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莫邪凝視了一會兒,輕拍聖袋取出數十顆「百啟真晶」、「百識真晶」,點入血珠內。

  • Home
  • Blog
  • 莫邪凝視了一會兒,輕拍聖袋取出數十顆「百啟真晶」、「百識真晶」,點入血珠內。

珠內頓時光華四射,一片澄清血芒將狼影裹住。

於霸的嘴快咧到了腮邊,盯著血珠,兩眼直放光。沒想到主人還有這麼的真晶。

「主……主人,給這妖物白瞎了」。於霸現出一臉的惜容,可憐巴巴的說道。

「好好修鍊,我會助你突破凝氣境」。莫邪神識著珠內狼影,淡淡的說道。

「真的,多謝主人扶持」。於霸喜的忙跪在地上連磕響頭。

「行了,把這個血珠還回狼嘯峰下的狼女」。莫邪收回目光,阻止於霸表現忠誠。

「啊!我。主人,那狼女急眼了,不得把我吃了,那我可就見不到你了」。於霸一聽,心裡一陣冰冷,嘴咧了老長。

「沒那麼嚴重,她謝你還來不及哪!只是,送到后,不要回到這裡,可去狼城,等我這邊事情了結了,自會找你」。莫邪看著於霸的樣子,呵呵的笑道。

「不能吧!主人,你又要把我扔了,我不去」。於霸一聽,立即傻了眼,千年來,被主人扔怕了,不然那會吃那麼多的苦,說不定也像主人那樣早到了凝氣境。

「放心,不會的,我要在此修鍊數載,你隱術未成,在這裡太危險,到狼城反而更安全」。莫邪拍拍於霸的頭,像哄孩子似的說道。

「我不,主人,這些年,你都扔我數次了,我可怕了」。於霸老頑童似的噘著嘴,一臉的不悅。

「你不是想煉化『百啟真晶』、『百識真晶』嗎?在此煉化,我可保護不了你。我再給你十顆,聽話去狼城」。莫邪臉一拉說道。

「嘿嘿!主人,你早說呀!沒問題」。於霸一聽,樂得滿臉開花,一個高跳了起來。

「你這個貪婪鬼」!莫邪取出十顆真晶,連同血珠一起交與於霸。

於霸放好血珠,苦著臉道:「主人,千萬別忘了我,我會想你的」。

「好,好好!去吧」!莫邪連連點頭。

「主人,那隻狼女咬我,你一定救我」。於霸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囑咐道。

「好,好好!放心」!莫邪凝出「無影透心箭」,抖了抖箭弦,向於霸笑笑。

「主人,你可要盯著點,千萬別眨眼睛」。於霸走走又回過頭來。

「好好!我盯著」。莫邪笑笑,瞪了瞪眼睛。

「那我走了」。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於霸噘著嘴,一步三回頭,張張嘴似乎還想說什麼。

「我知道了,去吧」!莫邪忙說道。

於霸拭了兩下淚水,又看了眼莫邪,轉身遁向微明的山域。

莫邪神識一眼,徘徊在幽深的峽谷邊緣的狼女,一閃遁入石域。 「現在我宣布,此次考核通過者——艾利!」

司馬祁昕朗聲宣佈道,他的聲音並不算大,但卻清晰地傳到了每個人的耳朵里。

空間傳音!

艾莉絲雙眼微眯,怪不得她覺得這技能學院院長身上有股特殊的能量波動,原來,是司馬家的人。

「憑什麼?這不公平!」等了許久,見司馬祁昕再未開口,一煉製出地火丸的學員忿忿不平地開了口。

他明明也煉製出了地火丸,憑什麼不讓他通過,這不公平!

「就是就是,我們也煉製出地火丸了,憑什麼就他一個人能夠通過,我用的煉製時間可是最少的,憑什麼不讓我通過?!」

先前第一個煉製出地火丸的人也開了口,語氣中皆是不滿之色,他好不容易在煉丹上壓艾利一頭,怎麼到頭來通過的卻是艾利這個壓線過關的?

