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清苒也鬆了口氣,「你沒事就好。」

  • Home
  • Blog
  • 葉清苒也鬆了口氣,「你沒事就好。」

「你那邊的事情怎麼樣了?那個女人還在墨凌霄的身邊嗎?」闞佳還不忘在葉清苒的面前一頓誇,「像是墨凌霄這麼有本事的人,我想很難讓女人不喜歡吧,你以後可要將你男人看好了,說不準哪天就被搶走了。」

。我發瘋的逃,小光卻緊追不放。

我又跑回到他屍體旁邊,喝到:「看清楚了,你已經死了很多年了,不要再作亂了!」

小光看了自己的屍體好半天,布滿血跡的嘴角突然詭異的勾起來。

「你不是也早就死了嗎?」

……

《屍家禁地》第172章致命玫瑰 第六章李長龍求救

那秦少也在湊熱鬧,他一個終日花天酒地的富二代哪裏認識李長龍。

在他眼裏,林楓就是個髒了他眼睛的蟲子。

「曾經的大老闆,你要是跪着求求我,我說不定還可以施捨你這頓飯錢,像你這種沒錢還出來吃飯,破破爛爛的社會蛀蟲,就應該死在外面。」

林楓淡然的聽着他說的話,雙眼直直的盯着他。

但一旁的首富李長龍可受不了。

「我李長龍宣佈,以後我們李家不會再跟你們秦家合作。」

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落在秦少耳中如同平地驚雷一般。

李家,李長龍。

他腦子裏好像有對這個人的印象,猛然間秦少雙腿不住的發軟,李家李長龍,他終於想起,那不就是首富李家家主李長龍嘛。

秦家諸多產業如果沒有李家合作,他們以後寸步難行,破產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他爹要是知道自己幹了這種混蛋事情一定會殺了自己的。

可現在已經為時已晚,他得罪了他惹不起的人。

秦少心底全是悔恨,恨自己有眼不識泰山,恨自己無知。

林楓和李長龍不在乎秦少怎麼想,幾人離開后,只留下秦少在原地發懵。

幾人到了李家。

李長龍滿頭是汗,女兒的病讓他昏了腦袋

「高人們,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兒啊。」

林楓只是淡然的點了點頭,

「先讓我看看吧。」

眾人來到李清然床前。

常沛然看見林楓來了,一旁就是李長龍。

這就是那個高人,怎麼穿的破破爛爛像個乞丐一般,難道是他看走眼了?

常沛然這樣想着。

但接下來林楓的動作卻讓他傻了眼。

只見林楓伸出雙手輕輕掃過李清然後說道。

「奇寒攻心,應該是從小就有病根,但到了現在才發作。」

林楓說的這一席話正是他常沛然花了數個小時才診斷出的結果,但林楓居然只是這麼輕輕一掃就得出了結論。

林楓將李清然抱起,他前世學過無數功法,只是稍微感受一下,便已知曉救人的法子。

他瞥眼看向常沛然。

「有銀針嗎?」

「有的有的。」

常沛然立馬奉上銀針。

只見林楓施展開身子,銀針在他手中如同無物一般,變換著。

只是瞬間,床上的李清然一聲咳嗽,醒了過來。

」女兒,女兒你還好嗎?」

李長龍愛女心切,一旁的林楓也能感同身受,自己女兒要是生病了,自己肯定比他還着急。

李清然粉嘟嘟的小臉上有了些許的笑容。

「爸爸,我感覺好多了。」

女兒的一句話,李長龍頓時就安下了心。

「多謝先生救我女兒。」

邊說着,還跟着鞠了個躬。

「你先別着急着謝我,你女兒的病尚未根除。」

現在的林楓還沒有真元,沒法將寒氣徹底驅逐出李清然的身體。

「那有什麼辦法可以根除我女兒的病,出少錢我都願意出。」

「就你女兒不需要什麼錢,只需要幾味藥草,百年靈芝,烏零草。」

林楓冷冷的說着。

一旁的李長龍一愣,但馬上就反應過來了。

「好,馬上派人去找。」

接着朝外邊大喝。

「你們趕緊去給我找,無論花多少錢,付出多大代價,給我把東西帶回來。」

這時,一旁的常沛然上前。

「林大師,我有一事相求。」

林楓轉頭看向他,不言語,又微微頷首,示意讓他說。

「林大師,我想拜你為師。」

此話一出屋內所有人無一不咂舌震驚。

這可是神醫常沛然,他居然要拜林楓為師,這要是傳出去不知道多少人得驚掉下巴。

但林楓卻不以為然。

他前世身為魔君,手下無數門徒子弟,但真正得到他真傳的關門弟子不過寥寥幾人。

在林楓眼裏,常沛然確實還不夠格當他的弟子。

但畢竟初來乍到,還有很多事情要人幫忙辦,教他個一招半式也好。

「弟子恐怕不行,但我手下還缺個小弟,我當然也可以教你個一招半式,你願意嗎?」

這話讓常沛然為難了,他堂堂神醫常公,居然要當別人的小弟。

但轉念一想,醫術一道高深莫測,醫德講的是治病救人,不是名分。

要是能學到林楓的本事,他也可以行醫四方,救人水火,這難道不就是他學醫的初衷嗎?

