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華青拂袖,心中不快,一直眯起的眼睛之中,終於多了些怒意。

  • Home
  • Blog
  • 華青拂袖,心中不快,一直眯起的眼睛之中,終於多了些怒意。

這樣的凡人,動手不行,不然會掉了自己身價。

可是好說歹說,還是沒有用處,華青覺得,凡人也太麻煩了些!

正在兩人僵持之際,遠遠的一抹影子從山巒之下出來,華青感應到,抬眉看了看,又眯起了眼睛。

來者正是卓冰,此時的她正急匆匆的往這裡趕路,綉帕掩嘴,龜蝸訣發動到極致。

就在趙嬈發現華青目光離開自己,轉頭順著她的目光看去之時,卓冰正好到了她的身後。

掩嘴咳嗽了幾聲,卓冰努力運氣讓自己心中之氣感覺好了一些,她這才直接開口道。

「你聽前輩的吧,前輩都是為了你們無雙宮在操勞奔波。我與前輩認識了許多年,交情匪淺,她自然不會害你的。」

趙嬈正轉身,便聽到這樣的話,她遲疑了。

卓冰微微點頭,示意趙嬈聽自己的,話音剛落,她又一次發動龜蝸訣,直接到了華青身邊,然後坐下。

華青見之,眯眼去看卓冰,不知道她在搞些什麼。

待坐下,卓冰便快速道:「果然如前輩料想的那般,只怕破雲宗不日就要來攻打無雙宮了。」

華青聞言,冷冷一笑,隨後才冷冰冰的說道:「牆倒眾人推,就算是無雙宮不被破雲宗攻擊,照這樣的情勢下去,無雙宮必然會被滅,最終從落城的歷史之中永遠消失。」

聞言,趙嬈心中一跳,剛才卓冰說的話還在她的耳邊縈繞,想了想,她便忙轉身,隨即便站起。

對著華青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這才慢慢道:「晚輩知錯,希望前輩能夠不吝賜教,救一救無雙宮。」

語氣恭敬溫和,沒有之前那氣勢洶洶,咄咄逼人的態度。

姿態轉變得實在是太厲害,華青都愣了,隨後才想了,這才轉頭對身旁的卓冰,眯眼皮笑肉不笑的道。

「果然還是你的話管用啊,再說我也沒有想過要害無雙宮。」

說著她瞥了趙嬈一眼,一本正經道:「無雙宮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我惦記的,要不是為了關義那小子,只怕我現在早就離開這裡,尋楊羽而去了。」

實在話,她真不願意呆在這裡。

不過現在又遇到了林初風水僵的事情,還有百鬼劍君之事,這下,她是真的不能離開了。

事情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並不是她想看到的。

而如今,也只能一件一件的處理,否則便會亂了思緒與計劃。 ?「是是是。」

卓冰忙不跌的應和,尷尬的笑笑,這才為趙嬈開脫道。

「宮主失蹤,本輪不到趙嬈做主無雙宮之事,趙嬈這般推脫,應該是怕自己做得不好,讓人捏住把柄,又讓趙影生氣吧。

畢竟這也算是越權之事,無雙宮歷代沒有先例,這些晚輩是知道的。」

「是嗎?」

華青反問,又整理了一下衣袖,這才繼續道:「事急從權,若是連根基都護不住,就算有再多的宮規又如何?」

「前輩所言極是。」

卓冰繼續恭維,頓了頓這又繼續道:「方才晚輩認真探尋過,應該感應不到靈土之氣,看來靈土的靈性當真是散盡了。」

「靈土之氣一定會存留一些的,但是保管靈土之地,唯有宮主印璽才能解開那個封印,而如今姐姐失蹤,連宮主印璽也失蹤不見了。」

趙嬈聽聞,急切的補充道,心中惴惴不安。

華青聽了,眉毛一挑,略微思索了一下,這才蹙眉問道:「宮主印璽失蹤不見,怎麼我從來都不知道此事?」

兩人對望,卓冰聳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華青與卓冰的目光都落在趙嬈身上,示意她給自己一個回答。

趙嬈見之,抿嘴想了一想,這才回答道:「宮主印璽,是無雙宮權利的代表,誰有宮主印璽,在得到一定無雙宮弟子支持之下,那麼那人便能夠成功成為下一任宮主,別人不得有異議。」