黑幕!妥妥的黑幕!

由於艾莉絲是炸爐後用掌心中的心火溫蘊的丹藥,又在丹藥成型的片刻便將其投入到了檢測器中,故而雖然她的煉製過程很是不靠譜,但眾人皆下意識地認為艾莉絲煉製的是地火丸,畢竟冥神丹的主葯藥王草早在最開始就被艾莉絲給摒棄了。

「安靜!誰說艾利煉製的是地火丸了!」學員的暴動讓司馬祁昕很是不滿。

「他煉製的不是地火丸又是什麼?冥神丹的主葯他根本碰都沒有碰,別的丹藥最低階也有三品高級,憑他現在的能力,根本煉製不出來!」

艾莉絲同期的學員自是知曉艾莉絲的水平,如今牽扯到自身的利益,更是緊抓不放起來。

「《煉丹手冊》第二卷354頁第三條地火參的註解是什麼,艾利你告訴他們。」

一旁的洛輕塵不緊不慢地開了口,語氣慵懶中帶有絲絲的銳利。

一幫小屁孩,吵得他腦仁疼。

「地火參,又名露地火參,其形橢圓,上生細刺,性味甘、微苦,微溫。有補氣救脫、補脾益肺、生津止渴、安神益智之效。註:可與千藤葉,摩耶花,蘭金根,明竹草等共同配置青冥丹,青冥丹藥方為一整株地火參…」

