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莫邪精魂伸出魂絲想抓起魂珠,啪!魂絲不小心碰到石頭上,爆起一團磷火。

  • Home
  • Blog
  • 莫邪精魂伸出魂絲想抓起魂珠,啪!魂絲不小心碰到石頭上,爆起一團磷火。

嗡!莫邪魂珠抖了起來,退出數丈遠。再看魂絲被燒去小小的一截。

「磷火石」。莫邪也傻了眼。

這「磷火石」可不是一般的石頭,此石是一種隱陽石,可以擊打出火花,在傀境時,傀人常用於取火,稱之為「火石」。

莫邪精魂沒想到,這種火石竟然能焚燒魂者魂珠。

看著「磷火石」里燃燒的魂珠,莫邪精魂傻了眼,眼睜睜的看著青煙燃起。

嗖!莫邪飄回火岩平原。

「走吧!都走吧!留下怨氣重,魂城可再生」。葯鵲揚著符光,凄切的喊著,縷縷的幽香四處瀰漫。

葯鵲收回欲揚起的符光,神識著飄近的魂息,眼裡閃著疑惑的光芒。

「聖友,在下有一事相求」。莫邪精魂遁住魂影,神識道。

葯鵲呵呵呵的笑了起來。「魂友,聖者與魂者勢不兩立,你求我,想過後果沒有」。

蒸唐 莫邪精魂沉默一息。「魂某相信聖友並非此類聖者」。

「錯」!葯鵲打斷莫邪精魂的魂識。「本祖在此,不為了救魂者,而是驅趕魂者入『滅魂陣』」。

莫邪精魂聽得毛骨怵然,沒想到會是這樣。

「不過,魂友與此事無關,我道可以放你,但想救陣內魂者沒那麼容易,還會引火燒身,你出不了『滅魂陣』」。葯鵲話峰一轉,又失去先前的硬氣勁。

莫邪精魂被葯鵲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那句才是真的。

「聖友,就算無法出『滅魂陣』,我也要救這縷魂者,請聖友借我一縷寒息」。

葯鵲哼了聲。「魂友,你太放肆了,想至我於不義嗎?放你已經是仁慈之舉,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死老頭子,又硬氣起來」。莫邪精魂心裡罵道。

嗖!一團紫色火焰異常詭異打來,莫邪精魂一閃遁出數百丈外。

「敢罵我,你當本祖感應不到嗎」?葯鵲捻著火環,瞪著莫邪精魂。「滾!別在此自找沒趣」。

莫邪精魂盯著遠去的葫蘆,轉眼遁向「滅魂陣」。

葯鵲瞄著遠去的魂珠,搖了搖頭,長長的嘆了口氣,默默的念叨。「此魂真像莫邪」。

數百裡外,莫邪精魂站在火岩平原邊緣,放眼無邊無際的石山。

「都是『磷火石』」?莫邪精魂這時才發現,漫山的石礫,竟然都是可怖的「磷火石」。果然是陣法。想不出來,戰死的聖者與聖族有多大的怨恨,要用如此方法斬盡殺絕。

「磷火石陣」綿綿何止千里,莫邪精魂魂識沒能看到陣法的邊緣。

「好狠毒」!如果莫邪精魂不想救那縷魂者,冒然進入大陣,天亮出不了大陣,只有死路一條。 正午的太陽照耀在通體漆黑的煉心塔上,將有些發白的銘文又照耀出了一種金色的光輝。

煉心塔下,十扇門前,簇擁排列著條條長隊。

若是有人站在塔頂向下觀望的話,一定能看到如同十條長腿般的隊伍,在煉心塔這個龐然大物的周圍不斷蔓延著。

只是某一條長腿的前端,卻突兀地少了一節。

那是神樂騎應該在的位置!

