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乘風立刻朝著康涵的腳下吐了一口濃痰,「草,這種人渣死的好,算是便宜他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垃圾姐夫帶出來的!」

  • Home
  • Blog
  • 葉乘風立刻朝著康涵的腳下吐了一口濃痰,「草,這種人渣死的好,算是便宜他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垃圾姐夫帶出來的!」

濃痰離康涵的鞋子只有一點遠,他手下立刻又按捺不住了,康涵的臉色也是幾經變化。

葉乘風看在眼裡,不禁眉頭一動,「康爺,你臉怎麼這麼白?該不會家裡也死人了吧?」

幾個手下再也按捺不住了,其中一個立刻沖向葉乘風,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麻痹的,你吃了大便過來的么?」,

葉乘風卻舉起雙手,朝一側的章司岩和馬紅傑道,「兩位警官,你看見了沒,這可是他先動手的……」

康涵的手下說著還要伸手扇他的耳光,「麻痹的,給康爺道歉……」

章司岩和馬紅傑剛要上來阻止,葉乘風已經一把抓住了對方的腦袋,隨即抬起腿,用膝蓋和他的胯下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沒等那人叫出聲來呢,葉乘風一把又扭住了他的胳膊,快速一步向前,將那人的胳膊往後一拉,「嘎嘣」一聲響,隨即鬆手。

那人整個人栽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使得他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

康涵身後的幾個人見狀立刻又要衝上來,章司岩卻立刻道,「都住手……」

葉乘風舉起雙手,朝章司岩一笑,「我可是正當防衛……」

康涵臉色幾經變化,葉乘風這貨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不按套路出牌,當著警察的面就這麼廢了自己一個手下。 康涵看著葉乘風良久,身後的幾個手下連忙過來將同伴拉起,急忙送去救治,不過只是斷了胳膊和傷了蛋。

這時幾個護士推著一個人從他們身邊而過,床上的那人手上過著紗布,正在打著點滴,葉乘風看了一眼,正是譚方弘。

章司岩這時問走來的醫生,「病人怎麼樣?沒什麼大礙吧?什麼時候可以錄口供?」

醫生和章司岩說,譚方弘五根指頭都找不到了,無法接上,他的右手基本算廢了,不過沒生命危險,現在是打了麻藥,等葯xìng散了就醒了。

這時又一個身影快速的跑來,氣喘吁吁的說,「我是徐慶國的家人,徐慶國現在怎麼樣?」

章司岩聞言轉頭看去,卻見來人是一個三十左右的青年,臉上還有些瘀傷,立刻問道,「你是徐慶國兒子?」

葉乘風已經看清了來人正是徐偉康,徐偉康也看見了他,臉sè一動,和章司岩說他是徐慶國的侄子,是接到jǐng方通知趕來醫院的。

章司岩立刻過來要給徐偉康錄口供,康涵此時朝身後一個人說了一句什麼后,上前和章司岩道,「章隊長,如果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章司岩沒有說話,目送著康涵離開,路過葉乘風的身邊時,康涵朝著他一笑,眼神意味深長。

葉乘風也朝他一笑,「康爺,這麼快就走了?再坐會兒唄?」

康涵臉上不露聲sè的進了電梯,葉乘風又朝著電梯里的康涵笑道,「常來啊!」

馬紅傑這時過來問葉乘風道,「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

葉乘風一笑道,「你是不是出現幻覺了,我給你報jǐng后,就回去睡大覺了!」

馬紅傑半信半疑的看著葉乘風,一側的周珂駿這時朝章司岩道,「章隊,這個案子不是我負責的,我也先撤了!」

章司岩朝著周珂駿點了點頭,「周隊,我這邊忙,就不送了!」

周珂駿走向電梯,路過葉乘風和馬紅傑身邊的時候,朝馬紅傑道,「紅傑,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馬紅傑搖了搖頭,「不了,我想今晚不回去了,醫院的兩同事都受傷了,我留在這值班!」

周珂駿點了點頭,讓馬紅傑多注意身體后,便進了電梯,電梯門剛關上的一刻,他的臉瞬間的冷了下來。

電梯到了一樓,周珂駿剛出電梯門,就見這邊站著個大漢,一見他出來就說,「康爺讓你今晚去一趟他那!有事和你說!」

那人說完話就出了醫院大門上了一輛車,周珂駿猶豫了一下后,才跟著出了醫院。

他剛出門口,就見一輛黑sè的賓士車停了下來,從裡面下來一個中年男人,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時想不起來。

