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葉鋒靈魂之力驚恐地注視着那些鬼蝙蝠從頭頂之上飛出去,心中也是暗自膽寒。這些鬼蝙蝠似乎無窮無盡,一直向外飛去,足足有十多分鐘,才漸漸地少了下來,到最後,終於完全沒有一隻鬼蝙蝠了,葉鋒這才鬆了口氣。

  • Home
  • Blog
  • 葉鋒靈魂之力驚恐地注視着那些鬼蝙蝠從頭頂之上飛出去,心中也是暗自膽寒。這些鬼蝙蝠似乎無窮無盡,一直向外飛去,足足有十多分鐘,才漸漸地少了下來,到最後,終於完全沒有一隻鬼蝙蝠了,葉鋒這才鬆了口氣。

然而就在此時,葉山突然將葉鋒的頭一把按了下去,同時嘴裏說道:“小心。”

他的話音未落,葉鋒就覺得頭頂一股寒風颳過,冷得他後背直髮涼。很明顯,剛纔有東西想要襲擊他。但奇怪的是,在之前的感應中,他的靈魂之力根本沒有探查到任何東西。

“鬼王蝙蝠。”葉山語氣第一次如此凝重。

“鬼王蝙蝠?!什麼東西?”葉鋒問道。

葉山繼續用靈魂之力四處探查,一邊對葉鋒說道:“是鬼蝙蝠之中的王者,它生性狡詐,身形與環境結合得天衣無縫,若不是靈魂之力十分強大,根本就掃視不到它。而且……它是靈階靈獸!”

“靈階靈獸?”葉鋒驚訝地問。剛纔那靈獸從他頭上飛過時,他也微微感覺到了一些,那也是一隻蝙蝠,而且似乎比其他鬼蝙蝠都要小一號。沒想到這樣的一隻小蝙蝠竟然是所有鬼蝙蝠的頭兒,而且還是靈階蝙蝠,比他自己的實力還要高兩階。

正在葉鋒胡思亂想時,葉山對葉鋒道:“呆在這兒別動。”說着身形一閃,就已經飛了出去。

葉鋒與靈兒還有小怪,此時都只能靜靜地呆在那裏,一動也不動。對於他們來說,此時在這裏就等於是睜眼瞎。不過葉鋒的靈魂之力還是可以感覺到葉山的身形飛到了百米之外,與天空的什麼東西戰鬥了起來,動靜極大,不時有轟鳴聲傳來。甚至爆炸的氣浪吹得他們都有些站不穩。戰鬥得相當激烈。

直過了十分多鐘,動靜才漸漸消失,葉山也飛了回來。葉鋒心中暗自驚訝,沒想到對付這樣一隻靈獸比起對付通天宗的老怪物還要費事。

葉山回來之後,對葉鋒說道:“好了,沒問題了,我們繼續向裏面走,不遠了。”

葉鋒等人跟着葉山,慢慢向裏面走去。不多久,在葉鋒的感受之中,這裏已經到了洞的盡頭。很顯然,父親已前在這裏住過,顯得很平整。在洞的最裏面,有一個小小的平臺,平臺上鋪着一些乾草,顯然是用來休息的。在平臺的旁邊,也有一塊平整的石頭,以葉鋒的猜測,這是葉山用來修煉的。

葉山對葉鋒說道:“我們就在這裏休息,鋒兒,休息夠了你就開始修煉。”

葉鋒微微一笑,對父親說道:“不用了,我現在就開始修煉。”說着便盤膝坐在那塊平整的石頭上,進入了修煉狀態。

葉山眼見自己的兒子如此勤奮,也是暗自欣慰。而且他也知道,葉鋒只用了六年多的時間便修煉到了超階,這中間他肯定吃過不少苦,承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想到這裏,葉山也有些內疚,正是自己不在葉鋒身邊,纔會讓他承受如此多的痛苦。

