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華炎鄭重的點點頭。

  • Home
  • Blog
  • 華炎鄭重的點點頭。

“拜託,你倆說什麼呢?”小靈搖頭晃腦的問道。

華炎搶過保命符籙,帶着白欣兒朝着傳送陣走去。

經過執法長老等人的同意,華炎又付出了大量的靈石資源,終於再次將通往南域的超大型法陣給啓動了,只是這一次去南域的只有華炎和白欣兒兩人而已。

臨走之前,華炎紫夜和小靈又玩了次狐假虎威的遊戲,再次把清心老道給“搬”了出來,用以確定紫夜的身份,從而保證執法長老等人在華炎走後不會爲難孤心峯一脈。

踏上刻滿了陣紋的傳送臺,華炎看着前來送行的弟子們,高聲道:“當我回來的時候,我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定不負師傅的期望!”沈霸天帶頭拜倒。

華炎滿意的點點頭,有紫夜和小靈坐鎮,這裏應該是不用擔心了。

華光閃過,四周的空間開始動盪起來,華炎知道是傳送陣被啓動了,最後衝眼前漸漸模糊的人影揮了揮手,下一刻他和白欣兒便是進入了空間通道之中。

“休息一會吧,從這到南域通過空間傳送,也得要一天多的時間呢。”白欣兒很是熟門熟路的說道。

“不是一眨眼就到的嗎?”華炎詫異,“這麼大的傳送法陣居然都要用一天的時間?”

白欣兒不屑的瞪了他一眼:“沒見識,從東域到南域的距離超乎你的想象,以你的實力,沒個幾十年是飛不到的。”

“上次師傅把我從諾蘭城傳送到三清宗,就用了好久,差點沒把我餓死在空間通道里。還以爲用這種大型傳送陣會快一點。”華炎無奈,“不過你們上次去北域做什麼,你白家距離北域可也不近吧?”

白欣兒猶豫了一下:“當時我們本來就在北域,家族裏有點事讓三叔去調查,我是偷偷跟去的,剛好碰到了雲巫山脈的事情,就碰上了你……”

華炎也不再多問,開始閉目養神,這一次也算是背井離鄉了,剛剛有了一個安居之所沒想到還沒堅持一年就要離開。

就在華炎離開後,紫夜和小靈便是帶着華炎的弟子回到了通天湖。

通天湖是華炎給這片湖水起的名字,而這附近的殿宇則被統稱爲通天殿,最近華炎的精力都放在了這裏,凡是被看中有潛力的弟子都被調來了通天湖,可以進入通天塔修煉。

而一些剛剛入門的弟子,還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審覈,就留在了孤心峯上,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等有了資格後纔會被調入通天湖。

紫夜和小靈等人剛剛回到通天湖,三清宗主峯附近便是突然席捲起狂暴的旋風,一片空間瞬間被撕裂開來,眨眼間便是衝出來黑壓壓一羣人。

“不好!”紫夜回身盯向主峯的方向,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對。

小靈等實力不濟,並沒有察覺到,只是看到遠處烏雲翻滾,空氣中的氣息都變得暴躁起來。

“有強敵來襲!”紫夜皺眉道。

“真的假的?”小靈興奮道,“居然還有人敢來三清宗搗亂,內門的那些活化石一巴掌還不拍死他們?”

“轟!”

震天的響聲遠遠傳來,雖然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但是那強烈的震動還是讓所有人心中一顫。

“主峯已經被踏平了,我們走!”紫夜大喝一聲,隨即命人敲響了警鐘,轉眼間凡是在宗門內的孤心峯一脈弟子都是趕到了。

小靈驚訝的看向主峯方向:“要翻天了呀,三清宗在東域可是一方巨孽,誰敢踏上門來羞辱?”

“少廢話,走了!”紫夜大袖一揮,一招袖裏乾坤當場把所有人捲入了衣袖之中。

“孤心峯那裏還有我們的人!”小靈吼道,這個時候他也知道事情大條了,恐怕今天過後三清宗就要從世上除名了。

紫夜瞥了主峯方向一眼,黯然道:“晚了……”說着直接撕開空間,離開了這裏……

一天過後,華炎和白欣兒終於見到了亮光,從陰暗不知時空的空間通道里跌了出來。

“我的天吶,這就是南域?”還沒有看清楚四周的景象,一股濃郁的潮溼味道便是撲鼻而來,華炎忍不住打了兩個噴嚏。

白欣兒拉着華炎的手走下傳送陣,道:“這是我家。”

華炎適應了一下光線,這才發現眼前居然站着十幾個人,這些人一個個都注視着他,而他現在正被白欣兒抓着手,所以下意識中他又把手從白欣兒手中給抽了出來。

“徐伯!”白欣兒沒有在意華炎的舉動,蹦蹦跳跳的便是撲到一個老者身邊,抓住他的手不放,“徐伯你怎麼來了,我爹呢?”

