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莉迪亞冷靜點,現在多說無益,不要忘記我們這裏的目的。”楊凝嬌喝道。

  • Home
  • Blog
  • “莉迪亞冷靜點,現在多說無益,不要忘記我們這裏的目的。”楊凝嬌喝道。

被楊凝一喝,莉迪亞整個人一震,對啊!這件事誰對誰錯管我什麼事,我只要救出自己的老爸。 “幾位叔叔,我什麼都不要,就是黑手黨送給你們也行,今天我來只是要救我老爸而已。幾位叔叔放了我老爸,我讓老爸讓位,你們都知道的老爸她是最聽我的話的。”莉迪亞冷靜下來道。

“若是以前你這麼說我們或許會心動,但是現在嗎?你老爸恨我們入骨,把他放了,那不是他退位,而是我們滅亡,所以嗎?”下面的話沒有說,只見第一個說話的中年人手一探,抓向莉迪亞的喉嚨。

這一擊來的太突然了,以至於莉迪亞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但是這並不代表楊凝也沒有反應啊!人,想要掌握自己的心那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啊!從踏入這間房間開始,楊凝已經知道這是不死不休的事情了。爲了自己的野心,有些人是什麼事請也幹得出來啊!

只有這個在父親的關懷下成長,對於這些人類的黑暗面知曉一點點的莉迪亞纔會這麼天真吧!說幾句話就能讓人放出來。

楊凝橫跨一步,橫在莉迪亞的面前,手一握成拳,猛地揮出。碰,楊凝帶着莉迪亞後退了幾步,那個中年人也是回到了原位。

“呵呵,沒想到,你小小的年紀就已經達到了準大師級的實力了,有意思,有意思,真不知道莉迪亞是怎麼請到你來的。說吧!我們可以出莉迪亞五倍的價錢,只要你不要插手這件事情。”中年人笑道,在他看來楊凝無疑是爲了錢而已。顯然也是不知道楊凝和雷風的身份啊!這是時被人賣了,還在給人數錢啊!

楊凝沒有回答中年人的問題,而是對着莉迪亞喊道:“迪亞。”

“我知道了,凝姐,你放心吧!爲了救老爸,我什麼都敢做。”說道最後,莉迪亞大聲喊道,顯然是在給自己壯膽,要知道自己面對的可是看着自己長大的叔叔啊!對自己非常好的人啊!

這要下多大的決心才行啊!楊凝知道莉迪亞心痛,但是這已經由不得莉迪亞做選擇了,楊凝知道這一次救不了卡爾凱文的話,自己和雷風能不能離開美國還是個問題呢?

“殺~~~”楊凝怒吼一聲,衝了上去,說過話的兩個中年人被楊凝給攔了下來,因爲這兩人的實力就是準大師級別的,還好他們不是基因戰士,要不然就真的悲催了。

莉迪亞也和另外的三人站在了一起,但是無論是誰一看就知道,楊凝兩女根本就是處於下方啊!

知道在這樣下去的話,自己可定會失敗,楊凝獨自承受了其中一箇中年人的一拳,碰,整個人向着莉迪亞那邊飛去,轟,撞在莉迪亞的身上,周圍的傢俱一聲破碎,楊凝更是一口逆血吐出。

“你沒事吧!凝姐。”莉迪亞忙扶起楊凝問道。

“我沒有事,你快點去找你的老爸,這裏交給我,記住要快。要不然不止是我,就是你和風哥也會出事的,聽明白沒有。”楊凝說道。

莉迪亞點點頭,又搖搖頭,急忙道:“你行嗎?”

楊凝笑道:“不行,所以你要快點,我支撐不了多久,知道沒。快去,不要讓我失望,更不要讓風哥失望,更更不要讓你的老爸失望。”

“嗯。”莉迪亞狠狠的點點頭,轉身就跑。

“糟了,攔住莉迪亞,不要讓她進去。”一箇中年人喊道。

三個武術高級的人衝了上去,碰碰碰三聲,三人直接倒飛而出,楊凝站着笑道:“想要追迪亞,你們當我不存在嗎?”