說起神樂騎,那真的可以說是內院最為神秘的一個勢力。

神樂騎全員18人不僅全部在個人精英榜上有所排名,甚至排名都還相當靠前,前十就被他們囊括了五名,當然,在雪厲進入內院后,有一名被擠出了前十。

但18人中沒有一人排名在五十往後,就已經能夠展現出其驚人的實力。

而且,除了在原來的月末考核中,內院精英榜上的人對戰時能夠得見其身影之外,其餘人還從未在內院中見過他們。

聽與神樂騎中人有過交手經歷的學員說,神樂騎中人皆為男性,且各個銀面黑袍,出手果決。

為首的男子夜千寒更是深不可測,最為標誌性的就是那雙掩藏於銀面之下的狹長雙眼,和耳畔熠熠生輝的紫色耳釘。

此次共同考核,讓眾學子分外興奮的,除了能夠探索煉心塔之外,剩下的就是終於能夠得見神出鬼沒的神樂騎了。

只是現在考核就要開始了,可為何遲遲不見神樂騎的身影呢?

他們不會…是要棄權吧?

正在眾人這樣想之際,長腿殘缺的那一節卻忽然被補齊了。

不是那種一點點緩慢的補齊,而是突兀地,第二扇門前就站滿了一行人。

一行剛好18人,各個銀面黑衣,身姿頎長,為首的男子眼眸狹長,耳畔一點紫色熠熠生輝,正是神樂騎的首領夜千寒!

當神樂騎的一行人突兀出現之時,艾莉絲的眼皮忽然猛地一跳。

和完全看不清神樂騎中人動作的內院其他學員不同,強大的魔法感知力令艾莉絲敏銳地捕捉到了一行人的身形。

他們並不是乍然同時出現在煉心塔的門前的,而是從不遠處的樹林中迅速移動過來的。

只是他們的速度太快,行動又太過整齊劃一,才讓眾人有了一種他們是瞬間出現的感覺。

而就在神樂騎出現在門前的兩息之後,一陣強烈的勁風才自樹林席捲而來,帶的暖熱的空氣都有了幾分寒意。

絕對是勁敵!

艾莉絲心中警鈴大作。

速度驚人,氣勢驚人,站立在門前隱隱形成的陣勢防禦也驚人,就連她先前能夠發現其身形的原因,都源於一直落在她身上,毫無掩飾的兩道目光。

怪不得這樣的一支團隊能夠成為內院勢力的第二位,甚至艾莉絲相信,如果不是神樂騎中人總體基數小的話,一定會穩坐內院的頭把交椅。

畢竟個人榜的頭兩名都被神樂騎佔了。

不知是巧合還是神樂騎掐准了考核的時間,在他們抵達后的第三息之時,考核的鐘聲,響了。

霎時間,十一支隊伍化成十道洪流,爭分奪秒地向著門后的世界衝去。 快!極致的快!

即便是隔了一扇門的距離,艾莉絲依舊能夠感受到神樂騎中人飛速下行所帶起的風聲。

整齊劃一的步伐以一種肉眼難以察覺的速度向下奔走著,連空氣都像被豁開了一個整齊的口子,在他們全員通過之後,才瘋狂地向上席捲而去。

神樂騎的速度明顯也刺激到了與無名團並肩的星月閣。

皇甫希瀾此時已經顧不得出發前在心中曾經做出的,要在考核中好好收拾艾莉絲的決定。

在她看來,艾莉絲不過是她隨時都可以被碾壓的螞蟻,不值得現在花費太多的工夫去專門對付他。

她現在要做的,是不被神樂騎拉開太大的距離,畢竟在神樂騎的影響下,暴風盟和軒轅樓也再度提升了速度。

若是因為對付艾利這個臭小子,而讓原本排名就弱於軒轅樓的星月閣再度成為宮鶴軒的嘲笑對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緊跟在皇甫希瀾身邊的妖媚男子自然也是這個意思,一時間,星月閣與無名團的距離就拉大了開來。

雖然知道皇甫希瀾的舉動分明是對無名團的蔑視,可艾莉絲並沒有著急加快速度。

和星月閣棄卒保帥的做法不同,艾莉絲並沒有與身後的眾人隔得太遠,她要做的是讓大家共進退,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團隊的平均分。

而且,她總覺得,探索不會這麼順利,後面的路,還有一些未知的危險在等待著她。

果然,艾莉絲的心思剛起,另一側的夜千寒忽然腳步一頓,身體詭異后彎,繞開了抓向他要害處的淡藍色手掌。

靈氣鎧,少說也得是靈王階別的人物才能在手掌上形成的淡藍色鎧甲,令夜千寒眼中劃過一道異色。

原來,這才是內院的底蘊么?

