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葯祖笑而不語,吹了口茶葉,吸了口青碧的茶水。

  • Home
  • Blog
  • 葯祖笑而不語,吹了口茶葉,吸了口青碧的茶水。

「游龍獸」慢慢的向後退去。

「你走不了了」。葯祖淡淡的說道。

橫公宗老驚死一般,站在空中一動不動。

幾道流光飛遁而來,瞬間到了近前。盾影一閃,神廷少主被扶出空域。見到葯祖愣了下,又看眼橫公宗老。

老婆,別不要我! 「老傢伙交出靈影子」。

「熱鬧了」。葯祖放下茶盅,挑著白眉瞄著弱不經風的神廷少主。「你就是那個快要死的神蟲族少主吧」!

「你說什麼」。兩隻神蟲宗老踏著死氣而來。

「沒什麼,你們這位少主命不久已」。葯祖沒把神蟲宗老放在眼中,別說兩隻,再來十隻也不夠他殺的。

「胡說,交出靈影子」。神廷少主氣喘喘的喊道,心裡卻吃驚不小,不知道這隻老巫師是何蟲,好利害的眼光。它心裡十分的明白,如今,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日漸疲乏無力。這些它並不關心,只想見到靈影子。

「靈影子好見,神廷少主,我們做個交易,我讓你見到靈影子,並醫好你的病,你把靈影子的本源神血交我保管」。

沒等葯祖說完,神廷少主吼道:「把我神血交你如何」?

「少主」。神蟲宗老下了一跳,急忙喊止。

「我不稀罕」。葯祖笑著搖搖頭。

「那也不可能」!神廷少主喘息的喊道。

「好,你是想與喜歡的人比翼雙飛,還是想命歸九泉,你自己看著辦吧」!

兩隻神蟲宗老手持「戳骨弧形鑰」,點在虛空,臉上凝滿了殺氣。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老傢伙這麼強硬。

神廷少主指向橫公宗老。「先殺了它」。

「我暈」。橫公宗老還想看會熱鬧,聽到這話,一溜煙的逃走了。

隱在暗處的兩道影子隨之追去,遠域滾來幾聲雷霆。

葯祖依舊喝著茶,未把神蟲宗老放在眼中。他不想惹事生非,只想按約定到魔蟲城。

兩隻神蟲祖看到老魔蟲悠然的樣子,反而被震住了。看看神廷少主,眼裡滿是疑光。

「好吧!本魔不想與神蟲為敵,只想交個朋友,少主先吃了此葯,如果病好,你我再商議」。紅光一閃,一顆血色葯丹飛到神廷少主面前。

兩隻神蟲祖驚呼一聲,想接住紅光,手指頭都沒動,丹藥停在空中。一溜冷汗流了下來,神蟲祖知道遇到大蟲,臉兒青青紫紫的變著顏色。

「你真能交出靈影子」?神廷少主捻過紅丹。

葯祖點點頭。「如約必行」。

兩隻神蟲宗老嚇得慌了神,沒想到,神廷少主為了一個靈女真的玩命了。伸手去搶,已經晚了。

神廷少主張口吞下紅丹,一股熱流滑入丹海,身體微微顫動,猛然感覺身輕如燕,沉重的痛感消失了。

葯祖被神廷少主的衝勁驚到了。「小傢伙痴情呀」!

猶豫一息,淡然的道:「靈影子和神樂少主在洗浴,稍等片刻」。

神廷少主低頭看著雙手,輕輕握緊,臉上現出無限的喜色。抬頭看向魔蟲老。「有力氣了」。

葯祖呵呵兩聲,不再說話。

天際破曉,四道纖影走出林域。

「老祖,你也去洗洗吧!都……」。赤曉愣了。

葯祖和兩隻神蟲宗老圍坐在晶壺前,嗞嗞的喝著茶。

「這是……」?

「影子」。神廷少主遁出樹域,一把抱住靈影子的細腰。

「哎呀」!靈影子驚呼著,臉兒變了形。看到是神廷少主,驚叫了起來。「少主」。

「你怎麼跑這兒來了,讓我好找」!神廷少主抱著靈影子轉了起來,俊臉埋入香發間。

一靈一蟲全然不顧眾修者驚異的目光,旋轉在空中,陣陣歡愉的笑聲驚得花兒亂顫。

神廷少主停了下來,雙手輕輕捧起那張火熱的桃花臉,側頭吻去。

神樂少主輕咳了聲。

靈影子急色的看眼神蟲宗老,急忙推開神廷少主。

「沒事,是我叔祖,自家人」。神廷少主全然不把眾人放在眼中,拉著靈影子的手就要遁走。

「站住」!神樂少主叉著腰擋在空域,瞪著鳳眼,怒道:「哥哥,你眼裡還有我這個妹妹嗎」?

