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茶多魚眯著眼又等了三個呼吸。

  • Home
  • Blog
  • 茶多魚眯著眼又等了三個呼吸。

大黑傘無動於衷,連之前那種觸電的感覺都沒了。

「金剛,你餓了?」茶多魚忽然開始跟自己寵物交流起來。

小饕餮使勁點頭。

「想吃這把傘?」茶多魚問。

小饕餮搖搖頭,然後又點點頭。

「那你等等。」茶多魚說著便開始撕扯大黑傘的傘頁。

茶多魚單純的肉體力量比不上李紅繩,但比一般的拳擊運動員已經強了不止一倍。

三個呼吸之後。

茶多魚的臉頰有些紅,傘頁完好如初。

很尷尬。

大黑傘的灰色空間里,萬祖已經有些不高興了,什麼時候人間的鬼神竟然這麼不講道理了。

動不動就使用暴力?

鬼神的初衷不是超度嗎?一言不合就拆傘?幸好這把傘是自己早年扔在人間的鬼器。

「撕吧,隨便撕,你要是能徒手撕了這把傘,我喊你奶奶。」萬祖坐在大黑傘的灰色空間里嘀咕道。

茶多魚先是用肉體的力量,然後加上鬼神之力,然後就看到金剛使勁的朝自己身邊蹭。

「你能搞定這把傘。」茶多魚揉了揉小饕餮的大腦袋。

金剛流著口水點頭。

饕餮是出了名的貪吃,傳說饕餮的胃可消化萬物。

傘?

別說是傘,就是傘里萬祖一縷神念它都敢吃,可能會被撐到,但金剛可是一隻饕餮啊!

「吃!」

茶多魚一聲令下直接就把傘拋向了小饕餮金剛。

大黑傘灰色空間里的萬祖,剛剛還信心滿滿,分分鐘就被打回原形。

「一個小鬼神,一個小丫頭,竟然會養著一個饕餮!」

「這種上古精怪不是早就絕種了嗎?」

「她特么從哪兒找的?」

萬祖的臉色隨著金剛嘴巴接近大黑傘開始變得很難看。

他現在只是一縷神念,沒有任何的神通,根本無法阻止茶多魚,別說是吃傘,就是吃了自己,消化也只是時間問題。

「小不忍則亂大謀!」

「小爺不跟她一般見識!」

「恢復實力最重要。」

萬祖深吸好幾口氣,一道聲音從大黑傘里傳出來:「讓你的寵物離遠點,想說什麼就說,我聽著呢。」

語氣中滿是情緒。

很不滿。

我生氣了。

茶多魚聽著大黑傘里的聲音:「你是誰?呼喚我做什麼?不是我想說什麼,是你想說什麼?如果求我辦事兒,態度好一點,把自己的位置擺正!」

對於這種藏頭藏尾的東西,茶多魚可不感冒,她的時間很寶貴,有時間還不如睡會兒覺或者擊殺幾隻野鬼呢。

「我是地府的菩薩。」萬祖的聲音從大黑傘里傳出來。

在他看來,鬼神是要配合菩薩的,菩薩是正式工,鬼神只是臨時工。

「你按我的話做就好,抓緊時間出去抓幾隻野鬼凶靈,最好是鬼王級別的,我受傷了,需要鬼氣恢復。」萬祖說的理所當然。

在他看來,這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你鬼神的本職工作也是捉鬼啊。

萬祖在退休前就已經被地藏蒙蔽了雙眼,這段時間,不管是地府的事情,還是黃泉的事情,他都不清楚,更不要說人間了。

他是太不操心。

太懶。

讀檔2013 幾乎就是歷代第一菩薩中,最懶惰的了。

而且還特天真。

到現在,很多事情萬祖都還沒想透徹,說好聽他是地府的第一菩薩,說不好聽,他就是一個傀儡,跟古代只愛詩詞歌賦的皇帝一樣。

只不過萬祖愛的是哲學,對地府實行的是無為而治,把自己差點都治死。

然後。

HP之平行世界 萬祖就看到,大黑傘外面的茶多魚,一臉的鄙夷。

嘴角冷笑。

直接就準備把大黑傘扔到小饕餮的嘴邊。

萬祖目瞪口呆,什麼時候人間的鬼神都這麼不純樸了?幫菩薩一點小忙,有那麼難嗎?

萬祖很快就說服了自己:「可能茶多魚這位小姑娘,還小,並不清楚菩薩是什麼概念,或者她有什麼別的想法。小爺大人不計小人過,我把事情給你說清楚。」

萬祖開始介紹起來:「你們鬼神是做什麼的,我們菩薩是做什麼的,我們本是一家人啊,我還是地府的第一菩薩呢,現在你幫我,以後我肯定賜你十世容華!」

茶多魚聽著手裡大黑傘在這兒吹牛:「還十世容華?還第一菩薩?當我是傻瓜?」

「一把破傘如果是第一菩薩,那我還是仙皇呢!」

茶多魚譏諷道:「十世容華?那就是要等我死了再投胎嘍?你丫這許諾夠可以的啊,空頭支票蠻清新脫俗的,漲知識了!」

「你不相信我?」

「不相信。」

「怎麼你才能相信?」

「怎麼都不會相信,連面都不敢讓人見,怎麼相信。」

「我現在只剩下一縷神念,出不去。」

「第一菩薩會只有一縷神念,那你真是厲害了。」 寫給犯賤時的自己,你的善解人意,換來的往往是別人的得寸進尺。

……

一把神神秘秘的大黑傘,告訴茶多魚:「我是地府第一菩薩的神念,你一定要幫我恢復實力,我會許你十世容華。」

不容拒絕的口氣,理所當然的心態,把現實社會當童話故事啊!