老者並不是修者,已經到了風燭殘年的樣子,只見他溺愛的拍拍白欣兒的腦袋:“小姐回來就好,老爺他正在接見客人,沒有過來。”

“是嗎,什麼客人,連他寶貝女兒都不管了。”白欣兒調皮道。

徐伯尷尬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白欣兒鬼馬精靈怎麼會看不出來,不過她也沒有多問,而是笑呵呵的帶着華炎開始觀賞她家的院子。

犬夜叉之戰國大妖怪 白家在南域也是一大豪門,傳承久遠,白欣兒的家族十分龐大,而白欣兒又是白家的直系子弟,所以住所非常講究,華炎跟着白欣兒在她家足足轉悠了半天還沒有轉完。

白家的住處位於一片內陸湖的湖中小島上,雖說是小島,但是島上也足足有百十座大山。白家小島上有一座人工建造的大橋與外相連,出了湖外面就是一座古城,古城內有近千萬的平民百姓,城內近五成的商鋪都是白家的,另外五成也或多或少跟白家有生意上的往來。

“伯父,您就別固執了,欣兒妹妹嫁給我有什麼不好?”

白欣兒和華炎剛剛溜達到白家大堂就聽到有人提到了白欣兒的名字,二人當即躲在了門後。

“這件事我得問過欣兒的意思,一切等欣兒回來再說吧。”一道渾厚的中年聲音從大堂內傳來。

“伯父,唉,現在這局勢,您還硬起什麼?”一個年輕的聲音接着響起,“只要您把欣兒妹妹嫁給我,那這件事……”

“說什麼呢!”白欣兒似乎已經聽清了是誰在說話,從門後氣呼呼的走了出來。

華炎尷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進去,畢竟這是人家的家事。

片刻過後,站在遠處盯着一朵不知名的粉色小花的華炎突然聽到有人喊他,卻見大堂門口一個侍女打扮的女子正在衝他招手。

緩步走上前,沒等他詢問,卻見屋內白欣兒便是走出來把他拉了進去。

“他就是我的未婚夫!”白欣兒張口便是衝着前面說道。

華炎驚訝的看了看白欣兒,徹底懵了…… “你在說些什麼?”華炎被白欣兒的大膽言辭給鎮住了。

這時華炎纔有機會看了一下大堂內的人,卻見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端坐主位,看模樣應該就是白欣兒的父親,白家的家主白晨陽了。

而在下座則坐着一個青年男子,男子皮膚異常白皙,仿如白紙一樣,雖然不是體弱之意,但是讓人看着很不舒服。

青年旁邊坐着一個半百女子,雖然年紀不小了但是風韻猶存,不過就是表情冷若冰霜,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

“他算什麼?”青年不屑的冷哼一聲,“欣兒妹妹,難道我比不上這小子?”

華炎皺着眉頭,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白欣兒衝青年努努嘴:“我就是喜歡他,帝海心,你就死心吧,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喂,你拿我當擋箭牌可不行。”華炎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當即向白欣兒傳音道。

“你必須得幫我度過這個難關!”白欣兒憤憤道,“我纔不嫁給這個臭小子。”

華炎瞥了帝海心一眼:“這傢伙什麼來頭?”

“帝傲天朝的十三太子。”白欣兒解釋道。

“帝無影的兒子?”華炎恍然大悟,他萬萬沒有想到帝傲天朝居然也在南域,話說他跟姓帝的緣分倒還不小,做殺手時的堂主是帝無情的屬下,加入三清宗時又遇到了帝無影,現在來到南域居然又碰到了帝家的後人,九州那麼大,偏偏讓他和這家人糾纏不清。

這時只聽白晨陽道:“海心大侄子,你也聽到了,我女兒已經有了心上人,莫非你還不肯放棄?”

“不肯!”帝海心猛地站起身,“我不服,論家世論背景,我哪樣比不上他了?”

白欣兒不屑道:“就知道拿你父親的名聲來擡高自己,你除了有個好父親,還有什麼可炫耀的?”

帝海心被白欣兒的話嗆了一下,隨即怒道:“我自幼習武,十四歲踏入煉神期,十九歲踏入破羽境,如今已經是破羽六重天的實力,論實力,在年輕一輩我也當屬絕顛一列,他有嗎?”