「哎喲!小妮子,你怎麼在這兒?叔祖找你哪」!神廷少主推開神樂,放出「玉麒獸」。

「神廷少主,你的確不能走」。葯祖放下茶盅,淡然的說道。

「你還想怎麼樣」?神廷少主轉過頭來,緊緊的拉著靈影子的手,生怕她再跑了。

「你的病好了,人也見到了。我們約定的事哪」?葯祖站起身來,赤曉、水寒一閃擋住神廷少主和靈影子。

「什麼約定」?靈影子低聲問道。

神廷少主擋在靈影子身前。「我說了,可以交出我的,但不能可能交出影子的」。

葯祖呵呵的笑著。「不交出來,誰也別想離開」。

「叔祖」。神廷少主厲聲喊道。

兩隻神蟲宗老沒有動,默然的看著神廷少主。「少主,你玩玩,我們不反動,但此靈女不能久留身邊」。

「你們……」。神廷少主聽到這話,氣得臉紅脖子粗,它沒想到,兩隻叔祖憑時對它百依百順,今天竟然不幫它。

「不錯,少主應該將劍奴的本源神血交與這位魔友」。

「不可能……,你們誰都別想……」。神廷少主凝出「戳骨弧形鑰」,怒目眾修者,鑰光點向神樂少主。

「神樂……」。

「哥,叔祖說的對,我贊成」。神樂擋住另一側空域。

「你……這個死丫頭,白瞎我憑時護著你」。神廷少主氣得手都抖了,一把抱住靈影子腰。

「哥哥,在你最親近的族人面前都通不過去,你能過了族主那一關嗎」?神樂尖聲喊道,要驚醒痴迷不悟的神廷少主。

神廷少主看眼懷中驚慌的靈影子,臉上的肌肉鼓成的疙瘩。「誰也分不開我們」。

噗!一股血光爆開。「戳骨弧形鑰」穿過神廷少主和靈影子胸部。兩團異色的血珠交織有空中,爆著幽幽的光環。

眾修者驚在空中,誰都沒有想到,神廷少主為了靈影子能自爆真元,化血還魂。

「啊」!神樂少主捂住了嘴。赤曉和水寒看著血光,淚水凝滿了雙瞳。

沒有一種愛,比這種愛更令女人瘋狂。

葯祖長嘆一聲。「神蟲友,我已經儘力了」。

兩隻神蟲宗老深行一禮。「多謝好友相助,我等立即回神蟲城」。

葯祖點點頭,這樣的結果,令這位看淡世間炎涼的靈祖黯然神傷。

「老祖,這隻『玉麒獸』留著你」。神樂少主拿出「靈獸咒」放在赤曉手中,深行大禮,跟著神蟲宗老遁空而去。

水寒抹著眼角的淚水。「太感人了」。

赤曉嘆了口氣,萬年姻緣散,佳人已新歡。不知莫邪如果在,又會怎麼樣。她知道承影與莫邪的事,心裡不是個滋味。

「好了,好了。人家比翼雙飛了,咱們還得去魔蟲城」。

葯祖放出「玉麒獸」,架上囚車。拉著兩個滿臉淚痕的丫頭上了路。

斜陽餘暉返照山光水色,染紅了天角,天光海色渾然相融,熠熠生輝。

神運算元坐在牛背上,搖著卦盤。秦姬牽著牛,斜眼瞪著老傢伙。

「老祖已經到了魔天河,魔蟲島就要到了」。秦姬怨氣橫生。這老傢伙在哪弄著死牛,一身的怪味。

「慢慢走,別著急,藥罐子拉車比我們慢多了,等一等」。

秦姬橫了一眼,等,也不用坐著牛翻山吧!眼看到魔天河,這麼走猴年到呀!

