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楓的嘴角掛著陰冷的笑容,將一縷氣息注入到這枚玉符中,玉符上面的紋路逐漸清晰,指出了一個大概的方位。

  • Home
  • Blog
  • 葉楓的嘴角掛著陰冷的笑容,將一縷氣息注入到這枚玉符中,玉符上面的紋路逐漸清晰,指出了一個大概的方位。

當初他與劉啟雲交過手,所以記住了對方的氣息,便可憑藉這枚萬里追蹤符鎖定對方的氣息所在。

據他所知,劉啟雲從水月洞天借走了那件黑塔道寶,出城追殺慕容雲雪和青羽神鷹,他必須儘快趕去。

小龍的傷勢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心神相通之下,小龍體型縮小,只有三寸來長,被葉楓拎起小尾巴,先放進了口袋裡。

「雪兒……」

大虛空遁術展開,葉楓的身形一閃一逝,鎖定一個方位,如光似電而去, 武有九重,入道自帝境之後,與天地共鳴,罡氣可演道力,修鍊神通,如仙人之姿。

帝境,聖境,尊境,入道后的三個大境界,涇渭分明,除卻實力的大幅度提升之外,也與天地共鳴的程度與多少有關。

「洛化成和齊天王死了,」

魔月樓中,在魔仙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樓主遙望天際,感應到兩股被他鎖定的氣息消散湮滅,他驀然自語。

雲霄城的高空與城外,武聖級的大戰也終是落下了帷幕。

冥老嘴角溢出鮮血,面無表情的笑了笑,身影一陣幻滅,化作一道光束遁往天邊。

號稱南荒劍道第一人的這位劍宗太上老祖冷哼一聲,與同樣都是武聖後期的對手大戰,從始至終他卻從未出劍。

無需出劍便能傷到對手,這份戰力也著實可見一斑,之所以沒有出手阻攔,卻也是因為那穿黑袍不露面的對手實力也不簡單,一心想走,他也留不住。

城外半空,那周身籠罩在青光中衣裙飄蕩的女子也化虹而去,何雲動倒是有心想要出手阻攔,奈何自己的實力的確有些差強人意。

「青衣小子,老夫答應出手一次已經算是壞了規矩,至於結果如何,老夫不會再管,」

劍宗太上負手而立,沈念傳音看了那下方的青衣子一眼,一步邁出,駝背年邁的身影化虹而去。

劍宗掌教何雲動默不作聲,卻並未跟隨老祖一同離去。

「老祖雖然向來不在乎所謂的面子,但他終究是南荒劍道第一人,親自出手來對付一個武王後輩已算是拉下了極大的臉面,自是不會再有第二次出手,」何雲動如此說道。

太上老祖只出手一次便走,不問結果,但他畢竟是何宇軒的父親,只有在確定葉楓已死的消息后才會放心離去。

「何前輩放心,突然多出一位武聖攔下前輩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但兩位武帝攜道寶追殺,那葉楓終究不是帝境,必死無疑,」青衣子說道。

何雲動點了點頭,背負雙手,閉目不言。

雲霄城中,青衣子坐等兩位武帝將好消息帶回來。

此次針對葉楓設下殺局,他自認為天衣無縫,如果葉楓的身邊還有其他強者隱藏暗中庇護左右,他也無話可說。

縱是在道門聖地,那位被掌教和諸位長老無比重視的小師弟,左右也不過是兩位武聖暗中庇護,聖地手筆尚且如此,葉楓身邊還有第三位強者的可能性極小。

只是青衣子剛剛坐下沒有多久,屁股蛋子還沒捂熱乎,水月洞天和齊家便幾乎同時有消息傳遞過來。

「兩位武帝皆死,,」

青衣子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滿面驚容,一旁與他同樣出身道門的兩位師弟都被他這一驚一乍的嚇了一跳,只聽這位青衣師兄喃喃道:「葉楓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在青衣子的猜想中,兩位武帝既然追殺失敗,那麼葉楓的身邊極大可能存在著第三位隱藏的強者。

縱然他對葉楓已經極其的高看了,也絕對無法想到,葉楓身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第三人,兩位武帝皆是被他親手所殺,神魂俱滅。

