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華新猛然爆喊一聲,虎目圓瞪,攝魂奪魄,右腳猛踏地面,渾身肌肉爆漲一般,左臂正正膨脹了一拳,蘊含聖獸古拳神韻的一掌,向著寧天涯啪了過去!

  • Home
  • Blog
  • 華新猛然爆喊一聲,虎目圓瞪,攝魂奪魄,右腳猛踏地面,渾身肌肉爆漲一般,左臂正正膨脹了一拳,蘊含聖獸古拳神韻的一掌,向著寧天涯啪了過去!

「好強的氣勢和意境!」

寧天涯瞪大了眼睛感受著華新的變化,再也不敢藏拙,體內真氣全部爆****法,論氣勢,論意境,根本不能同華新相提並論,他也未妄想藉此戰勝華新,便準備用全身的真氣,摧枯拉朽的破掉華新的氣勢還有意境。

畢竟,你功法再高深,意境再強,能提升實力和戰鬥力。但力量僅此而已,自然只需要用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碾壓即可擊潰華新。

「狂妄!」

「看我凌天一掌!」

寧天涯空出來的另外一隻手驟然從天裹挾無上威勢而來,狠狠的向著華新碾壓過去。

「哼!」

同寧天涯硬碰,華新體內的青木真氣雖然比寧天涯不知道高了多少個層次,但畢竟量還是太少,體內青木真氣消耗的異常的快速,而寧天涯猛拍而來的凌天一掌,雖然被自己硬焊住了,甚至擊退了一些,但那雄渾的真氣如同滾滾黃河碾壓沖刷而來,頻頻的消磨著自己的青木真氣,很快就有種見底的感覺。

「呔!」

寧天涯爆喊一聲,雙掌凌空向著華新狠狠的碾壓而來。

「噗嗤!」

半響,華新的真氣終於見底,始終拼不過快邁入先天之境的寧天涯。

寧天涯凌空一掌的真氣,破了聖獸煉體決的氣勢和意境,正準備一鼓作氣,摧枯拉朽的進入華新的體內經脈,然後破壞他渾身的經脈,把他變成一個廢人,再保護住他的心脈慢慢的逼問他所修鍊的功法和空間戒指,卻哪裡知道華新張口噴出一口鮮血之後,整個人就突然消失不見了。

轟!

沒了對象的寧天涯,猝不及防之下,掌心真氣噴薄而出來,轟轟兩聲巨響,堅硬的水泥地面頓時被轟出了兩個偌大的深坑,碎石飛濺,塵土飛揚。

「人呢!」

寧天涯當機就愣住了,但是轉瞬間就回過了神來。

畢竟是身經百戰的武道高手,此刻再次分神。

「吃我一拳!」

華新心神沉入萬象山河圖之後,立刻就閃了出來,出現在寧天涯的身後。雖然體內真氣消耗殆盡,雙臂經脈也受到寧天涯真氣的嚴重摧毀,但鬼醫邪華豈是輕易服輸的人,強忍著手臂的巨疼,一擊蒼龍式就朝著寧天涯的後背擊殺了過去。

「來的好!」

寧天涯時刻防備著,華新出現的瞬間,就已經被他的氣機鎖定。

他驟然轉身,知道華新體內真氣意境見底,直接無視了華新轟擊而來的一拳,一掌狠狠的向著華新的凶口拍了過去,同時爆喊道,「寧撲,鎖定他,不要讓他跑了!快!」寧天涯不知道華新使用的什麼詭異的手段,但他不想就這麼任由華新跑掉。

寧撲根本不說話,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的沖了出來,向著華新擒拿而去。

「砰!」

寧天涯結結實實的挨了華新一拳,身體一震,而這時他的一掌也狠狠的拍在了華新的凶口上,真氣轟的爆炸,華新只覺得整個胸口肋骨寸寸斷裂,塌陷了下去,真氣也摧枯拉朽一般的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五臟六腑和筋脈之中。