葉鋒進入修煉狀態之後,觀察着丹田之中的火龍與毒龍的運行。這樹洞之中到處都是毒霧,毒素的濃烈自不必說,毒龍繞着一團木系靈火狂舞,看起來興奮不已。而這靈根樹本來就含有極爲濃郁的火元晶,葉鋒又有木系靈火,從樹木系中吸取火元晶正是他的強項。因此丹田之中火龍也舞動不已。雙龍齊舞,葉鋒的修煉速度不但比普通丹師要快好多倍,而且比自己平時修煉時也要快好幾倍。在這樣的刺激之下,他心中興奮無比,幾乎就要按捺不住。但他畢竟已經是超階丹師,定力還是相當不錯的,在微微平靜了一下心情之後,終於定下神來。

不過他心中仍然是興奮,如飢似渴地進行着吸收。

葉山此時並沒有立即進入修煉狀態,他在對小怪和靈兒叮囑一番之後,便向着洞外走去,他要去巡視一番,確保附近不會有其他危險的靈獸。

在葉山走後,大傷初愈的小怪便將身子盤起來,進入了沉睡。經過葉鋒的治療,它的身體現在已經完全痊癒,只是體內的火能還有些欠缺。而龍族不需要修煉,他們只需要沉睡就行。

靈兒則睜着一雙大眼睛,雖然四周看不清楚,但她還是不斷轉動着小腦袋,就彷彿能看到一般。

半個小時之後,葉山終於回來了,靈兒這才放了心,長出了一口氣。葉山回到洞中,也開始了修煉。他現在修煉,所要做的就是突破靈階,達到更高的級別。之前他已經告訴過葉鋒,靈階不分級,或者說是靈階只有一級,突破了靈階,會達到更高的等級。這樣的等級葉鋒母親以前告訴過他,叫做聖階。也就是說,突破了靈階之後,實力將會超凡入聖,強悍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毀滅萬里之地。

他想,若他達到了聖階,進入靈境將會更容易,但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要知道靈階的實力比起聖階來,就有如天壤之別,而要突破靈階達到聖階,就算是驚才絕豔之輩,至少也得上千年。

在父子二人都進入修煉,小怪陷入沉睡之後,洞中就剩下靈兒一個,無事可做。她無聊之下,召喚出一團火焰來,又將這火焰分成十多份,圍繞在衆人四周,讓洞中顯得亮了一些。接下去,靈兒又陷入了孤獨之中。其實以前在地底的數萬年之中,她一直是這麼一個人過來的,早已經習慣了。但後來葉鋒將他帶出來之後,接觸了外面的世界,讓她的心活泛起來,現在突然再回到這樣的安靜之中,讓她有些不適應。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畢竟之前的幾萬年都這麼過來了。

所謂洞中無日月,在修煉之中,時間過得飛快。約莫一年之後的某一天,葉鋒心中突然有所感應,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動過的心突然一動,注視着丹田之中的兩團木系靈火和兩條龍。那兩條龍圍繞着兩團木系靈火上下飛舞,並不產生交集。此時的它們,舞動得突然更加劇烈起來,就像是瘋了一樣。

火龍圍繞着一團木系靈火不斷盤旋,引領着葉鋒體內的火能形成一個旋渦。毒龍也一樣,引領着體內的毒素形成另一個旋渦。這兩個旋渦越轉越快,漸漸地,擴大出了體外。看起來很奇怪,雖然這兩個旋渦離得如此之近,有一部分完全接觸到了一起,但它們之間卻並不會相互影響。

其實這也很合理,一個是吸收毒素的,一個是吸收火元晶的,自然不會影響。

正在修煉之中的葉山感受到葉鋒身體上的變化,忙退出了修煉狀態。當發現葉鋒這是要突破時,他嘴角掛起了微笑。超階丹師,一年升一級,葉鋒這也算是極爲變態了。要知道,在靈境,許多王階丹師一年都不可能升到一級。

此時的葉山不敢再修煉,他生怕他吸收火元晶時引發的波動會影響到葉鋒。他只是悄悄地退到洞口,守着洞口,以防有什麼東西接近影響到葉鋒。

此時在葉鋒身子四周,那兩個旋渦也越來越大,當它大到直徑達到五米時,便不再變大,而是瘋狂地吞噬着周圍的火元晶和毒素。就像一隻渴到了極點的靈獸大口吞吸着河水。僅僅片刻之後,他周圍的火元晶和毒素就被吞噬一空。此時在這裏,有了靈兒火焰的照射,竟然可以看到二十多米外了。