九陽大陸的諸多宗門以及武道世家,大多會在天地元氣濃郁的地方立下根基,如那齊家和劉家將根基創立在城中的,可謂極少。

原始老林的深處,有一座馬蹄形狀的湖泊,上有一條波瀾壯闊的瀑布飛流直下,常人來到附近呼吸一口空氣便會感覺神清氣爽,實乃仙家福地。

瀑布後面,是一座石窟,豎有一塊石碑,上刻水月洞天四字。

一千多年前,曾有一位修為不俗的高手被仇人追殺逃到此地,無意間穿過瀑布,闖入石窟之中。

這座石窟與瀑布之間,充盈著一股隱晦的氣息,可以隔絕武者神念的探查,故而讓這位高手逃出死劫。

正所謂福禍相依,無意間闖入石窟的高手,得到了一位上古強者的武道傳承。

他潛心苦修,歷經十五年,踏入帝境,修成神通,將仇人所在的武道世家滿門滅絕,名揚南荒。

這位高手無意間闖入石窟得到武道傳承的高手,便是水月洞天的祖師。

「是祖師在這洞天石窟立下根基后,近千年來還從未遭受過如此大劫,」

洞天府邸中,水月掌教洛秋問滿面愁容。

門派中,但凡是重要的人物,都會將自身的本源氣息烙印在玉牌中,一旦出了事情,門派高層便可第一時間得悉。

放置玉牌的天命樓中,在最高處的那塊玉牌突然碎裂成了齏粉。

「老祖你一錯再錯,如今卻連錯的機會都沒有了,」

洛秋問拂袖一揮,桌上齏粉便被吹散。

這一日,水月洞天封門,不再踏足外界。

雲霄城中,沒了武帝老祖坐鎮的齊家被魔仙宮掌控,自此日月谷一流勢力,便只剩下了程家與劉家。

劉家元氣大傷,武皇境的中流砥柱死傷了大半,最起碼也要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一些元氣。

「一計不成,我還有一計,」

青衣子咬牙切齒,一則消息自南荒傳出,席捲九陽五域。

連斬十多位武皇巔峰級高手后,葉楓又與兩位攜道寶而來的武帝一戰。

兩武帝皆死。

帝境之下第一高手,非葉楓莫屬。

……

青羽神鷹乃七階大妖,媲美武帝境,但終究妖還是妖,不像同級的人族武者那般精通功法神通的奧妙。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劉家諸多高手被殺,武帝老祖劉啟雲勃然大怒,頭頂黑塔道寶飛出雲霄城,一路追尋青羽神鷹留下的氣息。

「畜生終歸是畜生,氣息痕迹如此明顯,老夫定要將你抽骨扒皮,拿你一身鳥毛做扇子,」

御空飛行,閑庭信步,劉啟雲神念外放,任何蛛絲馬跡都逃不過他那一雙並未昏花的老眼。

懸崖之巔,慕容雲雪在城中大開殺戒,殺的人極多,自身卻也受傷不輕,這幾日來都在療傷以及恢復修為。

一柄入鞘的長劍被她橫陳放在膝間,她盤膝而坐,五氣朝元,吞吐天地元氣,一道通體金光湛湛的劍形虛影浮現在她的身後,直指蒼穹,劍意凌霄。

變化成人形鷹首的大妖在不遠處懶散的半躺著,嘴裡叼著一根草芥,嘖嘖稱奇道:「被那姓陸老頭讚譽為劍道天才,未入武帝境,便能以氣御劍不說,玄陽劍意竟是也領悟了三分,這劍道修為精進的速度,說成是一日千里也不為過,」

武道入門,武者都會覺醒天賦,天賦的能力有高有低,有弱有強,武者的修鍊也同樣如此。

有的人修鍊,一年前是什麼境界,一年後還是如此,潛心苦修也提升不了多少,而有的人修鍊一天,比得上常人數年之功。

常有人仰頭望天,鬼哭狼嚎說天道不公,其實在大多數武道修有所成的高手強者看來,這老天爺本就從沒有公平一說。

這一向來自稱『小青哥』的飛禽大妖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小丫頭傷勢恢復之後,差不多就能突破到武皇中期了。