神運算元並不著急。別看靈魔族、血妖族敢在魔蟲域鬧事,還沒膽量鬧到魔天河來。

峽谷上空,凝出兩道紅影,全身閃亮著銀甲細光,手持「戳骨弧形鑰」屹立在谷口前。

洪音如鍾,震得谷口山域驚響。「何方妖孽,敢近我魔天河」! 趙嚴雙目注視前方,似在回憶當初的事,終於開口說道:「阿歡,想必,兩千年前的你,也如同一萬年前的我一般,發現了黑暗之王的秘密,是么?」

聽到黑暗之王的名字,想起那個人的臉,何歡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緩緩地點了點頭。

趙嚴注意到他的這個動作,笑了笑,道:「當初,我本是第一個被推上斷頭台的人。然而,命運捉弄,我是一個異於普通死神的死神,跟你一般,我們,沒有死神之珠。」他暗自譏諷般的一笑,道,「真沒想到,這竟救了我的命。雖然軀體已死,但我靈魂逃離出來,四處飄蕩,不知經歷多少年月,莫名的,到了地球上來,投胎轉世,竟變成了人類的身軀。」

何歡回想到自己的經歷,與他何其相似,神色黯然。

趙嚴繼續道:「記得我第一次轉世,是在九千多年前,那時……」

何歡不由一愣,道:「還可以多次轉世?」最近這幾年,他也發覺到自己年紀逐漸變大,容貌也改了不少,想來終究有一天會老去,正不知自己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麼。他真的擔憂自己終有一天會老死,所以也就更急於在此之前找到露西婭,即便為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趙嚴微微一笑,道:「你是第一次轉世,所以不清楚吧?雖然人類的身軀容易老化而亡,可是,我們的靈魂,卻是不滅的。只要靈魂在,便能永恆反覆輪迴。只不過,有了第一回的轉世后,之後的每一次轉世,我們都會兼并擁有前世的記憶,並且,容貌也會完全一樣。除了當初作為死神時的記憶,需要一定的契機才能回想起來。這個,你現在不是也經歷過來了么?」

「這樣啊……」沉默了兩秒鐘,何歡緩緩說道,「轉世之後,身上的能力,還在嗎?」

「在的。」趙嚴看著他,道,「想來流痕也已經跟你說過,只需一千年,你便能恢復當初作為死神的阿修羅的實力,甚至超過當初也不無可能。一千年,也只是轉世十多次而已。對咱們這種存活過上萬年的人而言,實在算不上什麼。」

「一千年……」何歡仰起頭,看著眼前迷濛的霧氣。

現在的問題,對他而言根本不在於此。一千年,他等不了。更重要的是,即使一千年後恢復了當初最強黑珠死神阿修羅的實力,那又如何?去面對可怕的黑暗之王,仍然是一件以卵擊石的蠢事。既然橫豎是件蠢事,何必苦等一千年?

趙嚴不知道他在想著這些,吸了口氣,繼續道:「記得九千多年前,正是人皇伏羲統治人類的時候。我那時實力不濟,不敢在地球上隨意撒野。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當初也曾服侍過伏羲一段時間,仰望過他的鼻息。」

「哦?」何歡沒想到趙嚴會有這樣的經歷,頗有興趣地看向他。

「沒想到吧?」趙嚴呵呵笑道,「這個伏羲,可是天神下凡。即便作為人皇之時,神力也是無窮。聽說你在兩千年前曾與他一番戰鬥,倒真令我敬佩呢。」

何歡尷尬一笑,道:「那一戰,我可是敗得一塌塗地!」

「我知道!」趙嚴也是一笑,道,「不久之後,更聽說你與黑暗之王一番大戰,則更令我吃驚。你可真不愧為史上最強的黑珠死神!」

何歡苦笑道:「趙叔叔,你便不用挖苦我了。與黑暗之王那一戰,我根本沒能支撐兩個回合。我與他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

趙嚴「呵呵」一笑,不再說對方的事,神情卻又凝重起來。

「如此轉了數十世,我的實力已經逐漸恢復。那時已到了黃帝的時代,有一個時期,地球上的犯法者一度猖獗,人類的性命連草芥都不如。除了一些異種人類勉力與那些犯法者相對抗,其他人,便只有送死的份。我為人數十世,心思也與人類幾乎沒什麼不同,每見人類被一些犯法者們肆意殺戮,心中也是極為不忍。當時,我跟那些犯法者四處為敵,成日廝殺,但想這終究不是了局。而且長此下去,黑暗之王也必然會發現我的存在。於是,我換了個方向,轉身潛心研究多年,依據自身死亡氣息的特點,研究出與之相對應的另一種克制能量。」說到這裡,他不禁笑了笑,道,「便是現在大家口中所說的生命之光了。」

何歡聽到這裡,忍不住站起身來,睜大了眼睛,看著對方。這是今天到現在為止,他聽到的最最吃驚的事情了。

「生命之光?你是說……」

趙嚴早知他會有這樣的反應,微微一笑,道:「此事,說來慚愧。沒錯,我便是地球上死神獵人的創造者。第一個死神獵人,便是我。」

何歡依然沒能從震驚中回過神,喃喃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雖然曾經一度懷疑地球上死神獵人的存在是怎麼回事,可是,再怎麼也想不到,創造者,會是趙叔叔你啊!」