吸收在繼續,二十米外的毒素和火元晶都向這裏奔來,義無反顧地投入了葉鋒周圍的那兩個旋渦。這樣在三個多小時之後,整個洞中的火元晶和毒素都被葉鋒完全吸收光了。通過靈兒火光的照射,都可以看到洞口的葉山了。

而此時,也到了葉鋒突破的關鍵時候。那進入體內的龐大火元晶和毒素極快地轉化爲葉鋒的能量,之後改變着他的體質,就像是烈火在鍛造着鋼鐵。在這樣的鍛造中,他的體質極快地轉變着。現在他的體質,王階丹師的攻擊根本不懼。

而在這一年多中,他修煉之時,一部分靈魂之力也一直在時刻不停地探測着周圍。在這樣漆黑的洞中,所有的感覺全來自靈魂之力,這樣靈魂之力也得到了極大的鍛鍊。此時他的靈魂之力,已經超出了超階丹師的範圍,達到了終階丹師的程度。也就是說,此時若再有終階丹師想對他進行靈魂攻擊,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時間的流逝之中,葉鋒的突破在繼續。他體內的能量已經完全達到了飽和狀態,幾乎是再多一絲也不可能了。也就是在此時,在他體內,突然傳來“叮”的一聲悅耳的聲音,這表明,他終於突破了。現在的他,已經完全是一名超階二級丹師了。

這一刻,葉鋒猛然睜開眼來,眼裏精光暴射而出,有如實質。他一躍而起,這一躍之下,竟然足有十丈多高,幾乎撞到洞頂。落下地來,葉鋒隨意揮出一拳,在他這一拳揮出之時,空氣之中一股火元晶凝聚出的能量突然發出,轟上了二十多米外的洞壁。轟——一瞬間,在那裏,一個直徑足有二十多米的洞被轟了開來。這讓葉鋒欣喜不已。這要放在以前,雖然也能轟出如此大的洞來,但根本不可能如此容易,但現在,他輕而易舉就能辦到。

他向前走了兩步,只覺得腳步比原來輕快了數倍,輕輕一躍便是十多丈。驚喜地感受着這些變化,葉鋒心中大快。經過了一年多的修煉,終於讓他的實力產生了質的變化,這樣的成就感讓他心中極爲興奮。

他看了一眼洞口處的父親,父親也正微笑着看向他。父子二人相視一笑,葉鋒在興奮之中,突然回過身來,再次盤膝坐在了那塊石頭之上。他竟然想要趁着興奮勁繼續修煉。

此時,葉山卻快步行了過來,對葉鋒道:“等等,你這剛突破,便繼續修煉,這樣不好。修煉雖然要刻苦,但也要循序漸進,不能急躁。如今你剛突破,能量還不凝實,就該停下來,通過戰鬥讓能量凝實,然後才能繼續修煉。

葉鋒聽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本來是常識,但他現在太興奮,竟然把這事都忘了。

他擡起頭來,問父親:“那我們去哪裏戰鬥?”

“會有地方的。”葉山神祕一笑,說道。

葉父的行事是十分果斷的,說走就走,帶着葉鋒小怪與靈兒,駕着他的白色火焰,離了洞穴,一路向着西方飛去。葉鋒問了好幾次這是要去哪,但葉父只是笑而不答,這讓葉鋒心中更加疑惑。

在毒霧之上,沒日沒夜地飛了二十多天,他們早已經看不到靈根樹了,葉山這纔對葉鋒說道:“大約再有兩天的路程就到了。我們就在下面休息一天,然後趕去那裏,戰鬥將會很激烈,你準備好了嗎?”

葉鋒二十多天前纔剛升了一級,到現在興奮勁還沒過去呢,連連點頭說道:“早就準備好了。”

葉鋒也點點頭說道:“那就好。”

於是他們當天晚上便在下面的元荒古地之中露營。將就着吃了些乾糧。自從與葉山重逢之後,葉鋒很少見葉山吃飯,這一次也一樣,當葉鋒在吃飯時,他卻眼睛微閉,坐在一邊,不知是修煉還是休息。葉鋒好奇之下問道:“父親,你爲何不吃?”