「哈哈!」

「我必殺你!」

華新狂笑了一聲,藉助著即將昏迷過去的那一刻,心神就沉入了萬象山河圖之中直接消失不見了。

「嗯?」

如同鬼魅一般衝殺過來的寧撲如同鷹爪一般的雙手正欲擒拿住華新的時候,卻突然撲了個空,而寧天涯正欲變掌成抓,衝上去抓住華新的時候,後者再一次消失不見了。

寧天涯的眉頭驟然皺了起來,心神警惕著四周的一切。

寧仆亦是如此環顧著四周,欲尋找華新的蹤影。

只是,兩人這般警惕著,尋找著,足足一個多小時都過去了,任然沒有看見華新的蹤影。

「這人境界不高,但功法玄奧,手段神秘,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京城,與我寧家結仇?」寧天涯眉頭皺的越來越緊了,華新那種隱秘消失的手段,究竟是何手段,為何可以隱藏的如此隱秘,連一點足絲馬跡都發現不了,如此手段,豈不是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嗎?這讓寧天涯感受到了一股危機。

「吩咐家族之人,派人搜查這片區域,就是把這片地域給我翻過來,也一定要找到這個人。」寧天涯不甘心,同時有股危機感,如果等此人實力強大起來,整個寧家包括自己必定毀於此人之人,但華新最後突然消失的隱秘手段讓寧天涯緊緊皺起了眉頭,突然眼中精光爆閃,「難道此人是仙門之中的出世之人,修鍊的乃是仙門之法,仙門的手段,難道那就是遁術么?」

(本章完) 「噗嗤!」

華新的心神沉入萬象山河圖的瞬間,噴出了一口鮮血,旋即就昏迷了過去。

他現在的情況異常的凄慘,凶口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五臟內服以及經脈都受到了寧天涯真氣的強烈摧毀,丹田之內的青木真氣也是消耗殆盡。

但是,華新所修鍊青木王典,乃是無上修行功法。木屬性功法勝在他的堅韌強大的生命恢復能力以及勃勃的生機。雖然華新陷入了昏迷過去,但青木王典運行之法,意境烙印在了他的體內,此刻便自發的開始運轉起來。

但是,因為經脈斷裂,撕裂的原因,根本就不能完成完整的周天循環。但,他體內蘊含的青木真氣一旦遊走到撕毀的經脈處,便開始發揮青木王典真氣的堅韌特性和勃勃的生機以及恢復能力,開始慢慢的一點一點的修復這些斷裂的筋脈。

與此同時,萬象山河圖中間那鬱鬱蔥蔥的一塊充滿了藥材以及蔬菜等物,中間的神秘小樹苗,也散發出勃勃的生命氣息,一縷縷的生命氣息從華新的身上輕撫而過,便被華新的身體所吸收,然後轉化為生命之力,修補著華新體內的傷患。

……

這邊,寧天涯也受了不小的傷勢。

但是,同華新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可是那些進入體內的青木真氣,異常的堅韌破壞著自己的身體經脈,寧天涯不得不提起體內的真氣進入經脈之中,圍堵那些青木真氣。

「真是難纏的真氣!」

寧天涯不由感嘆。

這股真氣,異常的堅韌,還充滿了生生不息的氣息。

寧天涯越是用自己的真氣消磨青木真氣,越是覺得青木真氣的不凡。更加深信不疑的認為華新擁有的修鍊功法異常高深,是自己突破後天,邁入先天的機緣。

「哼!」

「小子,你受了那麼重的傷!」

「就是把京城給翻過來,也要把你給找出來!」

「你休想逃出我的掌心!」

寧天涯緊握掌心說道。

「寧仆!」

「以此地為中心,迅速給我去找人。」

「就是把這塊區域給我掀起來,我也要找到這個人!」

寧天涯吩咐的說道。

「是!」

「老爺!」

「我這就通知家族之人,調動家族的力量搜尋!」

寧仆點頭說道。

「好!」

「快去把!」

寧天涯擺手著。

「哼!」

「即使你是仙門走出來的人,也不過是剛進入修行階段的人罷了,即使有點手段,有點保命的本事,想來也不可能遁去萬里之遠,遁出京城!」

寧天涯的命令一吩咐出去,立刻就驚動了寧家之人,以及整個京城大大小小的家族。畢竟,寧天涯在寧家那是超然一般的存在,是整個寧家的保護神。

此地發生的事情,立刻就引起了其他家族的好奇和觀望!

