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白口中的火叔,就是火統領,名為葉火。

  • Home
  • Blog
  • 葉白口中的火叔,就是火統領,名為葉火。

「葉火帶著一隊傭兵,去黑妖山脈了,估計還有一個月才能回來,少主不必擔心」葉風回答道。

而後他又叮囑了葉白一些事情,這才告辭離去。

「黑妖山脈嗎?」

葉白低語,那可是整個凌武國最為危險的地域了,龐大無比,裡面不僅有可怕的妖獸,而且魚龍混雜。

在那裡,殺人越貨的事情,簡直太常見了。

不過,其內也有著不少際遇,令人嚮往。

城主府的傭兵隊每年都會去一兩次,打獵一些妖獸或者尋找一些靈石礦脈開採出來,補充城主府的財力。

「放心吧,等我掌握了煉丹術,你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葉白輕聲道,整個人眸光如電,散發出凌厲的氣勢。

當夜,葉白就將全部的血靈石煉化掉了,可是,距離將青玄靈皇體修鍊到小成的地步,還是有不少的距離。

倒是葉白的修為,再次突破兩個境界,直接來到凝脈境八重,而葉白體內的靈脈數量,也增加到了八條。

當然,葉擎天為他準備的丹藥,也被葉白用掉了兩枚。

第二天一早,葉白找到了柳芊雪,小妮子明顯心情不錯,看到葉白,立馬撲了上去,緊緊地抱住了他。

「雪兒,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葉白笑道。

昨天他孤身赴會,著實嚇了柳芊雪一大跳,而後趕緊追到了登仙樓,這讓葉白內心一暖。

而在蘇若琳準備打柳芊雪的時候,正是葉白幫她教訓了蘇若琳,讓柳芊雪心中感動。

不過,讓柳芊雪最高興的還是,葉白已經成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在她心裡,沒有比這更讓她開心的事情了!

葉白說完,就拉著柳芊雪的手,出了城主府,不過,他們剛走到府門口,立馬就有一隊甲兵跟了出來。

他們的修為,最低的都是凝脈境九重的高手,而他們的隊長,赫然是元丹境的強者。

「你們不用跟著,我和雪兒就在凌霄城逛一逛,出不了什麼事,都回去吧」

葉白平靜道。

「諾!」

隊長肅然領命,而後退了回去,不過,卻立馬將這個消息報告給了風統領。

如今的凌霄城可不比三年前那般有統治力!四大家族想要造反的消息,早就不是秘密,如果葉擎天回來的話,估計翻手就全部鎮壓了。

然而,如今城主府勢微,城主府上下,都無比謹慎小心,生怕出了錯誤,讓四大家族有機可乘。

登仙樓作為凌霄城最為豪華的酒樓,客流量特別大,能來這裡吃飯的人,自然非富即貴,而凌霄城各大家族的弟子,自然經常來此聚會。

不過,以前的葉白,倒是來的很少。

原因很簡單,他需要錘鍊肉身力量。

作為絕世兵王強者的轉世,葉白性情堅韌、天生不服輸,就算那時候他無法修鍊,他也在堅持不懈的努力錘鍊身體。

葉家後山才是他最常去的地方。

所以,他的體魄才會如此健壯,就算是純粹的肉身力量,也達到了極為可怕的地步,遠勝前世。

「少城主和雪兒姑娘大駕光臨,讓登仙樓蓬蓽生輝啊!」

登仙樓的朱老闆聽說葉白來了,趕緊過來見禮,撲通一聲就跪倒在地上,滿臉的敬畏,顯得格外乖巧。

登仙樓能有今天,多虧葉擎天當年的照顧了,這個恩情,朱老闆不會忘!

「這裡有侍女招呼就行了,你忙你的去吧」

葉白笑了笑。

多日未見,這位朱老闆似乎比以前消瘦了一些,看上去倒是清爽了不少,後者聞言,躬身告退。

「少主請慢用」

很快就有身材火辣的侍女送上果盤,對葉白躬身行了個禮,轉身離開。

這些果盤都是登仙樓里最好的,就算是四大家族的長老來了,也絕對不會有這般待遇。

就在這時,幾名華服青年,走了進來,直接攔住了侍女。

青藤心事——中學時代 來者不善!