「宮主印璽很容易被人搶奪走嗎?」

卓冰追問,趙嬈聞言搖頭,又繼續回答道:「宮主印璽需要現任宮主鮮血才能解開那個結界,這才能夠拿出那印璽。」

「一定的弟子支持,又是多少個?」

卓冰再問,趙嬈快速回答道:「一半皆可行。」

「呵呵。」

華青聞言,不自然的笑了笑,這才說道:「無雙宮還真是有意思呢,現在弟子也不過十來人,那麼只要五個人同意,宮主之位便要拱手讓人了。」

「難道這次宮變的目的就是為了宮主之位,先前的猜測是對的?」

卓冰繼續問,趙嬈目光悲戚,停頓了小會兒又繼續回答道:「聽之前如玉所言,宮主印璽在宮變之前便失蹤了。本來她沒有注意,後來晚輩問的時候,她才想起,告知我的。」

「那意思便是,有人竊取了趙影的鮮血,然後打開了印璽結界,最終盜走了印璽。而如今,趙影和趙玲兒都沒有了蹤跡。」

卓冰總結道,華青點頭,應和道:「這件事情說複雜也複雜,說簡單也簡單。」

「前輩此話怎將?」

卓冰與趙嬈異口同聲的問道。

華青眯眼,回答道:「無雙宮印璽要麼是被趙影自己拿走,要麼就是被無雙宮,或者其他人竊取了她的血液,將封印打開,盜走了印璽。當然,後面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同時,你現在得考慮考慮,誰最有嫌疑,誰最覬覦宮主之位?」

最終她將目光落在了趙嬈身上,趙嬈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趙玲兒是下一任宮主,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只差時間了。無雙宮的內務晚輩並不十分清楚,聽來的消息,也大都是寒雲如玉顏容她們所講。」

「如此,事情便又繞回到原地了。」

華青聳肩,一臉無所謂。

「既然他們的目標是宮主印璽,如今宮主印璽已經失蹤,那麼就證明,趙影的作用便沒有了。這樣算的話,趙影此時應該不在人世。或許,趙玲兒也失了性命。」

卓冰猜測道,這個猜測是最為合理的。

還未等她說完,趙嬈便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晶瑩的眼淚掉落,伴隨著她斷斷續續的聲音。

「先前我也是這麼猜測的,但是我又不願意接受這個猜測,或許這就是事實。但是姐姐那麼好,全心全意為無雙宮著想,我想不明白,到底是誰有那麼壞的心腸,要對姐姐下手?!」

咬牙之中的憤怒,旁邊兩人都能夠感覺到,華青與卓冰對視,無奈。

事實就是事實,必須得接受。

三人沉默著,華青不善於安慰人,所以便走到了一邊去。

此時卓冰正輕輕的拍著趙嬈肩頭,細聲的安慰她,趙嬈靠在卓冰懷中,哭得悲戚。

因為華青在場,她不好太過分,抖動的香肩,說明她非常的悲傷難過。

華青站在遠處,將發生的事情合計了一下,想了個仔仔細細,隨後她又回到了趙嬈身邊去,突然問道。

「靈土之上的結界,是否也是需要宮主印璽和現任宮主之血就能開啟?」

聞言,趙嬈慢慢抬頭,淚眼婆娑的望著華青,默默點頭。

卓冰也知道華青問話的意思,待趙嬈回答完,她便驚恐反問道。

「前輩的意思是,那些人一面是想得到毀滅無雙宮,並且得到無雙宮印璽。另外一方面便是用印璽將靈土給竊取走?」

華青默默點頭,沉重的嘆息了一聲,這才苦澀道。

「看來我們忙忙碌碌這麼久,還真是是無用功呢。關義那小子需要靈土救命的消息,走漏了風聲。看來,這一次無雙宮之變是有人故意為之,目的就是讓關義那小子死!」

「他們這是特意堵死了關義的生路啊!」

卓冰咬牙切齒的嘆息,她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官天身上,她情願自己重傷,也不願意官天有個什麼好歹。

「如此,正如玉冠那小子所言,我們中間是真的有內奸!」

華青拂袖,原本以為楊玉冠只是說說,竟然這事兒是在真的。

「可是知道關義情況的人,都是我們最為信任的人,到底是誰會布下這麼大個局?」

卓冰凝眉,因為心中憤恨焦急,她內傷又加劇了一些,忍不住綉帕掩嘴,低低咳嗽。

見她咳嗽得厲害,趙嬈也不敢再哭,默默止住了眼淚,反而是去替卓冰順氣了。

現在她才清楚在,這件事情是有多麼的複雜!

而此時,她已經沒有了主意,唯一能寄託的便是身邊的這兩位前輩。

一位是自己的婆婆,自然是不會害自己的。

一位是婆婆的舊友,既然婆婆都這麼肯定的打了包票,再加上這段時間華青確實是事事為無雙宮著想。

如此說來,這裡的兩個人都是值得信任的。

而且是絕對的信任!