這才行至幾層?就已經有低級靈王攔路了?

彷彿是為了響應夜千寒的心中所想,道道身影忽然詭異地出現在了各個隊伍下行的必經途徑中,而這少說也得二三十人的靈王隊伍,竟才只是煉心塔的第一道屏障。

當然,儘管是靈王強者,可兩拳難敵四手,若是讓他們將全部人都攔下的話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所幸,他們的任務只是篩除一部分學員,當然,具體是哪部分,就看哪些學員的命不好了。

此刻,沖在最前方的死支隊伍已經分別被不同屬性的導師纏鬥上了。

夜千寒,雪厲,宮鶴軒,三支隊伍中的最強者皆被捲入了戰鬥之中,而皇甫希瀾和那妖媚男子不知是運氣好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竟是被三個導師齊齊忽略。

皇甫希瀾顯然沒有為了下屬放棄領先可能性的機會,故而只是甩給閣內成員一句「務必盡全力拖住他們」后,就和妖媚男子繼續向下疾奔而去。

由於適時的放棄,這一次,她取得了暫時性的第一。

而艾莉絲在武王導師出現的片刻,眼中就閃現過一絲瞭然。

她就說嘛,放開煉心塔的考核怎麼會簡單到只衡量速度?

想必這樣的危機,還只是開胃菜吧?艾莉絲望著深不可測的塔底這樣想著。 ?莫邪精魂看看天色,晃了一圈,不知不覺天際微明,魂路隨著陽氣漸重,變得虛無。

嗖!莫邪精魂急速遁入「滅魂陣」,幾息后,來到石礫堆前。那縷磷火還在燃燒,啪啪的爆著青煙。

莫邪精魂取出一縷紫火,用花魂吸去火苗,彈入石礫里。

啪!紫光爆開,「磷火石」掛上一層紫霜。魂絲一伸,莫邪精魂將一縷魂珠攬入懷中。轉身向另一域飄去。

天色破曉,朦朦朧朧的大地籠罩著一層銀灰色的輕紗。

重生兵團一家人 莫邪精魂終於在稠密的灌木叢中找到足夠深的岩縫。長出一口氣,撣去身上的青煙,莫邪精魂抱著魂珠逃到最深處。再晚一步,跳出山峰的驕陽將困住莫邪精魂。

莫邪精魂將魂珠放在突石上,魂珠藍光極弱,分裂不鈞。被磷火石燒得差點魂散。

看著極弱的魂珠,莫邪精魂急得青光閃爍。魂息一旦散去,就是靈者也無回天之力。

轉了幾圈,莫邪精魂取出花魂按在本體魂珠上。青光過後,莫邪精魂拿著花魂看著微弱的魂珠。

此術名為「凝魂術」,是「化魂訣」中三術之一。莫邪精魂怕魂珠經不住磷火余痛散去魂息,也許「凝魂術」能保其平安。

莫邪精魂將花魂按在微弱的魂珠上。藍煙陣陣升起,魂珠上放出七彩蓮花光芒,一朵朵開放,一朵朵聚合,將整個魂珠包裹在花芒里。

「果然有效果」!莫邪精魂興奮起來,自得到「化魂訣」以來,只修鍊了「化魂術」、「識魂術」。唯獨「凝魂術」沒有修鍊過,到底有何妙用不得而知。

看著魂珠氣息緩合,莫邪精魂坐到一邊,細細的觀察著魂息的變化。

一晃間,日落月升。莫邪精魂伸個懶腰,遁到石縫裂口。回首看看藍光閃閃的魂珠,閃身遁出石縫。