「呵呵,登仙樓的生意,是不是不想在凌霄城做下去了?本公子讓你們給我上七寶紅綾果,你們說沒有,怎麼別人這裡卻有?」

「是啊,我們想要來這間貴賓間吃飯,這裡的狗東西都說已經被預定了,可是,這麼多年,我也就見過城主府的人在這裡吃過飯」

他們眼睛瞟了瞟侍女那傲人溝壑,其中一人,更是用指尖將侍女的下巴挑起,眼裡閃過一絲貪慾。 葉白聞聲望去,那用指尖挑起侍女下巴的青年,赫然就是王卓,他雖然舉著根拐杖,另一隻手卻不老實,挑起了侍女的下巴。

「把你的臟手拿開,否則的話,我保管你半年都下不了床!」

葉白眸光驟冷。

這位侍女名叫紅葉,只有城主府葉家的人來了,她才會親自出面,和葉白也算是熟人了,看到她被欺負,葉白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理。

更何況,看到王卓,葉白如何不明白這些人的目的,絕對就是沖著他來的。

報仇的來了!

也不知王家花費了多大的代價,竟然這麼快就讓王卓能撐著一根拐杖走動了。

葉白不用想也知道,這必定和王卓的爺爺有關,作為王家的大長老,王卓爺爺的身價,還是相當可以的。

拿出一些高級丹藥來治療王卓,對他而言,絕對不是難事。

「今天我倒想看看,今天你還能怎麼囂張!」

聽到葉白的話,王卓打了個冷顫,卻絲毫退讓的意思也沒有,反而一臉獰笑,看向門外,一名白衣青年走了進來!

來人正是王卓的大哥,王絕!

從昨晚開始,他們就盯上了葉白,知道葉白出了城主府,王卓激動無比,硬是舉著拐杖過來了,就是想親眼看著王絕幫他教訓葉白。

「就算你是少城主,可是,將我王家人打成這幅模樣,也得給我王家一個交代!」

王絕面色陰沉道。

不過,下一刻,紅葉瞪大了眼睛,一隻玉盤飛了過來。

碰地一聲,王卓直接被砸飛了,狠狠地跌落在地上,他慘叫一聲,滿口噴血,就連昨天的傷勢,都一起爆發,面色蒼白的可怕。

王絕瞪大了眼睛,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他來不及多想,趕緊餵了一粒丹藥讓王卓服下。

後者這才喘過來一口氣,再次噴出一大口血來,痛的他淚流滿面,一臉委屈和恨意。

早知如此,他何必強撐著來登仙樓找葉白算賬?如今丟面子不說,沉重的傷勢,讓他無法承受,差點暈死過去!

貴賓間內,鴉雀無聲!

「你不是要交代嗎?這就是本少主給你的交代,也是給你王家的交代!」葉白冷漠道,輕輕抿了一口玉杯裡面的佳釀,看都沒有看王絕一眼。

四大家族都只是城主府的附屬家族罷了,王絕算是什麼東西,敢找他要交代?再者說,王卓侮辱葉家在先,被打那是活該。

「哼,城主府都已經落魄到這等地步了,你一個廢物,也敢在我王絕的面前擺少城主的威風?」

王絕氣得面色發白,整個人的氣勢,變得十分凌厲,嚇得紅葉蹬蹬後退。

「不要以為你突破到凝脈境六重,就可以在本公子面前耍威風!」

王絕面色冷厲,怒氣爆發,葉白竟敢當著他王絕的面動手!

說話間,王絕的氣息逐步攀升,直到凝脈境七重才停下,嚇得紅葉渾身發抖,眼裡充滿恐懼。

不愧是王家的年輕天才,年僅二十歲,已經是凝脈境七重的高手了。

「我要向你挑戰!」

王絕冷聲道。

曾經的葉白,只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如今,既然葉白已經是一名武者了,他就可以向葉白髮起挑戰。

就算將葉白打廢掉,城主府也不好多說什麼。

這是凌霄城的規矩,也是城主府自己制定的規矩!