趙嚴連連擺手,道:「阿歡,你也不必這副表情。其實,也並沒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沒能因此幫助人類太多的忙。本是期望能將此能量用在人類的身軀,怎奈人類的軀體太過脆弱,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能量。退而求其次,我將目光投在了那些老實本分的犯法者身上。」

「老實本分的犯法者?」

「是啊。所謂犯法者,無非就是違背了死亡之星上的一些規則,從而被追殺執行者追殺的一群死神而已。但這些人,有很多本意上並非要背叛死亡之星,躲到地球上,更多的,也只是無奈之舉。大肆殺戮人類的那些犯法者,本性兇殘,胡作非為。那些,才是人類的敵人。所以,對人類而言,犯法者,本也可因此分為兩類的。」

「嗯。這個我知道,而後呢?」

「之後,我找了許多性情良善的犯法者,試圖將生命之光灌輸到他們體內。但他們本是死神,體內存在著死亡氣息的能量,生命之光與死亡氣息相悖,我無法做到讓這兩種能量共存。至於我自己,大概是轉世之身的緣故,卻是沒什麼問題。這個,你自是深有同感了。」

何歡想到自己體內能量的特殊存在,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趙嚴微微一笑,繼續道:「然而,過後我就發現,在這些死神與人類通婚所生的子女身上,竟可以灌入這種可以對抗死亡氣息的能量。於是,第一批死神獵人,因此誕生。」

何歡恍然道:「也就是說,所謂的死神獵人,其實是死神與人類結合所生子女的後裔。」

趙嚴笑道:「也可以這麼說。除了兩個人例外,一個是我自己,還有一個,是你。」 「我?」

何歡回想自己成為死神獵人的經過,果然是與眾不同。

「是啊!我自己便不必說了。 甜妻萌寶請簽收 你嘛,能夠成為死神獵人,卻純是偶然。十年前的那場惡戰,使我知道了你作為阿修羅的存在。那時我就想,能不能將你這個強力援手拉攏過來。於是,在我的授意之下,你成了死神獵人。」

「你的授意?」

「不錯。阿歡,這個事一直瞞著你,希望你不要責怪才好。其實,阿秋啊,他……哦,那個阿秋,就是你師父段千秋了。在我上一世的時候,他便是我的徒弟。他的資質很好,為人也很良善,有很多事,我便沒有瞞他。所以,隔世之後,他依然尊我為師。十年前,當我發現你便是曾經的阿修羅時,便授意於千秋,讓他收你為徒,並告誡他,在他壽元將盡之時,將他畢生修為傳輸於你體內。」

「竟然……是這樣。」直到此時,何歡才知道這件事的緣由,心頭卻多少有些不是滋味。這件事,一直是他心裡的一道坎。這些年來,每每思及此事,對段家子孫,他總覺有些愧疚,不懂當初師父放著那麼多子孫不傳,卻偏偏傳給自己一個外人。直到如今才知道事情原委。

趙嚴點頭微笑道:「千秋總算是個乖孩子,自己那麼多兒孫,竟真能遵守我的告誡,實屬難得。」

一直在水晶球外聽著她們說話的趙倩倩,驚駭之餘,這時也不禁腦袋冒汗。自己的師父段千秋,那麼老的一個老頭,到最後原來是父親趙嚴的徒弟,那麼說來,父親其實也是自己的師祖了?這關係亂的。想到才在今天早上的時候,父親竟還對自己的大師兄段古意那般恭敬,可以想見這麼多年以來,為了隱瞞自己的身份,父親內心深處得忍受多大的憋屈。

卻聽何歡說道:「但這是為什麼呢?我充其量不過一個剛剛恢復前世記憶的半吊子死神,一心只盼回死亡之星尋找露西婭。將這股難得的能量輸入我的體內,豈非是大大的浪費?」

「阿歡啊!明明是那麼簡單的理由,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趙嚴自起落架處站起身,走到機翼處,緩緩說道,「因為,你是跟我一類的人啊!而且,你的資質,比我強得太多,未來,有可能戰勝黑暗之王的人,是你啊!」

何歡神情複雜地看著這個男人,有些喃喃自語地道:「我……戰勝黑暗之王?」

自從兩千年前的那一戰後,他從沒想過,自己某一天,能夠戰勝黑暗之王。

如果把現今的黑珠死神的實力比作白珠死神的實力的話,那麼,黑暗之王的實力便是黑珠實力!甚至,比這更為恐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