小半個時辰后,莫邪精魂帶回兩縷魂珠,如法泡製,將「凝魂術」殖入魂體。

數日過後,莫邪精魂又救回三縷。

「滅魂陣」浩瀚無邊,莫邪不敢再深入,只好守在洞中。這一等就是數年。

這日,餘輝染紅了天角,天光石色渾然相融,熠熠生輝。遠處的火岩平原染了綠色、紅光。遠遠看去,像巨筆下殘畫,映著青瘦的肌健。

一顆魂珠亮起,四溢光華照得山洞雪亮。

噩夢卡牌館 「多謝魂友相救」。魂珠向莫邪精魂深行一禮。

莫邪精魂笑笑。「青魂友,不必客氣,在下莫魂,生前,你我有一面之緣」。

青魂閃著幽光看著莫邪精魂,想了很久,也沒有想出莫魂是誰,在其魂識里,只有一縷仇怨名為「丁雪」。對莫魂沒有一點念想。

莫邪精魂閃著粉光。「青魂友不用想了,我只知你我見過面,在哪兒,我也想不起來了」。

青魂兒紅光閃閃,看向其它魂珠。

「這些都是我從『滅魂陣』中救回的魂友」。

「滅魂陣」?青魂兒驚問道。

「不錯,那是一片由『磷火石』組成的陣法,魂友就是我從陣中救出……」。莫邪將事情經過說了一翻,青魂兒都驚傻了,陣陣的珠光跳燃。

青魂兒從暈迷中醒來時,只見到莫魂,卻不知道自己生死一線。

莫邪精魂笑笑。「等這幾縷魂友醒來,我們再過『滅魂陣』吧」。

青魂兒看看五縷魂珠。「魂友非要過『滅魂陣』」?

莫邪精魂嘆了口氣。「這幾年,我多次探過大陣,沒能找到邊際,魂路卻只有此一條」。

「魂路」?青魂兒有些蒙。莫邪精魂只好把遇到的事說給青魂兒聽……。

「今夜,你看著幾位魂友,我再去探路」。

「好!請魂友放心」。

莫邪精魂飄出山洞,踏著露水滋潤著萎靡的花草,遁向「滅魂陣」。

站在陣邊,沒有風,四周異常寧靜,空氣涼爽,暮色留下那片泥金般的回光使天空變成瑰色。

莫邪精魂來過到「滅魂陣」探陣數十次,每次魂路都變換著方向,只要夜風吹起,魂路抖著波紋變動著方向。莫邪精魂每一次進入魂路都有小小的偏差。遁入陣中,尋至午夜時分,不得不返回,到了洞前正好薄暮里漾著微明。

這次莫邪遁度極快,遠遠超過以往的距離,流星劃破夜空,沿著夜風,擦出無比奇異的光芒。流星光芒不像天穹的流星劃出即逝痕迹,而是在天空停留著雪亮的光線,久久的才一點點地融化在夜空里。

月至高空,莫邪精魂停下遁光,站在一片白芒芒的花石前。

果然,昨日撒下的寒晶沒有消失,莫邪精魂心一喜,伸出魂絲撫摸著霜石,冰冷的石體沒有半點溫意。

細細的看了一會兒,莫邪精魂急速的遁回。天色微亮時,回到石縫。

洞內坐著六位魂著,見莫邪精魂歸來,忙上前見禮。「多謝莫魂友救命之恩」。

莫邪精魂擺擺手。「即然相遇就是緣份,謝什麼」。

青魂兒飄過來。「莫魂友,這位是丁魂、畢魂、殷魂……。你的事,我都講了」。

莫邪精魂見過禮。「各位魂友再休息一日,今夜過『滅魂陣』」。

「找到路了」?青魂兒驚喜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