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莫宇辰見狀,一聲驚呼,連忙邁動著步伐,出現在青年旁邊,將他抓住。

  • Home
  • Blog
  • 莫宇辰見狀,一聲驚呼,連忙邁動著步伐,出現在青年旁邊,將他抓住。

「令狐兄,你怎麼了!」

莫宇辰扶著青年,連連呼喊了幾聲,但是無奈青年此時已經失去了意識,任憑莫宇辰怎麼呼喊都沒有用。

然而,就在此時,莫宇辰忽然感覺到青年胸口一股邪惡的氣息傳來,讓他忍不住撐起護身罡罩。

「咦?這是什麼東西,好陰毒,竟然可以消化真氣,腐蝕經脈!」

莫宇辰看到青年胸口的黑色爪印,頓時臉色劇變。

「還好,他中招的時間並沒有多長,而且真氣也夠渾厚,還有得救。」

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青年的傷勢,莫宇辰暗中鬆了一口氣。

這個青年他必須得救,因為此人是般若聖地的令狐高誼。

般若聖主對莫宇辰有恩,如今他座下弟子危在旦夕,莫宇辰說什麼也不能不管不顧。

好在莫宇辰現在的實力並不弱,令狐高誼的傷勢雖然重,但卻難不倒他。

「先控制一下他的傷勢,其餘的等回到船上再說。」

莫宇辰深吸了一口氣,伸手在令狐高誼身上連連拍動,封住了他的奇經八脈。

隨後他再次查看了一番,發現令狐高誼此時體內那股邪惡的氣息,已經停止腐蝕經脈了。

「莫公子!」

「莫公子!」

……

等莫宇辰回到了船上的時候,周圍的許多武修全都圍了上來,滿臉疑惑的看著莫宇辰抱著的令狐高誼。

「嗯? 永恆的靜寂 這是令狐高誼?」

陡然,人群中有一個人眼睛一亮,滿臉盡皆驚訝之色。

令狐高誼畢竟是內陸,般若聖主的座下弟子,雖然早些年實力並非多麼強悍,但是海外許多大勢力都知道他的存在。

「都先給我讓開,我要進船艙內給他療傷。」

莫宇辰此時沒時間跟他們糾纏,因為令狐高誼的傷勢非常的嚴重,耽誤不得。

劉蕭見狀,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走在莫宇辰面前,分開人群,為他開路。

隨後,他並沒有跟進去,而是守在船艙外,擋住好奇心滿滿的眾人。

船艙內。

莫宇辰將令狐高誼放在床上,然後釋放出自己的神念意志,開始探查令狐高誼的全身上下,臉色極為凝重。

在令狐高誼的胸口處,那道黑色的掌印,依然不斷的散發著邪惡的黑芒,顯得無比的詭異。

他身上,原本被莫宇辰封住的經脈,此時也被黑色的能量慢慢的衝破。

「怎麼會這樣?」

莫宇辰看著這一幕,臉色頓時一變,眼中充滿著不敢置信。

要知道,他剛剛封住令狐高誼的經脈可是動用了先天火靈的聖靈火焰,怎麼連這股小小的邪惡之氣都抵擋不了?

莫宇辰眉頭緊蹙,他知道現在沒時間想這些。

只要他把令狐高誼救醒,那他自然就什麼都知道了。

「既然不能阻擋它,那我就將這股邪惡的能量焚化。」

深吸一口氣,莫宇辰緩緩抬起左掌,一股極為熾熱的氣息,頓時充斥在整個船艙內,瞬間將船艙內的潮濕烘乾。

半空中,莫宇辰的手掌散發著橙黃色的火焰,緩緩的印在令狐高誼胸前那個爪印上。

噗哧!

原本不斷肆虐的黑色邪惡能量,頓時如同是煮沸了的開水一樣,劇烈的沸騰起來,欲要掙脫火焰,朝著莫宇辰撲來。

「哼!」 邪王寵妃 莫宇辰冷哼一聲。

下一刻,他加大身上真氣的輸出,左手中的火焰瞬間再次爆發,將那襲來的黑色邪惡能量給燒得不停亂躥。

不過,此時雖然令狐高誼身上表明的黑色能量不見了,但是他體內還依然隱藏著一小部分。

如果不一次性消滅的話,恐怕那殘餘的黑色邪惡能量,以後還會慢慢的滋生壯大。

…… 分析完令狐高誼的病情之後。

少年手中驟然加大靈火的輸出。

「剩下的都給我出來吧!」

莫宇辰低吼一聲,運用先天火靈的極陽之力,將那些剩餘的黑色邪惡力量,慢慢的逼出來。

最後,莫宇辰將它們全部逼出,焚化成一縷裊裊青煙。

「呼!」

謝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隨後,少年略微鬆了一口氣,感到無比的慶幸。

「幸虧早早便遇到令狐高誼。」

「否則的話,淡淡憑藉這股邪惡的力量便能殺了他,若是晚了一步,恐怕就算是化虛境的強者來,也定然束手無策。」

莫宇辰暗暗的想道。

這出手之人,顯然是料定了令狐高誼必死無疑,所以才沒有繼續追殺他,而是任其在茫茫的外海中自生自滅。

而且,被這股邪惡的力量一點點腐蝕身體,令狐高誼恐怕到時候還會痛苦得生不如死。

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殘忍。

「到底是什麼人,才能有如此強大的本事,向接近化神境九重的令狐高誼下此毒手?」

莫宇辰皺著眉頭,他看了一眼依然在昏睡中的令狐高誼。

他知道,這個問題只能等眼前人醒來之後才能揭曉答案。

嘎吱!