白晨陽瞥了華炎一眼,當場便是看出了華炎的實力,不過他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他可是知道自己這女兒那張嘴的厲害,還是把場面交給這些小輩來比較合適。

“呦呦呦,都二十五歲了才破羽境六重天,你這也好意思拿出來說。”白欣兒不屑的冷笑,“炎哥哥比你小,現在不照樣是六重天?”

帝海心不信的回頭看了那中年女子一眼,見那女子點了點頭,這才相信了華炎的實力,“好,那我就跟他公平競爭!”

“怎麼個公平競爭?”白欣兒問道。

“以武論英雄,誰輸了,自己滾蛋!”帝海心咬牙切齒道。

白欣兒根本不給華炎說話的機會,當場決定道:“好,別到時候輸了不認賬!”

“一月後,我再登門拜訪!”帝海心衝白晨陽拜了一拜,隨後氣呼呼的離開了。

等帝海心走遠,華炎才無奈道:“能不能考慮一下我的感受,怎麼什麼都替我做決定了?”

白欣兒沒有理會華炎,而是直接撲到了白晨陽懷裏:“爹,你怎麼能夠讓我嫁給那壞小子?”

白晨陽無奈的聳聳肩:“你當老爹容易啊,現在白家遇到**煩了啊。”

“怎麼回事?”白欣兒疑惑道,“信裏你說的不清不楚的,咱白傢什麼時候怕過麻煩?”

“你叫華炎?”白晨陽沒有直說,而是轉而招呼起華炎來,“不錯,年輕有爲。”

“那是當然。”白欣兒驕傲的說道。

華炎尷尬的一笑,現在白家的情況顯然還沒有他想象中那麼嚴重。

“前輩,不知道……”

“你和欣兒是好友,叫我伯父就可以了。”白晨陽笑道。

“是,伯父,欣兒說我三清宗的師兄們好像遇到了麻煩,不知道我三清宗的師兄們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

白晨陽嘆口氣,道:“說起來都跟我白家有關。三清宗的道長們念及舊情大老遠來南域協助我白家清除獸災,本來已經差不多解決了這件事,誰知最後出來一頭麒麟神獸,佈下陣法將三清宗的道長們都給困住了。”

華炎點點頭,看來還真是和那頭神獸有關。

“那我白家爲什麼不去救他們出來?”白欣兒不解道。

“我們自然要去救。”白晨陽解釋道,“但是那神獸不知從何處邀來了一些實力強大的妖獸,讓我白家損失慘重,還說它們並不會傷害三清宗的道長,只是想要做個瞭解。”

“他們有舊仇?”白欣兒問道。

白晨陽點點頭:“看起來是這樣,但是我白家也不會善罷甘休,這段日子一直都在想辦法營救三清宗的道長們,誰知破天道的人不知從何處殺了出來,和我白家針鋒相對,似乎就是衝我白家而來。”

“破天道不是早就隱跡了嗎,傳言他們這一脈已經……”

白晨陽搖搖頭:“上古六道,除了弒天道和刑天道確定被滅,其餘四道還是有餘孽殘存了下來。”

“何爲上古六道?”華炎插嘴道。

白晨陽解釋道:“上古六道是魔教,主張魔修,分爲逆天道、滅天道、破天道、亂天道、弒天道和刑天道,曾經作惡多端,於數千年前遭到各派的清洗,已經滅絕了,誰想到於當世又出現了。”

“那剛纔是怎麼回事?”白欣兒問道。

“在破天道出現以後,我白家已經無力分心,一邊還要解救三清宗的道長們,一方面還要應對破天道,但是帝傲天朝這個時候居然和焚音谷糾纏上了。”白晨陽搖搖頭,嘆道,“他們看樣子是想趁這個機會把我白家除掉啊。”

白欣兒的眉頭也漸漸皺了起來:“焚音谷不是在南州嘛,什麼時候把勢力伸到我東州來了?”

白晨陽說道:“帝傲天朝崛起僅一千餘年,據我白家的消息,他們本就是從南州來的,現在和焚音谷勾搭上,也在情理之中。”

“他們想以聯姻的手段拖垮我白家?”白欣兒問道。

“所以我才一直沒有同意。”白晨陽道,“不過我也沒想到你居然答應了帝海心那小兔崽子的戰書,只是不知道這小夥子……”

白欣兒看了華炎一眼:“這一點您放心吧,華炎的實力很強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