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初搖頭,下意識道:「一個抓狗團伙都那麼強,劍網應該更強才對。」

  • Home
  • Blog
  • 葉初搖頭,下意識道:「一個抓狗團伙都那麼強,劍網應該更強才對。」

「抓狗團伙?」

葉初一愣呵呵笑道:「沒什麼,沒什麼。」

接著那男子認真道:「你覺得南城需要劍網嗎?」

葉初驚訝:「為什麼這麼問?這種問題沒意義吧?南城沒有劍網怎麼活下去?光靠聯盟是不夠吧?雖然聯盟也不錯,但是南城真正的守護神應該是劍網吧?」

「是,是嘛。」

「當初我也想加入劍網,只是並不適合而已,而且被拒絕的好慘,但是我也沒覺得他做錯了什麼。劍網不就是強者聚集地嘛,被拒絕理所當然。」

「那,現在劍網要是邀請你加入呢?」

葉初毫不猶豫道:「拒絕,我為什麼要加入?當初都拒絕我了,現在憑什麼要我加入?我也是有脾氣的人。」

那男子笑道:「你剛剛說劍網是南城的守護神?」

葉初道:「難道不是嗎?」

那男子道:「半認同吧,不過我很高興,真的,非常謝謝你。我叫聶炎北,你呢?」

「葉初,不過你可以叫我瞎子初,我覺得我已經被三木叫習慣了。」

「認識你很高興,不過我得回去了。對了,以後還是離奸商妹子遠點,倒不是怕你被坑,就是擔心肺氣炸了。」聶炎北起來笑道。

葉初笑著點頭。

他還是比較認同這個人的提醒的。

聶炎北離開了葉初,他一路往南城中心而去。

跟葉初聊天很愉快,真的很愉快。

隨後他的嘴角不由的上揚。

「世上強者那麼多,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

「夢想太大,反而讓我的目光變得狹隘。」

「我的目光將注視著南城。」

「唯有如此才有機會注視著遠方。」

這一刻聶炎北的氣息徹底內斂,走在路上彷彿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

隨後他的身影消失,再出現時已然在南城劍網總部。

現在的他不在平凡,

現在的他光芒萬丈,

現在的他萬眾矚目,

現在,他是南城守護神。

聯盟總部

「心靈網路剛剛捕捉到特殊的心理波動,很強大,而且沒有任何隱瞞跡象。」希月說道。

會長淡淡道:「是他的?他已經見過瞎子初了?」

希月點頭。

會長又道:「那突破了吧?困了他這麼久的瓶頸,終於被釋放了吧?」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希月點頭:「應該是,他沒有絲毫隱瞞的想法,不然心理網路也捕捉不到。」

會長看著南城外,笑道:「他得償所願了呀,終於算得上一方強者了。接下來是不是就要離開南城了?他的目標可遠大著呢。」

希月道:「我覺得不會,至少短時間不會。」

會長詫異:「他改性子了?我是他親哥哥,這點了解還是有的,當初他被派到這裡可是鬧了很久的脾氣,別提有多不甘心了。」

「會長,你怎麼不問問心靈網路到底捕捉到什麼了呢?我一直強調他沒有任何隱瞞的想法,也就是說他想讓我們知道,現在的他是怎樣的想法。或者說他想讓會長知道,現在的他是怎樣的他。」

會長詫異,現在的他難道不是以前對他嗎?

他是執著的,他是不甘的,執著於和平,不甘於看著父母死在自己眼前。

他無法改變過去,但是他想決定未來。

他不願意,也不想再看到同樣的事。

他想變強,世界強者那麼多,為什麼不能多他一個?

這就是他。

難道不對嗎?

