒的初選正式結束。

接下來,是第二輪選拔賽的抽籤。

大約半個小時后,進入第二輪選拔的近兩萬頭魔獸的對手便確定好了。

由於第二輪選拔賽是在三天後,凌傲天他們並沒有在賽場上久留,在確定了下輪比賽的對手后,他們便離開了賽場,回到了鳳落閣名下的客棧之中。

三天後,第二輪選拔開始,這場比賽,小三頭魔獅的對手比第一場要強了不少,但是,對於實力大漲的小三頭魔獅來說,卻算不得什麼,大約花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小三頭魔獅便順利將對手擊出了擂台,順利晉級。

大賽過後,又是枯燥的等待,在休息的時候,凌傲天自然免不了與小三頭魔獅交手了一番。

不得不說,小三頭魔獅的實力進步得極快,在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它的實力便達到了七級魔獸中期的程度,當然,小三頭魔獅的進步快,凌傲天的修鍊速度卻也不慢,雖然他的修為距小三頭魔獅還有不小的差距,但他憑著內外雙休的優勢,卻也與小三頭魔獅鬥了個不相上下。

在小三頭魔獅與凌傲天交手的過程中,綠朧自然成為了最忙的一個,她認真地觀看著一人一獸的激戰,不時指出小三頭魔獅的不足。

有了綠朧這個名師的指導,小三頭魔獅的實戰能力提升得極快,不過數天的時間,它便展現出了足以壓制凌傲天的實力。

對於小三頭魔獅的進步,鳳青衣自然是喜聞樂見的,為了保證小三頭魔獅得到更好的訓練,她直接交待下去,對於凌傲天他們需要的東西,盡最大程度給矛滿足。

時間,轉瞬即使,很快,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在這兩個月中,小三頭魔獅便已橫掃之勢,進入到六十四強當中。

這天,凌傲天與小三頭魔獅如同以往一樣,準備開始每日的大戰之時,鳳青衣來了。

「凌公子,明天是三頭比賽的日子,你看,今天的訓練是不是可以免了?」

聽了鳳青衣的話,凌傲天點了點頭,提升小三頭魔獅的實力固然重要,但要是因為這樣而影響了它比賽,那可就划不來了。

凌傲天對正充滿戰意看著他的小三頭魔獅揮了揮手,說道:「好了,今天就不修鍊了,你自己去玩吧。」

第二天一早,凌傲天他們與鳳青衣一道來到了魔獸大賽的賽場。

小三頭魔獅這一次的對手,比以前要強了不少,是一頭實力同樣達到了七級層次的疾風豹。

當栽判宣布比賽開始后,那頭疾風豹第一個衝到了擂台之上。

「吼!」

挑釁似的大吼從疾風豹的口中傳出。

在疾風豹的大吼中,小三頭魔獅慢吞吞地走上擂台。

「在頭,加油!」此刻的鳳青衣,全然沒有半點一派之主的風範,興奮地朝小三頭魔獅揮手大喊著。

「吼!」似是在回答鳳青衣,小三頭魔獅同樣發出了一聲大吼。

小三頭魔獅的大吼,讓早已在擂台上等著的疾風豹感覺受到了挑釁,還沒等小三頭魔獅的吼聲完全消退,它便身形一閃,朝著小三頭魔獅沖了過來。

疾風豹,在魔獸中的速度可是極快的,它為一衝之下,它那原本龐大的身軀,瞬間化作了一道淡影。

面對著疾風豹的衝擊,小三頭魔獅並沒有移動半分,就那麼靜靜地站在原地,根本沒有半點要避其鋒芒的意思。

疾風豹的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已到了離小三頭魔獅五米開外的地方。

就在這時,小三頭魔獅動了,它的三個頭顱開始不斷地扭動起來。

疾風豹巨大的獸目露出一絲凶光,一聲大吼,便朝小三頭魔獅沖了過來,它那雙鋒利而有力的前爪,毫不留情地朝小三頭魔獅抓了過去。

轟!