從藥效到註解,艾莉絲信手拈來,有不信的新生,從空間內取了《煉丹手冊》逐字對去,竟是分毫不錯。

「有,有什麼了不起的,說…說不定是他提前知道了考核題目。」有新生不能夠忍受自己的失敗,故而強自辯駁道。

「你的意思是,我公私不分,泄露考題?」

尾聲上揚,洛輕塵的視線輕飄飄地落在先前開口的學員身上,明明那雙眸子是笑著的,可卻是讓那學員忽得感覺通身冰涼,像是身處於冰窖之中,血液都被凝固了。

「我…我我不是這…這個意思。」牙尖發顫,那學員顫抖了半天才將一句話說完。

「那你是什麼意思?」語氣依舊輕描淡寫。

「我…我我,我錯了。」隱隱帶上了哭腔。

「很好,現在,還有人有問題么?」視線環繞過一周,滿意地看著眾人噤聲的樣子。

「既然沒有問題,那便給我回去認真學習,我很期待你們下次的考核成績。」

言罷,紅衣微擺,高挑的身影緩緩離去。

「老傢伙,這裡實在無趣地很,我就先回了,桌上的物件,是留給你的。」

隔空的一聲傳音落入司馬祁昕的耳中,讓他原本苦笑著的面容略微一滯,望著盒中靜靜躺著的升靈丹,司馬祁昕蒼老的面容瞬間激動起來,眼中似有晶瑩之色。

「呵,你個老狐狸。」 ?水淋淋的石域,凜冽的柔光映著墨黑的域空,陣陣青煙淡淡的飄渺。

「霧兒,看好於霸,我要煉化精血」。莫邪撇了眼石域外,晃著大膀子磨磨唧唧於霸。

「放心主人,這大傻子對你蠻忠的」。石域內回蕩著「霧化石」粗里粗氣的聲音。

嗯!莫邪笑笑,於霸能這樣忠誠,莫邪都沒有想到。

石域外,於霸腰間多了個石墜,雖然大了點,閃著黑光,顯得有幾分清雅之氣。

莫邪看看閉目修鍊術法的三位聖女。看來「幻頭術」對三位聖友來說,有些難度了。

啪!莫邪捏破一顆血珠。紅蒙蒙的霧點子一陣翻騰,瞬間吞沒莫邪的聖體。

血霧輕輕飄動,慢慢的凝出一條條細細的血絲,彎曲的流動了數下,嘶的一下吸入莫邪聖體。

莫邪臉皮微微一動,看了眼身前懸著的青城令。令面沒有半點異樣,連一點顫動都沒有。

莫邪拿過青城令反反覆復的看著,也沒看出什麼差異。難道是吸少了。皺了會眉頭,莫邪又取出數十顆血珠。又是一陣爆音,濃重的血腥氣將莫邪吞沒。

幾聲輕輕的吮吸聲,血霧被吞噬一空。

莫邪看看身前的青城令,依舊沒有一點異動。甚至精血被吸到何處都沒感知到。

「暈!精血哪」?莫邪神識丹海、識域,就連血脈都審視了一遍,根本沒有精血煉化的影子。

莫邪拄著腮,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按理說斬殺獸者,青城令吞噬的應該是獸者精血,因此在回到青城時,才能顯示出戰跡。為何不見任何異樣。莫邪有些發矇,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

「邪兒,在想什麼哪」?

莫邪瞪著眼琢磨時,扁樂頭頂虛光一閃,化成一頂虛影狼頭。睜開鳳目,笑盈盈的看著莫邪。

「哇!樂兒好悟性,短短一年就修得『幻頭術』」。莫邪抬起頭,呵呵的笑道。

「這還快,我都要急死了,幾次差點魔化」。扁樂噘著嘴,一臉的俏皮像,看得莫邪有點發痴。許久才啊了聲。

「太危險了,樂兒以後不可這麼急,有我在,怕什麼」。莫邪輕聲怨道,慢慢的抓過扁樂的手。

「呀!你的手好燙,病了嗎」?扁樂機靈一下收回手,瞪著黑溜溜的眸子,皺起兩柳細眉。

「熱!我怎麼沒感覺到」。莫邪收回手,翻來複去看著手掌,又貼在臉上,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

「還說沒有,看你的臉都紅了」。扁樂點了下莫邪的額頭。

「臉紅了,沒有呀!我怎麼沒有一點感覺」? 帝女策:鳳卧江山 莫邪忙摸著臉,冰冷的,什麼感覺沒有。

「咯咯咯」!扁樂捂著嘴嬌笑起來。

「好,樂兒,你在唬我」。說著,莫邪抓向扁樂。

扁樂笑著打落莫邪的手。「快說,這一年有什麼收穫」。

莫邪收了手,不放心的看了兩眼。「樂兒看,我得到十餘萬粒獸者精血」。

扁樂皺起細眉,看著莫邪拿出數百顆血珠,驚得小嘴都合不上了。 末代3 太爺傳奇 「邪兒,你殺了多少獸者」?

「沒有,我怎麼會那麼殘忍。我是要的,不給就打他吐血」。莫邪挑起濃眉,嘿嘿的一陣尖笑。

「要的,那也夠狠的,要這麼多精血幹什麼」?

「幹什麼?樂兒,你想呀!斬殺獸者,青城令必吸得精血,所以我認為只要得到精血,必能得到戰跡」。莫邪神氣十足的說道。

「會是這樣」?扁樂捻過一顆血珠,細細的神識著。

「樂兒,不用看,這些血珠都在凝氣三階以上,我吸了沒用,你和欣兒、陳聖友吸了戰跡必能猛增」。莫邪獻媚的說道。

「真的,我看看」。扁樂拿出青城令,啪的一聲,將血珠捏碎,血氣騰起,一陣飄渺后消失得無影無蹤。

扁樂拿著青城令看了又看,一臉疑惑的看向莫邪。「邪兒,這就成了嗎」?