葉山聽葉鋒問話,當即睜開了眼睛,微笑道:“這個我忘了告訴你,當實力達到靈階之後,體內的雜質盡去,能量極爲純淨,已經不需要用吃飯來補充能量了。吃飯反而會污染了體內純淨的能量。我們只要吸收火元晶就行。”

“那豈不是與靈兒一樣了?”葉鋒更加疑惑。

葉山仍然一笑,說道:“還是有區別的。雖然我們和她體內都是純淨的火元晶,但她整個身體完全是由火元晶所化,而我們的這具軀體卻還不是火元晶,只相當於盛放火元晶的容器。”

葉鋒聽此,這才明白過來。

吃過之後,他們就按葉山所說,在這裏休息了一晚,次日一早,他們便繼續向着西方進發。如此又行了兩天,葉鋒再次看到了,在遠遠的天邊,一根柱子一般的東西豎立在元荒古地之上。葉鋒將那東西仔細看了看,又回過頭來,驚訝地問父親:“又一棵靈根樹?”

父親卻搖了搖頭,看着那東西,說道:“角,靈獸的角。”

“靈獸的角?怎麼可能?”葉鋒驚駭莫名。在下面的元荒古地中,毒霧都有二百多米厚,如果說這是靈獸的角,那豈不是說這隻靈獸極爲高大?

葉山看着那隻露出毒霧足有一百多米高的角,對葉鋒說道:“這種靈獸叫做長角獸,屬於終階靈獸。以你現在的實力,也許能勉強和它一戰。與比自己強悍的敵人戰鬥,這樣才能最大限度激發你的潛能。如此一來,既可以讓你體內的火能變得凝實,又可以爲你下次的升級打基礎。”

葉鋒聽了,看了看那根長角,再看了看下面那什麼也看不到的毒霧,心中仍有些發怵。

葉父目光看了看葉鋒,再向那長角看了看,示意葉鋒下去。

這時葉鋒不再猶豫,點了點頭,最後看了一眼小怪和靈兒,以一種壯士一去兮的悲壯心情告別了他們,向着那根角而去。

靈兒看着葉鋒的背影,又睜着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葉山,有些擔憂地問:“葉山,他沒事兒嗎?”

葉山也看着葉鋒的背影,沉默了片刻之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一切就看他的本事了。”

且說葉鋒心中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駕着一團暗紅色的火焰向着那長角飛去。飛了有五分鐘,終於來到了長角的根前。那怪物似乎在沉睡,長角一動不動。下面的毒霧太濃,葉鋒也看不清下面。但經過一年多來的鍛鍊,他的靈魂之力已經達到了終階丹師的程度,很輕易地探測出了五百米,探清了下文靈獸的模樣。

只見那隻靈獸身長達到三百多米,臥在地上時也有一百多米高。它的身體極爲雄壯,身上的肌肉一塊塊如山石一般。它的頭就像是一隻熊的頭顱,在這頭顱之上,有一根獨角一直延伸到了葉鋒面前。它的毛髮就像山上的荒草一般,它的尾巴則像是一條巨蛇靜靜地盤在身後。

葉鋒將這怪物的模樣掃視清楚之後,一根手指點着腦袋,心中暗想:“該怎樣殺了這怪物呢?既然父親千里迢迢帶自己來打這隻怪物,它肯定沒那麼好對付。即使它現在在睡覺,自己要想殺它也並不容易。

左看右想,想了半天,葉鋒看到眼前這隻長角,心中暗想:“就這隻長角看起來威脅大一些,要不……先把這隻長角弄掉?”