“臭**,你找死。”其中一箇中年人怒吼道。這要是讓莉迪亞找到了卡爾凱文就麻煩了,因爲他們將卡爾凱文整的半死,然後將他用禁能鐵鏈鎖住了,如果他逃出來的話那就糟了,可能死的就是他們了。

轟,一拳襲來,楊凝閃開了,那一拳直接轟在了牆壁上,牆壁直接出現了一個巨洞。

楊凝的目的很明確,儘可能的拖延時間,這時時間無論是對於楊凝還是那幾個中年人來說就是生命啊!卡爾凱文出,楊凝沒事,反之,死;而那些中年人和楊凝的情況正好相反。

“臭**,有種你就別躲。”那中年人對着楊凝直轟的幾拳,都被楊凝巧妙的躲開了。

“哼,有種你不要攻擊啊!”楊凝反說道。

“你”中年人指着楊凝說不出話來,的確這要人和他戰鬥時不躲,的確是強人所難啊!

“轟。”一條腿猛地踢在牆壁上,已經躲在門裏的楊凝拍拍胸口大怒道:“你們兩個大男人打一個弱女子,羞不羞啊!而且還搞偷襲。”

“哼。”後來的那個中年人怒道,不要理她,直接衝過去,不要與她糾纏藏,快點,我們的時間不多。

“知道了。”五人猛的衝向楊凝,楊凝那是雙拳難敵四手啊!更何況現在是十手。結果,一箇中年人留下來阻攔楊凝,。其他人直接越過楊凝而去。

而現在剛纔的情形直接反了過來,現在是楊凝在拼命的攻擊要突圍,卻被那個中年之人堵得死死的,氣得楊凝大罵。

那中年人笑道:“這叫現世報,叫你剛纔那樣對我,哈哈哈。”

“碰、轟、碰、轟……”聲音交替不斷,一間間的囚室在莉迪亞的暴力下打開。

雷風和鷹戰士對抗時得到的是卡爾凱文被囚禁的地方,至於具體的位置雷風也是不清楚,所以就有了莉迪亞暴力毀門的一幕。

轟,一個大門再次落下,一個被架在十字架上,披散着頭髮的,衣衫襤褸的人映入自己的眼簾。

“老爸。”莉迪亞痛聲大喊道,她真的真的沒有出想到自己的幾個叔叔居然會這麼對待自己的老爸。

那人慢慢的擡起了頭,看着眼前淚眼模糊的女人,激動的出聲道:“迪亞,你是迪亞嗎?”

“是我,老爸。你沒事吧!”莉迪亞哽咽的道,“我沒事,你怎麼到這裏了,是不是也被抓來了。”卡爾凱文擔心的道。

“沒有,老爸,我是來救你的。哦,對了,你先把這瓶液體喝了。”莉迪亞道。

看着莉迪亞拿出的液體,雖然卡爾凱文感到疑惑,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女兒不會害他,也沒有怎麼說,直接在莉迪亞的幫助下,喝了下去。

“老爸,我現在就幫你解開鎖鏈。”莉迪亞道。

“這可不行哦,莉迪亞。”這時趕來的中年人站在門口看着卡爾凱文父女道。 “哼,我恨你們,你們居然這樣折磨我的老爸,我沒有你們這樣的叔叔。”莉迪亞對着門口吼道,手擡起就要去解除卡爾凱文的鎖鏈。

“這是你自找的。”中年人的話音剛落,直接出現在莉迪亞的面前,一拳。

“迪亞,小心。”碰,但是已經晚了,一拳狠狠的擊中莉迪亞的腹部。莉迪亞整個人捂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蹲了下去。

“來人,把莉迪亞給我抓起來。”中年人大喝道。

“是。”站在門口的三人迅速的衝了進來。

“想要抓我,想也別想,我不會讓你們用我威脅我老爸的。”三個人靠近莉迪亞想要擒住莉迪亞,但是莉迪亞卻直接反擊,手腳並用,碰碰碰……幾聲,直接將那三人給打了出去。

“這是你自找的莉迪亞,那你就不要怪我了,看來得給你一些苦頭試一試。”說完,一股能量在他的手中聚集,慢慢的越來越強。

但是他卻沒有看到,本來心急如麻的卡爾凱文眼裏卻閃過一絲金光,而且在他的身後一個虛影慢慢的形成,但是卻被自己擋住了,沒有人發現。

而衆人的眼光也是看着中年之人和莉迪亞,哪裏會去擔心一個半死不活,而且還被禁能鐵鏈鎖住的人。

“讓你嚐嚐苦頭,看你合不合作。”那中年人喊道。

“啊~~~”看這向自己襲來的能量拳頭,莉迪亞只能閉眼尖叫,速度太快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避開啊!