等那中年人進了醫院上了電梯,他這才突然想起來了,「那不是帝豪集團的鄢晚疇么?他來醫院做什麼?」

此時的葉乘風正站在電梯門口,朝馬紅傑道,「既然你值班,我就先回去了!」

馬紅傑朝葉乘風說這個案子是他報的jǐng,讓他明天最好去一趟jǐng局做一份筆錄。

章司岩見葉乘風要走,這時也走了過來,「葉乘風,康涵是什麼人,沒有人比我再清楚了,你今晚這麼對他,他一定會報復你的!不然他就不是康涵了!」

葉乘風朝章司岩感謝的一笑,就在這個時候,電梯門打開了,鄢晚疇正好從裡面走出來。

他一見電梯門口站著幾個jǐng察,不禁停下了腳步,又見站在中間的那青年正是葉乘風,不禁眉頭一動,「葉乘風……」

葉乘風也認出了鄢晚疇,朝著他一笑,便要進電梯。

鄢晚疇轉身看向他,「葉乘風,有沒有時間聊聊!」

葉乘風猶豫了一下,沒有說話,鄢晚疇已經走進了電梯,葉乘風這才跟了進去。

當電梯門關上的一霎,章司岩詫異地問馬紅傑,「葉乘風認識鄢晚疇的么?」

「誰是鄢晚疇?」馬紅傑詫異地問章司岩,不過很快想到了是誰是鄢晚疇,也不禁詫異地看向電梯門。

葉乘風和鄢晚疇站在電梯里都沒有說話,一直等電梯到了一樓,門打開了,他這才朝鄢晚疇道,「鄢總有什麼事就說吧!」

鄢晚疇一邊走出電梯,一邊指著一側的凳子,示意葉乘風坐下后,這才道,「在加隆你怎麼不承認你叫葉乘風?」

葉乘風笑了笑,「就為這事?」

鄢晚疇又搖了搖頭,「我是想謝謝你救了我女兒!」

葉乘風其實在鄢晚疇問自己記不記得那場車禍的時候,就已經猜到鄢帆應該就是鄢晚疇的女兒了。

重生之男神是吃貨 不過畢竟鄢帆是為了和自己賽車才出的車禍,他又笑了笑,「我其實也沒做什麼,就算她不是鄢總你的女兒,我也會送她來醫院的!」

說到這裡,葉乘風站起身來,「如果鄢總只是為了謝謝我,那心意我收下了,還有其它事么?如果沒有,我就回去睡覺了!」

鄢晚疇眉頭不禁一皺,要知道他是什麼身份,平rì里要巴結著和自己多說幾句話的人,能從鹽河西排到鹽河東。

偏偏這個葉乘風和自己說話好像很不耐煩的樣子,他這時也站起身來,仔細地看了一眼葉乘風,「你救了我女兒,就沒打算要我報答你么?」

葉乘風聞言不禁錯愕地看了一眼鄢晚疇,「你剛才不是說過謝謝了么?」

鄢晚疇聞言先是一愕,隨即哈哈一笑,這個年輕人很有意思,要是別人知道自己救的是他鄢晚疇的女兒,怎麼也要從他身上撈點好處。

但是葉乘風什麼也沒要求,倒是讓鄢晚疇對他另眼相看了,這時立刻又道,「我已經讓人查過你了,你在龍翔高中做保安是不是?」

見葉乘風沒有否認,鄢晚疇立刻又道,「這樣吧,你來我公司做保安吧,我給你雙份薪酬,怎麼樣?你救了我女兒,要是我一點表示都沒有,我心裡過意不去!」

葉乘風笑了笑,「就雙份薪酬么?是不是少了點,您女兒的命不止這個價格吧?」

鄢晚疇心中一動,「那你開個價,三倍?四倍?還是直接給你一筆錢!」

葉乘風朝著鄢晚疇哈哈一笑,「鄢總,不是什麼人都喜歡錢的,你的心意我心領了,真的困了,再見!」

鄢晚疇見葉乘風說著還真離開了,這時他心中不禁想到,這個世上還真有這種施恩不望報的人么?

反正鄢晚疇沒見過幾個,而且現在這物yù橫流的世道,掙錢對於像葉乘風這樣底層的人來說,是多麼的困難,他居然會拒絕自己這麼豐厚的報酬?

這時他突然又想起自己女兒當時和自己說,一定要報答葉乘風時的眼神,鄢晚疇似乎明白了什麼。

鄢晚疇這時立刻又叫住了葉乘風,「葉乘風……」

葉乘風站住腳步,有點不耐煩地道,「鄢總,你又想怎麼樣?」

鄢晚疇朝葉乘風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支票,用筆在上面胡亂的寫了一串數字后,遞給葉乘風,「這筆錢就當是你救我女兒的報酬,我這個人不喜歡欠別人什麼,你收下這筆錢,咱們就兩不相欠了!」

葉乘風拿過支票看了一眼,上面居然寫著500000,這個鄢晚疇出手還真是大方的,一出手就是五十萬。

鄢晚疇見葉乘風看著支票的眼神,這時微微一笑道,「這筆錢你在龍翔高中做保安,做一輩子都未必能攢到,現在拿著這筆錢,你可以自己買一套房子,還可以用剩下的做一個小買賣……」