當即下跪道。

「我願為林大師的身後人。」

林楓看着,微微一笑。

「我先教你一套點穴之法吧。」

隨着林楓手指遊走在常沛然身後,他感到一陣舒爽,功效之神奇,尋常點穴之法難以企及。

當這一套點穴之法走完,常沛然已然驚為天人。

他從未見過感受過這樣神奇的點穴之法,僅僅就這一套點穴之法,他一輩子也鑽研不出來。

這個小弟當的不虧。

這時的常沛然難掩喜色。

「謝林大師!」

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后,林楓帶着女兒回到了長龍酒店。

數年未見,蘇雅芳見到林楓的第一眼雙眼含淚,一臉凄然。

林楓見曾經的妻子如今如此落魄,心底已是五味雜陳,心疼道。

「雅芳,以後不要在酒店幹了,辭職吧。」

蘇雅芳就那麼看着林楓,從前的種種自她腦海中浮現。

林楓的頹廢她忘不掉,現在一回來就要她辭職,沖什麼大男子主義。

她朝着林楓大吼。

「林楓,我不可能辭職,女兒我要養,家我也要養!」

林楓聽着,眼眶逐漸濕潤了起來。

長龍酒店副總經理辦公室。

「王娜被開除了?現在給老子把人找回來,誰她媽敢動老子的人,簡直找死!」

副總經理大發雷霆,敢動他的人,就是挑戰他在酒店的權威,自己的人被開除了,不找回場子,以後誰還跟着自己混!

「把蘇雅芳那個臭婆娘給老子叫過來。」

在他眼裏,一定是蘇雅芳故意刁難王娜,不然王娜怎麼可能被開除。

蘇雅芳剛走進辦公室便看見了怒不可遏的副總。

她一臉茫然。

「副總,有什麼事嗎?」

「你把王娜弄走了,以為自己就有好下場了嗎?我告訴你敢動我的人,我要你滾出長龍酒店。」

蘇雅芳一臉的不知所措,全然不知自己的境地。

。 掛了電話,安雯站起身,活動了一下酸痛的肩頸,她輕手輕腳的走到了徐允辰病床邊,男人閉着眸,靠在枕頭上,枕頭鬆軟,男人似乎很舒服,他的睫毛顫抖了一下。

安雯將他的被子重新給他蓋了一下,關了燈,準備去沙發上休息。

沒有想到,她剛剛轉身,就被徐允辰攥住了手指。

安雯看着男人的手。

「你醒了,是我打擾你了嗎?」

其實徐允辰一直都沒有睡,他只是閉着眸休息,身上的傷口又疼又脹又癢,他輕易睡不着,根本無法深入睡眠,男人想要起身,他伸手輕輕的壓了一下傷口,安雯扶住了他,「你別動,你要做什麼?」

徐允辰看了一眼安雯眼底的擔憂,唇角露出一抹弔兒郎當的淺笑,「想幫我?」

安雯點頭。

他有什麼需要儘管說,以前,她奶奶住院的時候,也是自己照顧的。

徐允辰看了一眼洗手間的方向,吹了一下口哨,安雯臉一紅,明白了,她白了徐允辰一眼,彎腰,扶住了男人的手臂,徐允辰的傷口在腹部,今天中午剛剛醒,此刻沒有麻藥,走一步額頭上都是一層汗,安雯扶着他來到了洗手間門口,她看着徐允辰毫無血色的臉,還有他額頭上細密的虛汗,也不放心讓他一個人進去。

她也不矯情,扶著男人走進去。

「幫我扶著點。」

「你自己不能動手嗎?」

「嘶…疼…」

「你傷的又不是手,疼什麼?」

「若淺啊,你怎麼這麼狠心啊,我可是為了…」忽然,男人的嗓音猛地止住了,險些說漏了。

安雯卻聽到了,「為了什麼?」她看着徐允辰的臉色,「你剛剛說什麼?」

「我剛剛說我很帥,若淺很漂亮,我們很般配。」他伸手,長臂一撈,勾住了安雯纖細的肩膀,就這麼靠在她的身上,安雯扶著男人走出去,但是對於剛剛徐允辰的話,卻記在了心上。

「你,剛剛想說什麼?是為了什麼?是你這次受傷的事情嗎?」她焦急的連着問了好幾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