想到就幹,葉鋒體內毒龍狂舞,片刻之後,在指尖凝聚出一滴晶瑩的小水滴來,在太陽的照射下,散發着七彩的光芒。葉鋒在心中暗自說了一句:“對不起了。”說着,那滴水珠輕輕一彈,便向着那怪物的長角滴落下去。與此同時,葉鋒嘴角微動,說道:“皇階靈技——滴水穿山。”

話音未落,那滴水珠早已經落在了長角之上。只見那本來數百米長的長角,此時突然從中間斷開,斷口處全化爲了黑色的液體,液體還在往下腐蝕,將剩下的長角也腐蝕掉三十多米,這才漸漸停了下來。

葉鋒見此,心中暗自驚訝。他這滴水穿山那可是人擋腐蝕人,神擋腐蝕神的,但在這怪物面前,竟然只是腐蝕掉了一百多米的角,就停了下來,還根本連怪物的身子都沒碰到。 但在遠處的葉山卻在微笑,心中暗自說道:“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

此時葉鋒眼見腐蝕停了下來,正要照方抓藥,再來一下,然而就在此時,突然……

“哞——”一聲像牛一般的叫聲從下方的毒霧之中傳來,不過不同的是,這一聲叫極爲淒厲,但更多的卻是憤怒。葉鋒聽着這一聲叫聲,就能想像到下面的怪物有多生氣了。他見機極快,聽得那一聲叫,忙駕着火焰便向百米之外逃去。

但他的反應雖然不慢,卻仍然是來不及了,此時他靈魂之力掃到在下方,一個巨大的頭顱突然出現,向着他頂了過來。頭顱上的那根斷了的長角直直像着他刺過來。看樣子怪物想吃人肉糖葫蘆。

葉鋒感受到那怪物的氣勢,就像是一座山在移動,他心中大驚,忙向着旁邊飛速移動。但那隻斷角卻來勢極猛,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他的胸口。葉鋒被巨大的力量一震,直接遠遠飛出了五百米之遠,摔進了毒霧之中,最終砸在了地上。周圍的地面被他砸出了一個直徑十多米的大坑。他躺在地上,胸口就像捱了巨大重錘一擊,一口鮮血如噴泉一般就要噴出來。

但葉鋒緊緊地閉着口,又生生將那口鮮血嚥了回去。他抹了一把嘴,勉強站了起來,渾身的骨頭像散了架一般。低頭看了看胸口,只見胸口處的玄羽寶甲有一道印痕。他心中暗自想道:“這一下多虧有玄羽寶甲,否則就要命喪在此了。”

就在他如此想之時,靈魂之力一陣劇烈波動,掃到那靈獸正在向這邊走來。一隻巨大的腳掌已經要踩在他頭上了。葉鋒心中大驚——那怪物的身體雖然龐大,速度卻極快,此時要躲開顯然是不可能了。他只感覺頭頂鋪天蓋地的腳掌向着自己落下來,非要將自己砸成肉餅不可。

也多虧他腦子好使。在此危急時刻,他雙手平伸,手掌向天,同時往上一擡。隨着他手擡上去,地面之下,數十道直徑足有五米粗的光柱狠狠直接從地面射了出來,向着上面的腳掌射去。

“噗噗噗……”

數道入肉的聲音從上面傳來,接着便是一陣血雨從上面下了下來。在葉鋒的感知中,那怪物的一隻腳掌此時已然多了數十個五米多粗的血窟窿。

“哞——”又是一聲慘叫,那怪物正在踩向葉鋒的腳突然退了回去,而且是連連退出了五步。五步退出,它已經在一千米之外了。

葉鋒微微喘了口氣,駕着火焰便向上飛去。那怪物太過龐大,雖然腳上多了數十個血洞,但這對於怪物來說,就像是腳上紮了幾十個刺一般。雖然疼痛,但並不會真正危害到它的性命。而經過了兩輪的戰鬥,那怪物定然被激怒,過不了多久便會對他進行瘋狂的報復。所以,此時不逃,更待何時。

葉鋒想得沒錯,就在他逃出不到一百米時,那怪物再次一聲怒吼,挺着它的斷角便向葉鋒刺了過來。雖然葉鋒已經飛出了五百米,但一千五百米的距離對於他來說,也就是七八步的事,而且在暴走狀態下,他一躍就能趕上葉鋒。

葉鋒感受到那怪物的長角刺了過來,忙一個閃身,躲開了八十多米。就在他剛剛躲開時,他身後方圓百米的地面,在那長角的轟擊之下,生生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那怪物也是個蠻子,並不將角拔出來,而是就那麼插在地下,一個橫移,它的角就像是一把巨刀,生生將地面劃出了一條寬達五十多米,寬不見底的溝壑。翻起來的泥土轟轟地落在兩邊,將葉鋒埋了起來。