「心靈網路到底捕捉到什麼了?」

希月低沉道:「我的目光將注視著南城,我為南城守護神。」 在聶炎北走後,葉初還是坐在原地等。

等了許久再也沒人來搭訕了。

葉初感覺特別無聊。

「柱子,你說我會不會被高健耍了?」葉初問道。

「大概吧,你們人類間的玩笑尺度我不懂。」

「我們去把他家炸了吧?」

「我沒意見。」

「那我們過去,話說你認識路嗎?」

柱子:「….」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葉初消沉的坐在一邊,他感覺沒錢的日子糟透了。

雖然他現在可以飛過去,但是太招搖了,而且瞎了完全分不清路。

最後柱子道:「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要不我還是回去吧。」

葉初嘆息,而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依然不知道是誰。

「是誰?」

「我,高健,話說你見到那個人了沒有?」

「…,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我怎麼知道見過沒有。」葉初沒好氣的說道。

「這樣啊,那就不管了,我們說說你的事吧。」

葉初詫異:「我的事?什麼事?」

「你跟小雪的事。」

「額。」

好吧這個話題可以好好聊下去,而且炸別人房子也不是個事。

然後葉初就把大概事情說了遍,接著道:「你說真的是我惹了她?」

對面沉默了許久,而後道:「你是真傻,還是裝傻?這麼明顯的事你看不出來?」

葉初黑著臉道:「你能直說嗎?」

魅惑:嬌妻難寵 「這麼說吧,你把剛剛對我說的話,回去重複一遍給小雪就行了。」

「那不是被知道欠琴姐錢嘛?那琴姐不得又來坑我們的錢?」

「能不管你的錢嗎?反正你就這麼做就行了。我都懶的廢話。」

然後高健直接掛了電話。

拽的不能再拽了。

「有女朋友了不起是吧?還跟我拽上了,下次爆了你家房子。」

柱子道:「現在怎麼辦?回去?」

「回去,要是這方法沒用,我們去爆了他家房子。讓他跟我拽。」

******

許久之後葉初就回到別墅,其實他知道,他可能已經見到那個人。

聶炎北,有百分之八十是那個人。

但是跟他對話的內容,讓葉初又感覺不是這個人。

畢竟他搭訕的主要起因是奸商妹子,看來是真的受過奸商妹子的殘害。

但是,

這些暫時都不怎麼重要,

現在重要的是怎麼讓小雪高興起來。

女的就是麻煩,葉初一直都是怎麼認為的。

不管是丑的還是漂亮的,肯定都是麻煩的。

一回到別墅葉初就往小雪家而去。

咚咚咚

「小雪你在家不?」葉初敲門叫道。

沒有回應

葉初又叫了兩遍,

還是沒反應。

這時候對面門開起來了:「別敲了,小雪不在家。」

是小雅媽媽。

葉初好奇道:「不在家?那她去哪了?」

「後院,陪小雅玩。」

葉初:「….」

然後葉初風一樣的下樓,他就是想跟小雪說清楚。

畢竟高健說了,只要再說一遍就沒問題。

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不會錯的。

來到後院,葉初果然看到了小雪,她坐在一邊看著小雅。

而小雅則拖著小盲滿院子跑。

葉初來到小雪身邊坐了下去。

「你,你回來了。」小雪不自然的說道。

聽小雪的口氣,葉初也感覺怪怪的。

葉初道:「我問過高健了,他說跟你說清楚就好了。」

小雪低頭,說清楚,就是劃清關係了?

想到這些小雪的眼睛又要紅了。

自己明明都開始留頭髮了。

可是最後她也只能嗯一聲。

葉初自顧道:「這個要從頭說起了,那時候你們離開醫院,我陪著高健的時候,受到了攻擊。好像他們是沖我來的,本來我是要被拉進深淵的…」

「等一下。」小雪突然叫道:「你被攻擊了?」

葉初點頭:「對啊,那時候我好像把自己徹底燒了,應該是馬上就要死了。後來琴姐來了,她救了我,然後琴姐說請小雅媽媽的時候一人五十,現在他們三個人也要,所以就欠了他們一百五。」

小雪一臉詫異的看著葉初。

而葉初則接著道:「那時候我一直以為你知道這件事的,所以只能讓琴姐找你要錢了。誰知道剛剛你突然跑進來問我。然後我才發現原來你不知道。接著我一想不知道不就不用給錢了,要是被你知道了琴姐不得光明正大的要錢,所以我才不告訴你,我以為你明白我的想法。」

葉初「看」著小雪,接著道:「高健說把這些說給你聽就行了,然後呢?你還不高興?要是沒用我都打算去炸他家了。」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小雪淚汪汪道:「你說的說清楚是說這些?」

葉初道:「對啊,不然還有什麼需要說清楚的?」

「你不告訴我原因,只是為了省那一百五?」

「對啊,我們賺錢多不容易,能省則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