就在疾風豹即將抓到小三頭魔獅的瞬間,小三頭魔獅的三個頭顱同時抬起,接著,三道火焰從它的口中噴出,在空氣中迅速合成一道,朝著疾風豹撞了過去。

三色火焰融合而成的烈焰,帶著熾熱的高溫,瞬間便到了疾風豹身前。

憑著魔獸的直覺,疾風豹感覺到了一股威脅。

沒有任何猶豫,疾風豹迅速向後退去。

隨著疾風豹後退,三色火焰融合而成的烈焰,落到了擂台之上。

轟!擂台上那特殊材質製成的地板,在烈焰的灼燒下,留下了一道黑痕。

「吼!」氣勢洶洶的攻擊,卻被一道烈焰逼退,那頭疾風豹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憋屈,一聲怒吼,從它的口中傳了出來,而它那龐大的身軀,也在這一瞬間凌空躍起,再次朝小三頭魔獅撲了過來。 面對著疾風豹的撲擊,小三頭魔獅發出了一聲興奮地大吼,接著,它的身體同樣高高躍起,朝疾風豹撞了過去。

兩大魔獸龐大的身軀,撞在了一起。

接著,兩道碩大的身影同時倒飛了出去。

也許是力量上的的對抗讓小三頭魔獅格外的興奮,與那頭魔獸硬撼了一記之後,它竟然放棄了它那應以為傲的三色火焰,再次朝那頭疾風豹沖了過去。

轟!轟!轟!

讓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現了,擂台上的兩頭魔獸,完全放棄了自身的特長,瘋狂地沖向對方,進行著一次又一次力量上的對抗。

看著場上的一幕,凌傲天有些無語了。

看來,得好好給三頭上下課了,凌傲天這樣想著。

「天哥哥,你是不是覺得奇怪,三頭和那頭疾風豹為什麼都放棄了自己的長處,用力量對抗?」綠朧似是猜到了凌傲天心中所想,問道。

「確實有些奇怪,三頭先前的戰鬥可不是這樣的,一向乾脆利落,怎麼這次它會如此瘋狂地與那頭疾風豹硬碰硬呢?而且,那頭疾風豹也是這樣,疾風豹向來以速度著稱,怎麼也放棄了自己的長處?」不待凌傲天開口,在一旁的鳳青衣便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綠朧笑了,她看向三頭的目光,充滿了寵溺:「因為,三頭和那頭疾風豹都處於突破的邊緣,它們都需要足夠的力量來刺激自身,突破身體的桎梏。」

「什麼?三頭要突破了?」凌傲天一驚,三頭的進步速度已經夠快了,如今,竟然又要突破了,這實大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是的,經過連番的戰鬥,三頭的力量已經達到了突破的邊緣,如今,遇到一頭同樣處於突破邊緣的疾風豹,正好是它突破的機會。」綠朧的目光一直盯著場上。

正如綠朧所說,三頭和那頭疾風豹都處於突破的邊緣,因此,在它們一見到彼此的時候,心底同時升起了同樣的想法,藉助戰鬥來完成突破,帶著這樣的想法,兩頭魔獸同時放棄了自己的特長,瘋狂地沖向對方,以它們那強悍的身體對抗著。

三頭與疾風豹心中的想法,外人自是不知道,因此,在見到兩頭魔獸那毫無技巧的蠻拼之際,不少觀戰的人都開始罵了起來,不少人甚至直接轉身,朝另外的擂台走去。

原本被圍得水泄不通的擂台,頓時空了不少。

當然,擂台下面人們的反應,根本無法影響到場上的兩頭魔獸,它們依舊不斷地大吼著沖向對方。

時間不斷地流逝,半個小時過去了,其他的擂台早已分出了勝負,而這邊的兩頭魔獸依然不知疲倦地硬撼著。

「吼!」

激戰中的疾風豹突然發出了一聲大吼,接著,它的身上突然散發出強大的獸威。

「不好!」凌傲天臉色變了,看樣子,疾風豹已經先三頭一步完成了突破。

隨著疾風豹身上的獸威上升到極限,它身上的力量也開始一點一點地上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