一襲黃衫頭頂黑塔的身影凌空邁步走來,小青哥吐掉嘴裡的草芥,縱身一躍,化作展翼百丈的神鷹衝天飛起。

正在療傷,同時溫養感悟玄陽劍意的慕容雲雪眼皮跳動,徐徐睜開明亮的眸子。

遠處的空中,罡風呼嘯,撕裂空間,劉家老祖頭頂黑塔道寶,背後金色天鷹顯現,面含冷笑,殺氣四溢。

金色天鷹被小青哥撕裂當空,口吐人言,譏笑道:「你修鍊的這什麼狗屁天鷹十三絕,」

劉啟雲面沉如水,黑塔道寶化作百丈,轟隆隆鎮壓而下。

神鷹展翼,以背負黑塔,妖身終究是不敵道寶之威,背上結結實實挨了一擊,立時血肉模糊,妖血四濺,青色鋼羽碎裂凌亂。

妖獸七階,武者帝境之後,若沒有道寶,同級的妖獸大多要比武者厲害的多,但是一旦帝境以上的強者擁有一件趁手如意的道寶,便可輕鬆碾壓同級的妖獸。

道寶彌足珍貴,玄天武宗傳承上千年,也不過只有祖師留下的那柄玄陽帝劍,沒有道寶的青羽神鷹,自是不敵持有黑塔的劉啟雲。

「姓劉的老東西,青爺爺跟你沒完,這筆賬早晚跟你算清楚,」

青羽神鷹駕馭風之力,探爪將慕容雲雪拎起,雙翼一震便是十多里,速度飛快。

風系天賦,又是飛禽一類的大妖,青羽神鷹縱然不敵,但是對自己逃命的本事還是很有把握的。

「不將你這頭畜生抽骨扒皮,老夫豈能讓你逃走,」

藉助黑塔道寶的威能,劉啟雲的速度同樣飛快,絲毫不比青羽神鷹慢多少。

黑塔道寶祭出,一道肉眼可見的道力漣漪在空中跌宕開來,禁錮了大片空間,將青羽神鷹的身體陡然定住。

雖然青羽神鷹瞬間就掙脫了道力的束縛,但卻在它被定住的一瞬,黑塔道寶再次轟隆隆的鎮壓下來。

「媽蛋,沒法躲了,」

天生狠戾的鷹眸中射出駭人的厲芒,青羽神鷹當即便要碎裂體內的妖丹,哪怕是玉石俱焚,拚死一戰,也要保住爪下的那丫頭。

「姓劉的老匹夫,給小爺我滾下來,」

就在這時,一聲怒喝驀然從下方的原始老林中如雷聲一般滾滾傳來。

劉啟雲面色陰沉,循聲望去,便見一道煌煌如柱的斬仙金光碾壓而來。

先天道寶內蘊神通之威,劉啟雲身為武帝強者也不敢以肉身硬抗,連忙將鎮壓向青羽神鷹的黑塔收回,抵擋斬仙金光。

轟。

斬仙金光一擊過後,便會折射飛回到葫蘆中,但終究是受到了葉楓修為的限制,無法擊潰黑塔傷到劉啟雲。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老夫若不殺你,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劉啟雲陰冷笑道, 持有道寶,修成神通,罡氣演道力,才是真正的武帝。

武有九重,境界之中含有一個帝字,便有了俯瞰此境界以下一切武者的資格。

葉楓之所以能夠連殺兩位武帝,也是因為洛化成和齊天王的自投羅,只要劉啟雲不像是他們一樣傻乎乎的想要憑藉虛無元神奪取他的記憶,以葉楓當前的實力面對武帝,毫無半點勝算。

就算是加上青羽神鷹和慕容雲雪,也一樣敵不過劉啟雲一人。

如果青羽神鷹有一件趁手的道寶,倒是能夠與劉啟雲一較高下,葉楓的手上也有洞天寶鏡和天狼戰甲,但是青羽神鷹想要將道寶的威力發揮出來,也需要一段時間來煉化,劉啟雲只要腦袋沒有被驢踢,就肯定不會給他這個時間。

被青羽神鷹的爪子拎在空中,慕容雲雪凝視著葉楓,明亮如秋水般的眸子透發出無盡的思念。

「小青哥,帶上葉楓一起跑。」慕容雲雪趕緊說道。

「跑個屁啊,我的小姑奶奶你難道還沒看出來嗎?小青哥我沒有趁手的道寶,完全不是這劉老頭的對手。」青羽神鷹無奈的說道。

「你飛的那麼快,劉啟雲追的上?」

「到了武帝這個層次,以道力駕馭道寶可以封鎖禁錮一方空間,我飛的再快有個屁用。」青羽神鷹翻了翻白眼。

正如青羽神鷹所言,方圓十多里範圍內的空間,都已經被劉啟雲以黑塔封鎖禁錮。

「送你們一起上路,免得黃泉路上寂寞,老夫也算是做了一樁善事。」劉啟雲一手托著黑塔,一手捻了捻白須笑道。

「老匹夫,這句話你可是說錯了,洛化成和齊天王在黃泉路上等著你一起過那奈何橋呢!」葉楓也同樣笑著說道。

「你殺了他們?」劉啟雲老眼眯起,旋即冷笑起來,「就憑你也能殺了兩位武帝?老夫看你就是在拖延時間,等著庇護你的武聖出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