茶多魚心裡想:「我為什麼要幫你呢?幫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呢?空頭支票在我這裡可不管用。」

當然,茶多魚是相信這把大黑傘里藏著一個菩薩的,而且肯定是一個受傷的菩薩。

稀奇嗎?

這事兒一點都不稀奇!

樓下大堂里還躺著一個夜端午呢,那位也是菩薩,如假包換的菩薩。 https://tw.95zongcai.com/zc/53914/ 人家夜端午都沒要求自己做什麼事情,人家還救過自己呢。

菩薩跟菩薩差距怎麼這麼大。

「你是泥做的嗎?」茶多魚拿著大黑傘問。

「泥?什麼意思?」萬祖有些發愣。

「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啊,你也別吹牛了,我相信你是一個菩薩,我家樓下就住著一個,人家還是菩薩隊長呢。當然,是一位隊員死光了的隊長,光桿司令,還一心想著自殺,沒有半點的鬥志。」

「光桿司令?」

「想自殺?」

「這菩薩瘋了嗎?我成了一縷神念都沒想著死,三界這麼大,有什麼想不開的。」萬祖聽到茶多魚的介紹,也有些奇怪,地府在自己領導的這些年,一片欣欣向榮,不敢說多大發展,但是地府民眾或者菩薩是不應該求死的。

反正他得到的彙報調查是很漂亮的數據。

茶多魚很乾脆的回答:「因為地府出了叛徒,因為這個菩薩隊長有家不可歸,連回家的門都被封鎖了。」

有些玩味的看著大黑傘,茶多魚繼續說:「你不是地府的第一菩薩嗎,你的部下跟黃泉的羅剎勾結你不知道嗎?」

大黑傘不說話。

茶多魚笑著說:「看來你確實是個騙子。」

萬祖低聲道:「我沒騙你,沒必要騙你。」

萬祖繼續說:「我是真的不清楚,沒人跟我彙報過這些事情,我退休了,我已經準備要退休了。我想去三界看一看,看看我沒有見過的美景,做第一菩薩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隨後便是長久的沉默。

過了很久萬祖的聲音才再次響起:「能跟我說說你知道的事情嗎?我想聽聽。」

萬祖的聲音很誠懇,沒有再稱呼自己小爺,沒有囂張跋扈的趾高氣昂。

茶多魚本來是要拒絕的,但不知為什麼就開始給萬祖介紹起來,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或者自己猜測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萬祖。

很多事情聽起來非常匪夷所思。

萬祖沒有打斷茶多魚的敘述,一直到她說完。

大黑傘靜靜的躺在木床上。

灰色空間里的萬祖表情很難看,非常難看,原本他以為,自己被襲擊只是地藏想要奪權。

一個有野心的小夥子,幾百年隱忍,終於找到了機會,一擊斃命,一步登天,成了地府最有權勢的菩薩。

可現在看來。

並不是。

或者說自己小看了地藏。

萬祖不僅僅是小看了地藏,而且忽視了一直示弱的黃泉,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啊,竟然搞出了這麼多小動作。

鑿出一條黃泉通往人間的大門!

蠱惑成千上萬的門徒!

謀划席捲全球的疫情!

掠奪人間的信仰!

一樁樁。

一件件。

條理分明,步步為營,這背後肯定有著深層次的圖謀。

現在仔細想想,地藏真的只是要地府的第一菩薩嗎?他跟黃泉是什麼關係?第一菩薩只是一個職位,能夠行駛的權利很局限,他領導的地府,將要走一條什麼樣的路呢?

茶多魚不知道空氣中的新型能量因子是什麼,可萬祖認識啊!

這哪裡是什麼能量因子!

這分明就是仙庭的仙氣啊!

不對!

萬祖控制著大黑傘,吸收了一點點『仙氣』到灰色空間里,凝神觀察,甚至拿出手戳了戳。

萬祖差點爆粗口:「這特么也叫仙氣?這分明就是廢氣!裡面的有毒物質實在是太多了,還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成分,如果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仙門煉製法器的工廠里排放的有毒廢氣!」

怎麼解釋呢。

就好比是汽車尾氣,或者污水。

萬祖差點氣笑了:「這特么是哪個王八蛋想出來的餿主意!這是要出亂子的!普通人如果吸收多了,一定會產生變異,人將不人,可能變成妖怪,可能直接就被空氣毒死!」

絕對不誇張!

萬祖很激動,萬祖很氣憤,所以他需要發泄,他需要聽眾,這些話直接就從大黑傘里傳到了茶多魚的耳朵里。

「空氣有毒?」

「仙庭的廢氣?」

「您可真能開玩笑!」

「您不去當編劇都可惜了!」

茶多魚是一萬個不相信,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蓮生九朵入了天衍境的鬼神,身體里劍意滔天,如果有毒,她會感覺不到?

在她看來,這新型的能量不僅沒毒,而且比平日里的空氣可強大百倍不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