貴賓間內的氣氛,再次變得壓抑了許多。

「你這是想廢了我?」葉白面色微冷,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怎麼,你不會不敢吧?堂堂少城主,竟然不敢接受我的挑戰,傳出去的話,恐怕會有損你城主府的名聲」

王絕傲然道,滿臉嘲弄之色。

情動西遊:我的上仙大人 「膽小鬼的東西,你也就這點出息,不敢接受挑戰,趕緊跪下來磕頭賠罪,今天就放你離開,否則的話,恐怕你很難安然無恙走出這個門!」

王卓強提一口氣,聲嘶力竭地吼道,眼中充滿殺意。

「葉白哥哥,不用搭理他」

柳芊雪面色擔憂,眼中寒芒閃爍,她只以為葉白還是凝脈境六重的武者,卻不知道葉白已經突破到凝脈境八重了。

而王絕已經在凝脈境七重沉浸一年有餘了,絕對不是凝脈境六重的武者能夠抗衡的。

所以,她可不希望葉白衝動之下,答應了王絕的挑戰。

然而,葉白只是輕輕撫摸了一下雪兒的臉頰,道:「不用擔心,你等我一會」,然後冷漠地走到王絕的面前。

「並非我不接受你的挑戰,只是,你還不配!」

葉白冷漠開口。

「你找死!」

王絕大怒,覺得自尊都受到了侮辱,周身氣息爆發,真元澎湃,也不管葉白答應不答應,直接對著葉白一拳轟了過去。

「葉白哥哥,小心!」

雪兒提醒道,面如寒霜,在她的體內,一股強大的氣息在醞釀!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面對王絕的攻擊,葉白毫不避讓,直接一巴掌拍出,啪嗒一聲,直接打在王絕的臉上。

王絕面容扭曲,臉頰高高腫起,嘴角飄血,整個人倒飛而起,撞在窗戶上,破窗而出,只聽轟地一聲悶響,王絕狠狠地跌落在地上,哀嚎不已。

緊跟著,登仙樓外響起陣陣驚呼聲!

「這不是王家的王絕少爺嗎?」

「天哪,究竟是誰,竟敢在凌霄城將王絕打成這樣?」

「王絕少爺可是凝脈境七重的高手,誰能將他打成這樣?」

眾人驚呼,朝著登仙樓上的一處殘破窗戶看了過去,赫然發現了葉白的身影,他正朝著下面打量。

「我等拜見少主!」

「見過少主!」

看到葉白,不少人趕緊跪拜在地,一臉恭敬,緊跟著,更多的人,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紛紛拜倒。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凌霄城,終究是葉家的凌霄城!

就算是四大家族,也只有聯手起來,才敢與城主府抗衡!面對這樣的龐然大物,凌霄城的一般家族,自然無比敬畏。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我說了,你沒有資格向我挑戰!」葉白平靜開口。

「你!」

王絕怒氣填胸,傷勢爆發,猛地噴出一大口血,直接昏死了過去,傷勢極重。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王絕是因為挑戰葉白,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場,整個人狼狽不堪,骨頭也不知斷裂了多少,慘不忍睹。

看來昨晚的傳聞,百分百是真的了,一夜之間,葉白已經變成武道天才了,就連凝脈境七重的王絕,也不是他的對手!

眾人忍不住倒吸口氣,那麼葉白又是什麼境界? 貴賓間內,一片死寂!

「葉白哥哥,你真是太帥了」

柳芊雪一臉激動,一把將葉白緊緊抱住,感受著撲面而來的體香,葉白微微一笑,輕輕摸了摸雪兒的臉蛋。

「天哪,這才是少主的真實實力嗎,簡直太厲害了!」

紅葉一臉興奮,回想起先前的一幕,震撼無比。

至於王家子弟,早就嚇得魂不附體,尤其是王卓,更是嚇得瑟瑟發抖,如同看怪物一樣看著葉白。

他腦子一片空白,凝脈境七重的王絕,怎麼可能被葉白一巴掌扇飛?這是在太過荒唐啊!他內心翻江倒海,卻不敢多說半個字。

「少主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下一刻,王卓發現葉白正在緩步走來,面色大變,他不顧傷勢,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不斷磕頭,生怕葉白會對他下手。

只要熬過今天,以後報仇的機會多得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