轟,一個人影倒飛而出,狠狠的砸在了站在門口不遠處的三個人身上。

“咦,這是怎麼回事。”莉迪亞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不知道剛纔那攻擊向自己的人會飛出去。

“你沒事吧!迪亞。”“啊!”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莉迪亞更是驚叫,轉頭一看,自己的老爸居然站在自己的面前:“老爸,你沒事了,太好了,你怎麼解開鎖鏈的。”

“那就要謝謝你的那瓶液體了,好龐大純淨的力量,就連這禁能鎖鏈也不能完全的封鎖這股龐大的能力,而且更是助我在一瞬間領悟了化虛爲實。所以我就憑藉那能量凝聚出現了虛影攻擊它們,還有放自己出來。”卡爾凱文說着,直指在地上的四人。

“太好了,老爸你沒事就太好了。對了,老爸,我們快點出去,我還有朋友在外面呢?快點,我怕他們有危險。”莉迪亞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卡爾凱文迴應道。莉迪亞在前面帶路,卡爾凱文跟在後面根本就沒有理會倒在地上的四人。

莉迪亞是救人心切,而卡爾凱文就不知道了。

“老爸,你快看,她就是凝姐,你幫幫凝姐吧!我們還要去幫風哥呢?”莉迪亞指着正在好一箇中年人戰鬥的楊凝說道。

卡爾凱文二話不說,速度飆升,一拳之去,碰。那中年人狂飛而出。

看着眼前糟蹋不堪的身影,楊凝一想就知道是誰了,笑道:“多謝伯父了。”

“不用,就是我不出手,你解決他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只是剛纔你無心對戰而已。”卡爾凱文淡然道。

“好了,不要說了,凝姐,老爸,我們趕快去大廳看看風哥怎麼樣了?”莉迪亞催促道。

……

一出現在大廳,饒是卡爾凱文這個大師級的人物也是一驚,這能量也太強了吧!兩股能量對壘,雷風的能量很明顯的落於下風,雷風對面的那團三彩能量不斷的向着雷風壓去。

楊凝和莉迪亞看到這樣的結果心急如焚,可是卻是無可奈何,憑他們的實力在雷風的面前簡直就是沒有存在的意義,雷風他們等級的戰鬥根本就是差不了手。

莉迪亞可憐兮兮的望向自己的老爸。

卡爾凱文被莉迪亞的眼神看怕了,道:“那三個基因戰士非常的厲害,你老爸我就是被他們打敗的,你是叫你的老爸上去送死嗎?再說,他們現在這樣的狀態下我插手進去的話只會引爆那股恐怖的能量,那樣子大家都得死。”

“可是,可是在這樣子下去,風哥會輸的。風哥可是爲了救你纔會身陷險境的,難道老爸你見死不救嗎?”莉迪亞弱弱道。

“迪亞,我是想救啊!但是救不了啊!”卡爾凱文無奈的道。

“不一定。”自從來到大廳沒有開口的楊凝說道。

“哦”卡爾凱文看着楊凝,莉迪亞也是盯着楊凝。

楊凝緩緩的道:“賭一把,伯父你參與進去,雖然會導致那股能量暴亂,緊接着爆炸,但是在爆炸前還是有一些時間的,我們就賭他們怕死。那樣子的話他們就會和風哥一起將這團能量送離這裏,那麼我們大家就會沒事,而且風哥也會得救。”

“這、這,這太危險了吧!如果他們三個基因戰士不怕死的話,我們豈不是得跟着死。”卡爾凱文說道。

“那就沒辦法了。”楊凝迴應道。

“呃。”卡爾凱文陷入了沉思,雖然對於來救自己的雷風,他很感激,但是現在可是關係到自己生命的大事啊!這自己要怎麼選擇呢?而且這裏還有自己的女兒在啊!