莫邪搖搖頭,嘿嘿兩聲。「樂兒,我也沒想明白,只有回到青城后,才能知曉」。

扁樂一聽,小臉拉了下來。「原來,你也是猜的」。

「算是吧」!莫邪忙把臉轉向一邊,生怕扁樂揪到他的耳朵。

「你道是人慈了,要了一堆的破珠子」。扁樂噘起嘴來。

「先試試,反正這次狼城之行時日無多」。莫邪忙找了個理由搪塞。

「等欣兒和陳聖友醒來再試試吧」?扁樂拿過一些血珠神識著。

「好呀!我陪著樂兒等」。莫邪說著湊了過去,美滋滋的坐到扁樂身邊。

「再近,小心我掐你呀」!扁樂咬著嘴唇笑道。

「掐吧,我喜歡」。莫邪抱著扁樂的細腰,手指動了動。

「哎呀!太肉麻了,我和欣兒早就醒了,眼睛都不敢睜了」。嬌笑聲從身後轉來。

扁樂忙拉掉莫邪的手,紅著臉,瞪了眼莫邪。「陳聖友醒了,我與邪兒正有事與聖友商量」。

「哦!你倆先商量,我們聽著」。陳茜笑道。

「去你的,說正事。你看這是邪兒得到的精血,不知是否可以參加戰跡」。扁樂拿出數顆精血遞給陳茜和古欣。

「精血!我在青城數百年,從未聽說過用精血增加戰跡」。陳茜接過血珠,搖了搖頭,理著虛影狼頭下的秀髮,眼裡閃過一縷晶光。

「哦,邪兒,看來你白忙活了」。扁樂臉上現出一絲失望。

「師妹,還是試一下吧!如今時日無多,我等就要回青城了,有個希望總比沒有強」。古欣說著將手的血珠捻碎。

血珠騰起,古欣被一團血霧圍住,幾吸后,血霧退去。古欣看看手中的青城令,微微一笑。

陳茜神識一眼四域,臉上現出疑色,立即又收回目光。「莫聖友有多少,我們分頭煉化」。

莫邪笑著從聖袋中取出血珠,按境界分給三位聖女各一千珠。「先煉化這些,我們回城試試」。

噗!噗!噗!石域內響起聲聲爆音,瞬間血霧瀰漫,整個域空都變得血紅,四位聖者被血氣吞噬。

青城傳送殿,數百光門閃著幽幽清光,時而有一身血氣的聖者遁入光門,霧狀的紅光退去,光屏上閃過聖者新的戰跡。

唰!一道光門猛的亮起,血色的霧潮瞬間把整個光門遮住。道道紅光閃爍個不停,大殿內的聖者嚇得目瞪口呆,何聖?有這般的煞氣?殺了多少獸者能有這樣的氣勢。

眾聖者緊緊的盯著光屏,激動的不得了。

數十吸后,一位凝氣六階大聖士踏出光門,回首看了眼光門邊上的晶屏,臉刷的黑了下來。

只見光屏上閃爍著幾行大大的金字。

戰跡:零。

「日……」,莫邪黑著臉罵了句。周圍聖者不解的盯著光屏,聽到罵聲,忙低下頭。

唰!又是一片血潮湧起,剛剛清明的光門,再次被血浪卷沒。不多時,一位身著黑色戰裙的聖女踏出光門。

眾聖者一聲驚呼。眼珠差點驚爆了。閃閃的光屏上現出金光閃閃的篆字。

戰跡:四千九百七十八。

驚呼聲未停,古欣剛要踏出光門。泛著紅光的傳送門突然清光大放,天籟之聲裊裊傳來,無數奇花在光門內落下。一朵祥雲凝在古欣腳下,祥雲一閃,從光門內消失,光門裡只留下古欣一道秀麗的殘影。

莫邪抬了下手,臉上現出一絲笑容。

笙簫嘹亮,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聖族奇才,戰跡卓越,入選聖雲,加封護法」。

威嚴的聲音震撼著大殿,尖厲、昂揚的衝破殿域,回蕩在青城空域。塵霧瀰漫的青城立即安靜下來,無數驚愕的目光聚向傳送大殿。

宏聲未落,傳送殿內的光門再爆血潮,一浪湧起似血浪拍入殿域,嚇得殿內聖者無不後退。

戰跡:五千三百六十二。

殿內聖者都驚爆了眼,緊緊盯著光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