葉乘風抬頭看向鄢晚疇,隨即將支票塞到他西裝的口袋裡,「鄢總,你女兒的命在你眼裡就五十萬?我看起碼再加幾個0吧?」

鄢晚疇心中一動,冷眼看了一下葉乘風,「年輕人要知足,五十萬對你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葉乘風笑了笑,「我知道鄢總你為什麼一定要我收下這筆錢,你是擔心我從你女兒身上撈到更多的好處吧?或者是直接連你女兒一起撈了,做你的女婿吧?」

鄢晚疇臉sè頓時一動,沒想到自己想的居然被葉乘風看透了,不過他也並不否認,「不錯,帆兒她雖然二十多了,但是思想十分的幼稚,而且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希望她rì后能嫁的好點……希望你體諒一下我這個做父親的心情……」

「鄢總你放心吧!」葉乘風朝他笑道,「你女兒那假小子樣子,我根本就看不上,所以我絕對不可能是你的女婿,而且也絕對不會要你一分錢,在你謝過我之後,我們就兩清了!」

鄢晚疇沒想到葉乘風會這麼說,總覺得他這麼做,是為了得到更多,不禁詫異地看著葉乘風,「你真的不要錢?」

葉乘風聳了聳肩,「你怎麼想我,那是你的事,反正我要說的已經說了……」

鄢晚疇立刻道,「我女兒的xìng格我了解,就算你不找她,等她出院后也會找你的!」

葉乘風有點不耐煩了,「難道鄢總的意思是要搬離鹽海?」

鄢晚疇連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

葉乘風一擺手,「鄢總,話說到這個份上,我就不妨和你直說吧,我對你家的假小子女兒一點興趣都沒有,對你的錢也沒有興趣,再見!」

他說完轉身就走,鄢晚疇站在原地一陣發愣,愈發的覺得葉乘風這個人有些奇怪。

當他轉身的時候,正好看到身後站著一個護士,正推著一個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身上崩滿繃帶,打滿石膏的人,正是他的女兒鄢帆。

鄢帆此時正看著走出醫院大門的葉乘風,這時又看向鄢晚疇,臉sè頓時一沉,朝身後的護士道,「我們上樓!」

鄢晚疇見狀立刻跟了過去,「小帆,你都聽到了?爸爸是為了你好!」

鄢帆冷聲道,「真為我好,就不要這樣對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報答他是我的事,而且就算有一天他真是你女婿了,那也是我的zìyóu!」 葉乘風剛出醫院大院,就發現醫院的門口停著一輛MPV車型的商務車,車窗半掩著,一個腦袋在車窗里探頭探腦,一見葉乘風往這邊看,立刻就關上了車窗。

他看到這情景,心下也不禁一動,剛才在醫院裡當面得罪了康涵,這車裡的人也許就是康涵派來對付自己的。

葉乘風雖然擔心,但還是騎著哈雷開出了醫院大門,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醫院門口的那樣MPV車並沒有跟著自己而來,依然還是停在醫院門口。

他頓時來了興趣了,既然對方的目標不是自己,那說明目標可能還在醫院內,不禁又想到了馬紅傑。

畢竟高瑜是馬紅傑開槍打死的,說不定康涵的真正目標是馬紅傑。

所以葉乘風沒有離開醫院,而是將哈雷停在醫院的拐角處,點上一根煙繼續觀察著門口那輛可疑車輛。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后,一輛黑sè的賓士車從醫院大門裡開了出來,剛開離醫院后,那輛MPV車立刻啟動跟了上去。

葉乘風認識那輛大奔是鄢晚疇的座駕,心中不禁暗道,對方的目標人物居然是鄢晚疇?

看著鄢晚疇的大奔和那輛MPV車從自己眼前駛過過,葉乘風立刻將煙頭扔到地上,騎著哈雷跟在他們後面。

鄢晚疇的大奔開的並不是很快,他此時正坐在後座里,捏著自己的太陽穴,看著窗外。

司機從後望鏡里看了一眼,「老闆,是不是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去公司!」鄢晚疇有氣無力的說了一聲,隨即伸了一個懶腰,「我還有幾分文件還沒有處理,西城的改建迫在眉睫,我收到風聲,這一次可能市裡會舉行一個招標!」

司機小黃聞言眉頭一動,不禁詫異道,「以往這些不都是內定我們帝豪的么,這次怎麼要招標了?」

鄢晚疇一陣沉默,沒有說話,這個司機雖然自己一直稱呼他叫小黃,但是也快四十了,跟著他也快十年了。

小黃從自己未發跡的時候就跟著自己了,是他族舅家的孩子,和自己是族表。

他沒有什麼文化,但是人很聰明,也很忠厚,雖然鄢晚疇有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但他是出名的嘴嚴。

甚至有人專門想打通小黃這條路來接近鄢晚疇,但他從來都不亂說話,不做不恰當的事,鄢晚疇把他當作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

像鄢晚疇這樣的人,很多重要的電話和商務洽談都是在車內,所以司機的職務也必然找一個最信得過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