看着那三彩的能量不斷逼近雷風,楊凝心急但是沒有辦法,而莉迪亞則是拿出了她的必殺技,直接對他的老爸展開撒嬌攻勢:“老爸,我們就賭一把嗎?如果風哥死的話,那三個人也會把我們殺了的。”

“不一定,我知道他們只是要黑手黨的控制權,大不了我給他們,只要我們父女平安無事就行。”卡爾凱文沉聲道。

“這麼做你甘心嗎?”楊凝問道。

“雖然不甘心,但是能換回我們父女二人的命值得。”卡爾凱文道。

這樣子啊!自己的撒嬌絕招失敗,聽到自己老爸的話,莉迪亞眼珠子一轉,直接道:“老爸,如果風哥死的話,那我也不活了,不信,你試試看。”

卡爾凱文的臉色微微一變,但是一瞬間就恢復原樣,沒有理會莉迪亞說的話,無論莉迪亞怎麼威脅也沒用。但是這個細微的動作卻被楊凝看到了。

楊凝把心一橫,單手成抓掐住了莉迪亞的脖子,冷聲道:“卡爾凱文用你的能量干涉風哥他們的戰鬥,要不然我殺了迪亞。”

緊接着道:“我知道你相信我不敢,但是你錯了,我告訴你,風哥是我的愛人,他死了,你說我會不會殺了迪亞再自殺,那敢賭嗎?”

“你贏了。”看着楊凝那決絕的眼神,卡爾凱文怕了。 看着眼前那龐大的能量,卡爾凱文咬咬牙,慢慢的聚集起身體的身量,慢慢的,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隻黑龍,不過,那真的是太虛幻了,若隱若現。沒辦法,他也只是剛剛掌握這化虛爲實的能量,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手一揚,那黑色的巨龍撲向了雷風和三個基因戰士的能量團,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卡爾凱文的能量就像石沉大海一樣沒有引起任何一點的變化。

卡爾凱文看向楊凝,笑道:“現在可以放了我的女兒了吧!我的能量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楊凝滿是不解。

卡爾凱文嘆息道:“只能說這兩股能量太強了,我的能量根本就形不成導火線。”雖然卡爾凱文心裏高興那團可怕的能量沒有爆炸,但是同樣也是鬱悶自己的實力怎麼這麼弱啊!

“啊!不對,你們看。”莉迪亞驚呼道。

楊凝和卡爾凱文一看,楊凝是滿臉的驚喜,而卡爾凱文則是一臉的不可思議,然後就是釋然。

看着那團能量想燒開的熱水喃喃道:“我的力量看臨死時可以當導火線了,不過,這雙方太恐怖了,把我進入那能量團的能量給制止住了,居然想同化我的能量。不過,看來另一方不肯啊!”

想同化卡爾凱文能量的當然就是那三個基因戰士了,他們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已經差不多可以摧毀雷風了,當然不想和雷風一起去死。

而雷風就和楊凝說的那樣,他在賭,賭這三個基因戰士怕死,這樣子自己纔有一線生機,要不然那麼恐怖的能量轟過來,就是他異能發揮到極限也是擋不住啊!估計這股能量就是宗師級受到攻擊也是重創吧!

隨着時間的推移,那能量團裏的能量越來越暴躁,越來越不穩定,在場的所有人都緊張起來,這可是命懸一線啊!可不能亂來啊!

碰、碰……就在那能量團即將爆炸時,雷風猛地將自己控制的能量往上拋,而那三個基因戰士也是如此。這一次雷風真的賭對了。或許有人會問,雷風將能量團上拋的時候,那三個基因戰士不能將自己的能量團轟向雷風嗎?那有可能嗎?雷風的能量團和他們的能量團相連,雷風的能量團射向空中,他們的能量團一旦脫離,那還沒有轟到雷風就爆炸了,那他們不死纔怪。

或許有人還會問,剛開始時,三個基因戰士不是分在三個方向嗎?最後爲什麼聚在了一起和雷風對抗啊!這當然是“三位一體”的功勞了,化散爲整,將三人的能量結合在起來,不在一起怎麼發揮出最大的能量啊!

塵埃落定之時,卡爾凱文的別墅已經不成樣子了,可以說是一座廢墟,到處是倒塌的牆壁或者巨石。

“呼!” 玉堂嬌 雷風吐了一口濁氣,想到:“剛纔好險啊!看來以後還是要小心點才行,這‘三位一體’太詭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