「寧家戰神都出面了?」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能夠引起寧家這麼大的鎮定!」

其他大大小小的家族,不由關注著。

寧天涯要找到華新,為的就是華新擁有的功法和寶物。

但是,以自己的身份,這麼大張旗鼓的出動找人,必定會引起其他大大小小的家族的猜疑,尤其是那幾位,同自己的實力不相上下的人,一定會更加的好奇。

寧天涯思考了一陣子之後,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

他的心神時刻注意著外面的一舉一動,希望華新重傷之機,根本就沒有跑去多遠,自己可以藉助秘法,搜尋到此人。而寧家之人知道是寧家戰神要找出華新,雖不知道其中具體的原因,但華新也是殺了寧家大少的罪人。

https://tw.95zongcai.com/zc/63244/ ……

「瀟瀟!」

「出大事了|!」

「寧家那位戰神一般的人物找上華新了!」

穆慕聽說了這個消息立刻就撥通了林瀟瀟的電話。、

「我也聽說了!」

林瀟瀟說道,心裡不由有些擔憂起華新的安危來。

這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裡盡然想的乃是華新。

「天啦!」

「寧天涯啊,那可是寧家的保護神,怎麼會找上華新!」

「如果只是因為華新殺了寧家大少以及一些人,也不至於動用到寧天涯這樣超然的人物出現啊!」穆慕很是不理解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看看吧,希望他沒事!」林瀟瀟憂心的說道。

「嗯嗯!」

「希望他安好!」

穆慕聽出了林瀟瀟的口氣,也有些擔心華新。

總裁盛寵寶貝妻 這一刻,她同林瀟瀟一樣,心裡擔心著華新,甚至有些想念華新了!

「我怎麼會?」

穆慕猛然搖頭,「我的腦子裡面怎麼盡然全是那個無恥的混蛋的影子呢,難道……」穆慕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難道自己真的被華新搞了那麼一下,就已經愛上了那個混蛋,不然她怎麼出現在我的心裡了呢!

「哎呀!」

「難道是日久正情!」

穆慕不由胡思亂想起來。

但是,就那麼一次,就產生了感情了!

還是,我沒有過男人,所以……

穆慕捂著火辣辣的臉頰,腦子裡面盡然是她和華新翻雲覆雨的一幕。

同穆慕一樣,林瀟瀟的內心也充滿了疑惑。

「難道真的是?」

林瀟瀟搖了搖頭,不再去想。

「老爺!」

酒店裡,寧撲找上了寧天涯!

「什麼情況,有沒有找到人!」

已經過去了幾個小時,寧家人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找到。

「暫時還沒有發現!」

寧撲恭敬的說道。

「繼續找!」

「是老爺!」

寧撲說道。

「老爺!」

「這人出現在京城有一段時間了,同江家也起過衝突,江家大少也疑似被他所殺,至今為止沒有任何線索,連屍體都找不到!」

「而林家千金林瀟瀟同他曾經同居過一段時間,懷疑是為了躲避家族的婚姻,但是林瀟瀟是和他接觸時間最長的人,或許知道一些什麼!」寧仆說道。

「嗯?」

「算有用的消息!」

寧天涯聞言,不由來了興趣|!

現在只要是有關華新的任何消息,他都會去查探一翻。只要得到華新手中的功法或者說仙門傳承,自己就能突破後天,進入先天的境界了!

「去林家,找林瀟瀟!」

(本章完) 「瀟瀟!」

「這段時間,外面很亂,你盡量不要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林瀟瀟父親叮囑道。

「是寧家的事么?」林瀟瀟不由問道。

重生之庶女謀略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