此時葉鋒的四周是一團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他用烈陽第九式,震開了周圍的泥土,再次向外飛去,但那怪物的巨角再次追了過來,如影隨行。

葉鋒擡頭,看了一眼想像中迷霧之外的父親,心中苦笑着說道:“爹,你這是坑兒子啊。”

葉鋒眼見那怪物的巨角再次追了過來,心中大驚之下,雙手手掌伸開,一手向天,一手向地,然後重重地拍在了一起。

超階火技——滅世環。

隨着他雙手重重拍在一起,一道肉眼根本看不到的能量圓環自手掌中擴散開去,瞬間劃過空間,狠狠劃在了那怪物的頭上。

只聽得“嗤”地一聲,那怪物的頭上出現了一道血口,鮮血噴涌而出。但也僅僅是一道血口而已,根本沒對那怪物造成任何嚴重的傷害。就像是在人類的臉上多了一道小小的皮肉傷。

眼見得那怪物更加暴怒,第三次挺着它的巨角向自己刺來,葉鋒心中叫苦連天。這怪物的防禦太強悍,自己的所有大招都對他沒用,現在再刺來,自己只能殺身成仁了。

就在那怪物的角離他不到五十米之時,突然,一道巨大的力量將那怪物直接推出了數百米之外。接着葉鋒就覺得自己身上一緊,被拉出了毒霧。原來是父親在危急關頭救了自己。

葉鋒這才鬆了口氣,回頭看了一眼父親,對父親說道:“它的防禦太強悍了,我根本無法攻破。”

父親卻並不責怪葉鋒。人都說是嚴父慈母,但葉山離開葉鋒五六年,他覺得虧欠葉鋒太多,所以他對葉鋒並不會那麼嚴厲。他安慰着葉鋒:“這並不怪你,超階和終階的差距本來就是巨大的,讓你去越階挑戰終階靈獸,本來就有些強人所難了。而且我也沒說非要你一次打敗它,慢慢來,我們的時間還很多,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一個月,總有打敗它的一天。”

葉鋒聽此,堅定地點點頭,對父親說道:“父親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快打敗它的。”

說着葉鋒便向着遠處一處毒霧比較濃郁的方向飛去。剛纔他連發幾個大招,火能和毒素都已經消耗了一大半,再不補充的話根本無法應付下一次的挑戰。

葉山眼見葉鋒如此勤奮,也是心中暗自欣慰。

修煉了約有七八個小時之後,葉鋒再次飛出那根巨角下的靈獸,毫無疑問,仍然像上次一樣,他只在那怪獸的身上留下了幾個小傷口,卻被怪獸追得滿地亂跑。無奈之下,只得再次逃了出來。繼續修煉。

如此打打怪獸,修修煉,足足有兩個多月。小怪早就看得煩了,它打了個巨大的哈欠,將身子盤在一起,睡在了元荒古地之中。靈兒不需要睡覺,但她對葉鋒的戰鬥很感興趣,即使每次葉鋒都被追得滿地亂跑,但她仍然每次都關注着葉鋒。葉山坐在火焰之上,微閉着眼睛,也不知是在休息還是在修煉。但誰都知道,他時刻在關注着葉鋒的動靜。

昨天葉鋒已經有了很大進步,與那怪物糾纏了足有兩個小時,才敗退下來,而且留在那怪物身上的傷口也比以前大了許多,對怪物的影響也大了許多。此時的怪物看起來已經有些步履蹣跚了。

此時,葉鋒從修煉的地方飛了回來,雙目發光,看着那根斷角處。

葉山此時睜開了眼睛,看着葉鋒片刻,問道:“怎麼樣?今天有沒有信心?”

葉鋒微微一笑,對父親說道:“今天我一定會幹倒它的。”

葉父微微有些奇怪,一直到昨天,葉鋒還是被那怪物追得到處亂跑,怎麼今天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如此有信心。不過他也沒多說什麼,有信心是好事。

此時小怪也從沉睡中醒了過來,與靈兒一起關注着葉鋒的一動一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