……

推開房門,莫宇辰讓劉蕭安排兩個心地善良的女武修照顧令狐高誼。

隨後他便獨自站在船頭沉思起來。

能夠在外海遇到令狐高誼,莫宇辰並不意外。

畢竟如今鎮海神宮開啟在即,像令狐高誼這樣不甘人後的年輕強者,肯定會趕來的。

我有一個大世界 「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來。」

莫宇辰不禁想到他之前的那群朋友們。

鎮海神宮是一甲子一開啟,同時限定進入的年齡也是六十歲一下。

他相信,內陸的強者自然有不少人會來參加這個盛會。

不過相比起海外九域,內陸強者的實力,可能會顯得有些低下。

雖然莫宇辰實力強大,但是他畢竟只是單槍匹馬,其他人的實力,和他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而反觀海外九域的人,他們除了有六大金剛之外,還有四大天王等厲害人物。

如今,雖說莫宇辰不知道令狐高誼為什麼會擁有接近化神境九重的實力,但是他能明顯的看出來,那股力量不是他自己修鍊的。

這樣的令狐高誼,恐怕要動起真格的話,未必就是莫宇辰的對手。

照目前的情況看來,鎮海神宮開啟之日,內陸的陣容很不樂觀。

「內陸的強者想要真正強大起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莫宇辰想著想著,不由得輕輕一嘆。

般若聖主如今已經危在旦夕,就算他以後的修為能達到了半步化虛境,成為新一代的聖主。

但是他終究還是要離開這裡,去域外那個真正的天靈大陸。

到時候,內陸又該何去何從?

轟隆!

不遠處,一團熾熱的火光噴向蒼穹,將漆黑的夜空照亮,猶如白晝。

莫宇辰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滿臉的震撼,

在遙遠的前方,有一座巨大的海中火山,如同聳立在蒼穹之下的天柱。

這座火山並不是一座死火山,它此時正處在爆發之際,噴發出了許多熾熱的岩漿,將海水燙得不斷沸騰。

遠遠望去,哪裡就像是一片火海,令人望而卻步。

更可怕的是,這座火山下方,還不時的傳來一陣陣轟鳴聲,震動著虛空,讓四周圍的海水掀起了驚天巨浪。

「呼呼……呼!」

……

這滿帶著節奏感的呼吸聲,像是一個鐵錐一樣,不時的扎在莫宇辰的心頭,讓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有些煩悶,透不過氣來。

「好強大的氣息!」

莫宇辰忍不住心底微微一顫。

除了般若聖主之外,他還從來沒有感受到過這麼強大的氣息。

很顯然,這應該是域主級別的強者。

而在這外海之中,也只有一位域主級別的強者,那就是令整個海外九域都忌憚不已的那頭天火蛟王。

果然,周圍船上的武修,此時也被這聲音驚動了,一個個滿臉敬畏的望向那座龐大的火山。

「這是天火蛟王的巢穴。」

「好在它常年都處於沉睡中,而且只要我們別驚擾到它,他老人家也不會傷害我們。」

「小心點,我們要趕快離開此地。」

劉蕭走了過來,滿臉凝重的說道。

那幾個跟著莫宇辰的武修聞聲,連忙控制著大船調轉方向,繞開前方那片火海。

莫宇辰看著慢慢縮小在自己視線中的火山,雙拳握著緊緊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天火蛟王……如果我能得到它的精血,那麼我的實力便能更上一層樓了。」

莫宇辰深吸一口氣,強行按捺住自己心中的衝動。

他不是白痴,知道以自己如今的實力,面對那域主級別的天火蛟王,那幾乎是飛蛾撲火,純屬找死的行為。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修為能夠提升,莫宇辰心中所有恐懼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戰意。

「或許等我從鎮海神宮出來后,應該就有實力斬殺它了吧……」

莫宇辰暗暗想道,心中帶著一股期待。

「呼……呼呼……呼嚕呼!」

在火山底下的岩漿中,一頭身形巨大的蛟王,它緩緩的睜開一雙巨大的眼眸,遙遙望著莫宇辰他們漸漸遠去的大船。

「鎮海神宮又要開啟了嗎?」

厚重的轟鳴聲,在岩漿中響起,震動虛空,掀起沸騰的岩漿,將周圍的海水都蒸發了。

「可惜啊……」

「這麼些年以來,竟然沒有一個天年天才取得可鎮海神宮的認可。」

天火蛟王心中微微一嘆。

其實,沒有人知道,這天火蛟王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便是鎮海神宮的護宮妖獸。

否則的話,你當它天火蛟王是善茬嗎?不會獵殺來鎮海神宮的年輕強者啊!

事實上,天火蛟王從祖宗輩開始,它們這一脈,便一直守護著鎮海神宮。

這裡是他們天火蛟王傳承至太古時代的誓言。

在太古時代天靈大陸還沒有分為真假的時候,鎮海神宮的主人乃是一位恐怖的強者,曾經號稱大海之主,威震天靈大陸,令無數宗門教派忌憚不已。

…… 天火蛟王一脈在鎮海神宮覆滅之時。

它們這一脈便被迫發誓,要世代守護鎮海神宮,直到尋找到鎮海神宮的傳人為止。

從那之後,這千千萬萬年以來,天火蛟王每一代都會留下一位化神境九重級別的族人,留守神宮。

轉眼間,無數歲月過去了,即便是這一代的天火蛟王也不知道鎮海神宮中的秘密。

這所有的一切,早已經淹沒在歲月的長河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