心裡合計了一番,一切想畢,趙嬈見兩人都沉默著,於是她驟然站起,毫無徵兆的就在她們面前跪下了。 ?卓冰本再思量著這些事情的始末,想一想自己身邊到底有什麼人會背叛自己,這一切來得太突然,所以等趙嬈跪下去之時,她才反應過來。

而華青,無論是別人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她都不會在意,見趙嬈已經跪下,她只是瞟了一眼而已,並未多說話。

說到底,她是前輩,竟然是前輩,就應當有前輩應該有的姿態。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誰最厲害,那麼便被得到弱者的崇拜敬仰,也只有如此,那些凡人才會從內心裡聽從自己的命令!

見趙嬈跪下,卓冰正欲伸手去攙扶,想到了什麼,便微微側了臉。

正看到華青雲淡風輕的模樣,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裡,而此時,華青也適時的側身去望著無雙宮的方向。

雖然從這裡望去,只能看到一片樹木和山脈,壓根就看不見無雙宮,更不見無雙宮下面的人。

見之,卓冰自然是明白華青的意思,忙往前面走了兩步,輕巧將趙嬈攙扶起來,這才說道。

「趙嬈你不必如此的,有什麼話說就是。」

說著她頓了頓,又繼續道:「前輩不會在意的,畢竟你涉世未深,而且前輩並不喜歡這些俗世之禮。」

而此時,華青也轉身過來,微微眯眼,這才雲淡風輕道。

「尊敬前輩是在心裡,表面功夫做得再好,實際上在心中卻是不屑一顧,又如何?」

這華青卻是對趙嬈說的,聞言,趙嬈頓了頓,忙又施了一禮,禮數盡,她這才覺得不妥當,忙回答道。

「是,晚輩受教了!」

「呵呵,我倒是好奇,卓冰你與她到底是什麼關係,她似乎很聽你的話啊。」

華青淡淡的笑,瞬間,似乎便將先前的不愉快拋之腦後了。

聞言,卓冰微微一笑,這才回道:「趙嬈與犬子有過情緣,奈何犬子葉林命薄,無福分。作為長輩,我還是得多照料一下她的。」

「可是我怎麼覺得,葉林那小子氣數並未盡?」

卓冰剛說完,華青便反問道。

聞言,卓冰與趙嬈心中便是一驚,默默對望一眼,趙嬈埋頭下去,卓冰臉色有異,華青見之,微微擺手,示意她不必多說。

「其實很多事情,我是知道的,可是又如何?但是我想說,你的做法是對的,因為保持警惕之心,才會讓自己活得更久。」

華青這話裡帶著許多的意思,卓冰與趙嬈自然是明白,卻沒有多言,只是默默的點頭。

「畢竟能背叛自己的都是熟悉的人,而敵人和對手,是永遠沒有機會背叛和傷害自己的。敵人就是敵人,但是朋友,卻不一定就真的是朋友!」

雲淡風輕的話,卻帶著許多的哲學意味,這是處世之理。

兩人聽聞,默契的施禮,異口同聲應和道:「前輩高論,晚輩定當謹記於心!」

「罷了罷了,我一個活了許多年的前輩,有何因由和你們這些後生晚輩動氣呢。」

華青輕擺手,一如既往的閑適模樣,接著她做了個「請」的姿勢,那兩人見了,做好之後,華青才坐下。

「為今之計,我們還是先商量一下無雙宮的事情吧。幾乎可以斷定的是,趙影已經遇害。」

說著她轉向趙嬈,難得的溫柔語氣,安慰道:「你放心,若是查出兇手是誰,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而此時,卓冰竟然沉默了,華青說完好奇的望向卓冰,感覺到目光,卓冰這才如夢初醒,忙道。

「先前我聽趙嬈說起,說是趙影在這兩年變得很奇怪,我剛剛在想,這其中,是否是有什麼關聯。」

聞言,趙嬈忙點頭應和道:「確實,這兩年的姐姐秉性大改,好似換了一個人一般。對於之前的愛好習慣,全部都改變了。而且對我這個妹妹,也冷淡了許多。」

想了想,她又繼續說道:「並且還是她拐彎抹角的讓我離開了無雙宮,去了銅錢鎮,守著迎風樓。

雖然明說是為了我好,但是我卻覺得不妥,又不好多問,只能離開。」

「這樣就很奇怪了。」

華青沉沉嘆息一聲,突然想起一個可能,一個大膽的猜測,還沒有等她說話,不遠之處,便傳來了喧鬧的聲音。

循著聲音望去,果然上來了好幾個人。

有房子川與壯五兩人,看樣子是探聽好消息,來這裡和華青匯合,稟報的來了。

還有房子遺與一名無雙宮弟子,那名弟子叫黃鸝,是這幾位無雙宮弟子的師姐。

另外兩名弟子留在了下面,由她上來稟報消息。

房子遺依然閑適的搖著摺扇,似乎是一種凡事無所謂的態度,三兄弟正在後面竊竊私語,也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